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四章 她来,就是让我欺负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四章 她来,就是让我欺负的

    作品:《官路弯弯

        秋紫菡看到李毅在里面,惊羞之极,转头就要离开。www.00ksw.org

        吴汉章道:“秋小姐,既然来了,又何必要离开?嘿嘿,看来,你和李市长不是一路来的,对吗?”

        李毅淡然说道:“小秋同志,你此来省城,是做什么?是专程来和吴厅长约会的吗?”

        秋紫菡感受到李毅话里的冷寒之意,连忙停住脚步,回头说道:“李市长,你误会了,我没有跟吴厅长约会。我是来找他谈点事情。”

        李毅道:“既如此,那你们谈事情吧,我先走了。”

        吴汉章浮起一抹得意的笑,看到李毅如此受窘,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快意。尤其当他看到秋紫菡跟李毅之间,很明显存在一种说不清楚的暧昧关系时,他更觉得痛快。

        “李毅同志,就要走啊?呵呵,要不留下来一起喝一杯?今天是秋小姐请客呢!”吴汉章微笑着说道。

        李毅看了秋紫菡一眼,心想你有什么事情要求吴汉章,还用得着你请客?

        秋紫菡轻咬嘴唇,走了过来,说道:“李市长,我来省城,就是为了请吴厅长吃个便饭。”

        李毅道淡淡的嗯了一声。

        秋紫菡道:“你是为了市里的资金而来的吧?”

        李毅还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吴汉章笑容满面,说道:“李毅同志,你要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你就先去忙吧!秋小姐,你坐啊。呵呵,我还真没有想到,你会主动约我出来吃饭。”

        李毅脸一沉,起身欲走。

        秋紫菡一把拉住了李毅,说道:“李市长,你不要走。”

        李毅道:“小秋同志,你要和吴厅长谈事,我在这里,恐有不便吧?”

        秋紫菡抿嘴一笑,心想李市长语气冷淡,分明就是在介意我和吴汉章一起出来吃饭,难道他心里也很喜欢我吗?

        李毅见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微微生气,伸手去拂她的手,却被秋紫菡握得更紧了。

        她凑在李毅耳边,低声说道:“你相信我吗?”

        李毅一愕,没有回答,轻轻拿掉她的手,然后转身离开。

        秋紫菡看着李毅头也不回的离开,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但她并没有跟随李毅而去,而是在隔着吴汉章两个位置之外坐了下来。

        在外面等候的钱多,看到李毅出来,迎上来,问道:“毅少,事情谈得怎么样?”

        李毅缓缓摇头,说道:“人,只能靠自己。”

        钱多知道事情没成,说道:“毅少,我刚才接到饶小姐的电话,她说已经上了飞机,今天下午就到锦城。”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几点到,我去接她。”

        钱多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已经跟饶小姐说了,毅少到时肯定会去接机的。对了,毅少,我刚才看到秋紫菡也进去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出来?”

        李毅道:“她有事。”

        钱多道:“我还以为是你约她来的呢!”见李毅脸色不愉,便闭嘴不说话了。

        下午,李毅来到省委副书记高鸿业处,跟他进行了一场长谈。

        随后,李毅便前往机场接饶若曦。

        自从在公海的赌船上和饶若曦共度**之后,李毅和她之间便很少再有这样共处的机会。

        男女之间的感情,甚是微妙。

        李毅和饶若曦之间,就更加复杂。

        饶若曦喜欢李毅,一直梦想着能成为李毅的情人,可是,当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之后,她才发现,现实并不如理想中那么美妙。

        李毅终究是别人的男人,而不是她饶若曦的,就算偶尔可以跟他偷偷情,谈谈爱,但自己更多的是无穷的寂寞和悲伤。

        饶若曦实际上是在步郭小玲的后尘。

        郭小玲因为怀着对李毅的爱情,容忍了他的一切,甚至理解他,让他和林馨结婚,却又和他一直保持着亲密的情人关系。

        她一直以为,自己和李毅之间有爱情,就有了一切,哪怕他结婚了,有家了,自己还是可以跟他双宿双飞,做一对神仙眷侣。

        然而,夜夜守空闺,盼郎望郎却等不到郎来的痛苦,却令郭小玲无法忍受下去了。

        但和李毅之间的这段感情和往事,她又实在无法割舍!

        所以,才有了她离家出走,远赴国外那一段故事。

        李毅万里寻她,终于把她寻了回来,可是,她还是不能坚守在李毅身边,选择逃避到了香港。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花小蕊跟着去香港,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里面。

        爱是自私的。看着你心爱的男人,跟他的妻子同床共枕,自己明明是他的情人,却只能躲在暗处,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饶若曦跟郭小玲和花小蕊都不相同。她原本就是暗恋李毅,能得到李毅的恩宠,她就很满足了。但一个人的贪欲之心总是在不断的膨胀,当你得到一部分时,就梦想得到全部。

        如果饶若曦摆不正心态,那她的下场很可能跟郭小玲一样,怀着对李毅的爱恋和不舍,却只能远走他乡。

        李毅已经意识到这些女人的问题。如果不处理好,自己就会伤害到好几个女人的心!

        最好的办法,就是像某些贪官养情妇一样,组建一个后宫,大家和平相处,轮流相陪。

        但这只是李毅的一种奢望而已。

        贪官养的是情妇,是花钱租来的**享受。

        李毅的几个女人,却都跟他发生过刻骨铭心的故事。

        每一个,他都割舍不下,每一个,他都深怀感情。

        更重要的是,这些女人,个个都很优秀,每个人的个性也都十分强大,真的把她们放在一起养着?到时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连李毅也不敢想象。

        李毅早早的到了机场,等着饶若曦出来。

        高跟鞋,职业女性套装。

        这是饶若曦的标准装扮,配合她高挑苗条的身形,颇有职场金领的风范和气质。

        “李毅!”她走出机场,看到在出口处等待自己的情郎,高兴的挥了挥手,给李毅同招惹来一阵妒羡的眼光。

        李毅迎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说道:“辛苦了,若曦。”

        饶若曦道:“只要能见到你,我一点都不辛苦。我,可想你了。”

        李毅道:“那就留在我身边吧!”这些天来,身边一直都没有女人,抱着饶若曦,身体里的火焰马上就熊熊燃烧起来。

        饶若曦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耳朵,说道:“你请的空姐都很美丽啊!”

        李毅呵呵一笑:“都是朋友。”

        饶若曦道:“都是在飞机上认识的朋友吧?看来,你勾妹子的本领真强呢!”

        李毅道:“我最大的成就,就是勾到了你。”

        饶若曦俏脸晕红,幸福的笑了。

        “饶若曦,这位是?怎么也不介绍一下?”旁边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来。

        李毅听到那话里的不怀好意,警觉的松开了饶若曦。这一幕若是被有心人看到,大做文章,那自己就惨了。

        说话之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长得高高瘦瘦的,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十分得体,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

        饶若曦笑道:“李毅,这位是我大学同学,巧得很,正好跟他坐同一架航班。他叫宋子玉,刚从国外回来。”

        明明是宋子玉问她的话,但她却先向李毅介绍宋子玉,从这种亲疏中,就可以看出她对李毅有多么在乎。

        听说是饶若曦的同学,又是机上偶遇的,李毅便放下心来,笑道:“宋先生,你好。我叫李毅。”

        宋子玉礼貌的跟李毅握了握手,问饶若曦:“他是你什么人?”

        饶若曦笑道:“他是我朋友啊!”

        宋子玉道:“我看你们很亲密啊!只是普通朋友吗?还是男朋友?”

        饶若曦道:“这个,与你无关啊。”

        宋子玉道:“走吧!”

        饶若曦道:“去哪里?”

        宋子玉道:“去我家啊,我刚才不是已经邀请过你吗?怎么了?老同学见面,吃个饭也不行啊?你不是答应了吗?”

        饶若曦怕李毅误会,低声向李毅道:“我刚才只是礼貌性的答应了下来,谁想到他这么认真。”

        李毅道:“要不,就一起吃个饭吧,大家都是朋友。”心想吃饭就吃饭,还去你家里做什么?我李毅的女人,可不是那么好抢的!

        宋子玉道:“也行,我请客,到鸿宾楼吃饭吧。”

        饶若曦道:“宋子玉,你不是刚从国外回来吗?先回去见见父母吧,我们同学之间吃饭,随时都可以的。”

        宋子玉道:“那就定在晚上吧。你住在哪里,我去接你。”

        饶若曦道:“到时电话联系吧,我现在也没有定准。”

        宋子玉道:“那好,你一个女人,小心一点啊!”

        李毅摸着下巴,心想这小子,话里有话啊!分明是怕我欺负饶若曦呢!嘿嘿,她来到这里,就是让我欺负的!你小子管不着!

        钱多笑着喊了一声饶小姐,请他们两个上车。

        “李毅,对不起啊,我也没想到,会碰到他这个老同学。”饶若曦笑道。

        李毅道:“谁还没个老同学啊!只要不是老情人就行。”

        饶若曦道:“我有没有老情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时,我还是……”

        李毅轻咳一声,饶若曦便及时的打住了。

        两个人情意绵绵。

        李毅吩咐钱多:“找一家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