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三章 和若曦同志“谈工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九十三章 和若曦同志“谈工作”

    作品:《官路弯弯

        缠头帮的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安排前来跟踪李毅的人,结果被李毅所利用,反过来对付他们了!

        “你们现在就回去,告诉你们的头,就说我今天晚上都在家里,没有出过门。www.00ksw.org”李毅吩咐他们。

        “可以。你那个钱……”女子最关心的还是李毅答应他们的钱财。

        “你们放心好了,这钱我一定会给你们的。”李毅道:“刚才那些钱,足够你们用一阵子了,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人一万块。”

        女子道:“什么时候才叫事成?”

        李毅嘿嘿一笑:“不用多久,顶多几天时间。”

        女子道:“好,你这么大的官,我们相信你。”

        李毅沉着的摆了摆手,说道:“去吧!”

        那两个家伙点头哈腰的去了。

        李毅也不去买香烟了,四下看看,确定没有其它跟踪者后,便转身进了房间。

        饶若曦和蓝诗语还在谈话。

        这个蓝诗语,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在和饶若曦谈妥合作框架之前,稳坐如山,不离开了。

        李毅走进来,饶若曦便向他丢了个眼色,十分无奈的道:“李市长,你回来了。”

        李毅点点头,说道:“嗯。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饶若曦道:“我跟蓝总说了,我现在还是在考察期间,不好做出合作洽谈。但蓝总就是不肯罢休,一定要今天谈出个合作协议来。”

        她也有些微微的嗔怪,心想她是你带来的朋友,还得你来打发。

        李毅道:“蓝总,这样吧,下次饶小姐考察完毕之后,你们两个再进行详谈,如何?我今天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跟饶小姐谈呢。”

        蓝诗语见饶若曦已经答应自己入股合作,目的也算是达成了,便笑着起身,说道:“那我就先告辞了,李市长,我先出去,你们谈吧。”经过李毅身边时,低声说道:“我在下面等你。”

        李毅一愕,心想你还等我做什么呢?但蓝诗语已经走了。

        饶若曦起身,送蓝诗语出门后,把门关紧,转过身来,就被李毅拦腰抱住了。

        “怨家!”饶若曦嗔怪道:“害得差点出丑了。”

        李毅笑道:“我在下面大堂里遇到她,她一定要跟着上来,我也没有办法。”

        饶若曦道:“你不会先打个电话给我啊?”

        李毅道:“我忘记了。嘿嘿,来吧,我都憋半天了。”

        饶若曦唔了一声,刚想说话呢,嘴巴就被李毅堵了个严实。

        “今晚留在我这里过夜吧!”饶若曦双手在李毅身上摸索,呢喃着说道。

        李毅噙住她的樱唇,双手捧着她的俏脸,深情的湿吻。

        “今天不行。”李毅道:“很多人都知道我来了你这里。要是被人做了文章,对你可大大的不利。”

        饶若曦道:“对你才不利呢!我才不管别人怎么说呢!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李毅道:“为了我们长久的幸福,我们得注意一点啊。真的曝光了,那我们以后再想见面就更难了。”

        饶若曦道:“我以前最瞧不起那些做小三和当人二奶的人,现在呢?我居然也当你的二奶!”

        李毅笑道:“你不喜欢啊?”

        饶若曦道:“我喜欢!你真是我的怨家!唔,轻点,**都被你吸痛了。”

        李毅放开她的左边肉团,握住了她的右边峰峦,再次埋头吸吮起来。

        “老板,我们到床上去吧!”饶若曦有些情难自禁的说道。

        李毅抱着她,让她的胯部正好抵在自己的根部上,微笑道:“不急,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做了吧。”

        饶若曦羞答答的道:“这可是厅……”

        李毅嘿嘿一笑:“我们在游轮上都玩过,还怕在客厅里玩啊?”

        饶若曦不由得想到了和李毅的第一次,那种甜蜜美好的感觉,涌上心头,她满心身的欢娱起来,搂住了李毅的头,在他的额头上亲吻起来。

        李毅把她放下来,说道:“今天采用后入式。”

        饶若曦喔了一声,乖巧的转过身子,双手扶在墙壁上,翘起浑圆挺翘的臀部,在情郎眼前摇摆。

        李毅看着那可人的春色,心情荡漾,上前扶住她的小蛮腰,抵住了她的花心,用力的冲击几下。

        虽然衣裤还没有脱,但李毅强壮的身体,还是带给饶若曦莫大的冲击和感染力。

        “啊!”饶若曦轻轻的发出一声娇吟。

        李毅压在她的后背上,双手从她胁下探过去,握住了两团高耸的**,轻轻揉搓,柔声说道:“是不是很想要了?”

        饶若曦微微发出一声嗯。

        李毅道:“你要是想要,就要说出来。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

        饶若曦回眸一笑,脸泛春桃,说道:“老公,我要。”

        这声叫喊,酥得李毅半边身子都麻麻痒痒的了。

        李毅双手下滑,从她平坦的小腹处滑下来,滑到了她的裤子边缘。

        饶若曦道:“要不,我去换上睡裙吧!”

        李毅笑道:“都到这个关口了,还换什么睡裙啊。直接脱光光不是更好?”

        饶若曦嗯了一声,任由李毅把自己给脱光了。

        一片白嫩的肉色,展露在李毅面前,每次跟她发生关系,都是在一种十分紧张的气氛之中,就连今天也不例外。刚刚经历的一切,让李毅不敢掉以轻心。

        满足私欲固然很重要,但自保更重要。

        多少官场人物,就是败在这女人的肚皮之上?

        有时候,李毅也常常自省,自己重活一回,立志在官场做番大事业,结果却惹下这么多的情债!

        情债难尝啊!怎么办?

        这么多优秀的女人,都心甘情愿的跟随自己,把她们最美好的年华和鲜活的青春,交给了自己,不论辜负了哪一个,都是对她们极为不公平的。

        也许,真如梁凤平所言,是时候建立一个后宫了?

        但一想到后宫这两个字,李毅就不断的摇头。

        不行!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如此贪图享乐!更不能把这些优秀的女人,圈养在一起!

        一切任其自然吧。她们愿意跟自己好时,就一起快快乐乐的,如果哪一天,她们真的想单飞了,想寻找更大的幸福了,也就由得她们去吧!

        也许你不是我的初恋,但我却把每一场恋爱,都当成最后一场。

        也许你不是我的全部,但我和你在一起时,把都每一分钟当成最后的时刻,来认真的对待,来享受和爱!

        李毅的唇吻,落在饶若曦光洁细嫩的背上,他用舌头,轻轻的缓缓的舔她的每一次肌肤。

        饶若曦撑在墙壁上,闭着眼,轻咬着嘴唇,感受着李毅舌头的温度。

        那种酥麻到了骨子里头的感觉,让饶若曦飞上了云端……满厅春色无边,空调哧哧的喷着热气。

        两个赤着身子的人儿,在这寒冬里,因为运动量太大,都热出了一身的汗水。

        娇喘微微,汗水涟涟,构成了一幅绝妙的交合情景。

        “啊!喔!”饶若曦有些忍耐不住,大声喊叫起来。

        她的喊叫声,更加刺激到了李毅的兴奋中枢,肾下腺素急素分泌,动作得愈加勤奋。

        “啊!”饶若曦身子一阵抽搐,她一只手扶着墙,一只手反过来,抓住了李毅的臀部,嘴里喊道:“李毅,我快要被你干死了……”

        李毅越战越神勇,将她的身子反转过来,抱起来,放在胯部,一挺而入,直捣花心。

        这样子的动作,饶若曦没有那么累,可以尽情享受李毅带来的兴奋和情意。

        “好舒服啊!”饶若曦随着李毅的动作,身子一上一下的抛起和落下,她双手抱着李毅的头,难以自禁的喊叫。

        两个人大战了数千回合,累得筋疲力尽了,这才来到床上躺下来休息。

        饶若曦心满意足的趴在李毅的身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李毅轻轻抚摸她美妙的**,一边问道:“累吗?”

        饶若曦摇摇头:“不累。好舒服。感觉我这辈子,把自己长得这么漂亮,就是为了等待你的采摘。”

        李毅爱怜的亲吻她,说道:“就是相聚的时间太短暂了。”

        饶若曦道:“老板,你就把我留在你身边吧,我不想离开你了。哪怕只当你身边的一个小小丫环或是保姆,我也心甘情愿。只求你在闲暇之余,能偶尔给我一点蜜爱,我就知足了。”

        李毅心里更是疼痛,因为这番话,是如此的熟悉啊!

        曾几何时,郭小玲也跟他说过这种话?

        而如今,郭小玲因为伤心难过,已经远走他乡了。

        李毅和郭小玲之间,未曾断过,但也没有以前那般默契和谐了。

        因爱而生恨,因恨而生仇。这种事情,不胜枚举呢!

        “我只希望,将来你不会后悔,更加不会恨我。”李毅温言说道:“若曦,不管怎么样,跟你在一起时,你就是我的全部。”

        “我不会后悔,绝不。”饶若曦抬头脸,看着李毅,真诚而坚决的说道:“这是我的选择。”

        李毅无比怜惜的亲了她一口,把她紧紧拥在怀里……当李毅走出电梯时,看到蓝诗语果然还在大堂沙发上坐着等自己。

        “李市长!”蓝诗语迎上来,说道:“你这工作谈得可够久的啊!哇,李市长,你是个工作狂啊,你谈了两个多小时的工作,反而变得神采奕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