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章 调高虎入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六十章 调高虎入川

    作品:《官路弯弯

        “什么?”不等邵逸先发问,市政法委书记应时良同志先发出一声喝问。www.00ksw.org

        李毅并没有被他的大嗓门吓到,而是沉着的再次说了一遍:“公安局长程登云同志,不再适合担任此职务,我建议,由市委常委会讨论,交由市人大审议,撤换他的职务!”

        “这怎么可能?”应时良像被蝎子蛰了一下,阴阳怪气的大声道:“李市长,你是不是撤职撤上瘾了?怎么逢人就撤他的职呢?程登云同志做事向来兢兢业业,你凭什么要撤他?”

        李毅道:“理由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程登云同志做事太过柔软,工作作风拖沓,实在不适合担当如此重要的职务!”

        邵逸先的脸色凝重,今天这个常委会,开了这么久,主导之人,一直都是李毅!自己这个市委一把手,反倒成了陪客!

        李毅主导会议的能力,超级强大啊!

        他提出来的议案,一条接一条,条条都射中了常委们的神经!

        看来,他是早有准备啊!

        邵逸先想到这里,沉着的摆了摆手,说道:“李毅同志,程登云同志工作向来努力,绵州治安工作做得很到位,没有撤换他的必要吧?”

        他采取的居然是一种商量的口吻?

        或许,在邵逸先的潜意识里,他开始有些忌惮这个副手了吧?就算是老谋深算的坐山虎,也很难斗得过李毅这条过江猛龙啊!

        李毅沉声说道:“绵州这也算太平?治安还算到位?我到绵州才多久,就亲身经历了不少事情。同志们平素都在市里,很少到下面去走动,可能不知道下面变成了什么情况吧!这样吧,我讲几件亲身经历的事情,让大家开开眼界,也好让大家见识见识真正的绵州社会!”

        邵逸先抽了抽嘴角,说道:“李毅同志,你言重了。太平盛世,朗朗乾坤,没有你说的那般可怖。”

        李毅冷哼一声,讲起了他来到绵州之后的遭遇。

        他去裕南乡和黄金铺乡考察,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车匪路霸,官匪交结,拐人行乞,垄断市场,还有北羌县的乱砍乱伐,暴力抗法,等等等等,诸多社会现实,被李毅一一讲述给常委们听。

        此时的新闻媒体,还不如后世那般发达,一般的电视新闻里,是很少关心和企及这些民生事情的。

        但这些事情,却跟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啊!他们每天的衣食住行,就是他们的生活,而李毅所遭遇到的事情,恰恰反应了生活当中不和谐的一面!

        “改革发展,肯定会出现阵痛,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做为政府领导,必须正视这些问题,找出问题的根源,加以解决。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是要出大问题的!”李毅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同志们,这些民生事件,在我们当官的看来,只是小事一桩,但对老百姓来说,却是生活的一部分啊!”

        大多数常委,只在城市里工作和生活,每天有专车接送,办公室、家、两点一线,生活无忧无虑,也不会接触到外面太多的黑暗面。很多事情,他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呢,更别说见识了。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小事都解决不了,我们这届领导班子,又怎能做出更大的成绩来?”李毅沉声道:“我们天天在谈经济发展,在谈招商引资。我们的软硬环境不做好,哪里的资金敢进来?”

        应时良道:“这些事情,或许存在,但每个地方都会有些不和谐之处,只要无伤大雅,也便罢了!这跟程登云同志,没有什么关系!”

        李毅道:“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他是公安局长,是本市治安和社会安定的负责人!他管理不力,这才导致警匪交结!他的严重不作为,才导致了各方黑恶势力猖獗不衰!绵州出现今天这种局面,他程登云罪不可恕!”

        应时良蹙眉道:“李市长,你言重了!”

        李毅道:“应书记,你是政法委书记,你也负有监管不力的领导责任!”

        应时良心想你怎么乱咬人啊?说着程登云呢,你转过身就骂起我来了?他拂然不悦,说道:“李毅同志,你别小题大做嘛!多大点事情,被你无限上纲上线的!”

        李毅冷笑一声,说道:“应书记,你还真是坐着不知腰痛!你亲自去体验一下那些生活,你就知道了!这种生活,我反正是一天都不想过。而绵州的百姓,却天天在过这样的生活!请恕我说话太过直爽,但这却是事实!民生是什么?就是老百姓的生活琐事!就是他们一点一滴的生活!出行都不安全了,坐个车子要担心被人敲诈,摆个小摊要担心被人收保护费!这样的生活,你想过吗?这样的城市,怎么谋求更大的发展?”

        应时良被李毅说得哑口无言,沉吟良久,才缓缓说道:“我承认,绵州的治安工作还不太完美,但也用不着换掉公安局长这么严重吧?发现了问题,挺好的啊,叫程登云同志去解决就行了嘛!”

        李毅道:“我不是没给过他机会,只是他都无视了我的重视!”

        应时良吧嗒一下嘴巴,说道:“程登云同志也有他的顾虑嘛!你要体谅他。这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工作也不是一天可以做好的。你总要给他时间吧?”

        李毅道:“我已经给过他时间了!”

        上次黄金铺乡拐人行乞事件的处理,李毅对程登云就产生了极大的不满意,动了换他的心思,之后发生的几件事情,更加坚定了李毅的这个想法。

        李毅叫钱多跟远在滨海的高虎联系过了,高虎虽然很眷念滨海市的舒适生活,但他更仰慕李毅的为人,言语间透露出想过来的意思。

        钱多把高虎的话原原本本的转告给了李毅。

        李毅三思之后,觉得就这么把高虎调过来,也不太合适,万一人家在这边不习惯,那就毁了他的前途。便想出来一个折中之法,那就是采用借调的名义,借调高虎同志前来绵州任职,而他在滨海的编制,还是保留的,如此一来,如果高虎在绵州做得不习惯,李毅还是可以调他回滨海去工作。

        当李毅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高虎后,高虎感动莫名!

        一直以来,高虎都很仰慕李毅的为人,现在有机会,可以跟随李毅并肩作战,这是何等的幸事?钱多跟他联系时,他为了矜持,才把话说得比较婉转,其实,他心里早就答应前来绵州了!

        令高虎没有想到的是,李毅居然如此为他谋划和着想,连他的退路都想好了!

        这样的明主,还有什么理由不跟随呢?

        李毅在西州和江州,都有一些心腹人士,公安系统里也有很他心意的人才,但他们要么都担任着要职,要么职级不够,不能调到绵州来委以重任。

        唯有这个高虎,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适合,所以李毅就把他给借调过来了。

        李毅对待跟随自己的人,向来很友善,也很关照,大到他们的前途,小到他们的生活,他都会予以妥善安排。

        对待他的女人是如此,对待钱多是如此,对待每一个跟随他的同志也是如此。

        高虎既然愿意跟随过来,李毅自然要对他和他的家人做出妥善的安排。

        而这种细节上的安排,让高虎对李毅的敬仰之情更加深厚了。大有得遇明主的感觉。

        李毅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只欠东风了!

        这阵东风,就是今天常委会上的厮杀!

        只要李毅胜出,就可以顺利的撤换掉程登云!从而调高虎进川!完成李毅在绵州的兵力布局。

        一个财政局长,一个公安局长,这是市长的左膀右臂!李毅必须在这两个部门上花费精力,把这两个部门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然后才能更好的开展其它工作,实现李毅的政治抱负和人生理想。

        李毅本不想斗争,奈何斗争纠缠他不放呢?你不斗不争,你就不能得到应有的权力。手中无权,你再有远大的抱负,再有满腔的改革思潮,也是空想。

        财政局长已经拿下了,虽然王守财并不是李毅最中意的人选,但李毅有绝对的把握,把王守财收归帐下。而且,王守财既然是组织部长文红花提出来的人选,那么,文红花和他之间,必定有些情谊,通过这一层关系,要拿下王守财,应该不难了。

        现在,就剩下公安局长之争了!

        果然像李毅事先所料想的那样,这个职位的争夺,比之前的都要凶火!

        邵逸先和应时良等人,肯定不会轻易把公安局长这块大地盘拱手相让!

        李毅沉声说道:“程登云同志没有在规定时间里,破获黄金乡拐人行乞案!他连坏人的一根毛都抓不到!”

        应时良道:“这个事情,我很清楚。程登云同志安排了数次抓紧捕行动,结果都被他们溜走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团伙组织,想打掉他们,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李毅道:“既然程登云同志能力有限,那就该让贤,我举荐一人,绝对可以拿下绵州的这些犯罪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