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章 这事情,我做主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三十章 这事情,我做主了!

    作品:《官路弯弯

        上官谨掩着嘴巴直乐,为什么我跟李毅站在一块,老有人把我当成他的夫人呢?难道我跟他很有夫妻相吗?

        听到李毅语气不善,董森林脸色一滞,赔着笑脸道:“李市长,我今天碰巧到市里来出差,就想着到您这里来做个汇报。www.00ksw.org我并不是有意前来耽搁您的时间。”

        李毅脸色一缓,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进去再说吧。我并不是怕耽误了自己的时间,而是规矩如此。如果下面每个同志都在下班时段前来汇报工作,那还怎么生活?你在县里也是当领导干部的,对这一点,应该很清楚才对。”

        董森林道:“李市长,你批评得对,我理解。”

        李毅嗯了一声。

        上官谨打开门,笑道:“你们进来说吧!”

        “谢谢李夫人!”董森林向上官谨说道。

        上官谨扑哧一笑。

        董森林有些莫名其妙,心想我就那么好笑吗?虽然我是从小地方来的,但也不值得你们这么笑话吧?

        “她是我表妹。我夫人在京城呢!”李毅摇了摇头,见上官谨笑得一脸的得意,便白了她一眼。

        上官谨做了个鬼脸,说道:“是他们认错,又不能怪我自己。”

        董森林这才知道自己弄笑话了,汗颜道:“对不起,我不知情。请李市长莫怪。”

        上官谨笑道:“要不,做一块木牌子,挂在我脖子上,上写:我不是李市长夫人!”

        李毅被她逗乐了:“你以为你是狗啊!还挂牌子呢!”

        来到客厅坐下来,李毅问道:“森林同志,你是吉县的副县长,又是分管农林工作,你今天跑到市里来出差?是为的什么事情?”

        董森林此来,是专程来找李毅的,哪里有什么正经事情要做啊?当即胡乱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李市长,我到市里后,听到一个消息,说您有意减副?”董森林小心的试探着问道。

        李毅一听这话,便明白这家伙的来意了。

        省里召开书记办公会,商量减副之事,会议一开,这减副的风声,肯定就会传遍西川的官场。

        董森林身为吉县副县长,又是分管农林工作的,排名比较靠后,如果市里真的要减副,他很可能成为头一批被减的对象。

        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的跑来找李毅探听真实情况。

        李毅得知他的来意,心想这减副的事情,迟早是瞒不住人的,便问道:“森林同志,你的消息很灵通啊!”

        董森林嘿嘿一笑,搓着手道:“哪里,也就是听在省里工作的同学说起。”

        李毅道:“减副之事,你是何时得知的?”

        董森林道:“李市长,说实话吧,省里召开书记办公会之后不久,我就听到消息了。”

        李毅道:“那吉县其它同志也都知情了吧?”

        董森林道:“别人我不敢说,我得到消息后,也没有声张。因为我那个同学告诉我,说省委冯书记下了严令,减副这个事情,只可控制在省委常委之间,不可外传,怕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李毅翘起二郎腿,拿起香烟,点着了一根,然后慢条斯理的问道:“那你慌张了没有?”

        董森林道:“说老实话,我真的有些慌乱。这市里如果真的要减副,那咱们县里的副县长,岂不是要减掉一半?”

        李毅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问道:“森林同志,你很害怕被减掉吗?”

        董森林道:“不是我怕,每个同志都会害怕吧?”

        李毅点头道:“你很诚实。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害怕被减掉吗?”

        董森林没想到李毅的问话,句句都是如此犀利。他舔了舔嘴唇,说道:“李市长,我们官职虽然低,但也是历经千辛万苦,经过十几年的磨练,这才当上副县职的。这职位得来不易,自然珍惜。”

        李毅道:“还不错,你还知道这个职位得来不易,值得珍惜。你知道害怕,怕失去,是因为你在乎!你还在乎这个职位带给你的名利和收获。”

        董森林尴尬的道:“李市长说到点子上了。要说我们不在乎,也是不可能的。”

        李毅道:“害怕好啊!害怕失去,才会珍惜。董森林同志,我问你,你既然如此珍惜这个得来之易的职位,那你在任上,可否做出过令人满意的成绩?我指的人,不是你的领导,而是你管辖的民众!”

        董森林低头不语,心想李市长这是什么意思呢?

        李毅缓缓说道:“你举个例子给我听听,你曾经做过哪件事情,你可以问之无愧,可以得到百姓的赞扬和拥护?”

        董森林额头上沁出细汗来了!

        李毅这话问得绝妙!也问到了点子上,董森林同志哑口无言了!

        “怎么了?你为官十数载,连一件可以炫耀的政绩都没有吗?在我这里,我不怕下属们炫耀他们的成绩,只要他们的成绩是真实的,我就热烈欢迎他们来我这里炫耀,我会替他们喝彩!还要请他们喝酒!”李毅的语气越发冷峻了!

        董森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李毅,却见李毅也正盯着自己看,便又慌忙低下眼去。

        这个市长不简单啊!董森林心里暗想,第一次见他面,只觉得这是一个很随和很普通的年轻人,但一旦跟他接触,跟他说上话之后,就看出他的厉害来了!

        李毅神情淡漠,但脸上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

        董森林沉吟了半晌,这才说道:“李市长,我刚才仔细回想了自己从政以来的点点滴滴,发现自己每天都在忙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但细细回想,却又觉得实在没有为吉县的老百姓做过几件有意义的事情。我很汗颜啊!我要向您做自我批评!”

        李毅磕了磕烟灰,说道:“森林同志,你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害怕了吗?因为你没有底气!你如果是个扎扎实实为民为国的好官,你怕什么?减副又有什么好怕的?别说减一半,就是减一大半,也减不到你头上来!”

        董森林莫名的紧张起来,额头上的青筋显露出来,像一条条蚯蚓般爬在他的额头上。

        “李市长,我工作没有做好。”董森林道:“可是,咱们吉县这么穷,我这个农林副县长,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啊。”

        李毅道:“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可是,如果工人们每天都在观望,不去建造。罗马永远也建不成功。吉县是穷,这是客观原因。但是,人民选你们出来当领导,就是希望你们能带领他们,摆脱这种天然的贫困,带他们走上一条致富的道路。这条道路或许很长,需要很久的时间才能建造好。关键是,你得去建,你得每天都去做事!”

        董森林道:“李市长,你说得太对了!我要是早日聆听到你的教诲,那我肯定不是现在这样子了。现在官场的大环境就是如此,大家都不思进取,这县里也就没有进步。”

        李毅道:“你不必恭维我。这些浅显的道理,相信每个初中生都能明白。董森林同志,你回去后,安心工作,不要有心理负担,就算减副,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上级组织部门,会经过认真的调查和研究,然后才会做出决定。你的职位稳不稳,不是我说了算的,也不是哪一个同志说了算的。你与其四处乱跑,还不如踏踏实实实的在县里,把本职工作做好。只要你做出了成绩,上级领导都会看在眼里,给你加分的。”

        董森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想李市长说了这么多,却没有一句有用的话啊!我还不是知道,市里会不会减掉我呢!

        李毅挥了挥手,说道:“你回去好好工作吧!”

        董森林道:“李市长,我……”

        李毅道:“你的想法我都明白。你回去吧。”

        董森林见李毅都下逐客令了,只得起身,踟蹰着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似乎还有什么事情要做似的。

        李毅冷眼看着他,心想你要是敢向我行贿,我立马就撤你的职!

        “森林同志,你还有事吗?”李毅冷冷的问。

        董森林道:“李市长,您家眷都没有跟来啊?”

        李毅轻轻嗯了一声。

        董森林道:“那谁给您做饭洗衣呢?”

        李毅道:“这个不劳你费心。市里的勤务人员。”

        董森林道:“市里的后勤人员,都是敷衍了事,哪里有几个经心办事的啊?要不,我给您推荐一个保姆吧?我认识一个好保姆,做得一手好饭菜,家务样样拿手,洗衣服扫地,养宠物养花草,她都在行!”

        李毅道:“不必了。”

        上官谨窜了出来,说道:“为什么不必了?我说很有必要!现在我就是你的佣人呢!每天替你烧饭洗衣!我终于知道林姐姐叫我来陪你的用意了!分明就是捡来一个免费的保姆呢!你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你哪里知道我的辛苦?五木同志,你把保姆领来吧,这事情,我做主了!”

        李毅苦笑一声,摸了摸鼻子。

        董森林一愣,才明白她说的五木同志就是指自己,连忙应声道:“好,好!我明天就带她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