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九章 山中有宝
  • 正文 第九章 山中有宝

    作品:《红色仕途

        第二天醒来时,叶泽涛才发现自己睡到了杨根民的家里。

        揉了揉眼睛,摇了摇那仍然有些疼痛的脑袋,叶泽涛真不知道昨晚上自己是怎么样倒下的,反正村民们太热情了,一碗碗敬着自己喝酒,虽然有着五禽戏,也不住那么多的酒喝下去。

        感受到身上的暖和,这才发现杨根民一家人身上都是用野草盖着。

        看到这情况,叶泽涛就知道他们家是把唯一的一床被子拿来给自己盖了。

        感受到这里的贫困情况,叶泽涛就有着强烈的带领大家脱贫的想法。

        酒劲一过,叶泽涛才想到了自己现在只是一个试用期公务员的事情,好在这里离那城里远,自己的那些话没有传出去,要不然还指不定被大家指责一番。

        有的时候,这人啊,想做事情也很难!

        当然,叶泽涛并不后悔自己的那些事情,也紧记下了自己答应村民们要做的事情,从那一双双明亮的眼睛里面,叶泽涛感受到了这里的村民们那种渴望富裕之心。

        抓了一下身上,叶泽涛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发痒,拉开衣服时,就看到身上已是出现了一些跳骚叮咬的大包。

        快速跳走身来,叶泽涛走了出去。

        阳光已经在天边出现,眯了一下眼睛,叶泽涛翻弄了一阵自己的衣服,看到身上不少地方都有着叮红的地方。

        “叶同志,你醒了?”杨根民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忍受着身上发痒的情况,叶泽涛微笑道:“打扰你们了!”

        “一家人,别见外!”杨根民嘿嘿笑着道。

        这话再次得叶泽涛一阵无语,道:“我只是想帮助玉仙那孩子一下。”

        “嗯,玉仙过了年就十六岁了,她知道你的恩情的!”

        叶泽涛看到杨根民那个样子,真是不知道什么才好,这一家人现在是把自己完全看成了包养他们女儿的人了!

        看到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叶泽涛随便吃了一块自己带来的面包,其它的全都留给了杨根民家,就向着回程的山道走去。

        走到了半路,叶泽涛看到坐在路边等着的杨军。

        看到叶泽涛到来,杨军从地上站起身来,对叶泽涛道:“叶同志,这里到乡里有四个时的山路,你第一次来,我担心你迷路,正好我也要到乡里去一趟,我送你。”

        看了一眼杨军,叶泽涛暗自头,别看这杨军的话并不多,却是一个实诚人,更是一个会想事的人,他应该就是专门等在这里送自己回去的。

        发了一支烟给杨军,叶泽涛与杨军一道走着。

        “军子,听你当过特种兵?”叶泽涛有事没事地与杨军聊着。

        “嗯!”杨军的目光紧盯住前方,只是嗯了一声就没有再什么。

        叶泽涛也没有好再什么,看到杨军的样子,叶泽涛突然有一种想法,假如让这样的一个人去给自己当驾驶员,可能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随之又是一笑,自己现在还是一个试用期的公务员,有什么资格谈到用驾驶员!

        不知不觉中,两人走了两个多时的时间。

        就在两人正走着时,突然间,只见杨军从身上摸出一把刀朝着左边草丛就扔了出去。

        那速度太快了,随着刀的扔出,杨军的身影闪动中已经进入到了草丛。

        随后就见杨军拎着一只山鸡走了出来。

        好身手啊!

        以叶泽涛练了五禽戏的身手也感到这杨军比自己厉害得太多。

        “叶同志,我们找个地方把这山鸡烤了吃,你看怎么样?”

        叶泽涛微微一笑道:“随你。”

        正好前方就有一条河,两人就找到了一处平地,杨军很快找来了一些枯枝,又非常快的在那河边把山鸡处理了。

        叶泽涛根本就无法帮上忙,很快,那只山鸡已经被他架在了火上。

        看到杨军那熟练的动作,叶泽涛对这杨军的欣赏之情更深了许多。

        这是一个人才啊!

        杨军的身上配得有不少的东西,在那山鸡上撒了一些盐之后,那山鸡上很快透出了一些香味。

        杨泽涛感到自己的身上真是太痒,看到这条河,干脆就去河里洗了一个澡,更是把所有的衣服都用水洗了一遍。

        穿着一条短裤,把那些衣服放在树枝上晒着。

        太阳很辣,衣服很快就已是快干了。

        叶泽涛无事可干的情况下,看到旁边有一个山包,走过去掏出那物就撒起尿来。

        撒完尿,目光就看向了那隐于野草中的地方。

        快步冲了过去,认真一看时,叶泽涛的心里面就狂跳不已。

        “盛世牡丹!”

        “真的是盛世牡丹啊!”

        看着那几株兰草生长在那野草丛中的情况,特别是看到刚刚开花着的情况,叶泽涛的心跳就进一步加速。

        作为在省城读书的人,同宿舍就有一个同学家里是种草花的,据他们家的兰花很不错,那同学时常也会把一些这方面的书拿来给大家看,一来二去的,叶泽涛对于兰花也并不是陌生,眼前的这种叫做“盛世牡丹”的兰花就正好被叶泽涛记下。

        叶泽涛记得临参加工作时,还与那个同学聊起过兰花,正好就聊到了这种兰花的情况,据这种兰花标价已是六万多一盆。

        叶泽涛并不知道这种兰花到底是以盆算还是以株算,反正值六万多的价。

        假如能够把这些兰花拿去卖给那同学家,也许几万块就能够到手。

        这对于正在缺钱的叶泽涛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了。

        “叶同志,什么事?”杨军看到叶泽涛快速冲过去,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也冲了过来问着。

        “这是兰花!”叶泽涛指着那大概有着五六株的兰花道。

        看了一眼那株兰花,杨军微笑道:“这种东西山里面很多。”

        叶泽涛听到这话,眼睛就一阵发亮。

        抬头向着这四周的大山看了一阵,叹道:“山中有宝啊!”

        杨军道:“这东西听省城有不少人玩,县城到是不多。”

        “你帮我把这东西挖出来,别伤到根了。”叶泽涛看到杨军带得有刀具,就对他道。

        杨军了头,过去很是心,却又非常快的挖着。

        杨军在这方面也是一个能手,先是从旁边挖过去,然后就把那兰花的根带着土一起挖了出来。

        想到自己的包里也有着塑料袋,叶泽涛很是心地把这五株兰花的根带着土包好。

        担心装入包内会把花弄坏,叶泽涛只能拿在了手上。

        两人坐在那里很快吃完了山鸡。

        衣服这时也干了,叶泽涛重新穿上了衣服之后才感到身上的不舒服情况好了许多。

        叶泽涛看了一眼那些草花,微笑着对杨军道:“阴凉箐很贫困,我们要多帮大家想些办法才行,在这样的关键时候,党员的先锋作用是巨大的,现在虽然有不少地方的党员不像样子,但是,我们既然是党员,就得让村民们感到我们与一般人不同!”

        这话如果放到其实的地方讲出来,肯定大家还会鄙视一下叶泽涛,可是,自从昨晚上叶泽涛当着大家讲了那么多的话之后,阴凉箐的村民们对他的话就非常的信任,今天一早,已经有不少人到了杨品志家去商议着如何发展的事情。

        杨军的心中对于叶泽涛也有着一种不知从什么地方到来的信任感,听到叶泽涛这样话,叹了一口气道:“关键的是钱的问题!”

        叶泽涛微微一笑道:“看到没有,这些兰花如果是真的,也许就能够换来阴凉箐的发展,我打算去找人看看,能不能卖几个钱来。”

        “叶哥,我不太懂这些,你怎么我就怎么做!”杨军多少也听过兰花能卖大价钱的事情,听到叶泽涛愿意把卖来的钱用于发展阴凉箐上,很自然就把称呼进行了改变。

        看了一眼杨军,叶泽涛感到这杨军最少也比自己大那么几岁,没想到他竟然已称呼自己“叶哥”,这是一种很大的信任了!

        看了看杨军,看到的是杨军眼睛里面的一种信任之情,叶泽涛微微了头,并没有去纠正对方的法。

        “叶哥,我会搞一个地方,尽可能的把这些兰草集中进行种植,你需要时就送来给你!”杨军道。

        心中感动了,叶泽涛知道这杨军已经明白了自己需要兰花去赚钱的想法,主动承担起了挖兰草的事情。

        伸手拍了拍杨军的肩膀,叶泽涛道:“相信我们的路会走得更远!”叶泽涛也不好给对方什么样的承诺,只是表达了一种自己的想法而已。

        走了一段路,杨军看到路边有一些山竹,快速用刀坎下,然后很快又编成了一个提蓝的样子,让叶泽涛把那捧着的兰花放在了里面。

        看着那兰花的花朵情况,叶泽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如果运气好的话,搞不好真能弄来几万元钱,到时帮助杨玉仙的事情和帮助阴凉箐发展的事情就有了着落。

        拎着这个提蓝,叶泽涛顿时轻松了许多,笑道:“军子会的东西不少麻!”

        杨军笑了笑没有多言,继续向前走着。

        一路行去很快,乡政府已经在望了。

        ····新书期间,推荐票非常重要,无论你在何方,只要喜欢,就请前来投上几票,感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