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六章 略施小计,异曲同工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六章 略施小计,异曲同工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脸上还是那种很平淡的表情,但他心里却定下了一个目标,今天一定要把潘正东给撤换了!

        如果支持自己的人数,还是跟上次表决一样多,那自己的赢面还是很大的。www.00ksw.org

        邵逸先转着眼珠子,也在急剧的盘算,心想常委们都选择支持李毅,那潘正东就死定了。

        他现在要思考的,不是如何保住潘正东,而是如何在这场争斗中取得更大的利益。

        潘正东倒不倒台,他虽然关心,但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潘正东而乱了场子。

        他关心的,并不是潘正东,而是潘正东屁股底下的财政局长宝座。

        只要这个宝座是自己这边的,那么,不管谁来坐,其实都是一样的。

        如果潘正东无可避免的要倒台,邵逸先最佳的办法,就是赶紧找一个新的人选来代替他!从而重新把这个宝座抓在手里。

        他一边思索,一边看向其它常委,说道:“其它同志有什么看法?潘正东同志毕竟是个好同志嘛,大家不要因为他的一点小错误,就把他给否定了呢!时良同志,你认为呢?”

        政法委书记应时良,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支持邵书记。一个同志,在没有犯明显错误的情况下,不宜调整。此风不可长!”

        邵逸先点头道:“不错,这个先例不能乱开,这要是开了,将来咱们当常委的,是不是可以看谁不顺眼,就可以撤换谁呢?”

        李毅淡淡的道:“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出。这是体制内的一种乱象!凭什么政府职务,就必须稳中有升?这样下去,跟古代的官僚阶级,又有何区别呢?咱们政府机构,也应该实行有能者上,无能者下这种机制,才能不断的补充新鲜血液,才能发展和进步!”

        邵逸先冷笑一声,说:“一个官员,能稳步上升到一定官阶,足以证明一切!也就说明这个官员,是符合党和组织要求的!是经受住了国家和人民考验的!我们组织上提拔一个干部,也是有着严格的程序和规定,你以为是个人就能当官吗?”

        李毅道:“但是,一个人术业有专长,或许他不适合这个职业,却适合另外的职业呢?就好比潘正东同志,他如果换一个岗位,也许更能发挥他的特长,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

        宣传部长陈永贵道:“我说两句吧,我市的财政工作,的确做得不够到位,既然如此,换一个人来试试,也许会带来新的生机呢?潘正东同志在财政局长位置上工作好几年了,也时候调换一下工作了。”

        邵逸先沉声道:“潘正东同志在正处级岗位上工作了好几年,要调整的话,也是上升!咱们市里正嚷嚷着要减副呢!哪里还有岗位留给他?”

        陈永贵只是表个态,并没有继续讨论的意思,并没有接邵逸先的话。

        邵逸先发出招来,却无人接招,好比一拳打在棉花上,毫不着力,搞得心里痒痒的甚是难受,他看向市纪检委书记赵水泉,问道:“水泉同志,你说呢?”

        赵水泉摸了摸额头,说道:“潘正东同志的官声还不错啊!他是管钱袋子的,我这边却没有丝毫有关他的举报信息,从这一点上来看,他是个很不错的干部。”

        邵逸先心想,看来赵水泉还是支持我的?那么,刚才无记名投票时,到底是谁反水了呢?

        继续支持我的人,应该不会吧?

        “水泉同志,那你是觉得,不应该撤换潘正东同志啰?”邵逸先微微一笑。

        赵水泉继续摸着额头,仿佛一直在抓痒似的,说道:“可是,从我们办案学的角度来说,一个和财政的大官,这么多年没有人举报他,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常呢?”

        邵逸先一愣:“怎么说?难道有人检举的官员,反倒是个好官了?”

        赵水泉轻轻一笑,说道:“那倒未必。不过,一个官员,总会受到来自各方的指责和诘难,工作和生活中也难免会得罪一些小人。所以总有人会投一些莫须有检举信到纪检委来。这些信并不足信,我们也不会真把它当回事。但像潘正东同志这么干净的干部,还真是少见。”

        邵逸先道:“干净还不好?照你这么说,那我是不是也有人检举过?”

        赵水泉放下手,又摸起了下巴,看了邵逸先一眼,说道:“邵书记,我说出来你可别不高兴,检举你的信件,是最多的。”

        邵逸先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说道:“居然有这种事情?你以前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起过?”

        赵水泉道:“我刚才讲了,这些信件,大都是莫须有的,我们做纪检工作的,自然懂得甄别。那些明显是诬告或是没根没据的,我们一律不予理睬。”

        李毅接话道:“说得对。我以前做过纪检工作,的确是这样的。那检举信堆积如山,有时看都看不过来,岂能一一前去查证啊?只能凭经验判断了。”

        赵水泉道:“所以,像跟邵书记有关的那些检举信,我们一般都是不理的,看过之后就束之高阁了。”

        邵逸先脸上阴晴不定,心想赵水泉这话里有话啊!检举我的那些信,赵水泉一一看过,并且全部留档在册!

        换句话说,我邵逸先现在得势,权柄滔天,无人敢动我,所以赵水泉就不予追究。哪一天我邵某人失势了,墙倒众人推,那些检举信,就能要了我的老命啊!

        就像现在的潘正东一样,李毅一打击他,姚迎春就把陈年往事都翻出来讲了!

        赵水泉讲这段话,的确是有这个深意在里面,那就是用以镇慑邵逸先!

        他的潜台词是这样的:我现在改变主意,支持李毅同志了,我对不起你邵逸先,但是,你也甭想给我小鞋穿,因为我手里捏着你很多的把柄呢!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敢鱼死网破!

        “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背后不说人?”李毅说道:“邵书记,你无须挂怀。诚如赵书记所言,不被小人举报几次,就不能算是一个好官!”

        邵逸先勉强一笑,沉声道:“水泉同志,那你对潘正东的最终评价是怎样的?”

        赵水泉道:“守成有余,进取不足。这也是大多数政府官员的通病。只不过财政局长更需要一个各方面能力都比较强的人,才能更好的管理好咱们市的财政大权吧?因此,我偏向于李市长的提议,可以考虑调换一下潘正东同志的职位,另选贤能,出任财政局长一职。”

        这话说得很婉转!但意思表述得也很清楚!

        邵逸先眼里跳动着愤怒的火苗!他现在看清楚了,那个叛徒,就是这个赵水泉!

        刚才进行第一轮表决时,赵水泉是支持邵逸先的。

        到第二轮的无记名投票时,李毅却平白无故得了七票之多!在原来六票的基础上又多出一票,也就是说,某个支持邵逸先的常委,转投了李毅!

        现在,邵逸先可以断定,那个反水的人,就是赵水泉无疑。

        赵水泉为什么会忽然间改变主意呢?

        邵逸先打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变故。

        李毅向赵水泉微微点头致意,表示自己接收到了他传递过来的诚意。

        邵逸先虽然很恼火,但却拿赵水泉半点办法也没有。

        赵水泉是纪检委官员,工作和升迁相对来讲比较独立,受自己这个党委书记的牵制比较少。更重要的是,赵水泉刚才说的那番话!让邵逸先心生忌惮,不敢对轻易开罪赵水泉!

        李毅仔细琢磨,觉得赵水泉这个人,其实是个工于心计的家伙!他每走一步,都先算好了下一步甚至下几步的走法!

        自己招惹上赵水泉,固然多了一个臂助,但自己能不能有效的控制他,而不会被他反控制,却需要一点能力和学问呢!

        当此时,李毅哈哈一笑,说道:“邵书记,看来,我是得道多助啊!连赵书记都支持我的建议呢!你看,还有必要继续进行表决吗?”

        他故意提到赵水泉,又故意刺激邵逸先,让他对赵水泉产生深深的怨恨,这样一来,赵水泉跟邵逸先修好的机率就很渺茫了,那他就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自己这面旗子走!

        这是一个小小的计谋,跟刚才赵水泉所施的计谋有异曲同工之妙。

        赵水泉的小计,是为了堵住邵逸先的嘴和手。

        李毅的小计,是为了堵住赵水泉后退的路!

        邵逸先果然盛怒!他愤恨的瞪了赵水泉一眼,冷哼一声,说道:“其它常委同志,大家也都表个态吧!我就不相信了,潘正东同志,就这么不得人心吗?”

        最终的表决结果,还是让邵逸先颓废了!

        剩下的常委里,只有常务副市长宗德超支持邵书记。

        最后,邵逸先得了五票,李毅得了七票,再次成功的战胜了邵逸先这个地头蛇!

        这两次胜利,来得有些突然,也让李毅有些惊喜,甚至有些飘飘然!

        他以为,邵逸先也不过如此啊!自己随但一出手,就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了!

        可是,李毅低估邵逸先了!接下来,他将见识到这只坐山虎的真正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