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五章 谁比谁强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五章 谁比谁强势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邵逸先两个人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的对战了一阵,谁也没能说服谁。www.00ksw.org

        常委们都闻到了浓浓的火药味,睁着眼睛看着他们两个相斗,没有人随便插嘴。

        邵逸先没想到李毅如此难缠,所有的言语都冲着他来,而且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他沉着脸,说道:“李毅同志,这笔钱现在已经被应急用了,等市里下笔资金到来后,你再拿去修桥不迟!”

        李毅道:“说到资金,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跟向常委会做个报告。绵州市的超市联盟,在上次的突击检查中,发现他们有恶意操纵市场物价的嫌疑,因此,市政府向他们开出了罚单,后经法院宣判,他们要支付一千万的处罚金。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他们的钱还是未能到账,我建议,立即对他们进行法律制裁,强制他们交纳处罚金。”

        副书记姚迎春道:“这倒是个好方法,这笔钱一到账,财政马上就可以宽松不少。”

        其它几个常委都不说话,因为他们明白,超市联盟跟邵逸先的关系。

        邵逸先摆了摆手,说:“在这个问题上,我理应避嫌,但兹事体大,我又不得不多说几句啊!同志们,咱们绵州经济本就薄弱,超市联盟,也是为了更好的生存而成立的商业组织,我们政府理应加以扶持,可是,因为超市联盟跟我之间,有一层关系,这一点,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因此,我从来没有给予他们任何关照!”

        他说到这里,一副毫不理亏的样子,说道:“但是,我不给予他们特殊照顾,并不代表我们市委不重视他们的存在,也并不代表这个联盟不重要!恰恰相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民间商业组织,为带动我市劳动就业和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李毅心想,你拐弯抹角的,找了这么多的借口,还不就是想为超市联盟说好话?为他们开脱罪责?

        邵逸先瞥了李毅一眼,说:“我以为,这一千万的处罚,有些太重了!超市联盟每年的营业额才多少?你一开口就处罚人家一千万,还让不让人活了?”

        李毅道:“邵书记,这是法院的判决!超市联盟要么执行,要反被强制执行。无论是谁,都无法替他们开脱罪责!”

        邵逸先道:“这个事情,我坚持自己的意见。超市联盟是咱们市里的一个民间商业组织,我们应该帮助他们、支持他们,而不是一味的打击!任何事物,在成长的过程中,都难免会犯错,会有些曲折,我们要允许他们偶尔的犯错,只有犯错,才能逐渐的强大。”

        李毅道:“有些错误,是可以原谅的,有些错误,却是不可原谅的!邵书记,超市联盟哄抬物价,严重影响到了本市的市场行情和经济发展,他们给绵州人民带来的,不是实惠,而是灾难!现在只判他们处以罚金,已经是小惩薄戒了!如果从严处罚的的话,应该封停超市联盟旗下所有连锁超市,责令其进行限期整改!”

        邵逸先道:“我也没说不处罚嘛!我觉得,罚他个两百万,也就差不多了。”

        李毅心想,难怪超市联盟迟迟不交纳罚金,原本真的是邵逸先在背后替他们撑腰呢!

        从邵逸先的话里,不难听出来,邵逸先有意维护超市联盟。

        李毅道:“邵书记,这是肯定不行的!我查过超市联盟的对外账单,罚他们一千万,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这个事情,法院已经做出判决,我们没有再进行讨论的必要。我们要讨论的,就是怎么样采取有力的措施,让超市联盟尽快交纳罚金!考虑到邵书记和超市联盟的某层关系,我们也不必做得太过分,让你太过为难。因此,我建议,成立一个催款小组,给他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必须收回这笔罚金,期限一过,就进行加收滞纳金等更加严厉的处罚!”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别老是逼人太甚啊!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把超市联盟逼得无路可走,就不怕他们反弹吗?他们要是急了,我可不敢担保,他们会做出何等举动!”

        李毅淡淡的道:“我们是政府机构,我们有理由维护百姓生活的安宁和稳定。而物价恰恰是其中最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方面。有法必依,依法必行!如果他们不服,大可以上诉!如果他们胆敢闹出过分的事情来,嘿嘿,难道咱们国家的暴力机构,都是摆设吗?”

        邵逸先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行,既然李毅同志说得如此在理,那就依你,成立一个催款小组,限其一个月交纳款项吧!”

        李毅道:“一个月太久了,一个星期足矣!”

        邵逸先再一次感受到了李毅的咄咄逼人和寸步不让!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李毅同志,那这样吧,如果超市联盟能交纳这笔资金,就抵过我上次挪用的那一千万吧!”

        李毅道:“邵书记,这可得一码归一码。那一千万是我们政府方面的同志,要回来替北羌县修桥铺路的。而这一千万,则是超市联盟的罚金,这笔钱,政府已经有了花销的地方!”

        邵逸先沉声道:“李毅同志,你怎么处处都要诘难于我?难道,我主导的政体改革,你就不想投入分文了吗?这也是咱们绵州的大事!”

        李毅道:“好,既然说到了这个农技改革,我们就来具体的分析分析。我们来看看,你主导的这个改革,到底是利是弊。”

        邵逸先道:“我的这个改革,得到了韩省长的亲自审批,他还在我的报告上亲笔做了朱笔批注!自然是深得民心的!”

        李毅微微一笑,说:“邵书记,我想你弄错概念了,韩省长同意,并不代表深得民心。”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在京城部委里工作,不知道下面的实际情况!”

        李毅道:“邵书记,我在京城部委工作之前,也一直在下面工作,镇、县、市里都待过,对基层的情况也很了解。”

        邵逸先道:“改革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你又凭什么说我的改革不对?”

        李毅道:“归根结底,任何改革都必须回到南巡首长的三个有利于上来: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这一点,大家都同意吧?”

        李毅抬出南巡首长来,众人自然不敢说不好,都点了点头。

        邵逸先道:“那便如何?大话套话,谁都会说!”

        李毅讶道:“邵书记,你居然敢说南巡首长的讲话,是大话是套话?”

        邵逸先一愣,微微恼火,心想谁都知道你是在讲你李毅,你却偏偏歪解我的词意!

        其它人原本都没在意这句话的语病,听李毅这么一提,他们也觉得邵逸先这话里有语病!

        “我不是说南巡首长,我说的你!”邵逸先沉声说道。

        李毅道:“南巡首长在谈到三农工作时,曾经特别的提出来过,对涉农方面的改革,一定要慎之又慎,切不可出现瞎折腾现象,三农确实是伤不起了。”

        邵逸先眉毛一扬,说道:“你说我是有瞎折腾?”

        李毅道:“邵书记,你的改革设想,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以钱养事!”

        “差不多就是这个道进吧以!”邵逸先道。

        李毅沉声道:“你现在改革的气势,可以用大刀阔斧、气壮山河来形容。可是,你这样做的后果,会导致大批长期工作在一线的农技人员,一夜之间,统一由‘干部身份’变为买断的‘社会人’!硬逼着年轻人员去下海,去自谋生路,年龄稍大点的提前义退回家,反聘的人员也很少,每个农技站平均只留一人看家。这些长期为农业付出青春热血的人,一下子都成了社会上多余的人!大家想想,这些同志怎么能想不通。”

        “当然了,广大农技人员有着很强的大局观念,他们不敢反抗,只能吞下这个改革的苦果。但这样一来,大部分农技人员会彻底心寒,让多年构建起来的农技推广体系的土崩瓦解,出现‘网断、人走’、‘青黄不接’的局面其中的损失将无法估算。我说这番话的目的,并没有责怪谁的意思。而是想恳请诸位常委三思!”

        李毅说话声音不疾不徐,把自己要说的话表达得清清楚楚。

        “哼!”副书记庄传林冷笑一声,说道:“李毅同志,你还真是会演戏啊!如此惺惺作态,给谁看呢?是不是想收买人心啊?”

        李毅道:“庄书记,你这话是何意思?”

        庄传林道:“李毅同志,莫非你忘了?你还想在市里进行大刀阔斧的减副行动呢!你在提出这么荒唐的提议前,怎么就不考虑这些被减的副职有所感想呢?难道,政府的副职官员,连一个小小的农技人员都比不上吗?”

        李毅眉毛一扬,说道:“不错!很多副职官员,其重要性,就是比不上农技人员!副,是一定要减的,农技改革,却不能这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