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为老不尊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为老不尊

    作品:《官路弯弯

        绵州市委常委会议室。www.00ksw.org

        空调开得很高,电能制造出来的暖气,把这间像征着绵州市最高决策房间的温度,烘烤得温暖如春,和外面的严冬酷暑迥然不同。

        从外面走进来的同志,都会觉得自己今天的衣服穿着得有些多。

        宽大的椭圆形会议桌周边,摆放着十三把高背红木软垫椅,这十三把椅子摆放得很端正,还市委办会议处的工作同志,还是觉得有些不正,又仔细的搬动和调整了一下。他们像个追求完美的数学家一样,精准的计算着每个椅子之间的距离,使之达到平衡。

        两个女同志,正在摆弄着桌面中间的鲜花。

        一个正在摆放会议福利,诸如水果和香烟之类的男同志,左右看看,见没有外人,便说道:“哎,你们听说没有?市政府那边,所有的会议,把这些福利全取消了。不管开什么会,都不允许发烟发果子。”

        摆椅子的男同志说道:“就连矿泉水都不发,要与会人员自己带水呢!”

        一个摆花的女同志笑道:“听说那边现在连花也不摆了!当政府那样的工作人员,好省心啊!要不,我们转到那边去工作?”

        摆椅子的男同志道:“你想得美啊?那边什么都省了,还用得着我们这种会议处的闲人吗?只怕全部会被撤消下岗呢!”

        另一个摆花的女同志,秀发披肩,身形苗条,她将几朵鲜花插进花瓶里,说道:“我倒觉得,李市长此举大得民心。这些东西,本就是浪费纳税人的钱!照我说,撤得好。咱们市委,也应该学那边才好!”

        摆椅子的男同志道:“这怎么可能?这些福利,都是邵书记亲自规定的,说常委们开会辛苦,看看鲜花,闻闻花香,休息的时候,抽根香烟,吃块水果,多么有韵味啊?”

        秀发披肩的女同志道:“这分明就是邵书记用来笼络常委们的手段!他就是想告诉常委们,只要有他在,你们就能享受到最好的待遇。这是一种变相的行贿!”

        其它几个同志都惊讶的看着她。

        她居然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摆椅子的男同志道:“黄裳,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幸亏我们几个玩得好,不会乱传,可是被别的人听去,那可不得了呢!”

        黄裳道:“就许他做,还不许别人说吗?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另一个女同志道:“黄裳,你千万收敛一些呢!上次有个同志,在背地里说邵书记坏话,结果第二天就被开除了!”

        黄裳微微冷笑:“我工作兢兢业业,不迟到不早退,他拿什么理由开除我?我现在虽然还没有转正,但也是市委办的职工,他就算是市委书记,也不能如此专横无礼吧?”

        “好啦,好啦,不谈这个了!”摆椅子的男同志道:“这话千万不可传扬出来啊。反正这里就咱们四个人,谁要是出卖黄裳,谁就不是人养的!”

        另外那个女同志是个单眼皮,她瞥了他一眼,说道:“哟,你是不是看上黄裳了啊?处处维护她呢!”

        摆放水果的男同志笑道:“黄裳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喜欢啊?我也喜欢啊,就是不敢说出来!”

        单眼皮女同志道:“你这还叫不敢说呢?我看你口水都流出来了!”

        “咳!”一声很重很有威严的咳嗽声在门口传过来。

        四个同志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到市委秘书长程泽田背着双手,站在门口!

        “程秘书长,您好!离开会还早呢,您怎么就来了?”单眼皮女生笑道。

        程泽田扫了一眼四个人,说道:“你们刚才在讨论什么呢?”

        “没啊,我们没讨论什么。就是随便聊聊。”摆椅子的男同志呵呵一笑。

        程泽田道:“这花都是新鲜的吧?水果都是现买的吧?香烟是市烟草局拿的吧?”

        “当然了,这些全都是最好的。”摆椅子的男同志笑道:“所有的东西,都有据可查的。”

        程泽田道:“这些福利,是邵书记亲定的!你们一定要买最好的,你们要是敢从中弄虚作假,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岂敢,岂敢!”摆椅子的男同志说道。

        “嗯!”程泽田看了黄裳一眼,说道:“小黄同志,你跟我出来一下。”

        黄裳道:“程秘书长,有什么事吗?我这里还要插花呢。”

        “叫你出来,你就出来!废话一箩筐!”程泽田说着,背着手转身走开。

        “完了!”摆椅子的男同志叫道:“刚才的话,多半被秘书长听去了。黄裳,你要倒霉了!”

        黄裳将手中的花一放,说道:“我又没说错什么,我怕什么?”

        单眼皮女生幸灾乐祸的道:“你还没说错什么啊?你都要逆天了!这一次你是在劫难逃了!你没看到,程秘书长专程过来检查这些福利工作呢!市政府那边越是禁得厉害,邵书记这边就越要搞得有声有色!这分明就是要给李市长难堪呢!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力挺李市长,你还能活下去吗?”

        黄裳拍了拍手,说道:“反正我没做错事,我不怕。”然后走了出去。

        摆水果的男同志嘿嘿一笑:“我倒不这么认为。我们刚才的谈话,秘书长应该没有听去。他喊黄裳出去,不会是别有所图吧?”

        单眼皮女生道:“图什么?”

        摆水果的男同志低声坏笑:“当然是图你身上没有的那种东西!”

        “她是女的,我也是女的,她有的,我都有!”单眼皮白了他一眼。

        “那可不一定,有一样东西,你肯定没有——美色!”摆水果的男同志哈哈大笑。

        单眼皮女生恨得牙根痒痒,酸溜溜的道:“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甜吧?”

        且说黄裳出来,看到程泽田就站在不远处的走廊窗户底下。

        她走过去,离程泽田五步开外处站定,问道:“秘书长,你有事找我?”

        程泽田道:“小黄同志啊,你工作也有三个月了吧?”

        黄裳道:“三个月零八天了。”

        程泽田道:“想转正式工,需要一年时间啊!而且现在编制紧张,你还不一定能拿到手。”

        黄裳道:“这个情况我也清楚,但我觉得,只我工作做好了,组织上会给我安排的。”

        程泽田摇了摇头,说道:“小黄同志,你刚毕业,不懂人情世故啊!这编制的事情,的确是组织上说了算,但是,你可知道,这个组织是谁吗?”

        黄裳一愣:“不就是党的组织吗?”

        程泽田笑道:“具体一点来讲,在绵州市里,这个组织,就是邵书记!”

        黄裳没有顶嘴,而是问道:“秘书长,你找我到底要谈什么事呢?我还要工作,领导们马上就要来了。”

        程泽田道:“不急嘛!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想不想尽快转正,并拿到行政编制?”

        黄裳道:“这个,不符合组织程序吧?”

        程泽田道:“我说过了,邵书记就是组织,而我是邵书记最信任的人,只要你肯乖乖的听我的话,我就马上帮你办妥这一切。”

        黄裳心里冷笑一声,装作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傻傻的说道:“我一直都听秘书长的话啊。那你快把我转正吧!”

        “呵呵,不是这么简单。”程泽田说道。

        黄裳道:“那还要怎么样听你的话呢?”

        程泽田摸着下巴,色眯眯的打量黄裳,笑道:“你这么大了,应该懂的。”

        黄裳道:“我不懂,我只知道遵照上级指示做工作。程秘书长,你有工作任务的话,就请下达吧。”

        程泽田道:“这个任务,要下班后才能做。你今天下班后,在市委外面等我,我带你去个地方玩。”

        黄裳道:“对不起,我没空啊。我父母工作忙,我要回家照顾他们。程秘书长,你也有子女吧?你的子女跟我也差不多大了吧?他们肯定也会像我这样照顾你吧?”

        这话分明就是把程泽田看长了长辈,同时也在提醒他: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打我这个下一代的歪主意?你也太不厚道了!

        程泽田不想跟她绕弯子了,直接说道:“小黄同志,说实话吧,我看中你了,你要是愿意,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

        黄裳轻蔑的瞥了他一眼:“我想要当米国总统,你给给我吗?我想要一个外星人的尸体标本,你能给我吗?”

        程泽田窘迫得老脸通红,恼羞成怒:“你这是故意的吗?”

        黄裳道:“程秘书长,程伯伯,我只是就事论事啊。我现在就想要这两样东西,你能给我的话,我就给你想要的!如果你没有,对不起,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你会后悔的!”程泽田疾言厉色的说道:“你一定会后悔的!”

        黄裳道:“我做事说话,从不后悔。因为我的路,由我做主!程伯伯,你要是没事,我回去工作了。”

        程泽田伸手去拉她的手臂,说道:“小黄同志,一切好说嘛!”

        黄裳闪身一避,然后扬起手掌,啪的打在程泽田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