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狼子野心,绵州之虎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狼子野心,绵州之虎

    作品:《官路弯弯

        应时良错愕莫名,心想我正在跟侯天威副厅长通电话呢,你跑过来跟他谈?你认识他吗?你跟他谈什么啊?

        “给我!”

        李毅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www.00ksw.org

        应时良皱眉道:“我还没说完呢!”

        李毅伸手抢过他手里的电话,放在耳边,不理应时良的惊诧和愤怒,对着手机说道:“是侯天威同志吗?”

        这完全是用一种上级对下级说话的口吻啊!

        应时良震惊了,心想虽然你是个正厅级别的干部,但你也不能如此对待一个省公安厅的副厅长啊!人家毕竟是省里的厅官!你多少给人家一点面子啊!

        电话那边的侯天威忽然听到声音变了,有些奇怪,顿了一顿,说道:“我就是侯天威,你是哪位?”

        李毅道:“我是李毅,绵州市长李毅!”

        侯天威不知道绵州这边发生什么事情了,惊讶的问道:“李市长?你找我有何事?”

        李毅道:“侯厅长,我市的程登云同志,跟你关系颇为密切?”

        侯天威道:“还不错。”

        李毅道:“我市打算调整程登云同志的工作岗位,你有意见吗?”

        侯天威心想,这个李毅,还真是直来直往啊!得了,既然你直,那我也直,沉声说道:“我不建议你们市里调整程登云同志的工作岗位。”

        李毅道:“侯厅长,不管你有没有意见,我们都将调整程登云同志的工作。请求调动他工作的报告,我已经交给了省公安厅办公室,相关手续办妥之后,程登云同志将不再担任绵州市公安局长。”

        侯天威怒道:“李市长,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不能调整!”

        李毅冷笑一声,说道:“侯厅长,你听不懂我的话吗?必须调整!我现在并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请你不要插手我们绵州的内务工作。”

        侯天威强抑住怒火没有发作,但他气得脑袋都要发晕了!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钢笔,那只握笔的手不由得用了力气,紧紧握住那支钢笔的笔杆!

        “李市长,程登云同志,跟我有结交之情,是我的拜把子兄弟,你调整他的工作,就是不给我面子啊!”侯天威沉声说道,语气冰凉。

        李毅道:“我们市里调整程登云同志的岗位,只是出于工作的需要,跟你侯厅长并无关系,你不要硬扯进来。我们调整一个同志的工作,是经过多层次考虑的,唯一不会考量的,就是他的人际关系。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有高官朋友或是高官亲戚,就不调整他的工作了吧?”

        侯天威道:“李市长,那你们打算怎么安排程登云同志?”

        李毅道:“程登云同志是公安系统的干部,我们市里面一时之间还真的没有好职位安排。如果他愿意脱离公安系统的话,那倒好说一点。不过,我相信这个问题省公安厅会做出妥善解决的。”

        侯天威道:“你口口声声说,你向省厅打了报告?我怎么没有看到?”

        李毅淡淡的道:“可能是你级别不够吧!”

        明知道李毅看不到自己,但侯天威还是羞得老脸通红!

        他双眉紧皱,沉声说道:“李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现在的省公安厅里,比我高级的也不多了!”

        李毅道:“我的报告,是直接呈递给贵厅尉厅长手里的,你是副厅长,他当然没有必要通知你了吧?”

        侯天威胸口急剧的起伏,愤气难平啊!他猛的呼吸了几口气,说道:“李毅!行,我说不过你。我这就去找尉厅长问问清楚,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交了报告上来,还是你故意耍心眼!”

        李毅道:“我跟别人或许会耍心眼,但在你侯厅长面前,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侯天威道:“李毅,我跟你说一句,就算你打了报告上来,你也别想撤程登云同志的职!他,我保定了!”

        李毅嘿嘿一笑:“是吗?那你就试试看吧!没事的话,我先挂了,这边正紧锣密鼓的讨论程登云同志的问题呢。你要是想去找厅长大人问个清楚,你最好快点。迟了的话,程登云同志的调令就要下达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侯天威重重的冷哼一声,还待说话呢,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

        李毅的嚣张,把侯天威彻底激怒了!

        侯天威哐啷一声扔下电话,脸色哗啦一下拉下来了,他抄起双手,阴沉着脸,出了办公室,赶到省公安厅长尉国成的办公室。

        尉国成正在处理公务,见到侯天威怒火冲天的闯进来,略微一皱眉头,沉声问道:“怎么了?这么急忙急火的?出什事情了吗?”

        侯天威见尉国成如此淡定,这才发现自己的确有些情急过度了,便缓和下情态,说道:“尉厅长,有个事情,我想问问你。”

        尉国成示意他坐下,问道:“何事?”

        侯天威道:“绵州市委,想撤换其公安局长程登云同志,说打了报告上来,可有此事?”

        尉国成缓缓点头,说道:“不错。”

        侯天威问道:“尉厅长,你没有同意吧?”

        尉国成道:“我同意了。”

        侯天威表情再度激动起来,说道:“尉厅长,你怎么能同意呢?”

        尉国成轻轻一哼,沉声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同意?绵州近段时间里,出了不少事情,换一个公安局长,或许对治理地方有益。”

        侯天威道:“尉厅长,这个程登云同志干得好好的,没有必要换他啊!绵州之乱,自有他乱的根本,跟程登云有什么关系呢?”

        尉国成道:“我们公安的职责,就是保境安民,维护社会治安。现在绵州乱象频出,程登云做为公安局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撤换他,也是为了给绵州一次整顿的机会!”

        侯天威沉声道:“尉厅长,可不可以不撤他?”

        尉国成缓缓摇了摇头,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侯天威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安排程登云?”

        尉国成道:“绵州市长李毅同志说了,如果程登云同志想转型,他可以安排程登云到政府机关任职。这对程登云来讲,也是一个机会。希望他能好好把握。”

        侯天威道:“绵州的那些好局办,都已经有人了,就算给程登云一个机会,多半也是当个没出息机会的局头,还不如继续留在公安系统里呢!”

        他有他的考虑,他是在公安系统里发展,手下的将兵越多越好,程登云是他的爱将,留在公安系统,对侯天威的助力更大。

        尉国成道:“他想继续留在公安系统,那就再给他安排一个职位嘛!这个不成问题。雅东市的公安系统正好要进行调整,可以把程登云同志调过去。”

        侯天威抹了一把脸,说道:“雅东市?那可是个有名的穷僻之地,这不是发配吗?”

        尉国成将脸一沉,说道:“侯天威同志,你这种思想有些问题,什么叫做发配啊?革命同志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在哪里工作不是为人民服务?”

        侯天威道:“尉厅长,能不能把他换一个好一点的市?要不,干脆调到省城来吧!”

        尉国成冷笑一声,心想你打得如意算盘啊,你的人都想往好地方挪?早就知道你有狼子野心,想顶替我的职位了,你这是在为自己的发展谋局铺路吧?

        “省城暂时没有合适的空缺。再说了,程登云同志在绵州都干不好,怎么能胜任省城这里的工作呢?”尉国成把话挑明了说。

        侯天威道:“尉厅长,请你三思!”

        尉国成摆了摆手,说道:“这事已定,无须多言!”

        侯天威道:“尉厅长,这个事情,我是不同意的。你未经过局党委会审议,就乾纲独断,把绵州市的公安局长给撤换了,这未免有些不太符合组织程序吧?”

        尉国成犀利的眼神打量了侯天威一眼,心想你这是用什么口吻跟我说话呢?你想造反不成?

        “侯天威同志!我才是公安厅的一把手!有些事情,我做主就可以了!用不着事事召开局党委会议讨论!再说了,这是绵州市长李毅同志亲自提交上来的报告,他们市里既然有这个意愿,我们就应该尊重他们的想法。说到底,他们才是地方领导,公安局长主要还是归他们管理。”

        尉国成沉着的看着侯天威,心想你想抢班**?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知道你有背景,但我现在也不怕你了!你有侯家当后盾,我现在也找上了李家这棵大树!

        侯天威见尉国成态度强硬,知道再说下去也是空话连篇,便拂袖而起,出门而去。他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罢手,他回到办公室后,就给京城打电话,请求支援。

        然后,他又给某个神秘人物打去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只低声说了一句话:“绵州的那些野虎,太过猖狂,你想方法教训他一下!”

        侯天威口中的绵州野虎,正是指李毅同志!

        李毅同志正坐在绵州常委办公室里,等待着常委们的投票表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