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官,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官,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作品:《官路弯弯

        程泽田还待发飚,邵逸先沉声喝道:“泽田同志!你还待样?你还嫌闹得不够过分吗?”

        “邵书记,不是我要闹,是李市长非抓住我不放啊!”程泽田怒气未消,含怨带恨的看了李毅一眼,说道:“李市长,一个小事情而已,你有必要抓住大做文章吗?”

        李毅冷笑道:“小事一桩?对你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但对黄裳同志来讲,却是天大的事情!简直比天塌下来还要严重!程秘书长,我看你是官当久了,这官味越来越浓了!也许,你早就忘记了,当一个普通职员,遭遇到你这种级别高官的威胁时,他心里是何感想!”

        这话说得异常沉重,常委们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www.00ksw.org

        是啊,许多在官高显贵们看来十分普通的事情,对一个普通人却是天大的麻烦了!

        程泽田利诱不成,就威逼,就迫使黄裳就范,这件事情,对黄裳来说,的确是比天还要大的事情了!

        “你想怎样?”程泽田火了,摆去架式来。

        李毅淡淡的道:“鉴于程泽田同志的表现,我以为他不再适合担任市委常委这一重任,我建议,市里写个报告,递交省委批复,撤消程泽田同志的常委。至于其它职务,请省委酌情考虑进行调换!”

        “什么!”程泽田惊呆了,他简直不敢相信,李毅的目的,居然是为了撤他的职!

        邵逸先等人也都愣住了。

        原本如此!

        难怪李毅小题大做,在常委会开始的时候,就拿出程泽田调戏黄裳之事大做文章,目的原来在这里!他这是想把程泽田逼走啊!

        程泽田是邵逸先最得力的助手,相当于他的左膀右臂!

        李毅现在是要砍断他的手臂啊!

        邵逸先皱着眉头,说道:“李毅同志,这样的处理方式,太严重了!我不同意!”

        程泽田听到邵逸先支持自己,便松了一口气,心想只要老大支持自己,那就不怕李毅的诘难。

        李毅道:“邵书记,程泽田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一个党员干部的规范,我坚持我的意见!”

        邵逸先道:“不就是言语不检点,调戏了一下小职员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李毅同志,咱们都是市委领导干部,住在一个大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小事情,闹得彼此不开心嘛!”

        李毅道:“没什么大不了?程泽田同志不只是言语调戏这么简单!他还要威逼利诱黄裳同志!谁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力?他当了一个市委常委,就可以想睡谁就睡谁吗?他想开除谁就可以开除谁吗?如果我们的领导干部,都是这样的人,那咱们绵州官场,岂不成了土匪窝?”

        邵逸先脸色一变,说道:“李毅同志,你言重了!不要以一括全!程泽田同志,在绵州兢兢业业工作了数十载,他的贡献和功劳,我都是知道的!总不能因为他的一个小小错误,就断送了他大好的前程!你的提议,我坚决不同意!”

        李毅道:“邵书记,一个人以前的功劳,并不能开脱他现在的过失和错误!一个人要是总躺在过往的功劳薄上生活,那他还有什么前途可言?我意以为,像程泽田同志这种人,已经不再适合当前的职务了,遑论前程可言?”

        “李毅!你别欺我太甚!”程泽田双眼冒火,瞪着李毅。

        李毅道:“我只是在为一个可怜的女人讨回一个公道!”

        程泽田道:“我是市委常委!是市级领导,你无权管我!我是不是适合现在这个职务,跟你没有关系!得由上级组织说了算!”

        李毅不屑的一笑,说道:“是吗?那你就等着瞧吧,程泽田同志,你犯下的错误,必须自己承担责任!党和组织给你这个官职,不是让你来抖威风的,也不是让你利用职权谋一己私利的!”

        他越说声音越严厉,俊脸虎虎有生气!

        程泽田不敢逼视李毅的双眼,闪躲着移开了目光。

        李毅双手撑在会议桌边缘,环视众人,说道:“同志们啊!党、国家和人民,选举我们来当领导,是为了让我们祸害他们的女儿吗?不是的!是让我们来保护他们的!”

        常委们见李毅当场做起了报告,而且说得这么凛然大义,振聋发聩!他们一个个都坐得端正,陷入了深思。

        “嗤!”一个不合时宜的讥笑声传来。

        发出这个声音的,正是市委副书记庄传林同志!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庄传林扯着嘴角,说道:“当官是为了什么?也就是一份职业嘛!做好本职工作,也就行了,没你说得那么大义!”

        李毅沉声道:“庄书记,如果你有这种想法,我劝你还是辞官归乡,去做点小本买卖的好!或是到一个企业去打打工,每天操心完自己的事之后,就不必多想了!官,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庄传林道:“李毅同志,你怎么又扯上我来吵架了?我看你今天情绪不太正常吧!”

        李毅冷笑道:“那依你之见,调戏女下属,说当官只为自己好,才是真正的正常人?”

        “哈哈!”有常委发出大笑声。

        庄传林脸色一变,拉下脸去。

        李毅道:“我听说过一句这样的话,说我们把动物看成另类,殊不知,在这些异种看来,我们人类也是一种异类!庄书记,你刚才的语意,很好的佐证了此言。”

        庄传林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李毅这是转着弯的在骂他呢!

        李毅是说,我们是正常的人类,而你们却是那些跟动物无异的异类!

        骂人不带脏字!智慧低一点的人,还无法理解!

        这是一种讲话的艺术!

        “好!”旁边的黄裳发出一声赞叹,心想李市长真是有魅力啊!他站在这里演讲,很有一点诸葛亮舌战群儒的风采呢!

        邵逸先摆了摆手,说道:“大家都不要吵了!听我说两句。”

        他是老大,老大发话,其它人还是得卖他一个面子,便都住了嘴。

        邵逸先沉声说道:“程泽田同志,这样吧,你今天的确做了错事,你向黄裳同志道个歉吧,至于黄裳同志被开除一事,我做主,不同意!黄裳同志还是市委办的工作人员!此事就这么揭过算了!”

        程泽田却像被针扎了一般跳将起来:“邵书记,你怎么帮着别人啊?我没有干过那种事情,凭什么给她道歉!”

        邵逸先沉声道:“你有没有干过,你自己心里清楚!”

        程泽田道:“我可是市委常委,要我向一个低级职员道歉?这也太辱没我程秘书长的名头了!”

        邵逸先道:“我还是不是这个市的一把手?你听不听我的话?道不道歉?”

        程泽田撇着脸,说道:“我没做错事,我道什么歉!邵书记,难道连你也害怕这个姓李的?他一开口,你就叫我道歉?他说跟江首长通电话,你就信他能跟江首长通电话吗?吹牛皮谁不会啊?我还说我跟一号首长通过电话呢!”

        邵逸先见他如此顽固,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如果说多了,就会给人留下一个怕李毅的印象!

        因为从事情的表面上来看,自己就是因为怕李毅,所以才要求自己的助手给一个黄毛丫头道歉!

        堂堂市委秘书长,居然给一个丫头片子道歉?

        换谁都不会干吧?

        然而,邵逸先明白,李毅刚才那番狠话,并不只是说说玩玩的!

        李毅在省城打了省府秘书长,都能全身而退,足以说明此人的厉害之处!

        现在程泽田有把柄落在李毅手里,李毅要是想找他的麻烦,只怕还真的有他的办法呢!

        所以,邵逸先以退为进,叫程泽田当面道歉,将此事揭过,庶几可以保全程泽田!

        可惜了,程泽田并不领邵逸先的情。

        程泽田并不是个傻子,只是他正在气头上,恨不得冲上去跟李毅对打一番呢!脑子里一片浆糊,哪里还能冷静的分析这其中的利弊得失?

        “道歉?我觉得道歉已经解决不了问题!”李毅淡淡的说道:“程泽田同志所犯的错误,说明他内心的邪恶!也说明他在职位上,成天就没想干点好事!还是撤了的好!”

        邵逸先眉毛一扬,心想好你个李毅,你还真是欺人太甚啊!

        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能把一个市委秘书长给撤了?

        “哼!”邵逸先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李毅同志,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也不掂量掂量!你只不过是一个市长,怎么可能把一个常委给撤了?就算是省里,也得多数省委常委同意才行呢!我就不相信了,你在省里还能有这么巨大的能量?”

        李毅道:“那就拭目以待吧,我相信,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了!”

        邵逸先摆手道:“行!你要告,你尽管去告。只要你告得下来!”

        这时,敲门声响起。邵逸先不耐烦的道:“哪个?”

        “邵书记,是我啊。”邵逸先的秘书赔着小心走进来,说道:“省委冯书记的电话,叫你马上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