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七章 震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七章 震动

    作品:《官路弯弯

        雨散云收,上官谨躺着休息了一会儿,忽然坐起来,指着李毅大声道:“李毅,你怎么在我床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李毅抓狂了!心想不带这么玩的吧?刚才明明是你勾引我上床的啊!

        “李毅,你对我做了什么?啊!我怎么没有穿裤子,我下身还痛呢!你,你对我做什么了?”上官谨的表情很逼真啊,不像是做作出来的。www.00ksw.org

        李毅瞪眼道:“你不会真的忘记了吧?”

        上官谨道:“忘记什么啊?你快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毅摊开手,说道:“该做的都做了啊。”

        上官谨道:“该做的?那是指什么事情?”

        李毅嘿嘿一笑:“就是男女之事啊。你刚才不是还说很舒服,叫我再来一次吗?”

        上官谨薄怒含嗔的道:“你胡说八道!我才不信!我最恨臭男人碰我的身体了。李毅,你欺负了我,我要告诉林姐姐去。”

        李毅道:“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是你叫我上你的床,现在你又要去告我的状?”

        上官谨怒道:“李毅,你太无耻了,你欺负了我,还说我的坏话!”

        李毅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上官谨道:“我记得我在酒吧喝酒来着,你还打了电话给我……我怎么回来了?又怎么会被你给欺负了?”

        李毅道:“你真的不记得了啊?刚才在酒吧,你被人下了药,是我和钱多大闹了一场,这才把你给救了回来。一回家,你就拉着我进来,叫我和你这个那个,你全忘记了?”

        上官谨道:“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

        李毅彻底无语了,心想自己忙死忙活的耕耘了大半天,结果她居然没有一点记忆了?

        那刚才那一切,全都是梦幻?

        “喂,你还盯着我看!”上官谨气呼呼的爬起来,想去找手机打电话给林馨,谁知道这一动,马上春光乍泄,把翘臀露给了李毅。

        李毅上前拍了她屁股一巴掌,说:“小谨,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刚才你叫得那么大声呢!”

        上官谨尖叫一声,扬手来打李毅,但临到李毅头上时,又及时的收手了,说道:“李毅,你敢摸我的屁股!”

        李毅嘿嘿一笑:“刚才操都操了,还怕我摸啊?你身上哪一寸肌肤,我没有摸过啊?”

        “李毅,你混蛋,你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了!”上官谨忽然委屈得哭了起来。

        李毅道:“好啦,好啦,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吧!我走。”

        “慢着!”上官谨俏脸如霜,说道:“你就想这样走了?”

        李毅道:“我的姑奶奶,你还想怎么样啊?”

        上官谨道:“你刚才说,你睡过我了?”

        李毅嘿嘿笑道:“睡过好几回了。”

        上官谨道:“那你可得为我负责任!”

        李毅脑袋里嗡嗡作响,心想她古灵精怪的,不知道会提出什么难题来呢?问道:“你想我怎么负责?”

        上官谨道:“我要我跟林姐姐离婚……”

        李毅心想完了!

        却听上官谨道:“那对林姐姐不公平,林姐姐对我这么好,我可不能对不起她。”

        李毅松了口气。

        上官谨道:“嗯,你必须把欺负我的事情给忘了。并且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欺负我!更不许向别人提及你欺负过我!”

        李毅心想,这都是什么条件啊?她这么好打发啊?笑道:“好,我全部答应你。还有其它条件吗?”

        上官谨撅着嘴,看着李毅,摇了摇头。

        李毅起身穿好衣服,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说道:“你真的就这么算了?刚才,可是你的第一次……你……”

        “怎么了?你觉得我好玩,还想继续玩我啊?”上官谨咬着嘴唇问。

        李毅脸色一滞,说道:“小谨,那你好好休息。”然后缓缓走出了她的房间。

        他一走,上官谨就钻进被子里,蜷缩起自己娇美的身体,扑闪着妙眸,看着李毅伟岸的背影离去,她芳心里一阵烦乱。

        “李毅,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吗?”她喃喃自语:“今天晚上,我其实并是故意喝下那杯酒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你也一定会为了救我,跟我上床交合。李毅,其实,我用内力克制了药性,我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药性的催情!你知道吗?我之所以装作,只是为了,为了和你一度**……”

        “感谢你,李毅,让我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滋味。只是,我不能太过奢望,更不敢要求过多,就让这一切,成为记忆里的美好吧!”

        李毅听不到她的心声,也不知道她内心里的真实想法。

        他只觉得郁闷啊!分明是上官谨有意跟自己好的,刚刚交合之时,她那表情神态,完全不像中了药之后的情形啊!

        唉,女人心,海底针,猜不透,摸不着。

        到底是我李毅睡了她,还是她把我李毅给睡了?

        这是个问题。

        回到自己的床上,李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直到天蒙蒙亮了,这才睡去。

        第二天,直到钱多前来接他的时候,李毅还在酣睡!

        小保姆戚薇已经做好了早餐,把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钱多一进门,就问她:“李市长呢?”

        戚薇道:“李市长还在睡觉呢。”

        钱多责备道:“你懂不懂事啊?李市长今天要上班的!你怎么不喊他起床呢?”

        戚薇道:“我不知道啊,我还以为,李市长太累了,要多睡一会儿呢。”

        钱多道:“李市长从来都不迟到的!就算再苦再累,他都会按时上班。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了。每天要准时喊李市长起床。”

        “是,我记下了。”戚薇很怕这个雷公脸的司机,说:“昨天晚上,我听到李市长和上官小姐在房间里吵闹,一直闹了几个小时呢!我还听到上官小姐大喊大叫的,我以为李市长在帮上官小姐治病呢!”

        钱多心想,怎么可能啊?毅少和上官谨的关系,向来很好,不可能吵闹到半夜啊!再说了,凭上官谨的本领,李毅能和她坚持吵上几个小时——呃?不会是那个了吧?

        钱多也是过来人,对这种事情自然想得比较清楚,便道:“别胡说。好了,你去喊上官小姐起床,我去喊李市长。”

        戚薇应了一声,转身跑开了。

        钱多走进李毅房间,摇了摇李毅的肩膀,笑道:“毅少,毅少!”

        李毅猛的睁开眼,看到钱多,呀了一声,说道:“迟到了吧!我睡过头了。”

        钱多笑道:“没有,还早呢。”

        李毅飞快的起床,穿衣洗漱,然后来到餐厅吃早饭。

        这时,上官谨也起来了,她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

        “哟,这就是小保姆戚薇同志做的早餐吧?”李毅故意大声说话,引起上官谨的注意力:“面条啊!呵呵,色香味俱全啊!”

        上官谨对戚薇道:“以后做菜时,多放一些辣椒,但是不要放麻的,李市长不喜欢吃麻的。”

        戚薇点头道:“是,我记下了。”

        上官谨道:“你还会做什么早餐食品?”

        戚薇道:“我还会做包子和馒头呢,就是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吃。”

        上官谨道:“很好,你平时没事的时候,可以多做一些,反正家里有冰箱,你做好之后,放进去冷冻,吃的时候,拿出来蒸热一下就行了。这样做,就多快好省。”

        戚薇道:“是,我今天把家务活干完,就做包子和馒头。”

        李毅看向上官谨,心想她今天的表现,有些像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啊!

        这丫头,一夜之间,长大了。

        上官谨回瞪了李毅一眼,低头吃面。

        李毅嘿嘿一笑,吃过早餐,便去上班。

        “钱多,你得多留意一下肖剑飞和缠头帮的动向。”李毅吩咐钱多。

        “我明白。”钱多一边开车,一边回答。

        来到市政府,李毅下车的时候,正好碰到常务副市长宗德超同志。

        “李市长,早上好。”宗德超主动向李毅问好。

        昨天常委会上一役,李毅可谓首战告捷。

        宗德超对李毅刮目相看了!

        以前,他觉得李毅初来,又是个半大小后生,这样的人,怎么跟邵逸先这种老狐狸去斗争呢?因此,宗德超并不看好李毅,也没有给予李毅绝对的支持力度。

        但昨天的常委会,刷新了宗德超对李毅的看法。他清楚的意识到,绵州市的一匹黑马诞生了!李毅这个人,是值得追随的。

        所以,在昨天常委会的尾巴尖子上,他反戈一击,支持起李毅来了。

        李毅当然并不拒绝任何人的投诚,何况宗德超还是市委常委,这一票有揽在自己手里,那自然最好不过了。

        “德超同志,早哇!”李毅微微一笑,和他握了握手,并肩往大楼里走去。

        “李市长,昨天北羌县方向发生了地震,我们在市里都有很强烈的震感呢!”宗德超忽然说道。

        “什么?”李毅顿住脚,沉声反问。同时,他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自己重生了,不会影响到地震提前爆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