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财政局长人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四章 财政局长人选

    作品:《官路弯弯

        现在的市财政局长是潘正东,潘正东给李毅的印象其实还算不错,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情,让李毅彻底恼火了的话,他是不会撤换潘正东的。www.00ksw.org

        一个市长刚到任,立威固然重要,但稳定人心,收买人心也很重要。

        李毅是打算以柔克刚的,打算用自己的包容和忍让,打动绵州市里其它同志的心,用自己的真心换取他们的真心,一起努力把绵州建设好。

        奈何啊!他虽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李毅好不容易从省里要回来一千万的资金,那笔钱刚到账,就被潘正东转入到了三合县的财政账户上!

        这个事情,把李毅激怒了!他决定,展示自己强硬刚强的一面,要让绵州这些大小官员们刮目相看!

        别以为我年轻,别以为我脾气好,你们就可以随便拿捏!

        于是,李毅在常委会上,率先建议,撤换财政局长。

        财政是市长最大权力的体现和象征,财政局长是市长最重要的助手,也是市长直接管理和领导的。

        但是,市长虽然直接领导财政局长,但局长的人选权,却不在市长手里。

        市财政局长,是正处级干部,任免权在市委。

        市委最大的权柄掌握在市委书记手里。

        因此,一个强势的市委书记,是可以控制住市长那边的。

        还好有一个市委常委会议!这才是市一级的最高决策机构!

        市长除了跟市委书记直接争斗之外,还可以在市委常委会上大做文章,只要你能拉拢过半常委,那你就可以压制市委书记的绝对权威!

        现在的权力之争,基本上变成了对市委票数的争斗。

        李毅提出来要撤换政财局长,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财政局长是李毅的左手右臂,他用得不顺手不顺心了,换一个何妨?

        邵逸先微微皱眉,说道:“换财政局长?潘局长不是工作得很好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撤换他?”

        李毅心想,他对你来讲,的确是工作得很好,但对我李毅来说,他就是一个完全不称职的财政局长!不换掉他,我就不用开展工作了!

        “潘正东同志虽然无过,但也无功。他担任绵州市财政局长以来,我市财政一直捉襟见肘,入不敷出!这跟潘正东同志的管理和领导无方,是有一定关系的!”李毅沉声说道:“所以,撤换他是正确的,也是必须的!不撤换他,我市的财政难以为绵州经济发展效力!”

        邵逸先道:“财政乏力,是整个市的情况使然,这跟潘正东同志并没有直接关系!他只不过是一个财政局长,又不是财神爷,你总不能没钱用了,还去怪罪于他吧?”

        李毅冷笑一声,说道:“财政局长的工作职责是什么?我这里有一个职责职任表,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我读给大家听听吧!”

        1、在市委市府及上级财政部门的领导下,局长负责本局的全面工作,副局长实行分工负责制,协助局长做好工作。

        2、带动全局人员,加强思想、政治和业务知识的学习,并督促全局人员严格执行岗位责任制。

        3、组织全局人员贯彻落实财政政策、财政法规和市委市府各阶段中心任务。

        ……6、协调处理上下级和其他部门的关系,及时向上级汇报财政工作,坚持深入基层进行调查研究。

        7、审核本局财政收支计划,掌握收支情况,执行财政收支“一支笔”的审批,并负责向市人民代表大会报告财政预决算工作。

        ……李毅一条条的把财政局长的职责读了出来,然后沉声说道:“潘正东同志做到了其中哪一条?”

        邵逸先道:“他哪一条没有做到了?”

        李毅道:“我先说第三条吧!‘及时向上级汇报财政工作’,他把一千万的款项打给了三合县,他有没有及时向我这个市长做过汇报工作?打款之前,没有请示,打款之后,没有报告!要不是北羌县急于用钱,我还不知道这笔款子已经不见了!”

        邵逸先道:“这笔钱也不是不见了,只不过是暂时调到三合县做别的事情罢了。”

        李毅道:“邵书记,你对此事知之甚详啊!看来,那笔钱是你叫他划走的,也是你叫他不要通知我李某人的吧?”

        邵逸先道:“是我叫他划的款!怎么了?市里的钱,给谁用不是用啊?放在北羌县还是三合县,不是一样的吗?”

        李毅道:“邵书记,这个问题性质很严重!首先,这笔钱是专款专用的,是用来给北羌县修桥铺路的!你为什么要擅自调用这笔钱?再者,我是政府主官,财政方面的事情,我有权力知道!你为什么要绕过我,私自下令,叫潘正东转款?”

        邵逸先在这个问题上,有些理亏,但他并不想向李毅妥协,说道:“李毅同志,当时事急从权嘛!你不会计较这个吧?”

        李毅道:“那你事后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呢?”

        邵逸先道:“事后嘛,工作太忙,给忘记了。”

        李毅道:“如果我擅自进行人事调动,却不事先请示,也不事后汇报,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觉得,我李毅是在抢班**呢?”

        邵逸先脸色一沉,心想李毅分明是在指桑骂槐呢?是在指责我邵逸先抢班**呢!

        哼!你想进行人事调整?只要你有这个本事,你尽管去调整啊!问题是,我叫人转钱,别人就敢转。你说要撤人家的职,未必就能撤得了!

        但他想归想,这种话是不会说出口来的,只道:“李毅同志,你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情,觉得潘正东同志目中无你,你想公报私仇吧?这样可不好。”

        李毅淡淡的道:“我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我和潘正东同志接触虽然不多,但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个人是没有这个胆量的!肯定是某人向他施加了压力!但他身为财政局长,居然连这种压力都顶不住!他还怎么胜任接下来更为严峻的工作呢?”

        邵逸先脸色一变,心想李毅这是在转着弯骂我呢!

        李毅说道:“还有,职责条例第七条规定,财政局长负责审核财政收支计划,掌握收支情况,执行财政收支‘一支笔’的审批,并负责向市人民代表大会报告财政预决算工作。潘正东同志在这一点上,做得十分不到位!鉴于以上表现,我以为,潘正东同志,已经不再适合担任现有职务,应当对其进行调整。”

        邵逸先道:“这个问题,见仁见智,我觉得潘正东同志工作积极努力,适应本职工作。至于财务上钱财之事,是咱们市里的经济太差,跟潘正东同志并无多大关系。李毅同志的这个提案,我意再思量思量,今天就不必表决了!”

        李毅沉声道:“潘正东是咱们市里的财务总管。我们市的财政情况,全部由他一手经办,一个家当得好不好,这个管钱的人很重要。同样多的一笔钱,在不同人手里,会有不同的花法和活法,有些人用很少的钱,可以生活得很滋润,有些人家里,家财万贯,却经常不够钱花!这是一个道理。这个财务总管的得要性,不言自喻!绵州经济想要发展,这个财政局长,必须用对人!”

        组织部长文红花笑道:“最好用个女人,咱们女人管钱,绝对比男人来得紧!”

        统战部长李战军道:“我家里就是堂客管钱,虽然两个人的工资并不高,但从来没缺少过钱用。在这个问题上,我同意李毅同志的看法,这个管钱的人很重要。钱虽不多,但只要花在刀刃上,用在关键之处,就不会太缺钱!”

        邵逸先鹰隼一般的眼睛,在几个常委身上瞥来瞥去,心想文红花和李战军,怎么为李毅摇旗呐喊起来了?难道这两个人已经被李毅给收买了吗?

        李毅趁着这个机会,说道:“既然常委们也都同意我的建议,那就一起讨论讨论,把财政局长给换了吧!邵书记,你觉得呢?你不会跟潘正东之间有什么瓜葛,不敢撤换这个他吧?”

        邵逸先脸色阴沉,但事到如今,他再反对的话,也无济于事了,反而还会显得心虚。

        “我跟他能有什么关系!不就是上下级关系嘛!”邵逸先沉声说道:“这样吧,既然李市长如此坚持,那就由常委们先表个态,哪果过半常委觉得潘正东同志不再适应财政局长这个置位的话,咱们再进行撤换的讨论。”

        李毅心想,这也是程序的必要,这样一来,潘正东就更加没有话可说了,便道:“可以。首先,我要先声明一点。我只是觉得潘正东同志不再适合担应财政局长一职,并不是否定他这个人,也不是说他这个人不行。这一点,请大家理解。”

        财政局是一个市里最有权力的局办之一,潘正东如果从财政局长下野,不论他调任市里其它哪个局办,也可以说是变相的降职和贬谪了!

        此刻的潘正东,绝对想不到,李市长正在打他的主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