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二章 谁人来的电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二章 谁人来的电话?

    作品:《官路弯弯

        宋友林苦笑道:“李毅同志,你赖在我这里也不管用啊。www.00ksw.org我只有一个审批签字权,钱还是在交通厅账面上。他们要是不给你,我签一百个字都不管用。”

        李毅道:“怎么可能?你可是分管交通工作的副省长,你要是开了尊口,他们敢不听你的?”

        宋友林道:“李毅同志,这笔钱,是专款专用的钱,我真的无能为力。给你,是人情,是面子,不给你,你也没有办法!”

        后面这句话,才是宋友林的重点!

        他说得对,想给你,就给你,不给你,你也没有办法!

        这就是看人脸色行事的无奈。

        李毅在绵州是一市之长,一呼百应,但在西川省里,只不过是一个厅级干部罢了,这样的人,西川省里有很多!不在乎他一个!

        “宋省长,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好好谈谈北羌县的交通现状。”李毅沉声说道:“就在前天,一个孩子,在上学路上,从索道上摔下去,摔死了!你是没看到当时那个情况,真是惨不忍睹。那孩子的母亲哭得跟一个泪人儿似的……”

        这时,宋友林打了一个老大的哈欠!他还伸了伸懒腰!

        一股无言的悲愤涌上李毅心头!

        李毅在跟宋友林讲述一个不幸的家庭,但这些不幸,在宋友林听来,却是那么的无聊透顶。

        别人的伤痛和苦楚,与他宋副省长何干?

        一个小孩摔死罢了,与他宋友林何干?

        李毅不知道宋友林有没有听进去哪个一个字,但凡有些同情心和良心,听到这么悲惨的故事,起码也要表示一声感叹吧?

        佛说,众生平等。

        那也是一条鲜活生命的逝去啊!

        就算是一个毫无关系的人,就算是在报纸上看到这样的新闻,是不是也该唏嘘感叹一声?

        但宋友林漠无表情,他只顾着打他的哈欠,伸展他那日渐不勤的四肢。

        李毅道:“宋省长,这个小孩子,也是咱们西川省的人!也是咱们治下的老百姓!我听说,每年都会有人不幸跌下悬崖摔死。我在这里,代表北羌县那些需要天天走索道的百姓,向省里恳求,先把钱款拨下去,把路桥修起来吧!”

        宋友林道:“李毅同志,我已经告诉过你,这个钱,不是不给你,而是得等。等一等就行了。”

        李毅道:“宋省长,你刚才听到我说的那件惨事没有?如果省里早些拨款下来,那我们就可以早些动工,类似这样的悲剧,就不敢会再重演了。”

        宋友林道:“这样吧,李毅同志,我再批个条子给你,你去找找交通厅的吴汉章同志,让他尽快把款子给你们打过去。如果他再不听我的话,那我真的是无力相助了。”

        很多领导人,不想把话说得太绝,但又不想继续交谈下去时,就会使用一个方法把这个人支走。

        宋友林现在使用的就是这种招数。

        李毅也是当领导的人,当然明白宋友林的用意。

        如果宋友林真的想帮助李毅,就应该立刻打个电话给吴汉章,当面跟他说清楚。

        打白条,写批条,这种手法,根本就是敷衍之举!

        李毅说道:“宋省长,你要是真的想帮我,就劳烦你,打个电话给吴汉章同志,你跟他说说,叫他把资金给我们拨过去。你是他的直接上司和领导,你说出来的话,他不敢不听。”

        微微一顿,李毅又说道:“如果他连你的话都敢不听,岂不是证明你掌控不到他?”

        听到后面这句话,宋友林的眼皮微微抖动了一下。

        李毅这是在用激将计。

        既然你宋友林口口声声说要帮我,那你就打个电话吧!

        如果你打电话都不管用,那岂不是证明你宋友林的无能?

        你身为分管交通工作的副省长,连一个交通厅长都指挥不动,你这个省领导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毅这一招还真厉害,马上就把宋友林逼到了绝路上!

        宋友林招眼打量了李毅一眼,这是他十分正式的打量这个厅级干部。

        从李毅的沉着的眼神里,宋友林读出了太多东西。

        宋友林感觉到,李毅是一个有主见、有毅力的人,也是一个有能力有手腕的人!

        也许他还很年轻,但他说话做事,却十分老到!

        就连宋友林这种官场老鸟,在跟他过招时,都有些招架不住。

        现在,李毅拿话逼住了宋友林。

        宋友林如果不打这个电话,倒显得露怯了,仿佛他是无力控制吴汉章,所以才不敢打这个电话!

        如果他打了,就坠入了李毅设计的陷阱。

        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有权的男人更甚!

        宋友林不想被李毅瞧不起,那就太丢人了!

        所以,就算明知会中李毅的计,他还是选择打电话给吴汉章。

        或许,在宋友林潜意识里,他也很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控制住吴汉章。

        钱财只是小事,权力才是大事。

        “好,既然李毅同志如此说了,那我就给吴汉章同志打个电话。我先声明,他要是不听我的,那我再也没有办法了。”宋友林望着李毅,缓缓说道。

        李毅道:“只要宋省长尽了力,我李毅必定铭记在心。我相信你对吴汉章同志的影响力。你是分管交通工作的副省长,他只是一个交通厅长,如果他连你的话都敢不听,嘿嘿,那就太那个了吧?”

        宋友林嘴角一抽,没有接李毅的话。

        他伸手搭上电话机的话筒。

        就在此时,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嘟嘟的叫声,听来如此刺耳!

        宋友林抓起话筒,放在耳边,喂了一声,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来,马上变得恭敬异常,甚至从宝座上站了起来!

        李毅微微一讶,心想这是谁打来的电话?令得宋友林如此郑重和慎重?

        以宋友林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是省委冯长健和省长韩铁林亲自打过来,他也无须如此吧?

        明知对方看不到,还是要站起来接他的电话,足以表明宋友林对通话之人的尊敬和礼貌!

        什么人可以令他如此?

        宋友林瞥了李毅一眼,并没有直接称呼对方的职称,而是说道:“首长,您好!”

        李毅心想,对方起码得是中央副国级别以上的大佬!

        宋友林道:“您请说……哦,好!……嗯,是!我知道了!……”

        李毅努力想从他的片言只语里,猜测到对方的身份,并猜测他们谈话的内容,但宋友林讲话十分谨慎,根本就没有在电话里透露出对方的身体,也没有泄漏对方跟他说的内容。

        “好,好,好。”宋友林不停的点头:“我明白了。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会做好的。”

        李毅心想,对方要宋友林做一件什么事情?

        “好,首长,再见,您多保重身体。”宋友林说完,等对方挂断电话,确定话筒里传来的电话的忙音后,这才轻轻放下话筒。

        李毅摸了摸下巴,看着他不说话。

        宋友林并没有马上给吴汉章打电话,而是缓缓坐下来,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李毅同志,我又想了想,我打电话给吴汉章同志的话,不太好。毕竟这笔钱,是交通厅专款专用的中央拨款,我身为领导,不好插手。我若打了这个电话,别人知道了,会以为我以权谋私呢!”

        李毅皱起眉头,心想宋友林怎么突然之间变卦了?

        刚才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接了一通电话后,他就改变想法了?

        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跟宋友林说了什么?

        为什么宋友林前后变化这么大?

        “宋省长,”李毅道:“咱们刚才不是说好了的吗?你怎么又变了?”

        宋友林道:“李毅同志,原因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个事情,我真的不主便插手。要不,你再去找找吴汉章同志?如果他能同意,那我这边,就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李毅看着他的眼睛,宋友林也看着李毅。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钟后,宋友林移开了目光。

        李毅心里一沉,心想中央哪个大佬跟宋友林说了什么话?

        难道跟我李毅有关系?不然宋友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到底是谁呢?

        话到这里,李毅知道,自己再也无法说服宋友林了,他只能起身告辞。

        他想去找找吴汉章,或许吴汉章可以通融。

        宋友林看着李毅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便拿起话筒,拨了一个号码。

        “喂,汉章同志,是我!”宋友林沉着脸说道。

        “宋省长,您好!”

        “汉章同志,我跟你说一个事情。绵州市那笔资金,你还没有发下去吧?”

        “宋省长,还没有呢。不过,请您放心,有您的亲笔签字,我们不会为难他们的,只是得拖延一段日子,等缓过这一阵再说。如果他们要得急,我也可以催促财务,尽快拨过去。”

        “我跟你说,这笔钱,不要拨了!”宋友林沉声说道。

        “不拨了?”

        “不拨了,一个字儿都不给李毅!”宋友林冷笑一声:“但是,你要做得婉转,让他无话可说!”

        “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电话对头传来吴汉章的答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