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五十章 君命有所不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五十章 君命有所不受

    作品:《官路弯弯

        上一章:第十一卷第四十九章此子心怀天下

        李毅道:“陈书记,你也是省里的常委,你得替咱们说说情才行。{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网>(hua广告)-79xs-这政策,不能朝令夕改。”

        陈伯年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很难办。这是省委王书记的意思。”

        李毅皱了皱眉头,王晋安怎么可以这样?对西南市的事情,一再‘插’手!

        如果你有什么指示,应该早一些提出来。

        我们已经展开招、投标的工作了,你才半路杀出来,说要把所有的工程,‘交’给省里的企业来做!

        这不是故意为难我们西南市吗?

        “陈书记,我的意思是,不管省里意思如何,我们都可以不听。”李毅沉‘吟’之后,缓缓说道。

        这一下,就连陈媛媛也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李毅。

        陈伯年道:“不听省里的命令?这怎么可能?”

        李毅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陈伯年道:“这可不比古代。我们这里一抗命,王书记马上就能知晓,不出五分钟,他的电话就会打过来,不出五个小时,他就能出现在我们面前!”

        李毅道:“如果王书记怪罪下来,责任由我来承担。”

        陈伯年‘摸’了一把下巴,说道:“不行,这样做,太冒险了。李毅同志,你新来不久,跟王书记接触不多,你别看他跟你有说有笑,很是和蔼可亲,其实他是一个……算了,不说了。你我心里明白就好。”

        李毅道:“陈书记,我们只有抗命一途,别无选择。”

        陈伯年道:“不行。”

        李毅道:“陈书记,你知道吗?这次来咱们市里的投资商,有上百人!意味着有上百家企业,要来咱们市里投资啊!而且大都来自外省!”

        陈伯年道:“那又如何?政策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要把工程承包给谁,就能给谁!谁还敢说什么不成?”

        李毅道:“我们是官,他们是民,我们做了主,当然不会有人说什么。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就要得罪上百个投资企业!而且是有意向来我市投资的大企业!”

        陈伯年沉声道:“可是,如果你抗命不遵,就要得罪省委王书记!”

        李毅道:“得罪王书记,只得罪一个人。如果从命,我们就要得罪天下人!”

        陈伯年惊愕莫名,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道:“李毅同志,你别忘了,你是一个官!你归王书记管!宁可得罪天下人,你也不能得罪王书记!”

        李毅道:“陈书记,我相信,王书记也是一个讲道理的领导。[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只要我们跟他把话说开来,他是能够体谅我们的。所以,我坚持原来的政策。”

        陈伯年道:“可是,李毅同志,你想过没有,万一王书记怪罪下来,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道:“所有的责任,我一人来承担!陈书记,市里的工程建设,既然‘交’给我来主导,那这个事情,就必须听我的。请你尊重我的想法。”

        陈伯年点了点手指,说道:“你啊你啊!怎么这么倔?工程嘛,‘交’给谁做不是做?只要做好了就行!你又何必因此得罪王书记呢?”

        李毅道:“人无信不立。我们西南市发出了招募令,现在天下英雄齐聚,我们不能寒了大家的心。”

        陈伯年道:“李毅同志,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李毅道:“请陈书记放心,如果王书记找下来,我来跟他谈。”

        陈伯年摆摆手,说道:“如果王书记真怪罪下来,我是保不了你的,你可得想清楚了。”

        李毅道:“从我踏上当官这条路开始,我做事就从来没有后悔过。”

        陈伯年道:“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我就不再多说了。市里的工作,你多费心。”

        李毅道:“陈书记,有一句话,我可以当着你的面说。”

        陈伯年道:“什么话?”

        李毅道:“在所有的工程项目中,我李毅不会收受任何人一分钱,也不会给任何人开后‘门’!同理,我也不会允许我的手下,做出这种违法违纪的事情!”

        陈伯年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李毅看了陈媛媛一眼。

        他刚才的话,既是在向陈书记表态,也是在敲打陈媛媛。

        不管陈媛媛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李毅都不会中招!

        陈媛媛脸上,仍然是那种温柔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陈伯年道:“李毅同志,时候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了。”

        李毅起身告辞。

        陈媛媛跟着起身,说道:“爸,你就别动了,我替你送送李市长吧。”

        陈伯年站起来,和李毅握了握手。

        陈媛媛送李毅出‘门’,笑道:“李大哥,你的胆子,比我想象还要大。连省委王书记,你也敢不放在眼里。”

        李毅正‘色’道:“我很尊重王书记。不过,凡事都要看事情。我相信,王书记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领导。”

        陈媛媛双手‘插’在‘裤’兜里,很懒散的走着,说道:“李大哥,说实话,我很敬佩你,你有魄力!特别是你坚持自己想法的时候,那种藐视天下的气质,让我深深的着‘迷’。”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媛媛,就几步路,不劳你相送了,你快回去吧。”

        陈媛媛道:“李大哥,我现在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被你相中了,还娶了她当老婆?”

        李毅道:“她是我此生的最爱。”

        陈媛媛语含嫉妒的道:“她好幸福啊。”

        李毅道:“能娶到她,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

        陈媛媛咬咬嘴‘唇’,站定脚跟,说道:“李大哥,我就送你到这里吧。”

        李毅点点头,继续朝前走。

        陈媛媛站在原地,望着李毅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这才转身,慢慢走回去。

        李毅回到家,看到妙可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剥瓜子吃,一边看电视。

        “你吃瓜子,还盘个‘腿’?我还以为你在练功呢!”李毅笑着在她身边坐下来。

        妙可目不斜视,说道:“李毅,你心里有事。”

        李毅笑道:“就你‘精’明!我这脸,谁一看都知道我心里有事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来。

        李毅道:“妙可,去开‘门’。”

        妙可道:“磕瓜子呢,没空。”

        李毅摇了摇头,起身去打开‘门’。

        “哟,连山同志,是你啊,快快请进。”李毅看到副书记曹连山站在‘门’外,马上换了一张笑脸。

        曹连山伸出手,朝身后拉出一个孩子来。

        “文轩,快喊人。这是李叔叔。”曹连山把孩子推到李毅面前。

        “李叔叔好!”曹文轩抬起头,看着李毅。

        李毅笑了笑,‘摸’‘摸’孩子的头,笑道:“来,进来坐吧。”

        曹连山道:“李市长,不打扰你们吧?”

        李毅道:“有什么打不打扰的?在家看电视呢。”

        曹连山拉着孩子的手,走进来,看着妙可道:“这就是小天才林妙可吧?”

        林妙可瞥了一眼,说道:“你怎么认得我?”

        李毅道:“妙可,不得无礼,这位是曹副书记,快喊伯伯。”

        妙可道:“咦,这可怪了,我是你妹妹,我要是喊他伯伯,那你岂不是也要喊他伯伯了?”

        曹连山哈哈笑道:“我就说嘛,这孩子,浑身都透着聪明劲,李毅同志,你看,还是她的账算得比较清楚吧?妙可,你就喊我曹大哥得了。”

        妙可看着曹文轩,笑道:“这位,你可得喊我阿姨了。”

        此言一出,李毅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曹文轩道:“凭什么啊?你比我还小呢!”

        妙可道:“年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是李毅的妹妹,而你是你爸的儿子。”

        劲文轩转了转眼珠子,半天没反应过来。

        曹连山道:“李毅同志,今天带这孩子过来,就是想向你家妙可取经来的。”

        李毅道:“她调皮第一,捣蛋无双!千万别学她!”

        曹连山道:“哪里,哪里,我看她机灵第一,聪明无双才对。”

        妙可道:“李毅,你看看,人家的眼光,可比你高明得多。”

        李毅哈哈笑道:“你还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曹连山道:“文轩,这位就是天才儿童林妙可!你不是想向她学习,不上学吗?今天就让你来见识一下,她为什么可以留在家中,不去上学。”

        曹文轩道:“她有什么本事?还不是因为李叔叔宠着她,不让她去上学?”

        曹连山道:“妙可小妹妹,我这孩子,太不听话了,成天不想上学。你就‘露’几手本事,让他见识见识。让他知道,他和你之间,有着云泥之别!你就是云朵,不上学也能在天上飘着,他就是那泥土,再不上进,永远没有登天的那天!”

        妙可扑哧笑道:“曹大哥,你说话真可爱!”

        李毅再次起了‘鸡’皮疙瘩,看着眼前这一幕,感觉怎么这么玄幻呢?

        曹连山道:“你就让他死了心,知道和你之间的差距吧!”

        妙可想了想,说道:“行啊,李毅,你来出题,让我和他比试比试吧!”

        李毅道:“我来出题?好啊,这第一题,就考你们的语文知识吧!你们能把论语背出来吗?”

        曹文轩叫道:“论语?我们又没有学过!我不会背。”

        妙可道:“是正着背呢?还是倒着背?”

        李毅讶道:“你还能倒着背?真的假的,牛皮可是容易吹炸的。”

        妙可撇嘴道:“不能倒背如流,还能算读过论语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