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四十八章 别让良心喂了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四十八章 别让良心喂了狗!

    作品:《官路弯弯

        热门推荐:、 、 、 、 、 、 、

        纪娅虽然委屈,但当着李毅的面,还不敢说出来,只得忍着,说道:“李市长,对不起,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想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最新章节访问:. 。”

        这时,陆明说道:“李市长,这事不归咱们管,我把吴副主任喊过来,她应该懂。”

        李毅立时恍然,自己胡‘乱’发火,冤枉了纪娅,便道:“纪娅,你怎么不替自己分辩呢?”

        纪娅道:“我们是您身边人,有什么事情,理该想领导没想到之事,做领导没做到之事。是我们没能替您分忧,我有责任。”

        李毅呵呵一笑:“你啊,太老实了reads;。还是陆明好,黑白是非,分得清清楚楚。”

        纪娅心头一暖,说道:“李市长,你不怪罪我,我就很高兴了。”

        陆明把吴‘波’喊了过来。

        李毅询问她相关情况。

        吴‘波’道:“李市长,本来是安排了他们座位的,只是他们迟到这么久,我还以为他们没空赶来参加,就安排了另外几个客商……”

        李毅摆手道:“好了,我明白了。你去请他们进来,等等,我去迎接一下他们。”

        说着,他便起身,走了过去。

        “几位朋友,对不住啦,是我们市政fu安排不周,让你们受累了。”李毅呵呵笑道。

        吴‘波’赶紧介绍:“这位就是我们李市长。”

        那几个客商本来很生气,一见李市长亲自出迎,马上喜笑颜开,受宠若惊。

        “哎呀,李市长,您好,您好,能见您一面就行了,这饭菜吃不吃,都无所谓的。”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人笑着说。

        李毅和他握了握手,方的脸,说道:“我们在哪里见过?”

        对方笑道:“我们昨天才到西南市,今天晚上,是头一次和李市长会面。”

        李毅哦了一声,道:“来,请里面坐。吴‘波’同志,安排另一桌酒席,款待客人。”

        西装男人道:“不必了,不必了,能见李市长一面,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李毅知道他们说的是客套话,也不在意,请他们进来,另外安排了一桌酒菜。

        西装男人道:“李市长,太谢谢你了!我们真是不好意思了,本来嘛,是我们迟到了,结果还麻烦你们。”

        李毅道:“西南人民,是很热情好客的。( )你们是投资商,是我们最为尊贵的客人reads;。”

        一个职业装‘女’子低声说道:“哎呀,要不是那场车祸,我们也不会迟到的。”

        李毅听到车祸两字,神情一动,记起在哪里见过他们了。

        “怎么回事?”李毅问道,“那场车祸,影响到你们了吗?”

        职业装‘女’子道:“我和秦总昨天傍晚就到了西南市,谁知道刚进市区,就起车祸。秦总好心好意,下车去帮忙。结果反倒被那些人给讹上了!西南市的刁民可真不少……”

        “咳!”秦总重重的咳嗽一声,严厉的盯了秘书一眼。

        秘书便不敢说下去了。

        李毅皱皱眉头,沉声道:“秘书小姐,请你说下去。你们被人讹上了吗?”

        秘书总一眼,‘欲’言又止。

        秦总陪着笑脸道:“李市长,没什么。就一点小事情,都处理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个秘书,是新招的,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大惊小怪的。”

        李毅道:“秦总,在我面前,不论是什么事情,请只管说出来。我没有什么忌讳。”

        秦总道:“真没有什么事。”

        李毅道:“秘书小姐,你说吧!你也不想你们秦总,在西南市里受什么委屈吧?”

        秘书迟疑了一下,说道:“李市长,是这样的。昨天傍晚,我们一个骑自行车的男子,被车撞了,我和秦总就下车帮他的忙。结果,他醒来后,硬说是我们的车撞了他!要我们赔偿他的医疗费用和损失!我们被这事给拖住了,所以才迟到。”

        李毅边听边点头,说道:“这事情,是怎么解决的?”

        秘书道:“秦总为了息事宁人,不想节外生枝,答应给那人五万块钱‘私’了。”

        李毅沉声道:“人不是你们撞的,为什么要答应‘私’了?你这一答应,不就委屈自己了吗?”

        秦总道:“不就五万块钱吗?算了,不提了reads;。”

        秘书道:“李市长,是这样的,我们秦总怕官司缠身,误了招标的大事。所以才没有办法,答应跟他妥协。”

        李毅道:“这怎么行?是非黑白,岂不是颠倒了吗?”

        秘书道:“没有办法啊。我们在这边,人生地不熟,也找不到目击证人,可以帮我们洗脱嫌疑。”

        秦总摆手道:“算了,别说了。李市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就不来西南市投资了。一个两个刁民,哪里都有的。这跟西南市的投资环境,绝对没有关系。”

        李毅沉声道:“怎么没有关系?关系大了!你们做了好事,反遭讹诈!天底下哪有这种事理?我李毅要是不替你们申了这冤,就枉自为官!”

        秦总感动的道:“李市长,有你这句话,出再多的钱,我也认了!至于昨天这事,我们找不到证人啊,是洗不脱嫌疑的,没有办法!”

        李毅沉声道:“谁说找不到证人?我就是人证!”

        秦总等人惊愕莫名,毅。

        李毅道:“不瞒你说,昨天发生车祸时,我也正好路过。我和我的司机,都那一幕。撞飞那个骑自行车的,并不是你们,而是另一辆车。”

        秦总啊了一声,瞬间感动莫名,起身握住李毅的手,说道:“真的吗?李市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李毅沉声道:“我可以替你们作证。绝对不能让好人‘蒙’冤,更不能让肇事者逃脱罪责!”

        他心想,明明叫钱多打了报警电话,把肇事的车牌报了上去,怎么还讹到好人身上来了呢?

        难道‘交’警没有作为吗?

        这一节,李毅暂时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秦总感‘激’的道:“李市长,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那五万元,就当我送给那个伤者的好了,不必追回来了!他也很可怜,‘腿’都骨折了。”

        李毅道:“秦总,来,你是个真正的好人。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不能让好人受委屈。事关你的名誉,我们一定要替你平冤。至于那些钱,到时你送不送给伤者,那是你的事情。”

        秦总道:“那就多谢李市长了!”

        李毅当即打了两个电话,着人办事。

        宴会散后,李毅让秦总带着,来到伤者的病房。

        “你好,李市长了。”纪娅率先进房,先表明李毅的身份。

        伤者愕然无措,好半天才讷讷道:“李市长?什么李市长?”

        市政fu的随从人员,陆续走进病房。

        伤者的家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起身站立一边,茫然的一大‘波’不速之客。

        李毅走进来,摆了摆手,说道:“大家好,我是西南市长李毅。”

        那若干人,这才听明白来的是什么人物,一个个脸‘色’大变,惊惶失措,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情。

        伤者期期艾艾的道:“李市长?我不认识你啊。我也没犯啥错误啊,你们来这么多的人,是要做什么呢?”

        李毅道:“你们不必害怕,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以市长的身份,而是以一个目击证人的身份,来做一个见证。”

        伤者个,又望望那个,心里慌张,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毅指了指秦总,说道:“这位秦总,你认识吧?”

        伤者点点头:“当然认识了!就是他撞了我!”

        李毅道:“你亲眼他撞了你吗?”

        伤者犹豫。

        李毅沉声道:“人,要凭良心说话!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受了伤,就去冤枉那些救治自己的好人,那只会让好人寒了心,让良心喂了狗!如果大家都这样,那咱们这个社会,还有什么诚信可言?还有谁敢行良善之事?”

        伤者咬牙不语。

        李毅缓缓说道:“我可以做见证,发生车祸的时候,我正好路过,我和我的司机,都,你是被另一辆白‘色’小车撞倒。你能记起来吗?”

        伤者左支右唔,说不出话来。

        他的家属说道:“就算你是市长,你也不能‘逼’一个伤者。他说谁撞了,那就是谁撞了。”

        李毅道:“同志,我只想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也还你自己的良心一个安宁。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是他的车撞了你吗?”

        伤者嗫嗫不语。

        李毅摇头一叹,说道:“那辆肇事车辆的车牌号码,我们记了下来,并且,已经找到他们了。肇事司机,我们也带了过来。”

        伤者啊了一声,骇然的毅。

        李毅招了招手,两名‘交’警押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

        中年男人一者,就耷拉下脑袋,说道:“我认罪!我撞的人,就是他。”

        伤者啊了一声,满脸通红,说道:“李市长,我我真不是有意讹这位先生的,我是找不到撞我的人,没有办法,只好讹上他。”

        李毅道:“你现在知道错了吗?”

        伤者羞愧的道:“我知道错了,李市长,我求求你,饶过我这一次吧!我真不是故意的。”

        李毅道:“其实,秦总早就原谅了你。只不过,你的做法,却太让好人寒心了。我们西南市民,如果都像你这样,那经济和文明两个建设,就只能是一句空谈!所以,我要对不起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