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九章 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九章 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小秋同志,君子慎独,不欺暗室。www.00ksw.org我李毅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欺暗室之事,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秋紫菡抓住李毅的手,说道:“李市长,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现在社会这么开放了,不会再像封建社会那样保守了吧?女子的脚被男人看了,就要嫁给他?”

        李毅感受到她指尖传递过来的一种电流般的温柔,心神不由得一动。

        下午,李毅刚和饶若曦**过,对男女之事特别有感觉。

        李毅感觉到她抓住自己的手,放在她的皮肤上,触手之处,一片温凉如玉。

        “李市长,你看看这里。”秋紫菡道:“摸到了没有?”

        李毅转过头,看到秋紫菡的上身,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胸罩,一对饱满鼓胀的**,在胸罩里呼之欲出,雪白的两个半圆形,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没有一丝赘肉的玉体,曲线玲珑,细小的腰肢,曼妙迷人。

        李毅不由得暗自喝一声彩。都说西川女子美,李毅却是头一次见识到西川女子的身体。秋紫菡不仅相貌美丽,体形肤色更是妙不可言!

        秋紫菡握住李毅的手,放在自己的藕臂上,粉脸羞红,说道:“李市长,你看看这里。”

        李毅看到她雪白的玉臂上,有一块朱红的丹志,在她洁白如玉的肌肤上,显得分外妖饶。

        “这是胎记吗?”李毅问,心想她无缘无故的给自己看这个东西做什么呢?

        秋紫菡笑道:“这个不是胎记。”

        李毅道:“是痣?不像啊,哪里有这么大的痣?”

        秋紫菡道:“李市长,这是守宫砂。”

        李毅一震,说道:“守宫砂?就是武侠小说里写的那种守宫砂?”

        秋紫菡羞涩的点头,说道:“正是那种东西。”

        李毅道:“我从小就看武侠小说,很多书里都有对它的描写,古代女子,为了以证清白之身,小女孩之时,就会在自己手臂上点上一块守宫砂,在与男子交合之前,不会消失。我一直以为这是神话呢!怎么可能真的有这种东西?”

        秋紫菡道:“守宫砂,其实并不神秘。它是真实存在的。守宫砂,其实是一味中药。药性咸,寒。它的水溶液对人体肝癌细胞的呼吸有明显抑制作用。而且富含维生素E,有一定的抗癌活性。主治祛风,活络,散结,抗癌。而丹砂药性甘,凉,主治安神,定惊,明目,解毒。”

        李毅怔道:“你还懂这些啊?”

        秋紫菡道:“我祖上都是悬壶济世的医生。我太祖还是皇宫里的御医。我爷爷那一代,还继承了祖传医学。到我父亲这一辈,他对行医之事不感兴趣,就没再继承。祖传医学,传男不传女,但到我这一代,我父母只生养了我这么一个女儿,我爷爷便把一些医术传给了我。”

        李毅道:“想不到,你还是个御医的后代,济世的圣手啊!”

        秋紫菡笑道:“我只学了点皮毛,也没有在医学这条道路上发展。这守宫砂,就是我爷爷在我出生后不久点上的。当时也就是为了好玩吧。”

        李毅道:“这么说,这守宫砂是真的?”

        秋紫菡道:“守宫砂是用我国产的一种雌性变色龙,古时称为朱宫,在它繁殖季节,将其捕获捣烂后和朱砂混合而成。现代科学证实,雌性变色龙在繁殖期,全身充满雌激素,当它和雄激素相遇时,雌激素和雄激素便会中和消失。用它来标记女子的贞操,虽不能全信,但也有一定科学道理,如果不是这样,古代人就不会一直沿用它。”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太神奇了。”

        秋紫菡道:“现在,你相信我的清白了吧?”

        李毅尴尬的笑笑:“对不起,我也只是担心你。为了一点钱财,付出自己宝贵的贞操,我觉得不值得的。”

        秋紫菡道:“我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这么做了。”

        李毅道:“快把衣服穿起来吧,别冻着了。吴汉章还真是特别啊,我那样跟他说话,好话歹话说了一箩筐,他也不同意,你一提,他就同意了?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秋紫菡幽幽的道:“李市长,你还在怀疑什么呢?”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没有。我只能说,小秋同志,你真的很厉害啊!”拿起沙发上的衣服,递给她,说道:“快穿上吧。”

        秋紫菡将衣服穿上,看到李毅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停留,心想自己还是有魅力的啊,李市长只不过是自制力强大而已,不然,他早就扑过来了吧?

        李毅的君子风度,也让秋紫菡敬佩不已。她都脱成这样了,李毅都没有趁机欺负她,可见李毅真是个正人君子!

        两个人坐着聊天,有过刚才这番比较暧昧的交流之后,两人之间又显得亲密了不少。隐约中有了一层没有捅破的特殊关系。这种关系,介于普通朋友和亲密恋人之间吧!

        李毅的电话响起来,他拿起一看,却是饶若曦打过来的,摁下接听键,听到她说道:“李毅,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李毅淡淡一笑:“别怕,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呢!”

        饶若曦道:“我不是把宋子玉给打了吗?他家里人要找我算账呢!”

        李毅冷笑道:“还有这种事?那种人,打便打了,他家里人还想怎么样?”

        饶若曦道:“我下手太重了,把他打出病来了。”

        李毅道:“有多重?”

        饶若曦道:“听他家人说,他的下体被我踢爆了,可能今生都只能当太监了。”

        李毅忍不住哈哈一笑:“活该当太监,这种人,只会欺负良家妇女,太监了的好!”

        饶若曦道:“你还在幸灾乐祸呢!人家要告我呢!”

        李毅道:“告便告呗,谁怕谁?大不了赔他一点汤药费!”

        饶若曦道:“李毅,这事情只怕没这么简单呢!”

        李毅道:“有多么复杂?”

        饶若曦道:“宋子玉的父亲,是西川省里的一个大官!他家里有权有势,我听他们的口气,是要将我绳之以法。”

        李毅道:“哦?宋子玉的父亲?是谁?”

        饶若曦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可听他们的口气,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李毅道:“你现在在哪里?”

        饶若曦道:“我在省人民医院,宋子玉正在急救室抢救。”

        李毅道:“他们没有怎么着你吧?你怎么不喊我一起去呢?”

        饶若曦道:“那倒没有,谅他们也不敢动粗。”

        李毅道:“我马上就去。你千万小心,别被他们欺负了。”

        饶若曦道:“李毅,他们是省里官面上的人物,你是绵州市里的官员,归他们管呢,你出面?是不是有些欠妥?”

        李毅道:“这有什么妥不妥的!你是我的……朋友,我替朋友出面,有什么不对吗?”

        饶若曦道:“我只是先告诉你。李毅,你别急,我先跟他们交流处理,如果我能搞定的话,你就不必出面了。你是官,他家也是官,官官相斗,对你不利。”

        李毅心生感激,自己的女人真是好啊,到了这个地步,还在维护自己呢!

        但是,身为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人有难,岂能袖手旁观?

        “若曦,你别怕,一切有我!如果他家是想要钱的话,你不要心痛钱。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叫问题!”李毅温声说道:“我这就赶过去。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我们都不必怕他们!”

        饮若曦道:“我明白。李毅,他们又来了很多人,还带了公安过来。看来,宋子玉的父亲,还真是个大官。”

        李毅道:“你别怕。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饶若曦道:“我不怕。理在我这边。是宋子玉犯罪在前,我只不过是小惩薄戒罢了!”

        李毅道:“所以我说,对敌人,就不能仁慈,刚才就应该把那个宋子玉送进公安局里!”

        饶若曦道:“我不跟你说了,他们找我谈话。”

        李毅道:“好,你注意保护自己,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李毅脸色一沉,心想省里姓宋的大官?

        难道是宋友林?

        不会这么巧吧?

        但西川省里,姓宋的大官,屈指可数啊!

        宋友林!

        李毅不由得想到了白天去找他的情形。这个宋友林,可不是善类呢!他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对自己态度大变,看来此人是自己的对头无疑了!

        “李市长,怎么了?饶小姐出事了吗?”秋紫菡关心的问。

        李毅道:“刚才在鸿宾楼,有个登徒浪子调戏她,被她踢爆了小**。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男方家人找上门来了。”

        饶若曦忍不住抿嘴一笑:“踢爆了小**这么严重啊?饶小姐看上去挺温柔和顺的啊!”

        李毅道:“我得去一趟医院。”

        饶若曦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李毅道:“你去做什么?”

        饶若曦道:“我也学过医,也许帮得上忙。”

        李毅心想,你不是只学过一点皮毛之术吗?如果连省人民医院的大夫都束手无策,你又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