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二章 顾司令的爱好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二章 顾司令的爱好

    作品:《官路弯弯

        杨妙居然真的去偷听了文红花和程泽田的对话,然后回来告诉李毅。www.00ksw.org

        “李市长,你知道吗?程叔叔叫我妈妈不要帮你呢!”杨妙得意的卖弄偷听来的东西。

        “是吗?”李毅淡淡一笑,心里却是一声冷哼。

        果不其然啊!程泽田真的受是去当说客的!

        杨妙笑道:“李市长,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呢?”

        李毅呵呵一笑:“我为什么要生气呢?”

        杨妙道:“他们在算计你啊!”

        李毅道:“他们爱算计,就由得他们去算计好了,我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你说是不是?还有人肯算计你,肯当你的敌人,起码证明你还有点用,值得别人来对付你。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杨妙道:“照你这么说,那人生的敌人越多越好?”

        李毅道:“不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如此。古代那些开国皇帝,哪个不是与天下人为敌的?当你能够成为全天下人的对手,等你打赢之后,你就是大英雄了。”

        杨妙道:“要是打输了呢?”

        李毅道:“成则王侯,败也英雄。你说项羽,他虽然败了,但也是个英雄?”

        杨妙扁起小嘴,说道:“我说不过你!”

        李毅道:“但我们也要学会交朋友,当你朋友的战斗力,大于对手的战斗力时,你才能胜利。”

        杨妙扬了扬小绣拳,说道:“真没有想到,那个程叔叔是个大坏蛋!李市长,我相信,我妈妈一定会支持你的。”

        李毅道:“这个不好说。不管她支持谁,只要是对的就行了。”

        杨妙道:“那怎么能支持那个坏蛋程泽田呢!我回去跟妈妈说去!叫他支持你!”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杨妙道:“李市长,为什么世界上总是充满了斗争呢?”

        李毅沉默了,这个问题,他还真的不好回答。

        杨妙道:“不只是你们大人之间有斗争,就连我们学生之间也明争暗斗呢!有时为了争一个班干部的职务,有些人还偷偷的用钱买票!”

        李毅笑道:“人都是有好胜心的。”

        杨妙道:“我就不想使用那些手段呢!”

        李毅道:“其实,你也有好胜心。只不过你的心思用在表演上。你如此努力,四处寻找机会,还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

        说着,李毅看了看手表,又望了望门口,心想这个上官谨,还真的耍脾气跑了?

        杨妙走后,李毅来到书桌边坐定,心里忽然闪现出杨妙刚才的那句问询:世间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争斗?

        大家一起努力,把工作做好,不是更好吗?

        文红花是市委组织部长,可以说是市委书记邵逸先的代言人。

        程泽田今天去文红花家里拜访,肯定是去跟文红花谈明天的常委会议事项!

        李毅之所以努力的帮助杨妙,其实也是为了拉文红花的这一票。

        原本以为,自己帮了杨妙这么大的忙,想必文红花这一票是十拿九稳了。

        但程泽田的突然造访,让这一票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仔细的想了想,李毅打电话给省委副书记高鸿业。

        电话那边传来高鸿业稳重的声音:“喂。哪位?”

        李毅笑道:“高书记,您好,我是绵州的李毅啊。”

        高鸿业呵呵一笑:“李毅同志啊。上次交通厅那笔钱,他们划拨给你们没有?”

        李毅道:“多谢高书记关心,钱已经到账了。这次事情,多亏有高书记帮忙啊。有时间,我想请您聚个餐。”

        高鸿业道:“呵呵,这个好说。你们要尽快把北羌县的路桥修起来,这是一项便民的千秋大事啊!”

        李毅道:“高书记,我遇到难题了。钱刚刚到账,就被市委邵书记滥用职权给挪走了。”

        高鸿业道:“有这种事情?他挪去做什么用呢?”

        李毅道:“邵书记在搞一个改革项目,想撤减市里所有农技站职工,需要一笔买断工龄的经费,市里财政暂时困难,他就把这笔钱给转走了。”

        高鸿业沉思了一会,沉声问道:“撤减所有农技站的职工?这个题目可有点大啊!你怎么能同意他做这种事情呢?”

        李毅道:“我来绵州之前,邵书记就已经开始这个改革计划了,市里那点资金,估计都是被他这样用完的。我现在有些无奈啊!”

        高鸿业道:“邵逸先在绵州经营这么多年,前后和好几个市长合作过,但没有一个市长能和他合作得长久的。可见这个人是有些厉害之处的。”

        李毅道:“明天将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我想在这次会议上,把绵州存在的问题,一一罗列出来,让众常委们来做决断,如此,或许可以改变他乾纲独断的毛病。”

        高鸿业道:“你刚刚来,就想挑战邵逸先的权威啊?呵呵,果然有志气。你有把握吗?”

        李毅道:“说老实话,我没有把握,所以才来向高书记求教。”

        高鸿业沉吟道:“绵州市委副书记姚迎春,跟我相交甚笃,你可以去找找他,或许他能帮上一点小忙。不过,他和我也只是朋友之谊,他肯帮你多少忙,就要看情况了。”

        李毅笑道:“多谢高书记,那我等下就去拜访一下姚书记吧!”

        高鸿业道:“李毅,邵逸先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人物,他的后台也是十分强劲的,所以他才能屹立绵州这么久都不倒。”

        李毅道:“我明白了,谢谢高书记的提醒。”

        和高鸿业通完话,李毅就开始行动,前往拜访姚迎春和市军区司令员顾长生。

        有了高鸿业的推荐,和姚迎春的谈话进行得很顺利,两个人相谈甚欢。

        但这种谈话,都是拉家常似的,并没有涉及到事情的本质,因此,明天姚迎春会不会支持自己,李毅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顾长生倒是一个很爽朗的军人,李毅一来,他便要拉着李毅去喝酒,喝完酒,还要请李毅去洗脚。

        李毅很少去洗脚城,和顾长生躺在洗脚城的躺椅上,笑道:“顾司令,你很会享受生活啊!”

        顾长生笑道:“人生苦短啊!享乐就得及时。再说了,这也是一种养生之法,都说人老脚先老,所以啊,我很在意这脚的保养。”

        李毅道:“说得有道理啊!”

        顾长生摸了摸凸起的肚子,说道:“我官是越当越大,这肚子也是越来越大了!身体差多了。隔三差五的来洗个脚,可以放松一下。只有一点不好,咱们市里的洗脚城,档次都不高,要是去省城,那边的技师手法好很多。所以,我每次去省城,都会洗上一次。”

        李毅呵呵一笑,跟他谈到了正题,顾长生却顾左右而言他,似乎对明天的常委会并不感兴趣。

        “李市长啊,我是个军人,虽然担任了市委常委,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权力,也就是举个手,表个态。”顾长生只有四十多岁,但满脸的横肉,身子肉鼓鼓,颇有当领导的架式,他摸着自己的肚子,呵呵一笑。

        李毅道:“顾司令,千万别这么说,偌大一个绵州市,常委才十三人。你又是军方的代表人物,这其中的份量,自不可同时而语啊!”

        顾长生哈哈一笑:“我成天都在部队里,对地方上的事情也不熟悉,我去了,也就是随大流走,大家都觉得好的,那肯定错不了啊?我也就举手同意啰!所以啊,每一次开常委会,表决的时候,我都是最后一个举手的。”

        李毅咂摸他话里的含义,心想他这是在提醒我,他支持的人是邵逸先呢?还是说谁打赢了他就站谁那一边?

        “顾司令,你很喜欢到省城去洗脚?我倒有个熟人在省城,恰好做的就是休闲类的生意,里面洗脚按摩保健SPA一应俱全。”李毅微微一笑,转变话题,跟他谈起了他最感兴趣的话题。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需要区别对待。也许顾长生是个慢热的人吧,自己跟他打交道不多,他肯定不会轻易许诺自己什么。

        既然如此,就暂时把工作上的事情抛开,先和他处朋友,处好了,到时还怕他不给自己投这一票吗?

        “哦?”顾长生果然很感兴趣:“你说的是哪一家?省城虽大,做得好的,也没有几家呢!”

        李毅道:“巴黎夜雨。顾司令知道吧?”

        顾长生呵呵一笑:“岂只知道,我还经常去。那是咱们省内最好的休闲去处了。只不过有一点不好:太贵了!除非公款消费,我个人是去不起几次的。这公款消费吧,偶尔去一次两次的,倒还无所谓,去得勤了,也有人会说闲话。”

        李毅道:“巧的很,我那个朋友送了张卡给我,叫我有空就去他那里玩,我这个人懒,平常喜欢宅在家里,不太爱出去,这卡给我后,一次都没有用过。我送给顾司令吧!”

        更巧的是,李毅翻找的时候,还真的把这张黑光发亮的卡片给找了出来,这是上次去省城,罗劲送给他的。

        顾长生看到这张卡,瞪大了眼,讶道:“这可是黑卡啊!所有项目全免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