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二章 不眠之夜
  • 正文 第二章 不眠之夜

    作品:《红色仕途

        回到中学,正好碰上学生打饭吃,叶泽涛拎着一个大碗去打了一碗饭,也就没有什么好选的了,就只有唯一的一个炒土豆。

        “叶,到家里来吃。”中学校长的老婆是一个长得很胖的女人,热情道。

        “哈哈,正想沾光!”叶泽涛也没客气,到了校长家挟了一些炒豆腐,抬着碗蹲在校长家的门前吃了起来。

        乡中学也就只能办初中,学生有着好几百人,算是规模不错的一个乡中学了,虽然是这样,整个的中学却只有几间低矮的土房子做教室,学生们全都住在土基房里面。

        一些学生已经在有不少坑的场地上三三两两蹲着吃饭。

        连一个像样的操场都没有!

        吃完饭,几个年轻老师聚在了一起,正在笑中,叶泽涛也凑了过去。

        看到叶泽涛到来,早就熟悉的几个年轻老师笑道:“叶,你们党政办不是有一台影碟机吗?”

        叶泽涛一愣道:“怎么些?”

        几名老师的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一个比较活跃的老师声道:“周从城里租了一个碟子回来!”到这里,做出一幅你应该懂的表情。

        一个姓顾的年轻老师声道:“老李家的电视机我已借了,晚上抬来!”

        叶泽涛这才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行,我抬来。”

        “够哥们!”几个老师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于他们这些长期在深山里面的老师来,还真是难得接触那东西。

        吃完饭,叶泽涛把党政办的影碟机果然抬到了周的宿舍。

        都是老师,还是担心影响的问题,虽然万事齐备,谁也不敢在学生没有睡下之前去看。

        叶泽涛这几天一到晚上就没事干,有一天那顾去县城,叶泽涛自告奋勇,代他上了一晚上的自习课,没想到上了一晚上就成了学生们最欢迎的对像。

        当时叶泽涛在学生们做完了做业之后就讲了一段《西游记》。

        这些乡下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故事,叶泽涛的口才又非常好,一下子就把学生们的心抓住了,每天晚上孩子们早早就把作业做完,就等着叶泽涛去讲故事。

        教室是土基房,中间用的是木板隔着,在其中一间教室里面讲课,其它的教室里面都能够很清楚的听到。

        教室里面一片昏暗,每一个孩子的桌子上都头一盏的煤油灯,这种煤油灯是用空墨水瓶做成,在盖子上钻一个眼,用牙膏皮卷一个管子,里面装上棉线插在瓶子里,瓶子里面装上煤油,一燃就能使用很长时间。

        屋子里满是呛人的煤油味,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叶泽涛讲得很是上心,洪亮的声音在这一间间教室里面回荡。

        每一间教室都很静,孩子们的脸上现出的是一幅梦幻般的表情,每当看到孩子们的这种表情,叶泽涛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里太落后了!

        那挂在树上的铁块敲击的声音响起,叶泽涛也停下了所讲的故事,看着孩子们兴奋地议论中离去,慢步走出了教室。

        摇摇头,叶泽涛回到宿舍洗了一下脸脚,刚想上床时,突然想起了晚上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想到周从县城租来了黄色碟子时,叶泽涛年轻的心也有些激动。

        重新穿上鞋子来到了周的宿舍,进来才发现,差不多整个学校的年轻男老师都已到来,五个人就挤在了周的床上。

        叶泽涛发了一转香烟,笑道:“今天人还来得真是齐啊!”

        众人顿时笑了起来。

        周看了一眼斜对面的学生宿,声道:“还得等一阵!”

        大家又是一笑。

        顾这时看着火炉子上的一锅热水道:“先下面来吃!”

        几个人把面条下了之后,一人抬着一大碗面条吃着。

        虽然每一碗面条都没有什么作料,可是,叶泽涛与大家一起吃着,却也很是享受。

        几个老师忙着批改着作业,每一个人都很是用心。

        看了一眼电视机,叶泽涛叹了一口气,这里根本就无法接收到电视信号,有电视机也等于没有,很无聊啊!叶泽涛只能找了一本课本在那里看着。

        时间慢慢过去,整个的校园里面全都是一片静寂。

        伸了一个懒腰,顾伸头看了一眼外面,把门一关,伸了一下手,有些兴奋道:“行了!”

        仿佛得到了号令,正在批改作者的老师们迅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周把门关了起来,早已连接好的电视快速打开。

        胡老师把灯也关掉道:“把窗帘拉上,别让人发现!”

        都是年轻人,大家的眼睛就看着叶泽涛在那里忙活,这事还只有叶泽涛才能搞得明白。

        碟子放进了机器,叶泽涛仿佛感到了大家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五个老师全都是农村出身,他们还真是很少接触到这样的东西。

        时间慢慢过去,叶泽涛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向周道:“你租的真是那样的带子?”

        周道:“老板了的,刚从外地进来的新货!”

        时间又过去了很长时间,那电视机里面放出的全都是一片雪花,不要是黄色的内容,就连内容都完全没有。

        几个年轻人抓耳挠腮的满心不舒服,对着叶泽涛道:“叶,是不是机器有问题?”

        “怎么可能,昨天才放了一次党员教育的内容,机器没问题!”叶泽涛肯定道。

        完这话,那个教物理的林走上前去细细的察看了一阵,头道:“连接是没有问题的!”

        “肯定是机器的问题!”周看向叶泽涛道。

        叶泽涛也急了,道:“我宿舍正好有一盘党员知识教育内容的碟子,我拿来试一下。”

        快速冲回自己的宿舍,叶泽涛把那盘党员知识的碟子拿到了周的宿舍,把碟子放进去之后,那电视中已经出现了画面。

        看到碟子正常放了出来,几个年轻人的脸上全都就成了苦瓜样。

        周气愤道:“狗日的,敢骗我!”

        叶泽涛笑道:“正好,乡里有一个党员知识的培训任务,我还正无从着手,今天就算是一次培训吧!”

        再次试了多次,那租来的碟子根本就无法放出内容,大家也彻底死心了,在叶泽涛的要求下,大家抱着看什么不是看的想法,也都闲聊着看了起来。

        把大家逼着坐在那里一直把碟子看完,叶泽涛的心中暗笑不已。

        看着叶泽涛在那里收拾机器,顾叹息一声道:“我靠,整个一晚上,竟然成了党的知识培训课了!”

        林揉了揉太阳穴道:“快四了,我明早第一节课,整死人了!”

        正着,大家就听到外面传来钉钉铛铛的敲击声,听到这声响,大家全都闭上了嘴,心地看着外面。

        过了一阵,随着这敲击的声音消失,周摇头道:“老牛!”

        顾道:“这计划生育看来是把老牛害苦了!”

        叶泽涛道:“我正想问你们这事,牛校长是怎么了,经常半夜起来东敲西敲的?”

        众人就是一笑,林道:“还不是结扎搞出来的事情,上次乡里要老牛家那女人去结扎,老牛媳妇打死都不去,老牛这人不错啊,毕竟是党员,又是校长,瞒着老婆偷偷就跑到县里去结扎了,谁知识是碰到了哪根筋了,回来没几天就变成这样了!唉!”

        叶泽涛一阵愕然,还真是没有听过结扎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出了门,外面已是细雨连绵的情况,虽是秋天,春竹乡已经非常阴冷,叶泽涛的身上打了一个冷劲,看了一眼那破败、低矮的学生宿舍,就走了过去。

        山风不断吹着,耳中传来的是那幢破败的学生宿舍的吱吱响声。

        听到这声音,叶泽涛的心中就提了起来。

        又走了过去,那吱吱的响声就变得更加厉害。

        风越来越大,叶泽涛感到今晚肯定要发生一什么事情。

        冲回自己的宿舍,拿着手电筒就冲到了那幢房子面前,用电筒照去时,就看到屋子仿佛有些摇动。

        看到这情况,叶泽涛就更惊了,朝着牛校长家跑去。

        用力敲击着牛校长家的门时,就看到牛校长披着衣服开门出来。

        也没多,叶泽涛拉着牛校长就跑,一边跑着一边大声道:“学生宿舍要被风吹倒了,快去看看!”

        到了学生宿舍面前,那也吱吱的声音更响,牛校长也吃也一惊道:“怎么会这样!”

        “快把学生搬出来,先搬到教室里再!”

        看到房屋有着摇晃的情况,牛校长急忙把一些老师叫了起来,大家把学生们叫了起来,全力帮着学生们搬离。

        风吹得更大,学生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跟着老师们搬着被盖。

        这幢房子里面挤满了七八十个学生,大家花了差不多半个时就把被盖搬出。

        吱吱的声音已经变得更大,风吹得更猛。

        一阵大风刮过,大家的耳中传来的就是一声巨响。

        只见那一幢学生宿舍轰然中倒了下去。

        看着那倒下的房子,牛校长的嘴唇都在抖动,一把抓住叶泽涛的手,想什么却无法出。

        叶泽涛同样是一阵后怕,大声道:“看看学生是不是全部出来了!”

        清了一阵人数后,牛校长激动道:“都活着!都活着!”

        ············新书上传初期如同幼苗,老大们都呵护一下,能不能长成大树靠你们了!推荐票应该有吧,收藏应该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