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这事不太好说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这事不太好说

    叶泽涛并没有出手的机会,拉着刘梦依离开了这家馆子。

    “只能另外找一个地方吃饭了!”叶泽涛有些歉意地向着刘梦依道。

    很有趣地看向叶泽涛,刘梦依笑道:“没想到你也够坏的,挑起那些醉汉打架!”这话时刘梦依的脸上现出了笑意,对于叶泽涛有这种做派并没有反感,反而更喜欢一些。

    “我是堂堂的公务员,打架的这种事情是不能做的!”叶泽涛很是严肃地道。

    打了叶泽涛一拳,刘梦依笑道:“找打!”

    这动作就显得很是亲密的样子了。

    叶泽涛想到混乱中自己催促着温芳送盛国飞去医院,反而没有叫警察的事情,就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们两个有过节?”刘梦依有趣地看着叶泽涛,她感受得出来,今天叶泽涛狠揍那个年轻人,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而战。

    一想到当初叶泽涛就是热血中冲出来救了自己时,对于叶泽涛的这种行为不仅不反感,反而心里面有着一种甜甜的感觉。

    刘梦依明显很是聪明,已经看出了叶泽涛的手段,借着那些年轻人狠狠收拾了一下那个市委书记的公子。

    听到刘梦依询问,叶泽涛一想到当时的情况,再看到今天这盛国飞的表情,就有些猜测了,心中暗想,难道自己踢出的那一石子打中了要害?

    想到这里,叶泽涛的脸上就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一定有故事!”刘梦依笑着道。

    叶泽涛道:“这事不太好,不太好!呵呵!”

    “快告诉我,麻!”带有些撒娇的味道,刘梦依很自然就挽住了叶泽涛的手。

    身子一僵,叶泽涛没想到刘梦依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全身就不得劲起来,手也有些僵了。

    感受到了叶泽涛的情况,脸上一红,刘梦依也把手拿开了,她也是很自然的行为,心中已是狂跳。

    “不就不吧。”刘梦依转移话题道。

    随着刘梦依的手移开,叶泽涛那僵住的身子这才有了一些灵活。

    两人正打算找一个地方吃饭时,这时的县里已是大乱。

    正在一处野味馆子里面吃饭的县长崔永志已经接到了盛国飞打来的电话。

    这次盛国飞真的是被打惨了,整个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在温芳扶着到了医院就躺着不再离开,电话打到了崔永志那里。

    “崔县长啊,你们县的治安太差了!”盛国飞吼了起来。

    崔永志听到这话,心中就是一愣道:“国飞,怎么了?”

    “崔县长啊,我被你们县的那个叶泽涛带人打了,现地正在医院躺着!”

    崔永志一听就急了,市委书记的儿子在自己的治内被打了,这事可就不是一件事,问了地方,匆匆就赶到了医院。

    看到纱布包扎着的盛国飞,崔永志阴沉着脸就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温芳。

    “怎么回事?”

    温芳被问之下,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这事发的根源有些不太好啊。

    “崔县长,你可得帮我出这口气啊,那叶泽涛欺人太甚了,带着社会上的人把我打了!”

    崔永志一个电话把县公安局长汪凌松叫了过来。

    县里每天都要出那么多的事情,汪凌松还真是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赶到医院时,看到的就是盛国飞那很惨的样子。

    “汪凌松,县里的治安很乱啊!”崔永志的气不打一处来,声音就大了许多。

    “盛少,能一下经过吗?”汪凌松很是头疼,不得不向着盛国飞问了起来。

    “有什么经过,那叶泽涛带着人把我打了,你看看我身上的这些伤,这就是证据!”

    盛国飞同样也无法把根源出来,难道是因为自己与叶泽涛有那样的恩怨?

    太清楚盛国飞的情况了,崔永志有一种感觉,这事估计错处还在于盛国飞。

    听到盛国飞率人打人的是叶泽涛时,崔永志就在皱眉头,心中暗想,怎么又是叶泽涛。

    事情涉及到了叶泽涛,崔永志还真是不太好立即对叶泽涛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国飞,你先休养,要相信县里会给你一个答复的。”向着汪凌松使了一个眼色,汪凌松忙道:“我立即安排人手全力侦破,一定给县里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事还有什么可侦破的,给我把那个叶泽涛抓起来!”盛国飞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市委书记,并没有怎么把崔永志放在心上。

    这话一,崔永志的脸上就是一沉,自己好歹还是一个县长,盛国飞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指挥起自己了!

    安慰了一下盛国飞,崔永志沉着脸走了出来。

    出了医院,崔永志看向汪凌松道:“调查清楚了情况?”

    来之前汪凌松就已经了解过了一些情况,对崔永志道:“我初步了解了一下情况,据当时在那馆里的人很多,盛少在温芳的陪同下到了那馆子里面,一进去就碰到了叶泽涛也带着一个女孩子在那里吃饭,那女孩子长得漂亮……”

    不得不汪凌松把情况了解得很细,整个的经过情况都讲了出来。

    “县长,这事首先出手的是盛少,出了一拳叶泽涛闪开了,又是一飞腿把桌子上的茶水踢了溅到了一些喝醉了酒的人身上,结果就搞成了混战!”

    崔永志骂了一句,这个盛少的德性是什么他太清楚了,勾上了温芳之后,竟然要求自己把温芳扶成了乡长。

    情况是知道了,可是,毕竟盛国飞是市委书记的儿子,不给他一个交待还真是难以交待。

    如果是其他的人到是好办,现在涉及到了叶泽涛,情况就有些复杂了,想了一下,崔永志拨通了叶泽涛的电话。

    “你到我的办公室一趟!”

    听到叶泽涛接电话,刘梦依微笑道:“领导打电话叫你过去?”

    “县长叫我去喝茶!”叶泽涛道。

    刘梦依了头道:“出了这样的事情,难免你们的领导不找你,你别管我了,我找个宾馆先住下,到时打你的电话。”刘梦依表现得善解人意的样子。

    看到叶泽涛还想先安排了自己再去,刘梦依推了一下叶泽涛道:“你与我不同,去吧。”

    叶泽涛走进县政府时,许多人都知道了馆子中发生的事情,看向叶泽涛的眼神就透着好奇。

    这段时间叶泽涛也算是出名了,今天又发生了馆子里面打市委书记儿子的事情。

    阴沉着脸看着桌上的文件,叶泽涛进来之后站在那里好长时间了,崔永志也没有话。

    叶泽涛并没有任何急燥之意,脸上带笑站在那里看着崔永志。

    本想搞一个读文件时间,没想到并没有取得意想的效果,崔永志把头抬了起来,看向了叶泽涛,崔永志沉声道:“吧,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

    叶泽涛道:“崔县长的是馆子中的事情吧,县里面的干部们都是看到的,我带朋友去吃饭,温乡长也带朋友去吃饭,为了不打扰温乡长他们谈公事,我们打算离开,不知怎么的,那陪同温乡长的年轻人就动手了,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情况!”

    完这些,叶泽涛就站在那里看着崔永志。

    崔永志的目光紧紧盯住叶泽涛,心中暗想,这叶泽涛到是把他摘得一干二净的!

    “崔县长,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对待温乡长的朋友不太友好,不过,崔县长啊,你不知道啊,我的朋友这次是打算到春竹乡进行商业考察的,那个年轻人的表现也太出格了,不征求我朋友的意见就跑去坐到她的身边,更做出了一些不太好的动作,目的是什么你应该也想得到了,这事不太好啊!”

    看到崔永志沉着脸,叶泽涛道:“崔县长,这事那么多的人看到的,有理走遍天下,如果他不依不饶的,那好,我们就把事情摆开来,我到要看看,这**的天下还是有理的地方!”

    叶泽涛的气质一变,摆出了一幅不惜一战的意味。

    崔永志犹豫了,如果把事情闹大了,全县有那么多的干部是看到了当时的情况的,宣扬出去的话,理还在叶泽涛一方。

    再了,当时的情况是叶泽涛根本就没有出手。

    “这样吧,你去向那被打的人道个歉吧。”崔永志道。

    “崔县长,我想问一下,在这件事情中我有什么错,如果我有错的话,我可以道歉,但是,我自问并没有任何错误,我凭什么去道歉?难道他就因为身份是市委书记的儿子,就可以以权压我?”

    叶泽涛的声音一下子就大了。

    崔永志沉声道:“你还能了,道个歉难道你就掉一块肉?”

    “县长,不是我不听你的,这事我自认没有任何错误,凭什么要道歉,我到是觉得那个叫盛国飞的人应该向我的朋友道歉才对!”完这话,叶泽涛就站在那里看着崔永志。

    一拍桌子,崔永志沉声道:“叶泽涛,你什么态度?”

    叶泽涛道:“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我有错,我会道歉!”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崔永志感到自己有些下不了台了,大声道:“叶泽涛,从现在开始,你停职检查,什么时候认识清楚了,你什么时候恢复工作!”

    叶泽涛道:“我听县长的!”

    这话再次把崔永志气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