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章 让人愤怒的反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五十章 让人愤怒的反水

    作品:《官路弯弯

        常委的配置,本就倾向于市委那边,这也是为了加强党的领导地位。www.00ksw.org

        陈永贵是市委宣传部长,他倾向于支持邵逸先,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李毅表情平静的坐着,说道:“邵书记,话可不能这么说,许多问题,早就存在于绵州社会中,只不过我来之后,才把这些问题和矛盾激发出来!说实话,这些社会问题,早发现被晚发现好,这些问题如果不早些解决,留到将来,是要出大问题的!”

        邵逸先本就是故意牵强附会到李毅身上来的,此刻嘿嘿一笑,说道:“可是,事实上就是如此,这些负面新闻,都是在你来绵州之后才搞出来的。”

        陈永贵道:“邵书记,李市长,我要讲句公道话,绵州的这些负面新闻,跟李市长并没有必然关系。”

        “呃?”邵逸先怔住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陈永贵怎么转向帮助李毅了?

        李毅也是微微一讶,难道自己想错了?陈永贵向着自己?

        陈永贵并不理睬两个主官的反应,继续说道:“咱们绵州存在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诚如李市长所言,这些问题,在他主政绵州之前早就存在,多亏了李市长,才让这些问题早日曝露出来,避免了酿成更大的惨剧。”

        邵逸先脸色一沉,心想你这叫什么话?李毅来之前,就是我邵逸先在主政,难道这些问题,都我的错不成?你如此夸奖李毅,到底有何居心?

        “永贵同志,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措词!”邵逸先沉声说道:“有哪些问题?能酿成什么惨剧?你讲清楚!”

        陈永贵道:“邵书记,你不会不知情吧?头一件事情,就是黄金铺乡发生的那些事,相信在座的常委们早就知道了吧?”

        邵逸先道:“黄金铺乡?不就是几个无知乡民,利用被拐卖的小孩进行乞讨吗?这种小事,有什么好说道的?”

        陈永题轻轻摇了摇头,说道:“邵书记,看来你真是不知情啊?全国多地警方都发现了利用被拐儿童行乞的现象,正在进行严厉打击,结果发现,这些坏人,全部来自一个地方,那就是咱们市里的黄金铺乡!”

        邵逸先一脸的惊讶,说道:“有这种事情?这是真的?”

        陈永贵道:“当然是真的!邵书记,现在连中央台的记者都跑到咱们黄金铺乡来进行采访了!咱们绵州,马上就要上中央新闻了!”

        邵逸先道:“怎么回事?中央的记者怎么会知道的?”

        陈永贵道:“外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能不知道吗?记者的耳目,本就比任何人还要灵敏!”

        邵逸先沉着脸,说道:“不行!一定要阻止他们进行采访!”

        陈永贵道:“阻止?怎么阻止?我们又不是江湖社团,难道还能拿把刀子去逼迫他们,不准他们采访?”

        邵逸先道:“不能用刀子,那就用其它方法嘛!请他们吃吃喝喝,玩一玩,送他们个大红包,这些手段,你们宣传部门不是挺在行的吗?”

        陈永贵道:“邵书记,他们可是中央来的记者,他们不吃这一套啊!”

        邵逸先道:“总而言之,这个问题,你必须解决!这是你们宣传部门的工作!就交给你处理了!我的要求是,绝对不能让他们报道咱们黄金铺乡之事。”

        陈永贵道:“除了黄金铺乡之事,他们还想了解咱们市里发生的其它事情!”

        邵逸先道:“还有什么事情?”

        陈永贵道:“譬如,北羌县的原始林乱砍乱伐,譬如,北羌县的吊索桥摔死人事件,譬如,我市物价长期居高不下……”

        邵逸先越听越恼火,他用力的一挥手,说道:“你不要老是譬如譬如的!我问你,你为什么到今天才向我报告?这么严重的事情,我事先怎么一点都不知情?”

        陈永贵道:“他们也是这两天才下来的,我一直忙着应付他们呢!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心想你平素不是耳目灵通吗?今天怎么这么闭塞了?

        邵逸先生气的道:“陈永贵同志,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向我报告此事?这第严重的事情,你居然拖到今天常委会上才向我汇报!这是严重的不负责任!”

        陈永贵无端端的,被邵逸先训了一顿,心里也窝火,说道:“邵书记,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我一直在努力跟他们周旋。我又没有在偷懒!”

        邵逸先也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过重了,稍微一缓,说:“那他们怎么说?”

        陈永贵道:“他们都是些职业道德操守很好的记者,根本就不吃我们这一套,不管我们是请吃请喝,他们一概不答应,至于送红包,那就更加行不通了,我们还没有送出去呢,他们就拿出摄影机来,说要拍下来,在新闻里播出!”

        邵逸先的脸色更难看了:“那怎么办?这些负面新闻如果在中央播出,那咱们绵州官员的脸往哪里搁?”

        他的潜台词没有说出来,他的意思是,如果这些新闻播出去,那我邵逸先还怎以升职?

        他还想在绵州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取得骄人的政绩,然后风风光光的升任副省副级高官呢!

        如果中央台轮翻曝光绵州地方上的社会问题,那将引爆全国关注的目光,上级不问题责就是大幸事了,还想升迁?岂不是痴人说梦?

        因此,邵逸先听闻这个消息后,就怒不可遏!心想这还得了!

        他沉声说道:“陈永贵同志,这个问题,你必须高度重视起来,务必将中央台的记者打发走,千万不可让他们深入的进行采访了解!”

        李毅淡淡的道:“我倒觉得,适当的曝曝光,对咱们绵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阴暗的一面,就该接受阳光的洗礼!”

        邵逸先恼怒的瞪了李毅一眼,沉声说道:“李毅同志,你不必如此落井下石,你虽然刚来不久,好歹也是咱们绵州市委常委中的一员,绵州出丑,你面子上也不好看!”

        李毅道:“子不嫌母丑!如果绵州是丑的,那我们就该把她的丑挖掘出来,再把她内在的美挖掘出来,让她变得更加美好!”

        邵逸先道:“哼!绵州出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如此幸灾乐祸的,令人寒心!你别忘了,这些丑事,都是你来绵州后挖出来的!”

        李毅淡淡的道:“如果这个地方没有这种东西,我能挖出来这种东西来吗?我又不是魔术师,不会变出这么多的丑陋东西来!”

        陈永贵道:“现在的问题已经出来了,我们不是要争执谁是非,而是要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我同意李市长的看法,有问题,就应该挖出来,只有放在阳光下,才能让这些丑事挥发!”

        邵逸先道:“好好好,咱们先不讲这个问题,扯远了。这个事情,容后再商量。永贵同志,我且问你,你对刚才我们讨论的农技改革的建议,你有什么看法?你是认同我的呢,还是认同李毅同志的?”

        他毕竟是官场老手,知道这个负面新闻的问题,对自己十分不利,赶紧收手,言归正传了。

        陈永贵说道:“我刚才说到了,绵州的负面新闻很多,需要一些积极的阳光的东西来冲淡。而李市长引进几个亿的资金,进行农林投资,这就是一个十分利好的消息,可以成功的冲淡咱们市里的那些负面新闻。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支持李市长!”

        邵逸先端起杯子,放到嘴边,却又不喝,然后重重的放倒在桌面上,以此来表达他的不满情绪。

        常委们都很安静,不轮到他说话,他就坚决不发言。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他们都将扮演自己的角色,但这个角色,该如何定位,却值得他们三思。

        四比三了!

        邵逸先暂时以一票领先!

        虽然暂时领先,但邵逸先却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因为李毅居然得了这么多的票。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常委们也感觉到这次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了!

        鹿死谁手,不到最后,还殊难预料呢!

        李毅的表情还是十分淡定,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情形。

        邵逸先缓缓看向其它几个常委,最后落在组织部长文红花同志那里,心想文红花一定会支持自己的!

        “红花同志,你说说吧!”邵逸先满怀期待的说道,脸上还带上了三分笑容。

        文红花看也不看他,说道:“我跟陈永贵同志的看法相同,绵州这段时间里,负面消息实在太多,是该出一些利好消息了!裁人,固然可以减少财政的支出,但短时间里,市财政的支出却是巨大的,而且,这个消息传出去,也算是负面消息吧?所以,我支持李毅同志,希望他能早日引进这和巨大的投资!我们拭目以待!”

        李毅四票了!

        四比四平手!

        邵逸先震惊了!愤怒了!

        连文红花都向着李毅了?

        她可是市委组织部长啊!邵逸先最得力的助臂,一直以来,也是他的传声筒!

        今天她居然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