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七章 酝酿中的阴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八十七章 酝酿中的阴谋

    作品:《官路弯弯

        今天上班,李毅本打算亲自陪高虎上任的,但高虎没有同意,说不就是上个任吗?又不是大姑娘上花轿,有什么好送的?

        李毅早就料到,市公安局里那帮子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接受高虎的到任。www.00ksw.org

        果不其然,出事情了。

        李毅沉声问:“怎么了?”

        高虎道:“程登云同志坐在办公室里,不但不走,还要赶我离开。”

        李毅道:“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哼!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说。”

        高虎嗯了一声,把话筒对着程登云扬了扬:“程登云同志,李市长叫你接电话。”

        程登云阴沉着脸,心想这个高虎,能跟李毅直接通电话,看来是个真货了。

        其实,程登云心里明白得很。高虎敢来,就说明他肯定是真的,是来接任的。

        谅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到公安局来冒充局长吧?

        程登云只是气愤不过,所以故意为难高虎的。

        现在要跟李毅通话了,程登云还是有些心虚的。

        他接过电话,喂了一声:“李市长,你好。”

        李毅嗯了一声:“程登云同志,高虎同志已经到了吧?”

        程登云硬着头皮道:“高虎啊?是有一个叫高虎的在我办公室里。李市长,他是?”

        李毅心里暗哼一声,心想这个程登云,还真是有味了!居然敢跟我这般说话!

        “程登云同志,高虎同志就是新任的公安局长,你不会不知道吧?”李毅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你即刻跟他做好交接工作,从今天起,高虎同志就是绵州市的公安局长。你的工作,再行安排。”

        程登云虽然早就知道了这个事情,但此刻听到李毅亲口说出来,还是异常难过,他心头涌上一股悲愤之情,说道:“李市长,请恕我无礼了!在上级还没有下达明确的调令之前,我程登云才是绵州市的公安局长!”

        李毅提高了声音,说道:“程登云同志,你这是做什么?高虎同志都来上任了!你还赖在座位上算什么?”

        程登云道:“李市长,我的职务,是党和人代会任命的,在经过正规手续罢免我之前,我是不会离开岗位的,这是我的职责!”

        李毅冷笑道:“程登云同志,你要是早一些尽到你的这些职责,你也不会走到今日了!”

        程登云道:“李市长,我的功过,自有上级党委来评论。但是,现在我没有接到任何的命令,因此,我还不能离开我的岗位。”

        李毅沉声道:“我现在就下命令:你,程登云同志,不再担任绵州市公安局长一职,请你即刻做好交接工作!”

        程登云道:“对不起,我的职务,不是你任命的,我不能听从你的命令离任!”

        李毅冷笑道:“程登云同志,你这是要抗命不遵吗?你可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很严重!”:

        程登云道:“我只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如果这也有错的话,那就让我一错到底吧!”

        李毅哐啷一声挂掉了电话,吐出一口浊气,心想这个程登云,居然跟我玩这一手!

        但李毅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程登云要耍浑,自己可不能犯浑啊!他拿起电话,打给市政法委书记应时良,说道:“应书记,前来担任市公安局长的高虎同志,已经到任,但程登云同志赖在办公室里不肯离开,你是管政法工作的书记,麻烦你跟程登云同志说一下,叫他立即进行交接让位。”

        应时良听完李毅的话后,慢条斯理的道:“李市长,我还没有接到上级的任何通知和命令,说高虎同志报道到任了。这个事情,可怨不得程登云同志啊!在上级的任免命令下达之前,程登云同志才是明正言顺的公安局长。这一点,我觉得程登云同志做得很对。”

        李毅眉毛一扬,心想这个应时良,也是一个没有大局观的人,当此非常时期,他还在跟我斗气!沉声说道:“应书记,高虎同志调任绵州担任公安局长一职,此事已成定论,再无更改之可能。现在高虎同志既然已经到任,那程登云同志就理应离职。这是正常的交接,有什么不对吗?”

        应时良道:“当初,是省厅做主,调高虎同志过来的,现在省厅又没有明文下达,我们也不好随便进行交接啊。”

        李毅道:“省达的任免文件,很快就可以下达!现在,请你们政法部门配合好交接工作就行了!”

        应时良道:“李市长,怎么这么急躁啊?这才不过两天时间,高虎同志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李毅道:“这证明人家有上进心啊,工作心切!”

        应时良嘿嘿一笑:“我只怕是有些人**心切吧!——李市长,我可不是说你啊。你别对号入座。”

        李毅冷哼一声,说道:“应书记,闲话少说,你即刻跟程登云同志谈谈,叫他让位吧!”

        应时良道:“李市长,就算高虎同志来到了绵州,其实也不必急于交接啊。他可以先玩上几天,熟悉一下市里的交通和市情。等省厅的任免令下来了,他再上任也不迟!该有的程序还得走完吧?”

        李毅道:“应书记,省厅在这个时候,调高虎同志前来绵州,是有深刻含义的!也是情势所迫,不得不赶急把他调过来。”

        应时良哦了一声:“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李毅心想,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向应时良放放风也好,便道:“应书记,你向来耳目灵通,不会还不知道吧?”

        应时良果然来了兴趣:“不知道什么啊?”

        李毅道:“江首长马上就要来西川了!”

        “哦?”应时良的惊讶之情,不像做作:“江首长要来西川?”

        李毅道:“是啊,很可能要来咱们绵州。所以,省厅在赶在江首长下来巡视之前,调高虎到绵州来上任,目的就是为了整肃绵州的治安情况,为江首长的西行保驾护航!”

        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也好,如此一来,缠头帮的人,就算看到市政府在调动兵马,也不会惊慌逃窜了,他们只会以为,市政府是为了迎接江首长的视察呢!

        “这个责任,重于泰山!应书记,这可是头一件大事,来不得丝毫的马虎!”李毅严肃的说道:“如果程登云同志拒不让位,到时出了差错,你和他,都是要负重责的!”

        应时良沉默了。

        他没有怀疑李毅的话。他之前也听到过一些风声,说江首长要出巡,很可能是到西边来。

        江首长经常到外面来巡察,南方去过了,现在来西边看看,也是极有可能的。

        做为市政法委书记,应时良当然明白孰轻孰重,要是在江首长巡察期间出了事故,那他就连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怎么去保程登云?

        “李市长,程登云同志也做得挺好的啊,我相信他也能把江首长的安全保障好。”应时良还在为程登云争取。

        李毅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这个问题,我们在常委会上,已经深入的探讨过了,就不必再讨论了!程登云同志在公安局长位置上这么多年,他要是能做好,也就不会被调职了!”

        应时良心想,这还不都是你的主意?不然,程登云同志能被调职?

        “应书记,”李毅沉声道:“目前来讲,迎接江首长,这是咱们市的头一桩大事,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围绕着这件事情来进行。请你以大局为重!否则,你们政法委方面,将负有重要的职责!”

        应时良咂咂嘴巴,说道:“好吧,我跟程登云同志谈谈!”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那就有劳应书记了!”

        应时良挂断李毅的电话后,沉思片刻,然后拨打程登云的电话。

        程登云正和高虎对峙不下呢!接到应时良的电话,有如得了救星一般,说道:“应书记,我正要找你呢……”

        应时良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都知道了。登云啊,人生在世,难免有起有落,你得正视这些挫折……”

        “嗡!”程登云脑袋哄的一声响,说道:“应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

        应时良道:“登云啊,你还是收拾收拾,先回家休养一阵子吧!我相信,组织上很快就会对你做出新的工作安排。”

        程登云眨巴着双眼,说道:“应书记,你怎么这么说话?”

        应时良道:“李市长刚才打过电话给我了,高虎同志既然已经到任,你就让贤了吧!”

        程登云艰难的道:“应书记,你不是说,正在帮我在省厅进行运作吗?”

        应时良道:“你先把担子卸了,我们聚聚,我有话跟你说。”

        程登云道:“就这么便宜了这个姓高的?”

        应时良嘿嘿一笑:“便宜?就先让他捡个便宜吧!哼,不用几天时间,我们就可以把他连同李毅,一同收拾掉!”

        “哦?”程登云道:“应书记,你有计划了?”

        应时良阴恻恻的一笑:“嗯,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李毅和高虎吃不了兜着走!”

        放下电话,应时良的嘴角,浮起一抹阴冷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