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八章 江首长的电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八章 江首长的电话

    作品:《官路弯弯

        邵逸先在门口站定,缓缓扫视办公室里的众人,当看到李毅的宝座上空空如也时,他的脸色变得阴沉异常。www.00ksw.org

        他邵逸先才是绵州市的老大,是一哥。你李毅只是老二,你凭什么比我还要晚到?

        邵逸先已经是掐着点过来的,心想这么晚了,其它常委包括李毅都应该到了吧?

        “邵书记好!”程泽田带头呵呵一笑,很响亮的喊了一声,像在欢迎皇帝回朝一般。

        邵逸先重重的嗯了一声,沉声问道:“泽田同志,常委们都到齐了吗?”

        他这是明知故问,而程泽田居然也站了起来,煞有介事的清点了一遍人数,这才说道:“报告邵书记,本次常委会,应到十三人,实到十二人,市长李毅同志缺席未到。”

        “哼!”邵逸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这声冷哼的含义,想必在座的常委们都能听出它的言外之音来!

        李毅这个新晋市委常委、市长,出席第一次常委大会,居然就迟到了!

        “李毅同志为什么缺席?他是不来了呢?还是有事耽搁了?”邵逸先慢腾腾的走过来,在他自己的主位上坐下来。

        不管李毅来不来,来得早与迟,本次常委会,他邵逸先还是要继续开下去的。

        只不过,如果李毅真的缺席,那今天的常委会就要失色不少了!

        李毅啊李毅,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他心里对李毅既恨且憎,但表面上却表现得很得体,出言询问李毅同志为什么没来,而不是马上指责和发脾气。

        众常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了摇头,不说话。

        “邵书记,李市长可能是有事情耽搁了吧?今天怕是来不成了呢!”程泽田呵呵笑道:“他不来也好,邵书记,咱们开始吧?”

        邵逸先道:“那他有没有请假?”

        程泽田道:“市委办会议处没有接到李市长的任何请假方式。看来,他是不想来了!”

        邵逸先沉声道:“这不是他想来不想来的问题!今天是绵州市委召开的常委大会!我上个星期就通知了诸位,本次会议,不得缺席!李毅同志明知故犯,这分明就是不把常委会议的章程放在眼里!”

        程泽田添油加醋的说道:“他更加没有把您这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他这是把您的话当成耳边风呢!”

        邵逸先嘴角一抽!

        程泽田的话戳中他的死穴了!

        其它常委也都是脸色微变,心想程泽田这么说,分明就是要挑起邵逸先和李毅之间的仇恨啊!

        “不可能吧?”组织部长文红花同志沉吟道:“李市长向来守时,今天可能是有事情给耽搁了。我们再等等吧,也许他马上就到了。”

        “还等等?”副书记庄传林好不容易抓到了李毅的痛脚,马上予以痛击:“这是常委会议,不是他市长办公会,他想迟到就迟到啊?邵书记从来都不迟到呢!谁知道他到哪里去做什么事情了!”

        程泽田嘿嘿一笑:“这可说不准,也许他又跑到省政府跟某人打架去了呢?”

        “哈哈!”几个常委忍不住发出一声大笑。

        邵逸先扫视一眼,问道:“什么打架?打什么架?”

        程泽田得意洋洋的道:“邵书记,敢情你还不知情呢?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

        邵逸先最烦别人吊自己的胃口,就算是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也不行!他皱起眉头,问道:“怎么回事。快说!”

        程泽田也不敢过于卖弄,当即把刚才说过无数次的李毅英雄史再次说了一遍。

        “李市长跑到省长办公室门口,把梁利国秘书长给打了?”邵逸先微微变色,沉声道:“李市长这是为什么?梁利国秘书长可是省政府的一号大秘!他这么做,梁秘书长会怎么看待咱们绵州?韩省长又怎么看待咱们绵州呢?今后咱们绵州市的干部,还敢上省城汇报工作吗?”

        邵逸先就是邵逸先,几句话就把李毅树到了所有绵州官员的对立面!

        如果今后绵州干部不受省政府领导待见,那全都是李毅的错!

        这个帽子有些大,压下去,是可以压垮人的!

        程泽田道:“就是啊!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震惊得无法相信呢!”

        邵逸先道:“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程泽田道:“多亏了韩省长大度,叫省府的人把这个消息给封锁了,不准外传。”

        邵逸先缓缓点头,说道:“这就是了。”心想既然如此,那你程泽田又是如何时得知的?看来,你这小子也不简单哪!

        庄传林脸色不虞的说道:“李市长的行为,实在是有些过分,影响的是咱们绵州干部的名誉!”

        统战部长李战军同志说道:“我不这么认为。李毅同志虽然是咱们绵州的市长,但他也是个人,不是神。人就有人的脾气!他既然敢在韩省长办公室门口动手打人,那肯定有他不得不打的理由。我们应该理解他。这件事情,只是李市长的个人行为,跟咱们绵州市的其它同志挨不着边边,不可如此上纲上线!”

        文红花笑道:“从我们女性的角度来讲,我倒觉得李市长是个很爷们的人!试问天下男人,又几个敢跑到省长门口去揍省府秘书长的?尤其重要的是,李市长打了人之后,韩省长还能封锁消息,李市长安然无恙的回到市里!这其中的深层含义,难道不更值得我们三思吗?”

        副书记姚迎春同志说道:“我觉得文部长说的有理啊!如果换个位置,是我们的话,敢不敢在韩省长办室门口打梁秘书长,是一回事,打完之后,有没有后遗症,又是另外一码事了!我得承认,我姚迎春是没有这个胆量去打梁秘书长的。至于打完之后,那我肯定不能全身而退了!所以,依我之见,李毅同志这次打架,肯定另有原因!”

        李战军道:“肯定是梁秘书长跟李毅之间发生了某种冲突啊!但这种冲突,肯定是梁秘书长的错,不然韩省长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李市长吧?”

        文红花道:“看问题不能看表面啊!我们一直以为李市长打了梁秘书长,就认为是李市长的错。看来,我们的认知很局限啊!”

        邵逸先脸色阴沉,心想再这样下去,常委们反而都向着李毅去了!

        他挥了挥手,说道:“今天是来开常委会议的!与此无关的事情,咱们就不要再讨论了!李毅同志打没打人,那是他个人的道德行为。我们就不要置喙了!”

        他刚刚还说李毅的行为严重损害到了整个绵州官场的名声,现在又说不予置评了!

        他翻脸都翻书还快啊!

        一把手发了话,其它人也就住了嘴,不再讨论此事了。

        但文红花和姚迎春两个人的话,却让众常委们引发了深层次的思考。

        他们刚才只想着娱乐性,没有考虑到这件打人事情的背后含义!

        李毅打了梁秘书长,而且是在省长办公室门口,为什么他能没事人一般的回来呢?而且韩省长还能封锁消息!

        这是为什么?

        所有的常委脑海里,都浮起一个大大的问号!

        “咳!”邵逸先轻咳一声,引起大家的注意,把常委们的思绪拉了回来。

        “同志们,”邵逸先道:“李毅同志迟迟未到,很可能是因事耽搁了。我们就不等他了。咱们开始今天的常委……”

        邵逸先的话还没有说完,常委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谁?”邵逸先皱起眉头,沉声问道。

        所有的常委都转过头去,看向门口。

        只见李毅同志站在门口,虎着一张脸!

        “李毅同志,你迟到了!”邵逸先淡淡的说道。

        李毅缓步走进来,锐利的目光在程泽田身上扫了一眼。

        程泽田眼皮子没来由的一跳,不敢直视李毅,把眼神转移了。

        李毅只是扫了他一眼,便看向邵逸先,说道:“邵书记,对不起,我来晚了三分钟。”

        邵逸先不悦的道:“李毅同志,不只你的时间宝贵,我们所有常委们的时间更宝贵!你一个人迟到三分钟,我们十二个人就要等你三分钟,每个人浪费了三分钟!你是政府主官,有些话,我不想说得太过分,希望你引以为戒!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李毅淡淡的道:“邵书记批评的是,是我对不起大家。我因为我的迟到,向大家道歉!”

        邵逸先道:“今后,如果你因事缺席或是迟到,请你事先向会议处说明一下!我们好决定等还是不等你。”

        李毅走到那把空椅子前坐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今天是个意外。我也没有想到,江首长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而我的时间虽然很宝贵,但也没有江首长的时间宝贵啊!同志们,你们说对不对?我不可能把江首长的电话给挂了吧?我李毅还真没有那个胆。”

        邵逸先冷笑一声:“江首长?哪个江首长?他的电话就这么重要?”

        李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江兆南首长啊!邵书记,你不会连他都不知道吧?还是你觉得江首长的时间,比我们的时间更不宝贵?”

        呃!

        静!

        常委会议室里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