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章 谁在猖狂?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章 谁在猖狂?

    作品:《官路弯弯

        秋紫菡见李毅神情犹豫,便说道:“李市长,我跟我爷爷学过医术,祖传的那些医术他都教给我了。www.00ksw.org只是我并不喜欢做医生这个行业,所以才没有去做医生。”

        李毅道:“踢爆了的小**,也能治好?”

        秋紫菡笑道:“这个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

        李毅心想,如果能帮宋子玉的这个伤势给治好,那对方的怨恨就要少得多。多一分希望,聊胜于无吧!便说道:“行,那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楼下来。

        秋紫菡道:“饶小姐这一脚得踢得多重,才能把那人的命根子给踢断啊?”

        李毅苦笑一声:“那小子也是自作孽不可活,他在红酒里面下了药,本来是想迷住饶若曦,然后欲行不轨之事的,结果被我给识破了,就骗他把那瓶红酒都给喝了。估计当时硬得不行,所以才会被饶若曦踢爆。”

        秋紫菡道:“这种人,活该受罪。要依我说,都不必治疗,由得他受苦!”

        李毅道:“问题是,现在人家的家人找上门来了。他家颇有来头,看来此事万难善了呢!”

        秋紫菡道:“那倒有些麻烦。现在当大官的,哪个不是把孩子当宝贝,又死要面子,饶小姐这次真的惹到麻烦了。”

        李毅道:“所以,最好能治好那个家伙的伤势。”

        秋紫菡道:“先去看看吧!”

        来到省人民医院,找到饶若曦。

        宋子玉还在急救室里抢救,饶若曦和宋子玉的家人都在外面等待。

        李毅等人到达时,宋子玉的家人正围着饶若曦,有人谩骂不止,有人厉声指责,还有人声言要把饶若曦送官法办。

        “你们这是做什么?人多欺负人少吗?”李毅走过去,分开众人,沉声说道:“宋子玉是罪有应得,跟她有什么关系?”

        “李毅!”饶若曦虽然坚强,但毕竟是个女人,她见到李毅到来,马上就有了依靠,喊了一声,走到李毅身边。

        李毅拉着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着急。

        “李毅!”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毅扭头,看到宋友林阴沉着脸站在旁边!

        果真是宋友林的儿子?

        “宋副省长,你好。”李毅淡淡说道。

        宋友林沉声道:“李毅,这个女人,你认识?”

        李毅道:“她是我的一个好朋友。”

        宋友林冷笑道:“好朋友?你的这个好朋友,把我儿子打残废了!”

        李毅道:“宋副省长,当时我也在场,你的儿子就是那个大色鬼宋子玉吧?”

        宋友林脸色一变,说道:“你说什么?你骂我儿子是大色鬼?”

        李毅道:“宋副省长,你儿子的所作所为,我骂他一句大色鬼,算是看得起他了!称他一声大色魔,大变态,也不过分!”

        宋友林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李毅道:“李毅,你我之间的账,我们日后再算。今天这个女人把我儿子给打残了,这个仇,我不能不报!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我会要你好看!”

        李毅沉声道:“你儿子做出畜生不如之事,活该受此罪过!今日之因,皆因他自己种下的恶果,怨不得旁人!”

        宋友林道:“你胡说八道!”

        李毅道:“宋副省长,你知道事情经过吗?你知道饶小姐为什么要踢爆他的水上**吗?”

        宋友林大手一挥,说道:“我不想听任何借口!我只知道,这个女人伤害了我儿子,我要他血债血偿!谁敢替她说情,我都不依!”

        李毅道:“宋副省长,你好大的官威啊!我倒要请问了,你要如何血债血偿?”

        宋友林恶狠狠的盯了饶若曦一眼,说道:“我要她坐牢!坐一辈子的牢!”

        李毅忍不住哈哈大笑:“宋副省长,我想你搞错了吧?该坐牢的,是你儿子!饶小姐并没有做错事情。她只不过是正当防卫!顶多赔你儿子几百块医药费,就算是对得起良心了!”

        宋友林暴怒,喝道:“李毅,你真的要插手吗?”

        李毅道:“她是我的朋友,我也是见证人之一,我岂有不插手之理?宋副省长,我劝你,还是不要把事态闹大,这对你我,都未必是什么好事!”

        宋友林道:“胆敢伤害我儿子,我要叫她不得好死!”

        李毅道:“宋副省长,你说话太冲动了,可不符合你的身份。什么叫做不得好死?难道你还想买凶杀人不成?今天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他日饶小姐若是有个不测,你就是最大的嫌凶!”

        宋友林道:“你唬谁呢?你当我是吓大的?”

        李毅道:“宋子玉既然能把你们喊来,证明他并没有昏迷,那么,他一定把事情经过都告诉了你们吧?宋副省长,你知道事情经过之后,还敢如此包庇他?那你还真是个好父亲!”

        宋友林双目喷火,说道:“李毅,你少来这一套,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儿子是被这个女人打的,这你得承认吧?”

        李毅淡淡的道:“饶小姐只是防卫!正当防卫!如果一个弱女子,抗击一个侵犯她的色狼,也算是犯罪的话,那天下女子,难道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吗?”

        宋友林道:“我不管事情经过是什么样的!我只看结果。结果是,她把我儿子给打残废了!我要求一个公道!她打了人,就必段付出代价!”

        李毅冷笑道:“我当时还在想,这样下三烂的色鬼,究竟是谁生下来的,没想到,居然是宋副省长的杰作。如今一看,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宋友林一张老脸都气黑了,嘴唇轻轻的颤动,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李毅道:“宋副省长,你可知道,你儿子宋子玉,居然利用饶小姐跟他的同学关系,约她吃饭喝酒,然后在酒里下药,想对她行不轨之事!若不是我发现并揭穿了他的阴谋,今天饶小姐还不知道会遭遇到什么不堪的下场呢!”

        宋友林道:“李毅,你休得强词夺理!不管怎么说,都是她打了我的儿子,现在我儿子躺在手术室里,如果他的伤势要是治不好,我跟你们没完!”

        李毅道:“宋副省长,我还跟令公子没完呢!他做出这种下流之事,我们还没有报警!如果报警的话,足够他进去待一阵子了!”

        宋友林拂袖道:“李毅,你莫猖狂!在西川省里,谁敢抓我儿子?”

        李毅冷笑道:“宋副省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律法无穷,法律可不认得谁是你儿子,只管他犯没犯法!”

        宋友林道:“事情都过去了,谁知道真相是怎么样的?你说我儿子下药,就下了药啊?”

        李毅道:“等宋子玉出来,你问他就行了!还有,那瓶红酒,都是被你儿子一个人喝光了,医生通过检验,应该不难查清楚他体内的药性成分!”

        宋子玉的其它家人都是满脸的尴尬和愤怒。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估计是宋子玉的母亲,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道:“友林,你一定要替儿子报仇啊!一定要把这个女凶手绳之以法啊!”

        李毅微微皱眉,心想今天这件事情,只怕很难善了。

        宋友林本就对自己有成见,加上今天这件事情,自己和宋友林之间的仇,结得更深了。

        从宋友林刚才的讲话里,不难看出来,他们这一家人,都是极为护短的!饶若曦伤害了他们的宝贝宋子玉,宋友林肯定不会轻易放过饶若曦!

        得想办法才行!

        宋友林以权压人,李毅也大可以权压人。宋友林有背景,李毅也有背景,只要李毅肯向上面开口求救,很容易就可以得到支援。

        但李毅不想把事态闹到中央层面去。

        这事情说起来,毕竟不是自己的事情,而是饶若曦的事,为了她而动用自己在中央的关系,殊为不智。

        自己的背景和关系,得留到最关键的时候动用,才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再者,李毅已经成熟了,他习惯用自己的思维和自己的能力来解决一切困难!

        事事向长辈伸手,那不是强者所为!

        当此情形之下,该如何措置呢?

        李毅皱着眉头沉思一番,走到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安迪小姐,你好,我是李毅,还记得我吗?”

        对方正是安迪。

        安迪是西川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主持人。

        李毅上次来西川公干时,曾经和她发生过一段故事。那段故事虽然没有给李毅留下什么有趣的回忆,但安迪的联系方式,李毅却记在了手机里面。

        西川一别之后,两个人也很少联系和往来。今天意外的接到李毅打来的电话,安迪有些惊讶,笑道:“李先生?我当然记得你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李毅呵呵一笑:“想不到一别数载,安迪小姐还记得我这个人啊!令我颇感荣幸。”

        安迪道:“李先生的风采,长留在我心里呢!岂能忘记?李先生,你现在在哪里高就?一定高升了吧?”

        李毅道:“我在西川啊,就在锦城。有一桩新闻,想报料给你们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