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恼人暧昧,雄厚资本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八章 恼人暧昧,雄厚资本

    作品:《官路弯弯

        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无巧不成书,李毅这一压下去,就正好脸对脸的压在上官谨的身上,李毅的嘴巴吻在了上官谨的俏脸上。www.00ksw.org

        上官谨并没有伸手推开李毅,而是看着他,红着脸问道:“你想做什么啊?”

        李毅恶作剧心起,又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道:“你说呢?孤男寡女,相拥一起,亲密接触,你说还能做什么?”

        上官谨道:“你不乱来啊,我感冒了,小心传染给你。”

        李毅道:“我不怕你传染给我。我抵抗力强。”

        上官谨道:“我真的告诉林姐姐了啊!”

        李毅笑道:“你告吧,我就说是你勾引我的。”

        上官谨的呼吸渐渐重了起来,她忽然张口咬住李毅的左耳,轻轻咬了咬,说道:“你要是敢欺负我,我就咬掉你的耳朵。”

        李毅道:“怕什么啊,刚才在床上,不是已经欺负过你一次吗?再来一次,也无所谓嘛!”

        上官谨扑哧笑道:“你骗鬼呢!头先在床上,我根本就没有睡着,我刚才是逗你玩呢!我就是想看看,你这人是不是真的老实!”

        李毅轻轻捏了她的鼻子一下,说道:“你再这样装,我就真的把你给办了!”

        上官谨道:“你想办我啊?等你能打赢我再说吧!不然,小心我一脚把你踢成生活不同自理。”

        李毅道:“我脱你裤子时,你怎么没有一点反应?我那个时候,要是真的把你办了,你怎么办?”

        上官谨道:“你当时要是真那么做了,我也就认了啊。嘻嘻,谁叫你有贼心没有贼胆呢!”

        李毅道:“好!下次再有这种机会,你看我办不办你!”

        上官谨得意的笑笑,轻轻捶了李毅一下:“怨家,你还不起来,还想揩我的油呢?”

        李毅道:“压着你好舒服,我不想起来了。”

        上官谨道:“你再耍无赖,我就使用无影脚了!”

        李毅不往这方面想还罢了,这人一往这方面想,身体就有了剧烈的反应,下体不听使唤的坚硬起来,直直的顶在上官谨的小腹下面。

        上官谨伸手往那根东西一摸,傻兮兮的问道:“你用什么东西戳我呢?”说着,还用力捏了捏,说道:“好硬啊!你没事带根铁棒子做什么?”

        李毅尴尬异常,但被她这素手一握一捏,一种超强的快乐感觉涌上脑部,加之在李战军家里吃了不少酒,刺激肾上腺素急速分泌,兴奋得他情难自禁!

        他呼吸粗重,忽然一把抱住了上官谨,用力的抱紧她!

        上官谨感觉到李毅疯狂的变化,这种状态,让她既是害怕又隐隐有些期待!

        “李毅,你做什么?”上官谨责备的问。

        李毅只是抱紧她,喘着粗气道:“别动。一会就好。”

        上官谨感觉到那根硬棒子在自己下腹处不停的戳来戳去,又羞又急。

        她虽然未经人世,但也知道那个硬家伙是个什么东西,羞得俏脸晕红,喘息着说道:“李毅,你好坏!”

        李毅道:“那也是因为你的吸引力够大啊。”

        上官谨咬牙道:“你很难受吗?”

        李毅重重的嗯了一声:“你林姐姐这么久不在我身边,你说我难不难受?”

        上官谨撇过头,说道:“那你也不能欺负我。我又不是你的老婆。”

        李毅道:“我不欺负你,我就抱抱你,抱一会儿就好了。好不好?”

        上官谨道:“抱抱你就不难受了吗?”

        李毅道:“还是难受,不过会好一些。”

        上官谨忽然伸手推开李毅,说道:“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去外面玩野女人吧,我不告诉林姐姐。我的身子,你不能碰。”

        她是习武之人,这一推之力,十分强大,直接把李毅推倒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李毅发出一声啊呀的呼叫。

        上官谨起身,问道:“摔着你了?”

        李毅指了指下面,说道:“这东西很脆弱,你伤到它了。”

        上官谨抿嘴一笑,说道:“不理你了!流氓!我睡去了,你半夜里不许偷偷跑到我房间来欺负我啊!”

        李毅的邪火被挑了起来,却得不到发泄,心里难受得跟什么似的,看着上官谨扭着杨柳细腰往里走,那迷人的背影,那凸翘的臀部,实在是诱惑难挡!

        一种无法阻止的念头在李毅心里疯长,他很想上前,把她按在地上,就地正法!

        但理智还是战胜了邪恶,他成熟的心智告诉自己,这个女人虽好,但不是可以轻易碰触的。一时的欢娱,也许会换来一世的纠缠!

        他起身进了淋浴间,洗了个澡,顿时神清气爽,那种邪火也就熄灭了。

        上官谨其实并没有睡着,刚才这一幕,带给她很强烈的感官刺激。今天发生的这一切,让她冰封的少女心事,豁然开朗了!

        她之所以匆匆逃离李毅的怀抱,是因为她羞涩的感觉到,自己的私密之处,居然也有些异样了!有些羞人的液体,洇湿了她的小内裤!

        她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所以匆匆跑回房间,悄悄的去查看了!

        这次美好的误会,让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微妙复杂。

        这一夜,两个人都没有睡好。

        第二天,是星期天。

        李毅难得的多睡了一会,迷糊中听到门铃响,便起身开门。

        拉开门,看到一个穿着十分朴素的农村老大爷站在门口。

        “大爷,您找谁?”李毅睡意未醒,揉了揉眼睛,问道。

        “李毅,是我啊!”

        “梁老!”李毅听出是梁凤平的声音,定睛一瞧,可不就是梁凤平吗?

        梁凤平从裕南乡赶回来了!

        李毅讶然一笑,说道:“梁老,你怎么这副打扮呢?像个农村老大爷似的。”

        梁凤平道:“在乡下住了这些时日,入乡随俗嘛!在乡下,穿成这样才自在,也更能跟村民打成一片。”

        李毅呵呵一笑:“梁老,快快请进。我还想叫钱多去接你的呢!你怎么这大清早的就回来了?”

        梁凤平道:“还早呢?都日上三竿了!”

        李毅看看手表,说道:“哎呀,今天睡过头了!”

        上官谨也迷糊着眼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问道:“李毅,谁来了?”

        李毅看看她那慵懒的娇俏模样,笑道:“小谨,来见过梁凤平老先生。梁老,这位是我表妹,上官谨。”

        上官谨打量梁凤平一眼,说道:“梁先生,你好啊!很高兴认识你!”

        梁凤平呵呵一笑,进来坐下,自个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李毅,我这次没有白费工夫,在下面蹲点,发现了让裕南乡致富的一个商机!如果利用好了,不用多久,裕南乡就能走上康庄大道!”梁凤平抹了一下嘴角,笑道:“只是这资金问题,有些为难……”

        李毅道:“梁老,不着急谈工作,你先去洗澡换衣服,等下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见了她之后,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梁凤平乐呵呵的一笑,自去洗澡。

        上官谨凑过来,说道:“这梁先生是什么人啊?怎么跟个乡下老头一样?是你乡下的亲戚?”

        李毅道:“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是我的军师!”

        上官谨道:“看来,这人还真不可貌相啊!这样的人也可以当你的军师,那我可以当你的主公了。”

        李毅看了她一眼:“你啊,当我的主公夫人还差不多”

        上官谨道:“还贫嘴!都怪你,害得我昨天一宿没睡!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着呢!不跟你说了,我去做饭,招待你的大军师!”

        李毅摆手道:“不必做了,中午咱们下馆子。”

        中午,李毅、饶若曦、梁凤平、上官谨等人在一家家常菜饶会面,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

        “梁老,辛苦了。”李毅端起杯子,敬了梁凤平一杯酒。

        梁凤平道:“不辛苦。”他打量了饶若曦一眼,说道:“这位姑娘好福相啊!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这几年遇到贵人了,贵不可言啊!”

        饶若曦笑道:“梁老,你看相的本事还真准。我这几年啊,还真的遇到贵人了。”说着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道:“梁老,我要给你介绍的人,就是她。饶若曦小姐,她是龙腾基金和四海集团的负责人。”

        梁凤平动容道:“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凤章龙姿啊!”

        李毅笑道:“这里也没有外人,有些话,我就明说了吧!龙腾基金和四海集团,再加上三江重工,都是我们李家的产业。这三个企业的资金,我可以随意调动。”

        梁凤平早就知道李毅有着非凡的商业背景,但还是头一次听到他亲口说出来。脸上震惊异常,说道:“一个龙腾基金,可谓甲天下了,再加上四体集团和三江重工,那就更加不得了啊!李毅,你有如此雄厚的商业资本,要是运用得当,那可是一个巨大的助臂啊!”

        李毅笑道:“所以,今天大家相聚,就是商讨此事。怎么样才能把这笔商业财富,有效的转变为政治财富?”

        上官谨早就知道李毅很有钱,但对他背后的产业却讳莫如深,心想今天李毅把自己也喊过来,难道他心里不把自己当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