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一章 要不到钱,我不回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一章 要不到钱,我不回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自己来绵州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开一次常委大会了。www.00ksw.org

        只不知邵逸先这一次又有什么大事要讨论?

        李毅答应一声:“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和几个副手商量了半个小时,谈到了当前几个领域的主要工作。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越发确定了李毅心里的想法。

        趁着这次常委会,他想正式提出自己的改革想法和思路!

        是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下班后,李毅来到一楼,钱多开车过来,李毅正要上车时,可巧碰到秋紫菡走了出来。

        “小秋同志,我送你吧!”李毅说道。

        秋紫菡俏然一笑:“这不太好吧?”

        李毅道:“请吧。”

        秋紫菡也没有推拒,微微一笑,坐上了车子。

        李毅问道:“这几天怎么都没有看见过你?”

        秋紫菡道:“你是市长,那么忙,我总不好天天去打扰你吧?没有工作上的事情,也就不好去找你。”

        李毅微微一笑:“那你还是想来找我的,是吗?”

        秋紫菡低头问道:“李市长,是不是出事了?我看到外面围了很多的人。”

        李毅道:“一个小孩子在上学的路上,从索道上掉下悬崖摔死了。”

        秋紫菡惊讶的掩住了嘴巴,说道:“有这种事情啊,是北羌县的吧?只有那边流行这种索桥。”

        李毅道:“是啊。唉,省里的资金,要是能早些到账,那我们就可以早日修好那边的桥梁,可以将危险降到最低。”

        秋紫菡道:“省交通厅的资金还没有到账吗?”

        李毅道:“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吴汉章厅长就是不肯给我们划账。”

        秋紫菡道:“他不是写了批条,连宋副省长都签字了吗?”

        李毅道:“这种酒桌上的批条,效力并不大,钱财一日不到手,这笔钱就不能算是我们的。”

        秋紫菡道:“那怎么办?”

        李毅道:“再想办法吧!”迟疑了一下,说道:“那天在省城,多谢你照顾我。”

        秋紫菡看了前面开车的钱多一眼,羞涩的低下头去。

        李毅看到她这个表情,心想完了,那天晚上,自己莫非真的趁着酒劲,把她给睡了?

        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这么好的仙草,就这样给我吃了?太浪费了吧!起码也得保持头脑清醒,好好享受啊!

        李毅心里胡思乱想,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

        钱多忽然笑道:“李市长,要不要到外面酒店里去开个房间休息一下?”

        李毅一怔:“好端端的到外面开房做什么?”旋即明白过来,瞪眼道:“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坏了!”

        秋紫菡还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问:“怎么了?李市长没有地方住吗?要不上我家住一晚?我父母亲都在外地工作,他们给我在市里买了房子。”

        钱多嘿嘿一笑:“那就更好了。”

        李毅道:“你别理他,他在开你我的玩笑呢!”

        秋紫菡这才明白过来,立时羞得耳根都红了。心想这个钱师傅,肯定是怀疑自己和李市长有过那种关系了吧?

        车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暧昧不明,又有些尴尬。

        秋紫菡住的地方并不在市中心,而是在南城区的一个新建住宅小区。

        李毅打眼一瞧,就知道这个小区的价格应该不贵。但秋紫菡的父母能给女儿在市里买套住房,看来也算是小富家庭了。

        秋紫菡下车,朝李毅挥了挥手,道声再见。

        车子缓缓驶离,钱多问道:“毅少,你心里明明很想,为什么不带她去开房呢?”

        李毅摇头道:“我开不了这个口。总觉得我和她之间,还没有发展到那个程度。”

        钱多笑道:“你那么多的女人,难道个个都要先谈情,再上床?”

        李毅道:“你是越来越放肆了,什么话都敢说出口来!”

        钱多嘿嘿一笑:“那是因为毅少你拿我当兄弟看待,我要是再跟你客客气气的,那岂不是辜负了毅少的好意?”

        李毅道:“倒也不是非得谈多久的恋受。只是缺少那种感觉吧!我对女人,一定要有感觉,没有感觉的上床,那是在耍流氓。”

        钱多道:“我只听人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在耍流氓。”

        李毅哈哈一笑:“那你跟任如同志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钱多不搭话了。

        李毅想起一事,问道:“桑榆回去了没有?”

        钱多道:“还没有。她妹夫的腿还没有好利索。那件案子也还没有结案呢!”

        李毅道:“公安局办案的手段和速度太慢了。这么明显的案情,又有那么多的见证人,他们就是抓不到人!”

        钱多道:“毅少,你就没有考虑换一个公安局长吗?”

        李毅道:“我还真的动过这个念头,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合适的人选。”

        钱多道:“你可以提拔你以前的老部下啊!从西州或是从江州调一个过来就行了。”

        李毅道:“跟我合得来的人,我自然相信他们的能力,但他们在本职工作上都做得很好,而且都在那里落户扎根了。叫他们过来,岂不是要叫他们夫妻分居?我心里有一个人选,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钱多道:“我猜猜看。你刚才说不想调以前的老部下,那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李毅饶有兴趣的问:“你猜的是谁?”

        钱多道:“滨海市的高虎同志,对不对?”

        李毅微讶道:“钱多,你都快成我肚子里的蛔虫了!”

        钱多道:“我也很欣赏高虎,几次交道中,他都表现得特别棒,尤其是那次解救被拐儿童和非洲同胞的事情上,他的表现,可圈可点,对你也算义胆忠心。”

        李毅道:“钱多,要不这样吧,你先帮我联系一下他,看他有这个意向没有。如果他同意,手续上的事情,我来办。”

        钱多笑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李毅道:“言归正传,你和桑榆之间,不会再有瓜葛了吧?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钱多道:“我懂。我和她之间,已经结束了。等此间事了,我就再不会和她见面了。”

        回到家里,上官谨听说李毅后天要去省城,也一定要跟着去,还振振有词的说,这是她的保镖职责。

        李毅早就知道,林馨把这个丫头派过来,就是给自己添乱子的!

        “你去归去,但一切行动要听指挥!”李毅说道。

        “我最乖啦!”上官谨嘻嘻一笑。

        且说这天,李毅准备出发前往省城,临行之际,钱多问道:“李市长,要不要把秋紫菡同志带上?”

        旁边的邹志军说道:“小秋同志啊?她昨天请假了。请了三天假。不然是可以带她同去,多个女同志,也好公关。要不,把上次那个柴静叫上?”

        李毅对那个柴静并没有多少好感,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这次前去,我会直接找上门,跟他们摆道理,讲事实。不需要公关。”

        邹志军道:“那市府办是不是要跟一个人去?”

        他的意思,自然是希望李毅叫他陪同前去。

        但李毅并没有这个想法,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不出意外,我明天就回来了。”

        邹志军脸上微显失望,但也没有说什么,送李毅他们上了车。

        李毅和上官谨坐在后排,上官谨是个开心果,总有说不完的话,跟李毅聊个不停。这一路上倒也不寂寞。

        出门早,来到省城时,还只是上午。

        李毅看看时间还早,便叫钱多直接把自己送到了省政府里,然后自己上去找宋友林副省长,钱多他们自去找宾馆住宿。

        宋友林的秘书杜文达,见到李毅到来,起身相迎,笑道:“李市长来了。”

        李毅点点头,笑问:“杜秘,你好。宋省长有空吗?”

        杜文达道:“你来得巧,宋省长正好在休息。我给你通报一声。”

        李毅道声谢谢。

        杜文达进去一小会,复又出来,说道:“李市长,请。”

        李毅再次谢过他,缓步走了进去。

        宋友林这一次并没有摆省长架子,抬头微微一笑:“李毅同志,这么空闲啊!又来省城了。”

        李毅道:“宋省长,我哪里有闲情逸致来省城逛荡啊!我是迫不得已,不得不来。”

        宋友林道:“哦。来办事?”

        李毅道:“宋省长,上次在酒宴上,你也在场,吴厅长和余主任,都答应给我们绵州一笔资金,但过了这么久,他们还是没有划账过来,这让我怎么开展工作呢?”

        宋友林道:“莫要着急嘛,这才多久呢!等等,再等等。他们一定会给你们的。”

        李毅道:“我是等得起。可是,北羌县里那些天天走索道的村民们等不起!那些天天冒着生命危险上学放学的孩子们等不起啊!”

        宋友林道:“没有这么急吧?你没去绵州工作的时候,他们不照样生活得好好的?李毅同志,你年轻,有干劲,想尽快做出一番成绩来,我是可以理解的,但省里也有省里的办事程序,你着急也没有用。找我也没有用。”

        李毅道:“宋省长,我今天来,就是来要钱的,要不到钱,我就不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