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十一章 牛常胜的试探(求推荐票)

正文 第十一章 牛常胜的试探(求推荐票)

    “叶,到家里去喝两杯?”看到叶泽涛要离开,牛常胜突然了一句。

    看看已经走远了的方怡梅和姜国平,叶泽涛微笑道:“早就听嫂子的菜炒得很好吃!”

    牛常胜笑道:“你来到乡里工作,还没有到我家去喝过酒的。”

    叶泽涛笑道:“行,我先回去换件衣服,换完衣服就过去。”

    忙了一阵就来上班,身上的汗水搞得叶泽涛浑身不舒服。

    牛常胜微微一笑,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牛常胜走了出去,叶泽涛就在想着牛常胜突然叫自己去他家吃饭的用意,仿佛自从高书记来过乡里之后,这乡里的事情都透着一种怪异,牛常胜很少叫人到他家吃饭的。

    叶泽涛第一时间就冲到了自己的那宿舍,看到刚栽到盆里的那盆兰花并没有什么变化时,叶泽涛的心中这才放松了下来,这可是宝贝了,千万不能出什么问题!

    “叶老师……”

    一个怯怯的声音从叶泽涛的身后传来。

    听到声音,叶泽涛转身时,这才发现杨玉仙已经站在了宿舍的门口。

    招了招手,叶泽涛微笑道:“玉仙来了,快进来。”

    杨玉仙完全就是那种没有打扮也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一身很是朴素的装束中透着一种让人怜爱的样子。

    咬了咬嘴唇,杨玉仙心走了进来,那种想问又怕问的样子搞得叶泽涛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放心吧,这次我与你的父亲已经谈好了,以后你就放心读书,只要你愿意,不仅是初中,就是高中和大学都可以读!”

    并没有被这话所吸引,杨玉仙的脸上透着一种难过的表情道:“我们家很穷,我知道爸妈的想法,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供不起我上学的,今天我就是想来向叶老师告辞的,我还是想回去嫁人了!”

    看着杨玉仙那种仿佛已经下了决心的样子,叶泽涛在心中感叹,穷人家的孩子就是会想事,城里的孩子又有多少能够像她这样想事的!

    脸上尽可能的露出一种严肃的表情,叶泽涛道:“你一个学生,就应该把心用在学习上,尽东想西想的,你们家的情况我看到了,我也与你的父母谈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把心用在学习上就行了,叶老师来负责供你上学,直到你读完大学!”

    满脸都是一种吃惊,杨玉仙的脸上这时才现出了一种激动,声问道:“真的?”

    脸一沉,叶泽涛道:“叶老师骗过你们吗?”

    猛的就上前一步扑到了叶泽涛的怀里,杨玉仙失声哭了起来。

    全身都在颤动,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似的。

    她这两天来想了太多的事情,有着太多的委屈,现在听到了叶老师会帮助自己时,感到叶泽涛就是她的一把大伞。

    感受到怀里的这女孩子情况,叶泽涛感动全身不得劲,平时没有感受出来,现在这猛的扑到了叶泽涛的怀里之后,叶泽涛和杨玉仙都是单衣,这让叶泽涛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杨玉仙的那种丰满。

    才十五岁多些就那么丰满了!

    想尽力去除脑子里面那些不好的想法时,杨玉仙父母的那些做法又突然出现在了叶泽涛的脑海里面。

    以一种无比的毅力,叶泽涛把杨玉仙推开了一些,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拍道:“别哭,别哭,让人看到了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

    听到叶泽涛的话,杨玉仙虽然仍然在抽泣,即也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接过叶泽涛递过去的毛巾擦着泪水,可是,那泪水仍然在往下流着。

    花了一些时间,叶泽涛安抚了一阵杨玉仙之后,看着满心欢喜的杨玉仙离开了自己的宿舍,叹了一口气,心中就在想,自己的能力毕竟太弱了,全乡那么多的贫困家庭,自己到底能够帮助多少人呢?

    把门锁好,出门时还看了一眼那门窗的情况,叶泽涛第一次对于自己居住的这间宿舍在意起来。

    走了几步以后,叶泽涛就是一笑,虽然城里面有不少人在倒腾着兰花,这春竹乡到是还没有听有谁在意这事。

    想到这里,叶泽涛这才放松了心情。

    牛常胜本身就是春竹乡的人,以前是乡宣传委员,去年才转任党政办主任,无论是宣传委员还是党政办主任都属于党委委员,其实地位也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这次乡里发生了那么一些事情,他终于看到了一种机会,这段时间都尽可能的到县里去找关系,可是,得到的消息并不如意,心情却是不太好。

    看到叶泽涛拎了一瓶酒进来,牛常胜道:“怎么搞的麻,就来吃过饭还带什么东西!”

    “呵呵,主任,第一次上门,不好意思空手啊!”叶泽涛很是随意似的道。

    牛常胜这才哈哈一笑道:“快坐下话,你嫂子正在弄菜,我们帮不上忙,聊一下。”

    叶泽涛把酒放在了桌子边,过去坐了下来。

    牛常胜的家里显得到是很宽,这是一幢自家盖的楼,据是牛常胜自家分到的土地起的房子。

    电视中正在播放着一个娱乐节目,牛常胜把电视的声音关了一些,发了一支烟给叶泽涛。

    叶泽涛看到桌上有打火机,忙打着了先帮牛常胜燃,这才把自己的烟燃。

    “叶啊,到乡里来工作还习惯吧?”吸了一口香烟,牛常胜微笑着问道。

    “嗯,还行!”叶泽涛答道。

    “你们家是县里的?”这是明知故问了。

    叶泽涛并没有因为对方是明知故问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微笑道:“是的,我妈退休了,一月有一千多元的工资,我爸现在是企业内退,只有几百元的工资,大姐也是下岗,姐夫在外打工,弟还在高中读书。”

    了头,牛常胜道:“当长辈的都不容易啊,如果一个家庭里面有几个条件好的,到是可以帮衬一下。”

    这话出来之后,叶泽涛的心中一凛,他算是明白了牛常胜的想法了,今天叫自己来吃饭,估计还有一种试探一下自己背景的意思。

    “主任得对,不过呢,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主要还得靠自己才行!”

    话间,牛常胜的老婆已经端着菜出来了。

    牛常胜的老婆长得到是漂亮,人也显得随和,招呼着大家摆着桌子。

    摆好桌子之后,牛常胜拿出了一个玻璃大瓶道:“这是我专门泡的药酒,对身体很有好处,我们好好的喝几杯。”

    大家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家世,叶泽涛这才知道牛常胜的夫人家是县城里面的人,孩子都在县城里面上学,他的夫人也是一个企业下岗的工人。

    看得出来,能够嫁给一个乡党政办的主任,牛常胜的老婆到是显得很满意。

    别人的家事叶泽涛也不太好多问。

    喝了几杯酒之后,叶泽涛就谈到了阴凉箐的贫困情况。

    牛常胜对此只是叹了一口气息道:“叶啊,春竹乡的情况就是摆在这里的,贫困的情况在全县都是有名的,这里交通不便,资源不多,想发展也是非常困难的,几届乡班子都在想办法,结果都没能改变现状!”

    叶泽涛看到牛常胜不太想谈这些事情,仍然道:“主任,这次我到了阴凉箐之后有了太多的感触,再不改变这样的现状,我担心要出问题啊!”

    牛常胜举杯道:“喝酒,喝酒,这次高书记到了春竹乡也来检查了工作了,对乡里的工作是重视的,相信新班子配备之后,全乡的面貌就会有一个大的改变!”

    叶泽涛只能了头把酒喝了下去。

    “叶以前认识高书记?”牛常胜问道。

    叶泽涛笑道:“我只认识牛主任你!”

    牛常胜笑着指向叶泽涛道:“你子!”

    这话时,牛常胜眯着眼睛看着叶泽涛,心里对于叶泽涛也有了一些警惕,他第一次发现这个叶泽涛并不简单,起话来似是而非的,让人真的难以猜测。

    酒桌上的气氛到是不错,牛常胜的老婆不断询问着叶泽涛有没有对象的问题,大有要帮叶泽涛介绍对象的意思。

    叶泽涛只好用自己刚参加工作推辞了。

    牛常胜显得心事不断,喝起酒来也是大口大口的喝。

    办公室里面的几个人的情况牛常胜到是清楚得很,最没有背景的本来是叶泽涛,现在反而最神秘的变成了这子,试探了一阵也没能从他的嘴里套出有用的东西。

    想到姜国平有一个财政局副局长的亲戚时,牛常胜第一次对于自己的位子有了一种担心,财政局也是一个关键的部门,要是那副局长把目光盯向了自己的位子,搞不好真会出些什么事情。

    再想到方怡梅时,他也多少听过方怡梅在县城里与一个副县长有着暧昧的关系,这事搞得不好,同样也会影响到自己的位子。

    越想就越烦心了,三个手下,三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自己这个位子越来越不稳啊!

    不行了,看来得花大价钱才行!

    牛常胜发现叶泽涛等人对自己的威胁越来越大,那种复杂的心情中,很快就喝得靠在沙发上。

    “喝!”

    手在空中比划了一阵,牛常胜的呼噜声已经传了出来。

    叶泽涛本来还在喝着,没想到牛常胜一下子就倒下了,吃了一惊之下才发现牛常胜是喝醉了。

    帮着牛常胜的老婆把牛常胜扶着睡在床上,想到跑到人家的家里把主人喝倒了,叶泽涛多少也有些不太好意思,只能快速撤退。

    叶泽涛也感受到了牛常胜心情的不好,却没有想到牛常胜是发现自己对他的威胁也同样很大之后才喝得醉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