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后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后宫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卡,他给我之后,还没有去消费过呢!”

        顾长生道:“这么贵重的卡,价值不菲啊,我以前问过他们前台,办一张这样的卡,需要预存二十万块钱呢!所有项目,终身免费啊!”

        李毅也没有想到,一张这样的卡,居然价值二十万!

        “不就是一张卡吗?我拿着也没有用。www.00ksw.org”李毅笑道:“你看看,我就把它放在包里的某个不显眼位置,找了半天才找到。”

        顾长生接过那张卡,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不算贿赂吧?”

        李毅呵呵一笑:“这有什么啊?这是朋友送给我的礼物,我又把它转赠给你罢了。他没有事情求我,我也没有事情要求你的。这怎么能算贿赂呢?难道朋友间互赠一点小礼品,也不成吗?”

        顾长生道:“这可不是一点小礼品啊!”翻看了两遍,却也没有递还给李毅。

        李毅道:“这又不是什么银行卡,也不是什么现金。顾司令,你既然有这方面的需求,就尽管拿去用吧。我又不求你办什么事,也不叫你违什么规,你怕什么呢?”

        顾长生哈哈一笑:“李市长,你真是个爽快人啊,我就喜欢结交你这样的人物!行,那我就先借用一下,等我去体验体验,体验完了,还是还给你。”说着,就把那张卡郑重其事的装进了自己的钱包里。

        李毅心想,罗劲这小子,无缘无故送我这么大一份礼,他又有何事求我呢?

        要不是今天顾长生说破,李毅还真不知道这个卡片如此值钱。

        两人洗脚完毕,李毅抢先买了单,和顾长生出来,分手回家。

        钱多只送李毅到家,他住在市府小车班宿舍。

        李毅开门进去,习惯性的喊了一声:“小谨!我回来了!”

        屋里漆黑一片。

        李毅记起来,上官谨离家出走了。

        一股寂寞和冰凉的滋味,包围了李毅。

        他将公文包扔在沙发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感觉特别的疲惫。

        这时,电话响起,李毅接听。

        “李毅,你在家吗?”电话里传来梁凤平的声音。

        “我在家。”李毅应道:“梁老,有事吗?”

        梁凤平道:“我来找你,见面再聊。”

        李毅嗯了一声。

        梁凤平很快就来了,他走进门,愣住了,问道:“李毅,你怎么了?不舒服服吗?上官小姐呢?”

        李毅道:“没有不舒服。她回家了。”

        梁凤平若有所觉,走过来坐下,问道:“明天要召开市委常委会?”

        李毅道:“是啊。”

        梁凤平道:“你怎么不早跟我讲?”

        李毅笑道:“不就是一个会议吗?有什么好紧张的。”

        梁凤平道:“这对别人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会议,但对你李毅来讲,却是一个转折点!是你登上绵州政坛的第一级台阶!”

        李毅淡淡的道:“这些台阶,都很寒冷啊!”

        梁凤平道:“它们再寒再冷,你也得拾阶而上啊!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李毅道:“梁老,我忽然间觉得,这人活着,也没有多大的味儿。”

        梁凤平皱眉道:“你这是怎么了?明天就要开常委会了,你这会儿悲春伤秋的,算是怎么回事?”

        李毅道:“没事,只是一点感慨。”

        梁凤平道:“明天的常委会,邵逸先肯定会对你发起攻讦!你可有把握?”

        李毅道:“我初来宝地,哪里有什么把握可言?”

        梁凤平沉吟道:“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早跟我说,我就会替你去谋划一番啊!”

        李毅道:“梁老,你有什么高见?”

        梁凤平道:“除了你和邵逸先,另外还有十一个常委,你和邵逸先要争夺的,就是这十一票。你多拉一张票,对方就会少一份助力。”

        李毅点头道:“我明白。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

        梁凤平道:“那你心里有几张票了?”

        李毅苦笑一声:“三张吧!”

        梁凤平道:“那明天你的改革提议被否决了怎么办?”

        李毅道:“尽人事,听天命吧!”

        梁凤平道:“这个时候,你一定要振作精神,不要被儿女私情所牵绊啊!”

        李毅呵呵一笑:“梁老,你怎知我为了儿女私情而感伤?”

        梁凤平道:“李毅,你跟我说句实话,你现在有几个女人?”

        李毅虽然心态老稳,但闻听此言,也不禁有些脸红心热,说道:“这个事情,不好讨论。”

        梁凤平正色道:“李毅,你要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绝对不会害你。我知道你的女人有好几个,饶小姐就是你的情人之一吧?你的这些情人,如果不处理好,只要出大乱子的。我可不想你的前途,毁在这些女人手里!”

        李毅眉头微皱,说道:“梁老,在我心里,她们个个都比我的前途重要!”

        梁凤平道:“既然如此,那你更应该安排好她们。不然,你后宫一乱,你又如何处置?”

        李毅想了想,说道:“梁老,你是过来人,看得透彻啊。我现在的确有些为情所烦。”

        梁凤平道:“那你跟我说说吧,你就把我当成你的父亲,不管什么话,你只管放言。”

        李毅心里涌上一股暖流,把自己的感情一五一十的跟梁凤平坦白了。

        这些事情,都是李毅最大的秘密,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叫他前途尽毁。

        但李毅还是十分信任梁凤平,掏心窝子的把话都说出来了。

        这些事情,全部烂在李毅心里,他几乎没有一个可以交谈的对象。就连钱多,虽然知道他的这些秘密,但两个人之间,因为过于了解,反而没有倾诉的**。

        今天晚上,李毅把所有的秘密都说了出来,心里一阵舒畅,仿佛放下了一个千斤的重担。

        梁凤平安静的听完李毅的倾诉,说道:“李毅,你的感情好复杂啊!跟你比起来,我就是一个纯洁的人啊!”

        李毅道:“梁老,我的事情就是如此。你有什么好办法?”

        梁凤平沉吟道:“你一个都割舍不下?”

        李毅点点头:“最起码,郭小玲、花小蕊、饶若曦、小藕等人,我是无法割舍了。”

        梁凤平道:“她们都对你死心塌地吗?”

        李毅道:“应该吧!”

        梁凤平道:“那就好。后宫千万不能乱。最最要紧的,就是你的私生子李浩然。切不可让人知晓他的存在。”

        李毅道:“嗯,这一点我明白。浩然和小花,还有小玲,现在都在香港。”

        梁凤平:“隔这么远,当然要安全一些。只不过,你和他们相隔天涯,这时间久了,也是个问题。饶小姐等人,长久以来,都是当你的地下情人,这对她们,也是不公平的。”

        李毅道:“梁老,你见多识广,可有解决的良策?”

        梁凤平道:“你有没有想过,组建一个后宫?”

        李毅瞪大了双眼,不相信似的看着梁凤平,心想这种话,居然出自梁老之口?

        “你不必如此惊讶。我所说的后宫,当然不可能像古代那样,给你建一个行宫,让你夜夜笙歌。”梁凤平道:“但是,我以为,你跟这些女子,既然都是深情难舍,那就不如加以合理的安排,对每个人,不至于太过宠幸,也不至于太过冷落。”

        李毅道:“如何做到这一点?”

        梁凤平道:“我需要跟她们具体谈谈,这个事情,主要还是要征得她们的同意。”

        李毅道:“这个好办。你有什么好想法?”

        梁凤平道:“你的这几个女人,你每个月都抽空去陪陪她们。平均分配一下。”

        李毅笑道:“学韦小宝的?”

        梁凤平一愣:“韦小宝?是谁?”

        李毅哑然失笑,心想梁凤平只怕没看过那种武侠小说和影视剧吧?便向他做了一个简单的说明。

        梁凤平哦了一声:“我觉得这种模式是最好的。如果你能有韦小宝那么大的能耐。”

        李毅摆了摆手:“我自愧不如啊!”

        梁凤平道:“这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你安心工作,把心思放到工作和斗争上来,振作精神,打好每一仗!”

        李毅心里十分感动,能有一个这样无话不谈的忘年之交,实在是自己的幸运啊!

        他很庆幸,自己当初把梁凤平留在了身边。

        “好,梁老,我就把每一次的斗争,都当成战争来对待!每一场,都要胜利!”李毅经过这一场密谈,心里的结解开了,心情开朗起来,豪情斗志又回来了!

        第二天,是市里召开市委常委会议的日子。

        这个日子,对绵州市的普通老百姓来说,并不觉得这个会议有多么重要,他们只知道,这是官老爷们的会议,不管他们开什么会,讲什么议,都跟自己无关。

        然而,他们不知道,正是这个会议,改变了他们将来几十年的命运!

        改变了的,不只是他们,还有绵州上上下下的大小官吏们!

        这一日是,注定要载入绵州史册。

        这一个巨大的变化,自然就是因为李毅同志的到来,也是因为他的强势和真诚,让绵州得到了历史性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