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隙,探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隙,探子

    作品:《官路弯弯

        上官谨道:“五木同志,你可一定要选一个好的保姆啊!”

        董森林似乎接受了上官谨为自己取的这个小号,连声应道:“好,我肯定选一个好的送过来。www.00ksw.org”

        李毅道:“小谨,不必要吧?”他也知道上官谨的辛苦,只是无缘无故的接受董森林这个下属的送礼,可不是李毅想做的事情。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个董森林,来得如此及时,又看出李毅家里缺少一个全职保姆,第一时间提出来要送个保姆过来,足见其内心敏锐。

        上官谨轻哼一声:“我是来这里玩的,又不是来当你保姆的。我过两天就回京了,你自己做饭吃吧!”

        董森林也不走了,站在脚地上,说道:“李市长,你放心,我选的人,肯定是个好保姆,而且工资也不高,一个月两百块就足够了。”

        “才两百块钱啊?这么便宜?”上官谨道:“行,你就带人过来吧,李毅要是不请,我来请!我请个保姆帮我做事!不就两百块钱吗?我请得起!”

        李毅彻底无语了,心想小姑奶奶,这是钱的事情吗?

        董森林道:“好,那我明天就带过来。”

        上官谨道:“你直接带到家里来吧,我在家里。”

        李毅被他们当成局外人了!

        董森林仿佛办成了一件天大的大事一般,笑意吟吟的告辞离开了。

        上官谨送他出门,关上门进来,见李毅板着脸坐在沙发上,便赌气在他对面坐下来,说道:“钱我来出,不要你的钱!”

        李毅皱眉道:“这是钱的事情吗?”

        上官谨道:“亏你还是个亿万富翁呢!两百块钱都舍不得!”

        李毅再次大声道:“这是钱的事情吗?”

        上官谨道:“你就想奴役我,是不是?我是你的丫环还是奴婢?”

        李毅皱眉道:“小谨,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对你怎么样,你难道不知道吗?我知道你的辛苦,要请保姆,可以啊,别说请一个,请一打回来都行!可是,这个保姆不能由他五木同志,啊,不,森林同志送过来啊!”

        上官谨见李毅也喊董森林为五木同志,忍俊不住,扑哧一笑,说道:“他送的人为什么不行了?吉县不是很穷吗?照顾一下穷人,不是更好吗?”

        李毅道:“你有点政治头脑好不好?他会无缘无故给我们送一个保姆来吗?他必定是有深意的!”

        上官谨道:“对不起,我不是当官的,我没有你们那么多的弯弯道道!我也不懂得你们之间的勾心斗角!”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这个家,我才是主人,你不要越俎代庖!”

        上官谨咬着嘴唇,说道:“好啊,李毅,你终于说出心里话来了吧?你这是要赶我走,是不是?”

        李毅心想我有说过这种话吗?

        上官谨越想越气,腾的起身,说道:“你以为我想来啊?你以为你这里梧桐窝,是个凤凰就想往这里飞啊?要不是林姐姐求着我,我才懒得来呢!哼!”

        李毅道:“你这是在发小姐脾气吗?我什么都没说啊!”

        上官谨道:“你这还叫什么都没有说?你什么都不说,却比说一千道一万更叫人心痛!”

        李毅道:“你这是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我几时说过要你走的话?”

        “你看,你看,你终于说出来了吧?你就是想让我走,对不对?你好把那个饶小姐接进来住,是不是?”上官谨撇着嘴,冷笑一声。

        李毅道:“你提饶小姐做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跟她没有关系!”

        上官谨道:“没有关系?你敢跟我说,你跟她之间没有关系吗?”

        李毅张了张嘴,无言了。上官谨的确知道他和饶若曦之间的关系呢!

        “哼!我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想女人了,想欺负我,又打不过我,便想把我赶走,监督不到你,你就好在屋里偷女人!”上官谨大声道。

        李毅道:“小谨,这话从何说起啊?我跟饶小姐之间的事情,跟你我之间没有关系啊!你不会告诉林馨吧?”

        上官谨道:“你当是那种小人吗?我要告诉她,早就告诉她了!”

        李毅道:“那就好了。我们不要吵了。你要请保姆就请呗,我无所谓了。”

        上官谨道:“现在已经不是保姆的事情了!你既然想赶我走,那我就成全你,我回京去了!林姐姐要是担心你,她自己过来照顾你吧!我懒得伺候你这个太子爷了!”

        说着,上官谨转身就往外面走。

        李毅道:“喂!你还真走啊?”

        上官谨气腾腾的直接出门去了。

        李毅怔在当场,心想这是怎么了?我哪里得罪她了?

        正自思量间,上官谨又腾腾腾的跑了回来。

        李毅笑道:“不生气了啊?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么生分吧,随便说几句,你还真的要离家出走啊?”

        上官谨瞪了他一眼:“这里不是我的家!”冲进房间,呯的把门给关上了。

        李毅嘿嘿一笑,心想她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啊,舍不得我,又回来了。

        不一会,上官谨提着她的行礼走了出来。

        李毅道:“你这是怎么了?”

        上官谨道:“我自己的行礼,你要不要检查一下?你放心,你钱再多,官再大,我也不稀罕!属于你的,我一件也不会带走!”

        李毅道:“你当真如此绝情?”

        上官谨道:“我们之间,有情可绝吗?”

        李毅涌上一股难言的烦恼,一气之下,说道:“行,既然如此,你走你的阳关道吧!恕不远送!”

        上官谨提着行礼出了家门,刚走到外面,一股冷风迎面吹过来,她眼睛一酸,两行热泪垂了下来。

        “阿姨,你怎么哭了?”一个娇甜的声音传来。

        上官谨抹了抹眼睛,睁开一看,却见杨妙俏立在眼前。

        “没事,风迷了眼。”上官谨尽量装作无所谓的回答。

        “阿姨,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杨妙笑着问道。

        上官谨道:“我要回京了。”

        杨妙道:“啊,我还想过来跟你玩玩呢!李市长怎么不送你呢?”

        上官谨道:“他很忙……”

        杨妙道:“要不,我叫妈妈的司机送你吧!”

        上官谨微微一笑,拍拍她的肩膀,说道:“不需要了,我到外面打的就行。杨妙,你真好。阿姨走了。”

        杨妙扬手挥了挥:“阿姨,再见,以后来玩,记得找我啊!”

        上官谨拖着行礼箱,走远了。

        李毅心烦意乱的在厅里走了走,忽然听到脚步声从门口传了过来,连忙回头,见到是杨妙,脸上闪现失望神色。

        “李市长,我刚才看到阿姨了,她说回京了。”杨妙笑道。

        李毅勉强一笑,说道:“杨妙来了啊,坐吧。”

        杨妙道:“李市长,你一个人住,不是挺孤单无聊的吗?怎么不留阿姨多住一阵呢?”

        李毅道:“她有事回京一趟。”

        杨妙道:“嗯,那我常过来陪你聊天吧!”

        李毅被她纯真的笑容所感染,心情好了一些,说道:“杨妙,你是来问演戏的问题吧?剧本正在紧张的修改中,估计要三天左右的时间才能改好。到时他们会把剧本寄过来,我拿给你看,你觉得合适的话,就出演。”

        杨妙笑道:“我只是过来陪你聊聊天呢!刚刚在家看书,好无聊啊。”

        李毅道:“你父母没带你出去玩啊?”

        杨妙道:“没。程叔叔在我家里玩呢。”

        李毅问道:“哪个程叔叔?”

        杨妙道:“就是市委那个程叔叔啊!”

        李毅心念一动,问道:“你是说程泽田?市委秘书长?”

        杨妙道:“就是他啊!”

        李毅摸了摸下巴,问道:“程秘书长经常去你家玩吗?”

        杨妙道:“没哩!很少来。今天也不知道是要谈什么要紧事情。”

        李毅俊眉一扬!

        按常理来猜测的话,程泽田肯定是跟市委书记邵逸先一个鼻孔出气的。

        在市委常委会议召开前夕,程泽田跑到组织部长文红花家里去访问,这里面必定有缘故啊!

        程泽田会不会是受了邵逸先的指示,去跟文红花谈论某些事情呢?

        看来,明天的常委会议上,邵逸先肯定要有大动作,而他的这些动作,肯定是针对我李毅来的!

        邵逸先会有什么提案呢?

        明天的常委会,是李毅参加的第一次常委会,邵逸先为了打击李毅,肯定会给李毅一个下马威!

        就算邵逸先没有什么大动作,肯定也会未雨绸缪,防止李毅这匹黑马的突出!

        “李市长,李市长?”杨妙凑过来,伸出玉手,在李毅眼前挥了挥。

        李毅道:“呵呵,我在想事情呢!”

        杨妙转了转眼珠子,说道:“你是不是在想,我妈妈跟程叔叔谈什么?”

        李毅微感诧异,心想这女孩子真是玲珑心思啊!

        他不动声色的道:“他们谈了什么?”

        杨妙道:“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去偷听,然后回来告诉你。”

        李毅摆手道:“算了吧。这样做不好。”

        杨妙道:“你还是想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吧?嘻嘻,我出来的时候,还听到程叔叔说到了你呢!好啦,我这就回去,你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