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四章 跳出百姓外,不在律法中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七十四章 跳出百姓外,不在律法中

    作品:《官路弯弯

        “干嘛?干嘛呢?”一个粗声大气的声音传过来。www.00ksw.org

        随着这喊声,走过来一个五大三粗的高大汉子,此人怕有两米左右的身高,身宽体胖,比一般的人足足宽了两倍有余!

        太恐怖了!这是李毅的第一印象。简直就是巨无霸啊!

        “在王哥的地盘上,你们也敢闹事?”巨无霸双手叉腰,用一种俯瞰的气势,大声喝问。

        板寸头等人都停止了动作,但他们并没有害怕,而是看着那个巨无霸。

        “大块头,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板寸头哼哧哼哧的道:“你敢跟我这么样说话?”

        巨无霸看了看板寸头,嘿嘿笑道:“原来是谷堂主,是我没有看清楚,得罪谷堂主了,请谷堂主恕罪。”

        李毅听到谷堂主三个字,眼神倏地一厉,心想能有这种称号的,必定是江湖中人,而且来头肯定不会太小!

        试看当今绵州江湖道上,能有堂主之称的,估计也只有缠头帮有吧?

        难道,这个敢在酒吧公然调戏女人的板寸头,就是缠头帮的人?

        那个谷堂主阴恻恻的笑道:“大块头,你知道是我,还不给我滚蛋!难道,你还想跟我们帮做对不成?”

        “不敢,不敢。”巨无霸道:“谷堂主,你要办事,尽管办。只是,王哥叫我在这里看场子,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不好向他交待啊。要不,请谷堂主到外面去办好事?”

        “哼,我能来你这场子里玩,那就是看得起你们王世光了!就算是他王世光在这里,也不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大块头,你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谷堂主威胁他道:“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叫你这场子关门大吉!”

        李毅嘿的一声冷笑:“哟,想不到你居然有这么大的口气!我倒要请问了,你是哪个衙门口当大官的?一句话就能叫人关门?就算是工商局长,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叫一个铺面关门吧?”

        “工商局长算哪根葱啊!”谷堂主道:“我告诉你们,在绵州——不只在绵州,整个西川省里,只要我们想让哪个门面关门,那它就得关门!咱们老大说出来的话,比绵州市长,甚至比西川省长还要管用!”

        “嗬!”李毅发出一声讥诮的冷哼声,淡淡说道:“吹牛皮不用本钱啊。我跟你说一句,只要这家店子,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你绝对关不掉它!”

        谷堂主嘿嘿一笑,说道:“小子,你还是为自己多多操心吧,你能不能走出这扇门,还得听我们吩咐呢!”

        李毅淡淡的道:“你待怎样?”

        板寸头冷笑道:“简单!”他猥琐的眼神在上官谨玲珑浮凸的身体上扫了一眼,说道:“把她留下,你嘛,留下一只手臂就行了!”

        他说要人留下一只胳膊,居然说得跟熟人打招呼似的随意!看来,这小子平时没少做缺德事情。

        “这可是法治社会,你居然敢公然威胁人!”李毅沉声道:“你就不怕法律的制裁吗?”

        “法律?”板寸头放肆大笑:“法律,那是强者制定出来,管理那些普通老百姓的,像我们这种人,跳出百姓外,不在律法中!”

        李毅严厉的盯了他一眼,心想这种人,听他说话,看来不只是普通流氓这么简单呢!

        一个有文化的流氓才是最可怕的!

        “你凭什么说这种话?律法就是用来维持社会公平公正的!就算是省长大人,也无法跳出律法之外,你一个小流氓,凭什么口出狂言?”李毅沉声说道。

        “你不懂!小子,你还年轻,你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板寸头寒着脸道:“兄弟们,给我上,把他的胳膊卸下来!”

        那个巨无霸道:“谷堂主,在王哥的地盘见血,不太吉利呢,要不,你们借一步行事?”

        谷堂主道:“你算老几?我凭什么卖你的面子?我就在这里见血了,你又能把我怎么着?”

        巨无霸脸上闪过一抹愠色,但还是忍容下来了,说道:“谷堂主,请你卖我铁汉青一个面子。王哥叫我在这里看场子,我总得维护这里的治安纪律。”

        “噄!”谷堂主一脸的不屑:“什么治安?什么纪律?你当你是公安民警呢?大块头,像你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是不会理解我的嚣张和跋扈的!”

        巨无霸铁汉青,脸色气成了铁青,他菜碗大的拳头捏得紧紧的,全身的肌肉都鼓胀起来,仿佛里面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像一个即将要爆炸的火药桶!

        金刚啊!

        李毅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么一个词!

        此刻的巨无霸,活像一个人猿金刚!

        李毅不由得赞叹了一声,心想这样的人,真是个大力士啊!可惜了,浪费在这等风尘场所!

        “怎么了?大块头?你还敢打我不成?”谷堂主瞪着他。

        铁汉青脸上的肌肉一阵阵的抽搐,他心里显然恨不得把这个谷堂主撕碎!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滚下去?”谷堂主冷声道。

        铁汉青道:“谷堂主,你说话太刺人了。”

        谷堂主道:“你这种人,我肯跟你多说上两句,已经算格外看得起你了!你不要恬不知足!”

        李毅道:“姓谷的,人家铁先生堂堂七尺男儿,长得顶天立地,比你强多了,就你这样的货色,十二个捆成一打,也比不上这条铁汉子!铁先生,此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插手。我自己能搞定。”

        铁汉青见李毅居然为自己说话,心里特别感激。

        他是个乡下汉子,空有一身牛一般的蛮力气,来城市讨生活,做的都是些搬运一类的苦活,直到这间酒吧的老板王哥发现了他,把他招进来当了保安,用来镇场子,他这才过上了一种稍微富裕的生活。

        但很多人都瞧不起他。因为他长得憨,长得傻!

        像谷堂主这种人,就更加瞧不起铁汉青这种大傻愣了,喊他一声大块头,已经算是大发善心,平时都是“傻大个”“傻大个”的乱喊乱叫呢!

        “不行,谷堂主,你们不能在这里动手,请出去!”铁汉青豪气上涌,决定履行自己的神圣职责,把谷堂主赶出去,同时也想替李毅这个“好人“解围。

        “哟,傻大个,你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胆向我发脾气?”谷堂主大声叫道:“把你们王老板喊过来!我叫他今天就把你给开了!”

        “怎么了,怎么了?”说王哥,王哥就到了。

        这天堂酒吧的老板,长得很肥胖,腆着大肚子,大声道:“喂,铁汉青,你怎么能对谷堂主这么无理!”

        他扭着肥胖的身子走过来,赔着笑脸说道:“谷堂主,实在是对不起啊,这傻小子不懂事,得罪了你。”

        谷堂主道:“王老板,你现在好大的气派啊!我们这种小帮派,你是不会放在眼里了的!”

        “不敢,谷堂主言得了。我对贵帮,向来是敬重有加啊。谷堂主,你每天来我这里,我从来都没收过你一分钱。我对你们可是一片诚心。”王老板显然很害怕这个谷堂主,着意奉承。

        谷堂主嘿嘿一阵冷笑,说道:“那我要在你这里砍一个人的胳膊,你允不允许?”

        王老板脸色一滞,吓得手指发颤!

        “从堂主,你要砍什么人的手臂?”王老板颤声问道。

        谷堂主看向李毅:“他的!”

        王老板看了一眼李毅,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说道:“这个人好面熟啊!”

        谷堂主道:“你认识?”

        王老板想了想,然后摇头:“不认识,只是有些面善。”

        谷堂主撇嘴道:“小白脸都长这个样。”

        李毅已经气得不行了!

        一个江湖帮派,居然敢在自己管辖的地盘上如此胡作非为!他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兄弟们,给我上!废了这小子!”谷堂主再次嚣张的大喊:“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还往哪里跑!”

        李毅抱着上官谨,只觉得她的身子越发沉重,看来她身体里的药性已经发作了,幸亏她练过功,有底子,抵抗能力超强,这才坚持到现在,换成普通女子,早被这帮畜生给糟蹋了!

        王老板没有再说话,只是悄悄的退到了一边,同时拉了铁汉青一把,说道:“不要插手。我们惹不起。”

        铁汉青急道:“王哥,他们这是要砍人手臂呢!待会公安来了,我们也有责任的。”

        王老板撇嘴道:“公安?哪个公安敢管他们缠头帮的事情?除非是活得不耐烦了!”

        铁汉青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他很想上前帮助李毅,但又怕王老板责罚。

        那边,李毅一手抱着上官谨,一把挥舞着破酒瓶,跟几个扑上来的男子缠斗。

        这次的打斗,惊动了其它热闹着的市民们,但他们并没有惊慌逃走,而是远远的围观。震耳的音乐声还在响着,像是在给这场战斗伴奏。

        李毅渐有不支之时,一声爆喝声传来:“住手!”说话间,一条人影疾步飞奔过来,像狼如羊群一般,把那几个男子打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