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来替你撑腰!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来替你撑腰!

    作品:《官路弯弯

        宋友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眨着眼反问道:“冯书记,你说什么?”

        冯长健颇为不悦,沉声说道:“友林同志,废话咱们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能明白我的话意!李毅同志和饶小姐都在这里,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跟他们当场对质!”

        宋友林脸上阴晴变化不定,说道:“冯书记,你是说我儿子跟饶小姐起冲突那件事情吧?”

        冯长健道:“那不叫冲突,那叫有预谋的犯罪!你儿子宋子玉,阴谋对饶小姐欲行不轨之事!这是在犯法!友林同志,你儿子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国家律法,必须受到严惩。www.00ksw.org如果因为你是政府高官,就想让他免受处分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宋友林拉下脸去,说道:“冯书记,这个事情,说来话长,请听我说……”

        冯长健摆手道:“友林同志,你不必再说任何借口。摆在宋子玉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他自己去自首,要么,由公安上门铐走他!”

        宋友林愤怒的看了李毅和饶若曦一眼,恨得牙根痒痒的,心想好啊,你们居然跟我玩阴的!昨天晚上说得好好的,说此事已经前事不究了,但转过背,就跑到冯书记这里告刁状!

        “冯书记,我儿子也受了重伤,被饶小姐一脚踢成了太监!”宋友林诉起苦来。

        冯长健轻蔑的一笑:“是吗?”分明就是觉得宋子玉罪有应得。

        李毅道:“宋副省长,你儿子的伤,不是已经治好了吗?”

        宋友林脸上闪现悲愤之色:“好了个屁!还是老样子!”

        李毅微讶,忽然回想到昨天晚上秋紫菡说过的话,心想秋紫菡留了一手啊!并没有彻底根治宋子玉的病根,而是想拖着他,防止他们搞鬼捣乱!

        想通此节,李毅便微微一笑:“宋省长,我忘记告诉你了,你儿子这个病,还得进行后续治疗,一次是根治不了的。我朋友跟我说过了,如果宋子玉有需要,她可以为他进行第二次治疗。”

        宋友林明知中了李毅的暗算,却也无可奈何,谁知自己儿子有把柄落在人家手里呢?

        冯长健道:“友林同志,饶小姐是来咱们西川投资的贵客,她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不容侵犯!我们省里必须保证她的安全!你儿子还是去自首吧!稍后,我们省里还将成立一个陪同团队,专门陪同饶小组在西川省里进行考察工作!”

        这个礼遇有些高,饶若曦听了之后,目询李毅。

        李毅觉得,以饶若曦的身份地位,完全当得起这种礼遇。何况,饶若曦高调亮相,对政治上的影响力也就更大,因此缓缓点了点头。

        饶若曦微微一笑:“冯书记太客气了。只要西川省政治清明,治安稳定,我想,我们会有合作机会的。”

        冯长健道:“这一点,请饶小姐放心,咱们西川省,一向太平,社会稳定,治安和谐。投资环境绝对一流!”

        宋友林道:“饶小姐,我儿子虽然曾经犯过错,但他已经得到报应了,请你高抬贵手,当他是个屁,把他给放了吧?好歹你们也是同学一场,他一念之错,已经深感后悔了,你就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饶若曦道:“宋省长,我并不想逼人太甚,但这是冯书记的意思,我也没有办法。”

        宋友林道:“律法不外乎人情。我现在不是以一个副省长的身份在求你,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在求你!”

        他也是被逼无奈了!

        如果宋子玉进了公安局,那他光彩的人生,就会添上不光彩的一笔,会影响到他一生的幸福和前程!甚至会影响到宋友林的前途!

        所以,宋友林三思之后,决定暂时容忍退让,向李毅和饶若曦求情告饶!

        身为一省副省长,他肯如此低气下声的求饶,已经是十分丢面子的事情了。

        但丢面子总好过丢里子啊!

        饶若曦把事情推到冯长健身上,但宋友林却知道,根子还在饶若曦和李毅这边,只要饶若曦不追究,那冯长健肯定不会再追究。所以,他只向饶若曦求情。

        人心都是肉长的,饶若曦更是心软之人,听到一个老父亲如此求情,她的心又软了,说道:“宋省长,你也该好好管教管教宋子玉了,一个人如果心术不正,他就算读再多的书,留再多的学,也是没有用的。”

        宋友林道:“是我管教不严,我回头一定狠狠教育他!”

        饶若曦道:“冯书记,要不,请你看我薄面,这件事情,就此算了吧?”

        李毅苦笑摇头,心想女人就是女人,总是不够狠毒,被宋友林三言两语的就给说动了。

        宋友林却是一喜,眼巴巴的看向冯长健,心想饶若曦这个当事人都不追究了,你还想故意为难我不成?

        冯长健却以为,饶若曦是碍于宋友林的情面,不好落井下石。而且,他一向是个坚持原则的人,又是省委一号,说话向来算数。

        他沉声说道:“饶小姐,我很想给你这个面子,但事关律法的公正和公平,我也不能循私枉法啊!”

        他把事情拉到了维护法律尊严的高度!这一来,饶若曦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宋友林心里像刀割一般痛,恨得牙根痒痒,但冯长健是省委一号,他心里再恨,也不敢表露在脸上,只是愤恨难平的说道:“冯书记,大家同事一场,有必要做得这么绝情吗?”

        这话的分量很重了!

        冯长健沉声道:“友林同志,不管是谁,触犯了律法,都应受到法律的严惩。别说你的儿子,就算是省里哪个官员犯了罪,我一样抓他!”

        宋友林脸色变黑了,咬牙说道:“好!冯书记,我回去之后,就叫犬子前去自首!我告辞了!”然后甩手而去。

        冯长健看着摔门而出的宋友林,心里颇不是滋味。

        当着李毅和饶若曦的面,宋友林居然不给自己一点面子!自己好歹是省委一号啊!

        冯长健也知道,宋友林有背景,而且这个背景还不简单!

        但冯长健并不怕他!冯长健能够到西川省里来任职,背后也是有人的!

        他宋友林再厉害,也制服不了冯长健!

        李毅看出冯长健的心态,向饶若曦使了个眼色。

        饶若曦和李毅多年的配合,早就知道爱郎的意思,便说道:“冯书记,宋副省长好大的官威啊!在您面前,他都敢抖威风呢!也太目中无人了吧?你们当官的,难道没有尊卑长幼吗?这要是换成在我们企业里,哪个下属敢对我如此无礼,我早把他给开除了!”

        这话像刀子,割得冯长健老脸通红。

        饶若曦不仅是投资商,还是一个大美女呢!

        再正经的男人,在女人面前,就算没有非分之想,起码也不想丢面子吧?

        饶若曦刚才之言,分明就是在提醒冯长健,宋友林让他丢面子了!

        这根刺深深的扎进了冯长健心里!

        李毅暗自点头:饶若曦说话的本事见长啊!杀人不见血呢!

        “冯书记,”李毅轻咳一声,说道:“为了我们的事情,让你为难了,实在是过意不过。我听说宋副省长是个很强势的人,害得你跟他反目成仇,实在是对不起得紧!”

        这话无疑于火上浇油!

        冯长健再老练,也被李毅和饶若曦布的这个无形之局给缠绕住了。他对宋友林充满了愤怒之情!

        李毅知道自己挑拨离间之计大功告成了!

        相信冯长健会对宋友林展开还击的!

        让自己的敌人,树立起更多的强大敌人,这才是对付敌人的终极手段!

        借刀杀人!兵不血刃!

        冯长健和饶若曦继续洽谈投资合作事宜。

        饶若曦说要先去西川各地看看,因为是受李毅的邀约而来,所以想先去绵州瞧瞧。

        冯长健道:“不管你选择在西川哪里投资,我们都热烈欢迎,并会给予最大的支持。饶小姐,我们锦城市里,还缺少高标准的五星级酒店,如果你们集团公司,有意向建筑一座标志性的五星级酒店的话,那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饶若曦道:“这个事情,我可以向公司高层反应,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

        冯长健道:“只要你们有意在这里投资,地皮、审批手续等等事情,都不成问题。”

        饶若曦笑道:“那我就要谢过冯书记了,冯书记能给予我们这么大力的支持,我们一定会合作愉快的。”

        谈话完毕,冯长健对李毅道:“李毅同志,我还有话对你说。”

        饶若曦便起身道:“我先告辞。”

        她走后,冯长健说道:“李毅同志,我刚才考虑了一下,觉得减副兹事体大,先在你们绵州进行试点,看看具体情况再好,也好积累经验,为更大范围的减副打下基础。你觉得如何?”

        李毅道:“我赞同冯书记的意见。那咱们绵州是先在政府内部进行减副改革?还是双管齐下?”

        冯长健沉吟了一会,说道:“先在你们政府里面进行吧,我把这个权力交给你!你拟定计划后,我来替你撑腰!你只管放手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