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切为了司法公正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切为了司法公正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满意的点点头:“做得不错,记你们一功!”

        对方犹豫了一下,说道:“李市长,人是抓住了,可是我们都不敢审,也不敢关他们。www.00ksw.org”

        李毅蹙眉道:“什么意思?有什么不敢审不敢关的?难不成,他们还是天王老子降世不成?”

        “李市长,他们虽然不是什么天王老子,但他们的父亲,却跟天王老子差不多呢。”

        “哦?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李毅心想,能开得起这等名贵跑车的人,身世肯定不会太简单,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

        “一共抓到三个人,其中一个受了重伤,我们抓到他们时,他们正赶往附近医院进行治疗。他们拒不承认超速肇事,但我们拿出目击证词后,他们就改口了,说是那辆普桑超速逆行,跟他们的车相撞了,他们并没有超速。”

        李毅道:“我问你,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敢这么嚣张?”

        “李市长,我们说有人看到他们超速了,他们见无可否认,便抬出省里的几个大人物来,十分嚣张的指着我们,叫我们滚。还说……”

        李毅沉声问:“还说什么?”

        “他们还说了,别说是我们这种小交警,就是我们市长来了,他们也不放在眼里。”

        李毅并没有多么生气,缓缓说道:“他们既然敢说出这种浑蛋话来,除了他们脑残之外,想必拥有十分显赫的家世。”

        “是的,李市长,你分析得很对。他们抬出来的省领导,其中一个是韩省长,一个是省政府的梁秘书长,还有一个是省公安厅的侯副厅长。这三个人,都是省里的大官,我们只怕得罪不行……”

        李毅道:“韩铁林同志?梁利国?侯天威?是这三个人?”

        “是的,就是他们。”

        李毅问:“那这三个飙车党,跟韩省长他们是什么关系?”

        “其中一个是韩省长的侄子,一个是梁秘书长的亲生儿子,一个是侯副厅长的亲生儿子。”

        李毅不由得微微发愣,心想咱们省里的这些**们,怎么都这么没有家教啊?问道:“肇事的是哪个?”

        “是侯副厅长的儿子侯小雷。”

        “侯小雷!”李毅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你告诉他,因为他追求一时的极速刺激,一个家庭,五口人,死了四口,还有一个,正在重度昏迷之中,生死难料!”

        “李市长,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电话对面的交警小心翼翼的问。

        李毅沉声道:“怎么处理?你要问我?法律上写着该怎么处理,你们就怎么处理!”

        “可是,他们的身份都不简单啊……我怕惹来麻烦呢……”

        “你就不怕你处理不力,给你自己惹来麻烦?把事情告知你们高局长,我相信他会做出公正处理的!”李毅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上官谨一直很专注的听着李毅打电话,问道:“李毅,出什么事了?”

        李毅道:“几个纨绔子弟,闲得蛋疼,飙车玩,撞死了一车的人!”

        上官谨低声惊呼:“那没撞着你吧?”

        李毅白了她一眼:“撞着我了,我还能在这里跟你聊天啊?”

        上官谨道:“那这些人,你一定要严惩呢!不然,好端端的家庭,都被他们撞散了!”

        李毅重重的嗯了一声,俊秀的眉毛却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有些头痛啊!

        那三个纨绔子弟,在绵州地界上撞死了人,按理按法,都应严惩。

        可是,这三个人的身份却十分敏感,这件事情只怕没有这么容易结束。

        高虎在得到手下的汇报后,马上联系李毅。

        “李市长,这个事情有些棘手啊!”高虎试探着李毅的底线。

        李毅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高虎同志,你现在是绵州市公安局长,在你的辖区发生这种恶劣的飙车事件,你想要怎么样处理?”

        高虎微微沉吟,心想李毅用的是恶劣两个字,这两个字,就是对这次事件的定性啊!

        既然如此,那在李市长的心目中,是想要严肃处理这起事故的!

        高虎微一思索,但即明白李毅的意思了。

        揣摩上意,这对一个官员来讲,是十分重要的。而高虎不但做事一流,对理解上级领导的意图也十分到位。

        “李市长,不管他们是什么出身,也不管他们是什么来历,既然触犯了国家的法律,就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高虎说道。

        李毅重重的嗯了一声。

        第二天上午,李毅正在办公室里工作,桌面上的电话铃声急剧的响起来。

        李毅不慌不忙的看完一份报告的一段,放下批注的笔,抓起话筒,沉声道:“我是李毅,哪位?”

        “李毅同志!”一个有些熟悉的很有威势的声音传过来:“你们绵州怎么搞的?”

        李毅微一沉吟,就听出这是侯天威的声音。

        “侯副厅长,”李毅淡淡一笑:“何事如此急躁?”

        侯天威气不打一处来:“你还跟我装什么蒜呢!你凭什么把我儿子给扣在绵州?”

        李毅讶道:“你儿子?他姓甚名谁?我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怎么会认识他呢?更遑论扣留他在绵州啊!”

        侯天威道:“李毅,你少装蒜,小雷打电话给我了,说被你们绵州公安给拘留了!”

        李毅哦了一声:“拘留啊!那肯定是你家小雷少年犯了什么法了吧?我们绵州的公安同志,一个个都是十分守纪律的,他们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拘留一个人。”

        侯天威道:“李毅,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拘留我儿子,就是不对的,我命令你们,即将释放我家小雷回家!”

        李毅忍俊不住的发出一声轻笑:“侯副厅长,你抖威风啊?那可耍错地方了。我这里是绵州市政府,不是你们省公安厅,轮不到你来下达命令!没事的话,我挂了。再见。”

        侯天威差点被气了个半死!

        李毅挂断电话,冷哼一声,心想难怪上次在省城,这三个家伙飙车肇事,时过境迁之后,他们还是照样逍遥法外!原本都是大有背景之人啊!

        也是他们该死,正好跑到绵州来飙车,正好撞在李毅手里了!

        “在我绵州犯事,可没有省城那般好说话!别人会卖你侯家人面子,我可不会迁就你们!”李毅冷笑一声,重新开始批阅文件。

        没多久,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喂。哪位?”李毅沉声问道。

        “李毅同志,我是韩铁林!”

        “韩省长,你好。”李毅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心想那个省政府的秘书长梁利国大人,只怕也憋着劲向给我打电话吧?只不过,他肯定不好意思打过来!

        “李毅啊,”韩铁林语气十分平静,用浑厚的嗓音说道:“有个事情,你去办一下。”

        李毅道:“韩省长有何吩咐,能力所及,一定遵办。”

        韩铁林呵呵一笑:“是这样的啊。我一个侄子,因为家里经商,资产颇丰,这孩子从小爱赛车,昨天晚上,和两个好朋友,跑到你们绵州去赛车了,因为超速,被你们市交警给扣了。你去说一声,把人给放了吧,都是一帮没长大的半大小子呢!你就不要跟他们一般计较了吧!”

        李毅抽了抽嘴角,心想果然是为了此事,说道:“韩省长,这个事情,我不太好管啊,超速受罚,这是交警部门的职权,我没有权力命令他们做这种有违规律的事情。”

        韩铁林沉声道:“李毅同志,你这是做什么!不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吗?你堂堂一市之长,难道连手底下的交警部门都搞不定?那你这个市长,当得也太无能了吧!”

        李毅淡淡地道:“韩省长,我跟你的看法恰恰相反。市长有市长的职责,交警有交警的职权,就算是市长违反了交通规则,也该受到交警的处罚!这是各自职责范围辖管的不同。我们不能因为自己职务高,就可以事事凌驾于他人之上!”

        韩铁林吐出一口浊气,强压下心头怒火,说道:“李毅同志,话是这么说,但法律不外乎人情嘛!现在我在向你求情,你就做个主,把人给放了吧!”

        李毅不由得微微沉吟,心想韩铁林以省长之尊,又如此低声下气的向自己求情,可谓是给足了面子。上次在省城,自己可以说是十分不给韩省长面子,在他办公室门口,把他的秘书长给打了。现在,韩铁林不计前嫌,反过来向自己求情说好话,自己要是坚持己见,就真的把韩铁林这尊佛爷给得罪狠了。

        然而,有些原则性的问题,是必须要坚持的!

        “对不起,”李毅肃然道:“韩省长,我虽然是绵州政府的市长,但我个人的思想,不能替代司法的公正!所以,这个事情,请恕我无能为力!”

        韩铁林蹙眉道:“李毅同志,你做人做事,怎么这么古板呢?你就不能通融一点嘛?”

        李毅道:“韩省长,我今天通融你,是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如此一来,我市的司法公正何在?如果谁都可以通融,那谁都会无惧于法律,放心的为非作歹了!在这个问题上,请原谅我不能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