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四章 饱汉子,饥汉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百零四章 饱汉子,饥汉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微微蹙额,沉声说道:“虽然事关重大,牵扯到了逸先同志,但兹事体大,我们不能不办,更不能瞒而不办!”

        市纪检委书记赵水泉问道:“李市长,你的意思是?”

        李毅沉声说道:“水泉同志,我觉得应该查办到底!不管牵涉到谁,都要把这些亏空的数目查个水落石出。www.00ksw.org”

        赵水泉道:“李市长,这个事情,牵挂到了正厅级官员,我得请示上级主管部门才行。”

        李毅心想,这个赵水泉,真是没有魄力!这么好的机会,都不会把握,但赵水泉又说得在理,只得淡淡的说道:“嗯,既然如此,那就请水泉同志尽快跟上级纪检委联系吧。”

        赵水泉对王守财道:“你有证据吧?空口无凭的话,我向上级部门汇报后,是要负责任的!”

        王守财道:“赵书记,咱们绵州其实并不是真的很穷,每年的税收和收入,合理利用的话,还是足够花销的。但这些资金,就是莫名其妙的被挪用了,这才让我市的资金显得捉襟见肘。”

        赵水泉沉声道:“我只问你,有证据没有?”

        王守财道:“绝对有证据!”

        赵水泉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向上级部门反应一下。”

        李毅道:“水泉同志,这个事情,暂时,只有我们这几个人知道,在上级部门做出调查结论之前,尽量控制宣传的范围,不要声张。”

        赵水泉道:“我是做纪检工作的,个中利害关系,自然知道,李市长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

        李毅嗯了一声。

        赵水泉走后,李毅跟王守财说了财政上向地震局稍微倾斜的事情。

        王守财一口应承,说只要库里还有钱,就优先提供给地震局。

        这天,绵州飘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透过玻璃窗,李毅看到外面阴沉沉的天空,灰濛濛的看不清建筑物。

        他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一股强劲的冷风灌了进来,吹得李毅打了一个激灵。

        雪白的雪花,在狂风中肆意的飘落。

        李毅紧了紧衣领,关上窗户,把寒冷和雪片,关在了外面。

        下班回家,车子刚刚驶到院门口,冷不防一个男子冲将过来,挡在了李毅的车前。

        钱多眉毛一扬,心想还有这么不开眼的主?敢在常委家属院门口来拦李市长的车驾?

        李毅坐在后面,沉声说道:“放他上来。”

        钱多一愣,但也没有多问,推开副驾驶室的门,让那个男子上车。

        “李市长,您好,您好。”男子一脸谄媚的笑,一边哈着手,一边抖落头上的雪花。

        钱多心痛的看了看小车内,白了他一眼。

        这个男子,正是李毅之前在万程大酒店见到的那一男一女的跟踪者之一。

        李毅点点头:“怎么样?有消息了?”

        男子道:“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向缠头帮的人交待了。”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你回去向他们说,你探听到了一个重大消息:江首长要来绵州了。”

        男子迷惑的问:“江首长?是谁啊?”

        李毅道:“你不必管他是谁,你只要把话传到就行了。”

        男子哦了一声:“那行。”

        李毅问道:“我叫你查的事情,你都查明白了?”

        男子递过来一张纸,递到半空,又给缩了回去,说道:“你会给我钱吗?”

        钱多一把夺过来,反手递给李毅,凶巴巴的道:“你也敢跟李市长谈价钱?”

        男子吓了一跳,身子畏缩的退了退。

        李毅摆摆手,说道:“钱多,不要为难他。拿点钱给他。”

        钱多拿出五十块钱丢给那个男子。

        李毅又拿出两张一百的递给他,说道:“这是额外的赏赐,答应你们的钱,在事情结束后,一并给你们。”

        男子欢喜的道:“谢谢李市长。”

        李毅拿着那张纸看了看,只见上面清楚的写着缠头帮里的各种组织结构,从帮主韩天宝到下面的各个堂主,都写得一清二楚。

        看来这个男子为了赚钱,可谓是用了心思了。

        李毅大致看了一遍,问道:“你是不是漏了一个人名?”

        男子表情一滞,说道:“没有啊。我都写出来了。这是我专程花了高价钱,找帮里的高阶兄弟打听的。”

        李毅淡淡的问道:“缠头帮里,有没有一个叫肖剑飞的?”

        男子搔了搔头,说道:“肖剑飞?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就算有,也肯定不是堂主级别以上的人物,不然,我肯定能打听出来的。”

        李毅道:“那你回去之后,再给我专程打听一下这个肖剑飞!哪怕他只是缠头帮里的一个小脚色,你也要立即向我汇报。”

        男子道:“好,我一定用心打听。李市长,你留个电话给我吧,我一有情报,可以即时向你汇报。”

        李毅向钱多呶了呶嘴。

        钱多会意,便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那个男子,说道:“你有事就打这个电话。”

        男子离开后,钱多问道:“毅少,这人是谁啊?”

        李毅道:“管他是谁呢!只要他才我们有用就行了。”

        钱多嘿嘿一笑:“没想到毅少也学会了这些招数。”

        李毅道:“近朱者赤。跟你一起久了,也学会了这些阴招了!”

        钱多道:“说到阴招,我觉得还是梁凤平老先生厉害一些。毅少,我就不明白了,你花大价钱把他招徕麾下,却把他扔到吉县那个穷山沟沟里去,岂不是太亏了?”

        李毅道:“你不懂啊。吉县,是我在绵州开辟的根据地!梁老这是在帮我打前阵呢!”

        钱多道:“哦?吉县是前阵?”

        李毅道:“钱多,你觉得绵州能有多大的发展?”

        钱多道:“请恕我直言,只怕很难有大的发展呢!”

        李毅道:“你错了。我觉得绵州的发展前景,十分可观!而且,越是穷的地方,发展起来,速度越快,见效也越快!”

        钱多道:“所以,你才选择了吉县那个穷地方?”

        李毅道:“吉县只是我在绵州发展的第一步……”

        两个人说着话,来到了家门口。

        李毅下车,忽然之间,愣住了!

        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丽人,站在门口,在风雪中望着自己笑呢!

        “丫头!”李毅哈哈一笑,大步跑过去,一把抱起心爱的妻子,连着转了两个圈圈。

        林馨嫣然一笑:“哎呀,李毅,别人都看到了,丑死了啦!”

        李毅在她冰冷的俏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我才不管呢!我亲我的妻子,他们爱看就看,要妒就妒!”

        林馨轻轻搂住李毅的颈部,笑道:“想我没?”

        李毅道:“想,每时每刻都想。你来之前,怎么也不说一声!””

        林馨道:“知道你工作繁忙,所以没有通知你。这不是也给了你一个惊喜嘛?”

        李毅笑道:“天大的惊喜啊!呵呵!”

        林馨俯身在他耳边,低声道:“这几天正好是我的排卵期,我特意请假过来陪你呢!”

        李毅笑道:“太好了。我都快憋出病了。这样吧,以后每个月,你都过来玩几天。”

        林馨抿嘴一笑:“是过来被你玩几天吧?”

        李毅嘿嘿一笑:“不好么?”

        林馨道:“好!”

        “喂!”上官谨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口,她横着双眼,说道:“你们注意一点影响啊!这大庭广众的!”

        李毅搂住林馨的腰,笑道:“走,咱们进房里聊天。”

        经过上官谨身边时,李毅感觉到她眼神里闪现一抹异样的神色。当着林馨的面,李毅可不敢有丝毫的放肆,说道:“小谨,叫小薇准备几个好菜,今天晚上我们要好好喝上一杯。”

        上官谨瞪眼道:“喝上一杯?我怕你喝多了,晚上不行啰!”

        林馨咯咯一笑,上前拧上官谨的胳膊:“好你个小谨,你好坏,居然拿我来取笑!”

        戚薇在里面笑道:“李市长,我已经准备好饭菜了,就等你回来吃饭呢!”

        吃饭的时候,林馨笑道:“李毅,你还真会享受,请了这么一个好厨子。”

        李毅道:“小薇是下面一个官员推荐给我的。她的厨艺的确不错,很地道,很有家常菜的味道呢!”

        上官谨道:“林姐姐,你莫信他,他分明就是看上小薇这丫头长得漂亮!趁你不在时,想着偷腥呢!”

        戚薇傻兮兮的问道:“上官姐姐,什么叫偷腥啊?”

        林馨笑道:“小薇,你别听她胡嘴胡言!小谨,你变坏了也就算了,千万别把这么清纯的小妹妹也带坏了。”

        上官谨撇了撇嘴,低头吃饭,不言语了。

        李毅一心想着跟林馨欢好,这饭吃得飞快,很快就扒完了一碗饭,把碗一丢,说道:“饱了!”

        上官谨抬起眼皮:“我看你是饿了!”

        戚薇又发傻问:“李市长刚刚吃完饭,怎么又饿了?我做了很多饭呢,我再给你盛一碗吧!”

        上官谨道:“他不是胃口饿,他是……不说了。你小孩子,不懂的。”

        林馨笑道:“小谨,你再胡说,我撕了你的嘴!小薇,你别听她胡说,吃饭。”

        戚薇咬着筷子头,低声哦了一声。

        李毅看向上官谨,却见上官谨正狠狠的瞪着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