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争执难决,常委表态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争执难决,常委表态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能够理解邵逸先此刻的心情和想法。www.00ksw.org

        人都是自私的。

        对现在的邵逸先来讲,绵州发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自己的升迁。

        他最迫切的,就是要赶紧做出政绩来,他在绵州推行政体改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也是最容易出政绩的。

        在实行之前,邵逸先找到省长韩铁林同志,向他详细的汇报了自己的想法。韩铁林在三思之后,同意了邵逸先的建议。但为了保稳起见,他要求邵逸先,先在某个县里进行试点工作,如果农技人员没有发生强烈的反弹,那就继续在其它县里进行推广。

        改革工作出乎意料的顺利。农技人员是国家职工,长久以来,他们早就习惯了服从上级命令,现在上级叫他们走人了,他们也无怨无恨的离开。至于那微薄的工龄买断费,对他们来讲,只不过是一个安慰罢了。

        邵逸先也没有想到,手底下这些职员,这么顺从,这么听话。他狂喜之余,赶紧把市财政里的那笔款子拿出来,把三合县所有的农技站和其它几个站所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工龄买断,然后准备大张旗鼓的在其它县里进行推广。

        一幅锦绣前程,徐徐在邵逸先的眼前铺展开来,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荣升副省级高官那一天的到来!

        世人常说“高干”,这个词含义很宽泛,可以用来泛指国家和省市的高级干部,但一般来讲,副省部级以上文职干部、副军级以上军职干部才算得上真正的高干。

        邵逸先雄心勃勃,一心想大展拳脚,把绵州市的政体改革铺开来。他的想法,并不只局限于农技站等基层站所的改革,他还有更“伟大”的宏图!可以成功的为他的官路铺石搭桥。

        现在,李毅却提出了跟他截然不同的建议!

        邵逸先要减人,李毅却不同意!

        如果同意李毅的建议,那就意味着,邵逸先之前的改革都是错误的,必须全盘否定,就连三合县那些已经被辞退的职工,也得重新请回来!

        这种出尔反尔、朝令夕改的行为,对领导者的权威,是十分有危害的。

        邵逸先如果真的这么做了,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下面的同志们会怎么想?会怎么看?

        你邵逸先不是挺牛逼的吗?怎么被李毅逼得无路可走了?你辛辛苦苦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搞出来一个政体改革,结果还是个错误,被李毅给推翻了!

        这足以证明,你邵逸先既无能、又无才!

        以后谁还听他的命令行事?

        一个政令不达的主官,他的生存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想到这里,邵逸先坚定了一念头:“绝对不能同意李毅的这个建议!”

        可是,他转念一想,李毅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啊!动辙上几个亿的资金,对绵州来说,其诱惑力是十分巨大的!

        这几个亿的资金投进来,就算全部投在三农产业上,那绵州的经济也会冲上两三个台阶呢!

        只可惜,这个大功劳,不但不是自己的,而且还跟自己的改革理念相冲突!

        李毅这个新嫩市长,得了这么大一个功劳,那他在绵州岂不是就会干得有声有色?下面的官员见了,肯定会有想法啊,说邵书记在绵州这么久,也没干出个啥样来,李市长一来,就把绵州搞起来了。

        那样一来,邵逸先的权威依旧会受到挑战!

        一方面是绵州经济发展,一方面是他邵书记的个人升迁!

        邵逸先的选择,是自私还是以大局为重?

        邵逸先头一次觉得难以选择,他挠了挠头,沉吟良久,才缓缓说道:“李毅同志,政体改革,势在必行,况且已经在三合县全面铺开了,不可能说断就给断了!因此,你的提议,我不能同意!”

        李毅皱起眉头,心里一沉,暗想,邵逸先还是选择了他自己的道路啊!就算这条路是黑的,他也会走到底去!

        可是,李毅现在也没有办法说服邵逸先,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路子,就一定是正确的啊!

        一切都只能靠事实说话,在出成绩之前,谁也无法预料,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邵书记,那饶小姐的投资呢?不想要了吗?”李毅沉声问道。

        邵逸先道:“投资是可以谈的嘛!技术上我们可以给予一定的支持,但主要的,还是要靠他们公司自己才行的。他们既然想在农林产业发展,不可能不培养自己的农技人员吧?而且,我们那些下岗的农技人员,他们也可以聘用啊!如此一来,岂不是双赢之法?”

        李毅冷笑一声,心想你打得如意算盘啊!

        资金你想要,人和技术你不给,还叫人家把你的辞退的职工聘用回去?

        你当人家企业家都是冤大头!来你的地方投资,还得为你的错误买单?

        “这个事情,只怕很难谈。”李毅道:“人家还想着我们给他们多一些优惠呢!人家来这里,投资这么大,为了利益着想,肯定会控制成本。我们这么做,岂不是在增添企业的负担?谁还敢来这里投资呢?”

        邵逸先道:“总有办法可谈的嘛!总而言之,我不赞成你的想法,农技人员,占用编制过多,却又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必须裁减了!”

        李毅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自己抛出这么大一个诱惑,邵逸先居然都不上钩!这样的领导,真是绵州人民的悲哀啊!

        “邵书记,我还有一个想法。三合县里,你已经进行过改革了,我们就暂且不动那边,其它几个县市区,就请你暂时不要动,先看看三合县的改革成效如何,你看这样行不行?”李毅只有退而求其次。

        邵逸先却是求功心切,根本不理会李毅的退让,他用力的挥了挥手,说:“不行,全市的改革工作,必须在年底之前完成!”

        李毅的脸虎了起来,心想我有心退让,你反倒咄咄逼人,看来,你料定我是个软杮子,想捏就捏不成?

        困难像弹簧,你弱他就强!

        有些人就是这么贱,你越是容让,他越是觉得你怕了他,他反而变本加厉的欺负你!

        李毅的态度也强硬起来,说道:“邵书记,饶小姐的这笔投资,我是势在必得的!这笔资金的投入,对咱们绵州的发展是十分有利的。也许,这就是绵州经济腾飞的一个起点!农技站绝对不能撤!”

        邵逸先道:“必须撤!这是我市的一项政治任务和工作目标!”

        气氛立时变得紧张起来,一个要撤,不个不准撤,两个人针锋相对,四目相瞪,就差擦枪走火了!

        其它常委们一直在坐山观虎斗,没有插嘴。

        但他们也知道,接下来,很快就会轮到他们工作了。

        因为,一把手和二把手政见不合时,肯定要进入常委表决程序。这就轮到常委们举手表决了。

        邵逸先见说服不了李毅,他拿出一把手的威势来,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李毅同志,我们这么争论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以。干脆这样吧,你把饶小姐请出来,我们跟她当面谈。看看她是个什么意思?”

        李毅道:“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没得谈。饶小姐的意思,我很清楚。今天我提出这个事情,就是希望今天得出一个结论!”

        顿了一顿,李毅淡淡说道:“邵书记,既然我们难以委决,那就干脆一点,请常委们一起来讨论讨论吧,如果大部分常委支持我的做法,那你就没有话说了吧?”

        李毅这话的意思,就是要进行常委表决!

        邵逸先双眉一扬,冷冷的眼神看向李毅,心想你好大的胆气啊!我是坐山虎,我都没有先开口要求表决,只想求一个两全之法,你却敢率先提出来进行常委表决?

        哼!既然你要找虐,那我就成全于你吧!

        “好!”邵逸先冷笑一声,说道:“李毅同志,既然你想请常委们一起讨论,那就进入常委表决程序吧!如果你输了,你就没有话说了吧?”

        李毅淡然道:“我要是输了,那就是说,这几个亿的资金泡汤了!所以,我在这里要恳请诸位常委同志留意了!这事情,不比平时的人事议题,也不是一般的市政问题,而是关系到绵州今后发展的大计!请你们在投出宝贵一票之前,认真的三思而行!”

        “同志们,我也要讲两句。”邵逸先道:“我市的政体改革,是韩省长亲自审批的改革项目,也是他一直关注的项目。现在工作进行到了一半,不可能半途而废,关系重大!”

        两个人都在进行最后的拉票演讲。

        李毅道:“我并不反对改革,但绝对反对乱改乱革。农技站的存在,是必须的,只需要对他们加强管理,就可以好好的利用他们的才能,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服务!”

        邵逸先道:“行了!同志们想必都清楚我和李市长的意思了吧?下面,就请大家都发表一下看法吧!”

        他缓缓巡视全场,将目光落在副书记庄传林身上:“传林同志,你先说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