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四章 火药味渐浓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四章 火药味渐浓

    作品:《官路弯弯

        火药味渐浓李毅还是淡定的坐着,并没有跟邵逸先讨这个问题。www.00ksw.org

        黄裳坐在记录员位置上,代替了刚才的那个男同志。

        这里本就是她工作的岗位。

        邵逸先的目光,缓缓扫视全场,让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这边来,然后说道:“同志们,刚才出了一个小插曲啊!这个事情,我们暂且放下,我们接着开常委会议。”

        副书记庄传林道:“少了一个常委啊!这还能开下去吗?”

        邵逸先道:“就当程泽田同志暂时请假吧!我们十二个人,一样讨论决策。”

        庄传林道:“少一个人,到时表决之时,怎么办?要是出现六票对六票的结果呢?”

        邵逸先看了李毅一眼,说道:“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出现的机率太小了!”

        李毅心想,邵逸先这是瞧不起我李毅啊!虽然我成功的把邵逸先最忠实的一票给弄走了,但他是觉得我不是他的对手吧?

        的确,在邵逸先想来,李毅的背景再大也罢,但在绵州市的这一亩三分田里,李毅是无法与他邵逸先相抗衡的。

        邵逸先觉得,李毅初来绵州,就算在京城背景再大,强龙难压地头蛇,他是斗不过自己的,李毅跟自己,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上。

        虽然程泽田出师未捷身先退,少了一个最忠实的拥趸者,但邵逸先还是很有自信,自己能稳压李毅一头!。

        就算李毅在京城有些背景,又能怎么样?就算李毅能赶走一个,他还能把所有支持我的人全赶走?

        古来有句话,说天高皇帝远。不是没有道理的。李毅的势力在京城,京城离绵州太过遥远啊!那里的头头脑脑们,对绵州这边的事情,能管到多少?这些市委常委们,平时主要还是跟邵逸先在一起共事!

        李毅是京城下放来的,这种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来镀金的,都做不长久!

        到时,李毅镀完金,就功成身退,回京述职去了。

        这里的常委们,还是要跟邵逸先一起工作下去!

        所以,邵逸先这个坐山虎,才有这份自信!

        听到邵逸先的轻视之言,李毅淡淡回应道:“十二个人,也有十二个人的开会方法,就算是六对六,我觉得邵书记是一把手,他可以多算半票,如果真的出现六对六的情况,应该算邵书记那一方赢!”

        呃!

        刚才还说邵逸先牛逼哄哄呢!转过眼,就听到李毅更加牛气冲天的大话!

        常委会里,最可能出现争执的,就是李毅和邵逸先,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争斗里,必定发生在李毅和邵逸先之间。

        李毅居然让邵逸先半票!

        这可是一种极有自信的表现!

        邵逸先原本阴郁的脸色,益发显得发黑了,他发出一声冷笑,说道:“李市长说得太好了,不过!我邵某人向来公平公正,不需要他人相让!谁要是有本事赢得了我,我就佩服他!这样吧,如果真的出现六对六的平局,那我就让他半票!算他赢!”

        嘿嘿!李毅心想,这个邵逸先还真是经不住激啊!

        庄传林沉吟道:“依我之见,还是不要这样吧!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这送出来的赢,赢得又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是平局,那我们就把这个议题转到下一次再议好了。”

        副书记姚迎春笑道:“邵书记和李市长都有大将之风啊!既然如此,我倒有个提议,如果真的出现平局,那就再进行一次不记名投票。我相信,一定会有不同的结果出现。”

        邵逸先缓缓点头,说道:“既然同志们都这么坚持,那就随大家的意思办理吧!咳!”

        他轻咳一声,正式进入本次常委会议的议题。

        “同志们,本次常委会议,要讨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干部编制改革的问题。”邵逸先不疾不徐的说道:“前不久,市里出台了一个农技站改革的方案,并在三合县进行了试点工作。事实证明,这次改革工作是成功的,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因此,我打算,在全市范围内进行大面积的推广……”

        “慢着,”李毅说道:“邵书记,你所说的农技站改革方案,我大概了解过,我觉得这项改革存在硬伤,有必要再行讨论。”

        邵逸先皱起眉头,说道:“李毅同志,你这是何意?你刚来,对本市的农技站工作还不了解。你没有发言权。这个问题还是得听我的。”

        李毅道:“邵书记,我看过你写的那份文件,文件里说,本市农技站人员过分闲置,无所事事,所以要进行改革,而你的改革思路,就是把所有的农技站人员一刀切,全部下岗,这种做法过于片面了,存在大问题。”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有所不知,我并不是叫他们下岗,而是实行一种全新的管理模式!他们虽然不再是国家正式职工,但也可以成为国家的聘用员工,而所有的农技站由事业单位变为企业,更名为农业技术服务中心,反过来聘请这些职工。这也是政府改革中一项重要的改革方式。我们绵州市里,农技站超编严重,我觉得先在农技站进行试点,随后再逐渐推广到市里的其它站所。不出三五年,咱们绵州将有一个质的飞跃!”

        李毅道:“邵书记,你的愿望是好的,政企改革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如何改,改成什么样子,就很在商讨的必要。农技站在三农工作中,占有十分重要地位,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这个站点,不能撤消!”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我刚才说得很明白了,你初来乍到,对本市三农工作还不是很了解!农技站早就名存实亡,根本就没有起到引领和指导农业生产的作用。这个机构的存在,只能拖垮本就不富裕的县镇级财政!”

        李毅道:“邵书记,那我倒要请问了,你哪此改革之后,农民们以后碰到生产中的问题,找谁去解决?”

        邵逸先道:“这些技术人员,还是被政府聘用了嘛,虽然不是全职职工,但有需要的时候,还是可以去找他们,按工时给钱。这对政府和个人来讲,是双赢的啊!”

        李毅道:“如果这些技术人员不在本乡呢?如果他们都下海或是外出务工了呢?”

        邵逸先道:“你也说了,只是如果!这么多的人,总会有人留在本乡发展的!”

        李毅道:“再有一条,这么多的同志,你要他们全部下岗,实行的又是买断制度,你从哪里拿出这笔钱来?”

        邵逸先道:“市里财政不是有收入嘛!先顶着!”

        李毅道:“我正要跟邵书记商量这个事情,我上次跑了几趟省城,好不容易要了一千万的资金回来,你为什么要把这一千万的资金给我转走?”

        “这个嘛!”邵逸先道:“当时正是三合县政体改革的关键时期,需要一笔资金,可巧财政局就有这么笔钱,我就先行批用了。”

        李毅沉声说道:“邵书记,这笔钱是我从省城要回来的,是为了给北羌县修路铺桥用的!你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把钱给转走了?你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

        邵逸先道:“李毅同志,你要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北羌县是我们市的,三合县也是咱们市的!用在哪里都是用在公事上,有什么区别呢?非要分得这么清楚吗?”

        李毅道:“问题是,这笔钱,是打算用在北羌县整修吊索桥的!同志们,大家都在绵州工作过一段时间了,想必对北羌县的吊索桥并不陌生吧?那种桥,可以称之为断魂桥啊!前不久,就有一个上学的小孩子,从桥上面摔下去,丧失了年轻的生命!邵书记,这笔钱,我请你立即还给市政府局,然后再拨款给北羌县,进行吊索桥的整改工程。”

        邵逸先道:“北羌县是个穷县,山高林密,你这一千来万投进去,也就是在池水里起个水花儿,根本改变不了那里的现状,还不如把这笔资金用在刀刃上!让它发挥更大的效能!”

        李毅沉声道:“邵书记,你主持的政体改革,是件大事情,这个我们等一下再详细商讨。现在我们先谈这笔资金的问题!”

        邵逸先道:“这虽然是两个问题,其实也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要讨论这笔钱的用法,我们就要先分清楚,哪项工作最重要,我们这笔钱,就应该花在哪个方面!目前来讲,政体改革,势在必行,刻不容缓,所以,这笔钱只能先用在这上面!这就是我的逻辑!”

        李毅道:“我们先不讲你主导的那个政体改革是否合理。就算它是势在必行,那也因该由你自筹资金来进行,不能把我要回来的钱给拿走!”

        邵逸先冷笑道:“李毅同志,难道你不是市委一员吗?你要回来的钱,就属于你个人吗?市委就不能动用吗?”

        李毅虎着脸,说道:“邵书记,这笔钱,是修桥的救命钱,不是我李毅个人的私房钱。但是,它也不是你邵书记的钱,不能由着你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