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冰局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冰局

    作品:《官路弯弯

        热门推荐:、 、 、 、 、 、 、

        李毅道:“妙可,你不要胡‘乱’吹牛,你可知道,论语有多少个字吗?就敢说倒背如流?”

        妙可道:“不就一万一千七百零五个字吗?”

        李毅道:“哟,你还真下过一番功夫呢!记得这么清楚!”

        妙可道:“怎么?你不信我能倒背出来?”

        李毅笑道:“既如此,你且背来听听。 [想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

        妙可清了清嗓子,背了起来:“不知言,无以知人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

        旁边的曹连山和他儿子,睁着大眼睛,用不可思议的表情,可。

        妙可清脆的嗓音,嘣出一个又一个字来。

        刚开始,曹连山还笑眯眯的,以为妙可只是开玩笑的,或者说,就算能背一点,也只是用来吹牛皮的。

        但随着妙可倒背如流的速度越来越快,听的人个个都惊呆了!

        妙可背的人不累,听的人都累了!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

        等她背完之后,曹连山啧啧称赞道:“这怎么可能?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就算是李毅同志亲口说出来,我也不会相信啊!”

        李毅道:“我也是头一次见识,太恐怖了。”

        妙可背完之后,笑道:“李毅,你是会背论语的吧?我刚才有没有背错?”

        李毅道:“没有,一字不差,倒背如流。连山同志,你发现没有,听她这么倒背一次,感觉也很不错,让我对论语,又有了新的认识。”

        曹连山笑道:“是啊,以前读论语时,很多语句并不很在意,但倒着听了一遍之后,反而印象深刻了。”

        他又对儿子道:“文轩,你你能比得上人家吗?别说倒着背,就连顺着背,你也背不出来吧?”

        曹文轩低下头,说道:“这么厉害?到底是不是真的?也太牛了一点吧?”

        曹连山道:“你现在知道她的厉害了吧?人家不去上学,不代表没有学习知识!她的厉害,还远远不止这一点呢。不过,通过这一点,就可和人家之间的差距了,其它的也就不必试了。( 小说)”

        李毅道:“文轩是个好孩子,只是没有把心思放到学习上来reads;。只要他肯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能有大出息的。”

        曹连山道:“希望他能尽快把心思放到学习上来吧!唔,文轩,你去向妙可阿姨讨教讨教。我和李市长谈事。”

        曹文轩哦了一声,可这尊神一般的存在,却不敢接近。

        妙可笑道:“走,我带你去找易老头玩,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可好玩了。”

        等孩子们走后,曹连山笑道:“李市长,你教出一个好妹妹啊!”

        李毅道:“哪里,哪里,这都是她自学的,我是一点没教。”

        曹连山语气一转,进入正题,说道:“李市长,你知道吗?市里的飞短流长,很多呢。”

        李毅哦了一声:“是不是说我什么坏话了?”

        曹连山道:“是的,说什么的都有。”

        李毅轻笑道:“不遭人妒是庸才!想做一点事情,没有人说是不可能的。何况,我要做的事情,还是那么的艰难,要影响到很多人的利益。”

        曹连山道:“可不是吗,尤其是工程方面,很多人都在指责,说你搞什么公平公正公开,不过是掩耳盗铃,想替自己捞钱而已。”

        李毅一笑置之。

        曹连山道:“李市长,你听了之后,就不气愤吗?”

        李毅道:“气愤?我要是气了愤了,才真正中了这些造谣者的圈套。打铁还须自身硬,只要我李毅光明磊落,不贪一分钱,谁说闲话空话,都没有用。”

        曹连山道:“说得也是,不管别人怎么起码我们市委班子,是相信你的,也是支持你的。”

        李毅道:“连山同志,你说的市委班子,可不能代表整个班子成员吧?我知道,咱们班子里,也有人不服气,对我颇有微词。不过,我认定的事情,哪怕再难,也会一往无前。”

        曹连山道:“李市长,反对的声音,主要还是那几个人,老想着重塑重工业的辉煌,他们不肯承认,这种辉煌,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李毅道:“连山同志,说老实话吧,我对西南市将来的经济发展方向,还是没有多大的信心。主要是我还没找到一个发展点。”

        曹连山道:“西南市马上就要开展大规模的基建工程,这些项目一上马,就能带动各行业经济的发展。这也是一个经济增长点啊。”

        李毅道:“这样的增长点,维持不了多久。能撑过三年顶多也就是五年的时间。”

        曹连山笑道:“不是我说你,在你的任期内,能持续五年高速发展,那已经很了不起了。五年以后,再说呗!”

        李毅道:“我们执政者的眼光,不能只局限在自己任期之内。还要放长远一些。如果每个领导,都只管自己任期内,那长远的布局,谁来做?”

        曹连山笑道:“其实,只要每个领导,都能管好自己任期内的这几年,那长远发展也就差不到哪里去。”

        李毅道:“话是这么说。但有些规划和项目,就必须做好长期准备。连山同志,你对西南市,比我要熟,你能不能说说市的经济增长点,在哪里?”

        曹连山摇头苦笑道:“李市长,这个事情,我还真帮不上忙。你知道的,对经济工作,我是个外行。我要是指手划脚的,反而会误导你的思维了。”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等忙完这一阵,我再好好调研一番吧!”

        两人谈笑风生,无话不说。

        曹连山带儿子过来,主要目的,就是想接近李毅。

        本来,一个副书记要到市长家里坐坐,谈谈话,也不是不可以。

        但带上儿子当借口,就更加顺理成章,也不会招人耳目。

        李毅自然明白曹连山的用意,也就放开怀,和他谈话reads;。

        第二天,李毅一上班,就接到省委王晋安的秘书陈涛打来的电话。

        “陈秘,你好。”李毅明知对方是冲什么事情来的,语气仍然十分淡定。

        “李市长,你好。”陈涛的语气很恭敬,“王书记让我问问,你这几天若是有空,就请到省委来一趟。”

        李毅心想,王晋安说得好委婉啊!他明显是对我李毅不满了,但却没有直言,只叫我前去汇报工作。

        “唔,陈秘,你也知道的,西南市最近‘乱’成一团麻了!道改工程,地铁项目,还有机场,都赶到一起来了,我这边忙得不可开‘交’,恨不得一个人分成八个人用呢。”李毅连声诉苦。

        陈涛道:“李市长,你的意思是说,不愿意来面见王书记?”

        李毅道:“嘿,怎么可能不愿意呢?只是实在太忙啊,要不这样,等忙过这一阵,我就去。”

        陈涛冷笑道:“李市长,我比王书记还要忙啊!”

        李毅道:“不敢,不敢。只是这一段时间,实在是‘抽’不开身。”

        陈涛道:“李市长,王书记的命令,我是传达到了。至于你听不听,来不来,全在于你自己。既然你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说完,陈涛就挂断了电话。

        李毅苦笑一声,心想王晋安叫秘书打这个电话,可能早就料到,我会拒绝前去吧?

        应不应该打个电话,跟王书记谈一谈呢?

        这一段时间,李毅的确‘抽’不开身子,前去省委汇报工作。

        倒不是李毅故意要躲着王晋安。

        他既然敢违抗省委的命令,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因此,就算面见王晋安,李毅也会从容面对,不会‘乱’了阵脚。

        李毅拿起电话,拨打王晋安办公室的电话reads;。

        从陈涛刚才的话来晋安此刻应该就在办公室里。

        果然,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就被接听了。

        “喂,王书记,我是西南市的李毅。”

        “哦,李毅同志。有什么事吗?”

        王晋安的语气,无比淡定。

        李毅听了,倒是一怔,有些拿捏不住王晋安此刻的心情如何了。

        刚才自己拒绝了王晋安秘书的电话命令,陈涛转过身,肯定会向王书记汇报。

        王晋安明知道自己拒绝了他的命令,却没有责怪,也没有一句责备的话,反而无比淡定!

        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王书记,是这样的。”李毅酝酿一下说词,斟字酌句的道,“刚才接到陈秘的电话,说您要我前往省委汇报工作。您也知道,我这边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赶一块了,实在是‘抽’不开身。因此,我想向您请示,能不能向您做一个电话汇报?”

        王晋安简短的答道:“可以。”

        李毅再次一愣,心想王晋安就是不接招,怎么办?

        按照李毅的设想,王晋安肯定会主动提及那项命令,也就是把地面工程承包给省内企业的命令。

        只要王晋安主动提及,李毅就有话好说!

        可是,王晋安居然一字不提!

        这样一来,本来属于李毅的主动权,瞬间位移到了王晋安手里。

        姜还是老辣的啊!

        李毅一时怔住,不知道该如何破开这个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