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十章 被表彰
  • 正文 第十章 被表彰

    作品:《红色仕途

        “泽涛,怎么才回来?”

        回学校宿舍把那兰花重新种好,又请杨军吃了饭并送走了杨军,叶泽涛才向着乡政府方向走去。刚走进乡政府,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方怡梅就声对着叶泽涛了一句。

        “有什么新鲜事?”叶泽涛开玩笑道。

        目光很是复杂地看了一阵叶泽涛,方怡梅道:“高书记很重视你啊!”

        听完方怡梅的解,叶泽涛才明白乡里还真是发生了事情,县委刚刚做出了一个决定,要对自己的救人行为进行表彰。

        听到这事,叶泽涛多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疑惑地看向了方怡梅。

        “听县里因为乡里班子翻车的事情受到了市里的批评了!”

        看到方怡梅神神秘秘的样子,叶泽涛更加疑惑道:“他们翻车与我的救人仿佛并没有联系吧?”

        县里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叶泽涛来还是远了一些,他也没有把自己与县里联系起来,虽然巧合之下救了学生,但是,叶泽涛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能够顺利转正,只有顺利转正,自己才有向上冲击的可能。

        方怡梅就是一笑道:“太有关系了,你可能不知道,就在乡里翻车的事情发生时,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在市里不知怎么的就被一个女人的老公堵在了一家宾馆里面,那事闹得很大,连市委书记都惊动了,听为了这事,高书记在市里搞得灰头土脸的!”

        叶泽涛就更加不解了,站在那里有些发愣,这事全都与自己不沾边,怎么听方怡梅的意思,与自己有着联系!

        瞪了叶泽涛一眼,方怡梅娇嗔道:“怎么还没有明白?”

        现在这方怡梅的样子就很有一种撒娇的味道,叶泽涛还是第一次发现这方怡梅撒娇起来很是动人,看着方怡梅就有些发愣。

        哼了一声,方怡梅对叶泽涛的这种表情很是满意,心中对于能够吸引到叶泽涛也有了一些自得,自从叶泽涛升势的出现之后方怡梅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每天都在想着叶泽涛的事情,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很是帅气的叶泽涛,心中就有些慌乱,稳了稳心神道:“告诉你吧,这次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县里很是被动,必须要用其它的事情转移视线,也要扭转县里的干部形象,你那救人的事情正好就符合县里的需要!”

        叶泽涛听到这里,这才明白了过来,笑道:“没想到有那么多的弯弯绕!”

        表彰会肯定是县里的一个大型活动,自己只是碰巧了而已!

        聊了几句,叶泽涛这才向着办公室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面牛常胜和姜国平都坐在那里。

        看到叶泽涛进门,牛常胜对着叶泽涛招了一下手道:“叶回来了?我刚刚打了一个电话给杨品志,他你已经离开。”

        “嗯,路上信号不行,手机也打不通。”叶泽涛道。

        “是这样的,县委刚开过了一个会议,在国庆前要举办一个大型的表彰会,各乡镇都有一些名额,会上也决定了就你救人的事迹和春竹乡老师们救助学生的事迹要大力宣传,并且要求全县学习你们的事迹,县委宣传部要派人来弄材料,你们一定要配合做好这项工作。”牛常胜在这话时就想到了这事是高书记亲自名的时候,目光就看向了叶泽涛。

        “弄材料?”

        叶泽涛有些愕然,这事怎么弄材料啊,难道是大家因为想看黄碟,结果睡晚了才发现了那事?想到这事叶泽涛都感到有趣。

        挠了一下头,叶泽涛道:“主任,这事乍弄材料啊?”

        牛常胜表情复杂地看了看叶泽涛,这才道:“县委宣传部的同志就是吃这碗饭的,他们有经验,你们到是配合好就行了!”看了一眼窗外,牛常胜道:“宣传部的同志已经出发了,应该很快就要到了。”

        叶泽涛这才答应了一声回到了座位上坐下。

        牛常胜一直都在观察着叶泽涛的情况,看到叶泽涛沉稳地过去坐了下来,心中感叹一声,拿着报纸却是无法看进去。

        想到官场上的人们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琢磨上意时,叶泽涛只能叹息一声。

        今天的姜国平表现得很是平静,整个上班的时间中都是表情复杂地看着叶泽涛,以前那种活跃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

        叶泽涛虽然也在看着一张报纸,每一个人的表情变化同样被他看出,办公室里的情况他也有了一些明白,肯定是对于县委表彰自己的事情有所刺激吧。

        叶泽涛现在并没有过多的去想大家的想法,从阴凉箐回来,叶泽涛的头脑中久久回放着村民们的那种贫困,想到天气渐冷了,许多的家庭却要合一家的人盖一床破烂的被子,更多的人没有冬衣时,他的心中想的唯有如何改变阴凉箐现状的想法。

        想到了这些事情,叶泽涛就想到了自己春城的那个家里专营兰花的同学,就想打一个电话去问一下。

        站起身来,叶泽涛走出了办公室,走到了乡政府大院的一角,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着电话。

        叶泽涛并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进入到了一些有心人的眼里。

        牛常胜的坐位正好对着院子,从楼上就看到了院内一角叶泽涛打电话的情况。

        看到叶泽涛跑那么远去打电话,牛常胜的眼睛就是一凝,心中就在想,这叶泽涛难道真的有着更大的背景?

        县委决定表彰先进的事情到了现在他仍然感到难解,县委想转移目标,扭转形象,全县有着那么多的好人好事都可以表彰,并没有必要把叶泽涛这样的人放到重要的地位上吧,这事里面透着的是一种高书记对叶泽涛的重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现在叶泽涛到底在与什么样的人打这个电话呢?

        回想着那次高震山到来的情况,牛常胜感觉高震山,包括那个庞辉与叶泽涛都有一种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牛常胜在这里怀疑,方怡梅何尝不是在想着这事,她起来倒水时就看到了叶泽涛打电话的事情,值此乡里关键的时候,每一个情况的发生都很容易被大家与乡里的调整联系到一起,她更是非常关注这事。

        如果叶泽涛的背后真的有后台,一切情况就能够解释得清楚了!

        方怡梅感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忽视了叶泽涛这个人,也话叶泽涛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单纯,他的背后藏着的是一个大大的人物!

        乡人大主任方明贵无意间就看到了叶泽涛的情况,端着茶杯坐在房间里面看着叶泽涛打电话时,方明贵那平静的脸上现出了一种谁也不清楚的表情。

        叶泽涛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打电话的事情会引起那么多的人关注,他自己还以为自己是躲在这里打着电话,电话一通,叶泽涛就笑道:“胖子,最近在干什么?”

        胖子名叫江朝伟,就是叶泽涛宿舍中一个相处得较好的同学,家里据种植兰花很是赚了一些钱,还开有公司,算是富二代。

        接到了叶泽涛的电话,江朝伟哈哈大笑道:“你子据跑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当乡干部去了,怎么样,回省城来,我安排几个妞帮你按摩一下?”

        叶泽涛笑骂一句,找到了同学的那份情意。

        聊了几句之后,叶泽涛道:“胖子,是这样的,你上次讲过一种叫‘盛世牡丹’的兰花,不知现在是个什么价钱?”

        听到谈起兰花,江朝伟顿时激动道:“你怎么回到这花了,我告诉你啊,现在的这种花火了,大家都在谈论着呢,你不知道吧,刚刚召开的一个花博会上,一盆这样的兰花卖出了一百五十万的大价钱,那买来的人转手之下就以二百万卖了出去,火了!”

        叶泽涛听到这话,心跳都在加快,有些不确定道:“你不是才六万多吗?”

        “那是以前的价钱了,你不知道,这种开的花如同牡丹的兰花太稀有了,几次评奖中都拿到了大奖,不断妙作下来,一下子就把价炒了上去,现在有人出价都找不到买处!”

        叶泽涛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心中就有些不安,自己那盆兰花就放在人们随意进去了宿舍,看来自己对那兰花的重视不够了。

        叶泽涛在这里不安,江朝伟却品出了一些味道,大声道:“泽涛,你不会有那种兰花吧?”这话时他也有着不确定。

        “胖子,我到乡下去的时候,的确挖了五株正在开着这种花的兰草。”

        “什么?”江朝伟失声道。

        过了一阵,江朝伟大声道:“你地,我立即赶过来,我告诉你,这花我包了,决不会让你吃亏,不得让给别人!”完这话,江朝伟问了叶泽涛所讲的地,电话就挂了。

        叶泽涛的脸上顿时现出了笑容,心中暗想这子比自己还急啊!

        回到办公室时,叶泽涛的脸上仍然挂着笑意,一想到江朝伟急急赶过来的事情就好笑,这江朝品也是一个做事干脆的人物!

        看到叶泽涛那高兴的表情,大家的表情更加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