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四十七章 堵死贿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一卷 第四十七章 堵死贿路

    作品:《官路弯弯

        热门推荐:、 、 、 、 、 、 、

        纪娅满手都是汗,赶紧把钱放在李毅桌面上,说道:“李市长,这钱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65288;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HuaTang.Cc 提供Txt免费下载)。 更新好快。”

        李毅道:“纪娅,你别紧张,我相信你们。这钱肯定是有人故意留下来的。”

        纪娅顿时一阵感动:“谢谢李市长的信任。”

        李毅道:“你拿这钱,去存入廉政账幻了reads;。”

        纪娅道:“李市长,我不敢。虽然说存入廉政账户,就跟自己没关系了。可是,我听人说,你一旦存了钱到那个账户,马上就会被纪检委的人盯上。因为他们不会相信,你把所有的钱都存进去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李毅哈哈笑道:“有我给你作证,你怕什么啊?傻瓜。这样吧,你拿去,‘交’给办公厅纪检组的同志,让他们处理好了。”

        纪娅道:“那好吧,‘交’给他们去处理最好了。”

        她顿了顿,说道:“李市长,我提一个要求。”

        李毅道:“请讲。”

        纪娅道:“我要求在外面办公室里,安装一个摄像头,这样,我们就知道是谁放了钱。万一发生纠纷时,也能洗脱我们的嫌疑。”

        李毅道:“按理来说,我选择你们到这里工作,就是信任你们。没有必要安装什么监控。不过,如果你和陆明同志都坚持的话,我也没有异议。”

        纪娅道:“那我向厅里打报告,要求安装摄像头。”

        李毅嗯了一声:“可以,你去忙吧。”

        纪娅把钱‘交’出去后,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以后,她和陆明在工作中,就更加小心翼翼,防止再度被人暗算。

        这天晚上六点,迎宾馆。

        西南市政fu设宴,款待各路投资客商。(

        李毅等人早早来到了迎宾馆。

        纪娅道:“李市长,你是市长啊,接见一些客商,来这么早做什么?太给他们涨脸了吧?等他们来齐之后,你再来就好了。”

        李毅道:“不能这么说。我们是主,他们是客。我来等他们,这是应该的。”

        纪娅道:“李市长,你真是个好领导reads;。”

        李毅摆摆手:“你们就不要拍我马屁了。嗯,人都通知到了吗?”

        纪娅道:“都通知到了,所有的人都说一定赶来参加。”

        李毅表,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到‘门’口去,迎一迎这些大财主们。”

        这时,一个高挑的‘女’人走了过来,满面‘春’风的朝李毅伸出手来:“李市长,您好。我是接待办的吴‘波’。”

        李毅瞅了吴‘波’一眼,点了点头,心想你虽名吴‘波’,但你的衣服装束,却把‘波’衬托得那么大!

        吴‘波’很有自信的‘挺’了‘挺’上身,说道:“李市长,各方面都准备好了,请问您还有什么指示?”

        李毅道:“不错,‘挺’好的。辛苦你们了。”

        吴‘波’笑道:“我们就是为领导服务的啊。”

        李毅呵呵一笑,走到‘门’口,就客商走了过来。

        能来参加这次宴会的客商,自然是认识李市长的。

        他们一已经站在‘门’口相迎,不由得又惊又喜,受宠若惊,老远就伸出双手,加快步伐,抢步过来。

        “啊哎哎,李市长,怎么好意思,劳烦你亲自前来迎接我们?”

        “诸位远来是客,我李某人理当相迎啊。来,请里面坐。”

        投资商们南市政fu如此隆重款待他们,一个个容光焕发,觉得脸上贴金!

        纪娅一幕,暗自寻思,李市长真厉害,只不过纡尊降贵一下,就能笼络这么多人的心。

        一个个得了莫大荣宠的样子!比得了皇赏还高兴呢!

        想到这里,纪娅不由得微微一笑,妙眸轻眨,朝李毅。

        李毅笔直的站立,有如‘挺’拔的杨树。

        他的侧脸,刚毅而明朗,下巴微扬,显出他的自信和风度,目光沉着,显出他的内心的坚定和强大。

        纪娅的芳心,忽然怦然心动,赶紧转过头去。

        招待办的吴‘波’,站在纪娅身边,悄悄说道:“纪秘书,李市长帅气吧?”

        纪娅吓了一跳,心虚的道:“什么啊?”

        吴‘波’道:“纪秘书,你还没有结婚吧?”

        纪娅皱了皱眉头,不是很喜欢这种油滑的‘女’人,便敷衍的嗯了一声,不再搭理她。

        所有的客商,都按时到达,在五分钟之内,就相继入场完毕。

        “李市长,差不多了,该来的都到了。”纪娅上前说道,“请您到里面入席吧。”

        李毅点点头,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回到自己的席位前。

        众人自发的站了起来,鼓掌欢迎。

        李毅压压手,笑道:“大家是客,反倒欢迎我的到来,呵呵,谢谢诸位了。请坐下说话吧。”

        众人呵呵一笑,但见李毅并没有坐下,便知道李市长肯定还有话说,于是都没有坐下来,继续站着。

        李毅道:“我谨代表西南市委市政fu,欢迎各位大老板的到来!”

        大家再次鼓掌。

        李毅道:“过去十几年,西南市的经济发展,严重滞后。有人说,这是个烂摊子。但我要说,这是一个机遇!白纸上,才更好做文章,也更能做出好文章!”

        “好!李市长说得太好了!”有人叫好。

        李毅人一眼,是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客商,有些眼熟。

        “各位,你们选择西南市投资,肯定也和我一样,用你们独到的慧眼,这里的商机,这里的机遇!”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你们到西南市来,来对了!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将来十年,将是西南市腾飞的十年!将是西南市改天换地大变革的十年!在这里,我请大家一齐见证这个奇迹的诞生!”

        李毅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听了这番话,所有的与会人员,都是‘精’神一振,觉得西南市的‘春’天,就在明天。

        李毅道:“最近,很多朋友都来找我,说要我开个后‘门’,走走捷径什么的,给他们包个工程,拿个项目。”

        众人听了,有的尴尬而笑,有的低下头去,有的则满怀期待。

        李毅扫视众人,说道:“大家都很积极,都很有热心,想帮助咱们西南市,进行城市建设。我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不过!”

        他话锋一转,语气一重,说道:“我们市里的每一项工程,每一个项目,其招标过程,都必须是公开公平公正的,也只能是公开公平公正的!任何人,包括我李毅在内,都不能给谁开绿灯,走后‘门’!”

        “因为找我的人实在太多,我也不好一一回复,今天就在这里统一回答!这不仅是我个人的回答,也是我们西南市委市政fu的统一回复!公开公平公正,这对项目工程,对西南人民,是一种承诺和保障,对你们每个参与的人,也是一种承诺和保障。”

        “这些天,有人在走动,有人在拉关系,有人在撒网,四处打点,四处塞钱。不管有没有用,先送了钱再说!我知道你们有钱,但也不能冤枉‘花’掉吧?在这里,我明确答复你们,你们送再多的钱出去,也没有用!有我李毅在,谁替你们都说不了情!一切,只能凭真本事!”

        有人喊道:“李市长,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另有人道:“对!只要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公开,那我们就不怕!”

        还有人说:“就是说呢!最怕的就是别人送了钱,走了后‘门’,咱们却老老实实的,不敢动歪点子,那最后吃亏的人,就是老实人了reads;。”

        李毅听完大家的议论,然后说道:“我明白大家的顾虑,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所以,今天才请大家前来,一是设宴感谢大家,二是表明我的态度!请大家尽管放心好了,只要你们的公司企业,有资质有能力有水平,那就肯定能拿下项目!”

        “好!有李市长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大家纷纷掌鼓。

        李毅请大家坐下:“来来来,大家举杯,不醉无归。不过有一条,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纪娅等人这才明白,李市长请大家前来,原来是为了稳定人心,同时也是为了拉拢人心。

        这么公开一说,就能让大家明白到市政fu的决心,又避免了拒贿时伤害到投资商的自尊。

        纪娅暗自佩服李毅的手段。

        酒宴快过一半时,‘门’口传来一阵纷‘乱’声。

        李毅抬眼望去,只见招待处的吴‘波’,拦住了几个人,不让对方进来。

        李毅吩咐:“纪娅,去怎么回事?”

        纪娅赶紧起身走过去,问明情况之后,过来回复:“李市长,有一个商人,也是做投资的,因为有事来晚了。吴副主任说,里面位置都坐满了,不便安排,请他们自便。客商说一定要进来见见你的面。”

        李毅摆摆手,说道:“他们是在应邀客人之列吗?”

        纪娅道:“好像是的。”

        李毅道:“这不是‘乱’弹琴吗?既然请了人家,怎么又没有设他们的座位?”

        他这话说得有些重。

        纪娅听了,不由得有些委屈,心想这事又不归我管,你冲我发火做什么?我哪里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