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十七章 原来如此
  • 正文 第十七章 原来如此

    作品:《红色仕途

        乡党委会议在第二天下午召开,昨天都喝醉了,上午没办法开会,会上顺利通过了由叶泽涛出任党政办副主任的提议,文件也很快进行了打印下发。

        虽这只是乡里面就能够决定的事情,所走的程序还是要走。

        看着那乡里面的公示,乡里的干部们脸上表情真是复杂之极。

        姜国平站在办公室里面看着对面的叶泽涛,虽然现在大家还是在一个办公室,座位都没有任何的改变,可是,这地位已经发生了变化,自己活动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搞出名堂来,叶泽涛这子就因为在中学救了人,竟然就坐到了副主任的位子上了!

        郁闷中回到办公室,看到大家都坐在办公室里面,重重就坐了下去。

        憋着一口气,姜国平喝茶的声音都大了许多。

        “叶,陪我到中学去看看。”林民书伸头向着办公室看了一眼,向着叶泽涛招了招手。

        “好的。”叶泽涛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老牛,一起去看看。”林民书对着牛常胜也招了招手。

        “行!”牛常胜虽然心中不快,还是赶紧收拾了桌上的东西与叶泽涛一道走了出去。

        看着三个人已经离开了乡政府,姜国平看了一眼在那里看报的方怡梅道:“听到没有,老牛都排名在后了!”

        方怡梅微笑道:“就你的想法多!”

        “你没听出来?林书记先叫的是叶泽涛那子,随后才叫老牛同志的,这里面足以明了谁在林书记心目中的地位了,你看吧,要不了多长时间,叶泽涛那子就会把老牛同志的位子夺掉!”

        方怡梅笑了笑继续看着报纸。

        看到方怡梅没答话,姜国平道:“你我都是失败者,我们争了半天,胜利的果实最后却被那子摘了,想到我们都要在他的手下生活,这心中憋得慌啊!”

        方怡梅没抬头,也没答话,她的心中明镜似的,姜国平是想拉拢自己,在下一步的工作中为难叶泽涛。

        对于这事,方怡梅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自己不比姜国平,有着一个县里副局长的亲戚,自己完全就是一个草根,如果有一定的优势,不外就是一个没进常委的副县长对自己有兴趣,为了这个位子,自己也真是花了太多的心思,本来想着如果真的当上了主任就把身子给了那人,现在却变成了这样,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现在看起来,那个副县长也没多大能耐。

        想到姜国平时,方怡梅就更是摇头,这个姜国平太不稳重了,以他的这种性格,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发展前途。

        也许叶泽涛也是一条路子!

        察言观色之下,方怡梅已经把目标定在了看似有着升势的叶泽涛身上。

        叶泽涛根本就不知道方怡梅有了一种改变,把目标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陪着林民书来到了中学。

        其实,林书记今天的想法就一个,想进一步了解一下叶泽涛的情况,一路上不断询问着叶泽涛的一些家事,仿佛很是关心的样子。

        叶泽涛对于林民书的想法明镜似的,昨晚上他也喝多了酒,不过,练了一遍五禽戏之后,那酒意就已经解了许多,一晚上都在分析着发生的事情。

        叶泽涛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一条条的线索进行了分析之后,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有着一种若隐若现的关系才是高震山他们重视自己的原因,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呢?

        不把这事弄明白,自己就非常的被动,如果弄明白了,借势之下,也许就能够有着很多的好处。

        林民书看中学的情况也就是走马观花的样子,在牛校长的陪同下听取了一些汇报之后就走了出来。

        “老牛,一起吃一顿饭吧!”看看时间也到了吃饭的时候,林民书微笑着道。

        听到林民书吃饭,牛常胜笑道:“要不,到我家里去吃吧?”

        林民书看了一眼牛常胜,微皱眉头道:“就不要去打挠了吧,随便对付一顿就行了!”

        牛常胜笑道:“林书记很随和!那就到清笋园吧,我来安排!”

        叶泽涛暗中一笑,这老牛同志也不是一个善类,几句话就对林民书进行了一个试探,先是提出了到他家去吃,表明了一种清廉的形象,随后观察到了林民书的表情,就出了到馆子里去吃的提议,已经把这林民书试探了一遍了!

        林民书微笑道:“行,老牛安排一下,把郭红丽也叫来吧。”

        郭红丽这个组织委员与林民书是一伙的!

        叶泽涛很快就判断了出来。

        大家坐下不久,乡组织委员郭红丽就笑着走了进来,看到坐地那里的林民书道:“林书记,听你到中学去检查工作了?”

        哈哈一笑,林民书道:“快坐下吧!”

        郭红丽的长像也就中等,只是那腿长得长,有些动人。

        大家互相打了招呼之后,郭红丽笑着看向林民书道:“林书记,你的车子还没有调来?”

        “哈哈,这次县委对我们春竹乡还是非常重视的,知道乡里的那辆车无法再用,专门调拨了一辆过来,明天应该就会到了!”林民书笑着道。

        牛常胜道:“听还是高书记的专车!”

        牛常胜一出这事,林民书的脸上闪过一丝得色,很快就隐去。

        郭红丽这时就笑道:“高书记的车子可是县里的一号牌照的,这次也就只是换了一下牌照,车况据非常不错。”

        叶泽涛笑道:“早就听政府的车子牌照有着讲究,听有着许多讲究,县里面也有这样的讲究,就是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划分的。”

        看到了林书记那种得色,叶泽涛心想干脆问一个林民书感兴趣的事情吧。

        林民书哈哈一笑道:“叶刚出学校,对于政府的事情知道的较少一些,今天我给你普及一下!”

        郭红丽笑道:“叶,林书记对这方面可是很有研究的!”

        叶泽涛笑道:“有林书记指路,我们果然要少走许多弯路!”

        林民书又是一阵大笑道:“我们省的车子一般是这样的,0字头是省委,1字头省政府,字头省人大,字头省政协,5、6字头省直辖企事业单位及中央驻省机构,8字头省公安厅,9字头省交警总队等;如果首位是英文字母,则是各地市的公检法、国安、司法系统的行政车牌。举个例吧,如果你看到OO1打头的就是省政府的车子了,以此类推,市里和县里也都是按此挂牌的……”

        叶泽涛问的就是林民书最了解的东西,叶泽涛又轩出了一幅洗耳恭听的样子,他的这个表情让林民书有着一种很大的满足感,谈兴更浓了起来。

        却不知道的是这时的叶泽涛终于搞明白了自己为何会那么受到重视的原因。

        其它的内容他已经不必去听了,自己想了解的情况已经完全了解。

        了解了这个情况之后,再联想到那天宁军开车到来时,正好县委高书记与庞辉到来的事情,叶泽涛除了苦笑之外真找不到话来。

        叶泽涛的脸上表情一下子精彩了起来。

        明白了,还以为背后有着什么神秘的事情,搞了半天是大家误会了!

        叶泽涛记得明白,那个宁军开来的车子,车牌就是OO1打头的车牌。

        这事得好好的想想才行!

        叶泽涛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想到了自己就因为那神秘的车牌而当上了副主任时,他知道那个姓郑的中年人一定是省里的某个领导,也可能不是领导,但在省里有关系,不管怎么,这是自己这样的一个草根的一条路了,如果能够与那人把关系搞好,也许自己的仕途之路就将完全打开了。

        “哈哈,林书记懂得的东西真多,看看人家叶都听得入迷了!”郭红丽笑着道。

        这时的菜已经摆上了桌子,叶泽涛也从思考中清醒了过来,越是了解到了情况,他就越是表现得恭敬,帮着大家把酒倒好,更是招呼着上菜的事情。

        整个的饭桌上,林民书自然就成了重,叶泽涛也在调整着自己的态度。

        了解了自己升职的内情之后,叶泽涛已经有了想法,就得把这种云中雾里的关系搞得更加复杂,要让大家真的认为自己是暗中来渡金的有关系子弟。

        吃喝了一阵之后,叶泽涛微笑着对林民书道:“林书记,有我有私事想到省城去一趟,还请您批准。”

        别看林民书一直在高谈,他的目光就没有从叶泽涛的身上离开过,他主动讲车牌的事情其实就是有意为之,想从这事里面看看叶泽涛在省里的关系情况。

        在讲的时候,林民书也是研究着叶泽涛的表情,开始时的确看到了叶泽涛的表情中有着渴望知道的样子,可是,当自己在真正开讲时,才开了一个头,这叶泽涛就已经没有了兴趣的样子。

        装得很像,但是,明显就是一切明白的意味,看来关系不在省里就在市里,难怪高震山和庞辉对他都那么重视。

        现在又听到了叶泽涛请假的要求时,林民书就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这子应该关系就在省里,这是要去见什么人了!

        “哈哈,叶有事就去办吧,不过吧,中学的重建工作也要抓紧才行!”

        听到这话,叶泽涛一拍脑袋道:“林书记,你批评我吧,我的大局观还是不行,中学的重建那么重要,我怎么能够请假呢!”

        叶泽涛显示出迟疑的样子。

        “叶啊,如果有事就去办吧!”林民书关心道。

        犹豫的样子表现在叶泽涛的脸上。

        林民书看了看叶泽涛道:“这样吧,乡里学校重建的经费还需要两天才能到位,这事老牛负责一下,叶有事就去办吧,回来就得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哈哈。”

        “那好,我听书记的!”叶泽涛道。

        叶泽涛早就算到了这事,经费是批了,但是,从高震山的话语中仅只有五万元,高震山的意思就是建一个简易宿舍,对一些危险的地方进行一下加固,这事叶泽涛有着自己的想法,他想到省里去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援助。

        完这些话,餐桌上的气氛又热烈起来,叶泽涛不断向着三个领导敬着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