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敢犯李家者,虽强必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敢犯李家者,虽强必揍

    作品:《官路弯弯

        那个吴处长,是省长韩铁林的秘书,大名叫吴明。www.00ksw.org

        吴明惊疑的看向李毅,心想这是什么人啊?居然敢跑到省长办公室的门口,把省府秘书长打得屁滚尿流!

        这得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这种人,要么是变态的厉害,有着傲视群雄的资本和背景!

        要么就是变态的神经病!

        在吴明想来,李毅肯定是后者。

        因此,他看向李毅的眼神里,充满了怜悯和惋惜!

        他在怜悯李毅:你这可怜的孩子,你打错人了!你打了省府秘书长,你惨了,你家人和亲戚朋友,都跟着你要倒八辈子的血霉了!

        他在惋惜李毅:你大好青春,你毁在这里了!你手发痒,你去大街上随便抓个人打便行了,就算打坏了人,顶多也就赔点汤药费!

        但你偏偏把省府秘书长梁利国大人给打了!

        梁利国是什么人?他是深得省长韩铁林信任和重用的大秘书长!

        当韩铁林还是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时,梁利国就跟随他了!

        几十年的革命友谊啊!

        梁利国能在韩铁林身边一待数十载,还能跟随韩铁林的脚步,步步高升!

        可以想见,这个人有多么得到韩铁林的重视!

        一般的领导离任或是调职,都是带司机或是秘书走,韩铁林却只带一个秘书长走!

        这足以证明,梁利国在韩铁林心目中的份量!

        吴明当韩铁林的秘书以来,从来没见老板对这个秘书长发过一次火,也没有指责过秘书长一次工作上的失误!

        韩、梁二人,出则同行!

        很多连吴明这个贴身秘书都不能参与的**事情,韩铁林却叫梁利国参加!

        李毅淡定的站着,并没有打了不该打的人的觉悟和悔恨。

        “我打你,只是因为你欠揍!”李毅沉声说道:“身为政府高官,你居然敢口出秽语!辱骂他人!你不欠揍吗?”

        吴明苦笑道:“小同志,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省政府秘书长梁利国同志!正厅级国家干部!”

        省政府秘书长是省政府党组成员,一般是协助省领导工作,负责省领导交办的有关事情,比如协调相关部门,替省领导出席某些活动。

        在某些场合下,甚至可以代表省领导!

        一般来说,每个省领导,包括省长、副省长在内,都有相应的省政府秘书长对应,正秘书长对应正省长,然后副省长有副秘书长对应。

        省政府办公厅由秘书长主管。也就是说,正秘书长有两个职责,一是服务省长,二是管理办公厅。因为处于相应级别政府序列中的核心位置,所以能力还是都是很强的!

        有人说荀彧是曹操的首席谋士,是曹操的秘书长。

        那么,省政府秘书长就是给省长出主意的首席谋士!

        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梁利国的地位,比省政府一般的正厅级干部要高得多!

        李毅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现在是一市之长,他也有自己的秘书长:谭卫东。

        只不过,谭卫东还没有得到李毅的信任,也就没有得到李毅的重用,根本就没有参与到李毅的决策层来罢了!

        但李毅并没有丝毫的惧怕,也没有丝毫的悔过!

        胆敢辱骂李家的孙子,是杂种?

        到底是谁活得不耐烦了?

        别说是一个小小的梁利国,便是里面宝座上的韩铁林,如果敢这么骂李毅,李毅也敢拳头相向!

        敢辱我李家者,虽强必揍!

        李毅板着脸,冷笑道:“这样的人,居然能当上堂堂的省府秘书长?真叫人大跌眼镜啊!哼!”

        吴明心里暗自吃惊。他跟在省长身边,多少长了些见识,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刚开始,他以为李毅不晓得梁利国的身份地位,这才误伤秘书长,所以善意提醒,想让李毅尽快道歉赔礼,争取宽大处理。

        谁料到,李毅知道梁利国的身份后,反而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完全无视梁利国的存在!

        牛逼!不是牛逼就是傻逼!

        很显然,李毅是真的牛逼!

        这是吴明给李毅的评价。

        梁利国彻底抓狂了!

        他不是没有想到吴明所想的这一层!对方明知自己身份,还敢如此放肆,可见对方必有依仗啊!

        可是,当局者迷。

        梁利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长久以来,他在韩铁林的护荫下,省里哪个人见了他,都得给他三分面子,久而久之,养成了一种嚣张跋扈的性格。

        当然,他这种嚣张,是对下的!

        对上,他还得奴颜婢膝!

        一言以蔽之,梁利国当的是首席谋士的官职,干的却是大内总管的活计!

        被李毅如此这般羞辱,梁利国怒从心底起!

        这里是省政府,又是在省长韩铁林的办公室门前,自己居然被人打了!

        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此刻,他顾不得什么体面和尊严,发一声喊,扑上去,双手变爪,像个泼妇一般抓向李毅的面门。

        李毅岂会被他抓中?身子微微一侧,便躲过了他的凌厉一击,喝道:“梁秘书长,请你自尊,你再如此蛮横无礼,我就要还手了!”

        梁利国鼻子里不断的流出鲜血,他缩回手,抹了一把,整个脸上全是血渍,有些血水还流到了衣服上面,神情可怖之极!

        “小子,你死定了!我要叫你把牢底坐穿!”梁利国嘶叫着,挥拳打向李毅。

        此刻的梁利国,完全处于一种癫狂状态,仿佛他生存的意义,就是把李毅打倒!

        可惜,他永远都不会如愿以偿!

        李毅不想跟他纠缠,伸手瘦长的手臂,抓住了他的头部,用力的顶住他,让他打不到自己。

        梁利国身子矮小,只到李毅的肩膀处,被李毅摁住了脑袋后,他双手挥舞不止,但就是打不到李毅的身子。

        这个场面有些滑稽!

        就像一个大人在戏弄一个小孩子!

        这边的吵闹打架,终于惊动了楼层办公室里的诸位大佬们!

        大佬们当然不会随便出来看热闹,但大佬们的秘书们就忍不住了,几间办公室里都有秘书跑出来观看。

        有些前来办事的人,还有省政府办公厅里的同志,不知怎么的就得到了消息,都从楼上楼下跑过来瞧瞧。

        原本清静的走廊,瞬间变得热闹起来。

        当他们看到秘书长梁利国被一个年轻人耍得团团乱转时,既觉得好笑,又吃惊不已!

        “这是什么人啊?怎么跟梁秘书长打起来了?”

        众人窃窃私语。

        有些同志,平日里受过梁利国不少窝囊气的,便暗自拍手叫好,心想姓梁的,你平日里对我们作威作福,想不到也有今天啊!活该你受此打击!打,狠狠的打!替我们出这口恶气!

        有胆子大的,走拢过来,厉声喝问:“喂人,你是什么人?怎么殴打梁秘书长?”

        吴明站在旁边,手足无措,他不敢上前劝架啊!只在外围手舞足蹈的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梁秘书长出血了!”不知谁惊诧的大喊了一声。

        “啊哟!梁秘书长被人打死了!”立即有人更加大声的喊。

        “快报警啊!”

        “报什么警啊?把保卫处的武警喊过来就行了!”

        “快!喊武警过来!”

        “买噶的,出人命了!”

        看热闹的不明真相的群众演员们,七嘴八舌,传得一个比一个离谱!

        马上就有人往省政府保卫处打电话喊武警过来。

        梁利国见猛攻打不到李毅,终于改变了战术,退后两步,抬起腿来踢李毅。

        李毅冷笑道:“梁秘书长,你再不住手,我可真的要还手了!”

        “你还啊!你打我啊?你不打我,你就是我孙子养的……”梁利国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招凌厉的劈腿砸了过来,打在梁利国的左腿膝盖骨上!

        嘭的一声响,梁利国往后便倒,摔了一个结实!痛得他躺在地上直叫唤。

        李毅寒声道:“我说过了,你还敢辱骂我李家,我必定给你痛击!”

        看热闹的人都吓呆了,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劝阻李毅。

        吴明苦笑连连,劝道:“这位小同志,你不要再打人了!武警马上就上来了,你跑不掉了!”

        李毅冷冷的道:“就算说到中央去,我也有理!”

        武警行动迅速,十几个值班武警,全副武装的用百米赛跑的速度跑了上来!

        省政府秘书长在省政府被打惨了!

        这还得了?

        保卫处的工作是怎么做的?

        他们还想不想混了?

        能不来快点吗?

        “谁在行凶?”十几个武警冲过来。为首的保卫处长大喊一声。

        看热闹的人自动让开,把李毅摆在风暴中心中。

        武警们立即包围了李毅!

        “是你殴打梁秘书长?”保卫处长阴沉着脸,磨刀霍霍的问。

        “是我打了他!”李毅傲然一笑,说道:“因为他欠打!”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跑到省政府来行凶?”保卫处长杀气腾腾的问。

        梁利国看到来了这么多的武警,终于神气起来了,大声道:“把他抓起来,铐起来!关到保卫处去,我要亲审!”

        “我看你们谁敢动我!”李毅沉声喝了一声,虎目一瞪,一股无形的威势展露出来,令人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