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章 你可敢跟我一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章 你可敢跟我一战?

    作品:《官路弯弯

        吴汉章摇着醉红的脑袋,豪气冲天的说:“小秋同志,你喝半杯,我喝一杯,看谁先醉!”

        李毅道:“吴厅长,不要只顾着找女同志喝酒,跟咱们孙广信同志喝几杯吧。www.00ksw.org广信同志,快来敬吴厅长几杯酒。”

        孙广信答应一声,端着酒杯过来,说道:“吴厅长,我敬你。”

        吴汉章道:“我不和你喝,我只找美女喝。”

        李毅便笑道:“吴厅长,你是不敢跟孙广信同志喝吧?我告诉你,他可是名副其实的海量。这样吧,孙广信同志喝一杯,你喝半杯,我们看看,谁先醉,好不好?”

        刚才吴汉章向绵州的秋紫菡挑战,现在李毅把这句话又给还了回去。

        吴汉章嘿嘿一阵干笑,说道:“嗬,还有人敢跟我拼酒?我就不信了,我别的本事不敢说,这喝酒那绝对是我的强项啊!什么你半杯我一杯的,不必相让!你们绵州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他能喝败我,我就甘拜下风!”

        他这是在向绵州干部发起挑战了!

        孙广信也被吴汉章激起了豪气,说道:“吴厅长,我来跟你喝!你一杯我半杯也行,你一杯我一杯也行,随便你定!”

        李毅就是为了转移吴汉章的注意力,这时说道:“好!高书记、宋省长,那我们就看看这场龙虎斗吧!”

        高鸿业和宋友林,这两个大佬,当到了这种级别的官,自制能力自然是十分强大的,在喝酒这件事情上,他们很难克制,加之年岁已大,官阶高,其它人也不敢过分的敬酒,因此他们都喝得很少,脑子很清醒。

        “呵呵,很久没见过这种热血沸腾的场面了。”高鸿业饶有兴致的笑道。

        宋友林道:“以前年轻时,在乡下当知青,农村里的人,经常斗酒,那场面记忆犹新啊!不过,斗酒可以,但适可而止,喝多了伤身。”

        吴汉章拍着胸口道:“我喝酒就跟喝水一样!不怕!”

        他想在秋紫菡面前出彩,自然要表现得好一点,才能吸引美女的注意力。

        秋紫菡则感激的看了李毅一眼,谢谢他帮自己解了围。

        李毅微微点头,表示收到了她的谢意。

        孙广信和吴汉章都站了起来,一人手里拿着一瓶茅台,往杯子里倒,一直倒到杯子满溢为止。

        其它同志都围了过来,看着这两个人拼酒。

        “喝!”

        “干!”

        吴汉章和孙广信端起杯子,往喉咙里一倒,那酒就进了胃里。

        这可是高度白酒,既辣喉咙又烧胃,寻常人喝酒,那都是慢慢的品味,哪里像他们这般不要命的喝法?

        既然是拼酒,自然需要气氛,旁观众人轰然叫好。

        他们两个人每干一杯,大家便鼓掌喝彩,把气氛拉了上去。

        吴汉章和孙广信两个人都是酒经考验的老干部,这次相遇,当真是半斤对八两,不分上下!

        眼看着他们连喝了五杯!

        李毅都有些担心孙广信了,眼询管志雄。

        管志雄走过来,低声笑道:“李市长,你就放心吧,孙广信的酒量,我是见识过的,吴厅长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李毅沉吟道:“那把吴汉章灌醉喝败了,是不是不太好?”

        管志雄笑道:“酒场无父子,何论上下级?像吴厅长这么嚣张的人,就是要把他喝败了,多喝几次,也就熟了!”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不会喝出什么问题来吧?”

        管志雄道:“不会,顶多就是喝得不省人事,抬到医院里去输液打针,再洗个胃什么的。”

        李毅皱眉道:“有这么严重?”

        管志雄道:“我是说最坏的情况。”

        李毅也喝过醉酒,但从来没醉到过那种程度,最多就是睡觉,睡上一大觉,人就醒来了。

        说话间,孙广信和吴汉章又对拼了三杯!

        吴汉章本就有了三分醉意,这八杯酒下肚,整个脸都发红,红得发亮!像一颗大功率的电灯泡。

        他摇晃着肥大的脑袋,摸了摸红光发亮的额头,偏头对秋紫菡嘿嘿一笑:“美女,见识到我的本事了吧?我外号千杯不醉!”

        孙广信也扶住了桌子,说道:“吴厅长好酒量啊!我快不行了!”

        秋紫菡道:“吴厅长,快多拼几杯,孙局长快不行了,就要被你打败了呢!”

        吴汉章哈哈大笑:“好,我先收拾了这小子,回头再跟你比酒!小美女,你酒量不行吧?我让着你,你喝一小口,我喝一大杯!”

        两人又拼了三杯,孙广信捂住了肚子,说道:“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吴厅长,你真是海量啊!佩服、佩服!”

        吴汉章更是得意,酒劲上涌,接连吹嘘他以前的战绩,说他喝败过多少人,有多少了不起。

        李毅担心的道:“孙广信同志是不是喝坏肚子了?”

        管志雄道:“我看不像。再等等。吴厅长快要不行了。顶多再喝三杯,他非醉倒不可。你看他都开始说胡话了,证明已经有了九分醉意。”

        李毅缓缓点头,但还是有些担心。如果为了市里的资金,把自己的同志喝出个好歹来,那可太不值当了!

        在他心里,人,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以人为本,在李毅心里,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一句套话!而是实实在在的关怀!

        孙广信抬起头,看到李毅投过来的关切的目光,心里一阵感动,心想李市长还真重重义啊,这关心的表情,可不是装出来的。

        被管志雄料中了,三杯过后,吴汉章真的不行了,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耍起了醉拳,嘴里开始胡言乱语,不一会,指着秋紫菡,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嘴里只吐出一些泡泡来,身子往后便倒。

        几个交通厅的同志早有准备,抢步上前,抱住了吴汉章的身体,扶他在座位上坐好,将他的头放在桌面上趴着。

        “好!好酒量!”高鸿业拍了拍手掌,赞道:“这个同志,叫什么名字?”

        孙广信道:“高书记,我是孙广信,是绵州国土局的副局长。”

        能被省委高副书记问起姓名,这也是一件与有荣焉的好事情啊!

        “好酒量!”高鸿业道:“是条好汉子。”

        “谢高书记赏识。”孙广信道:“我也是天生的海量。我爷爷、我父亲都特别爱喝酒,我还是几个月大时,他们就喂我喝酒了。”

        “呵呵,别的婴儿都在喝奶,你就学会喝酒了?难怪如此海量!”宋友林也赞了一声,说道:“吴汉章同志的酒量我是知道的,机关里面,能喝倒他的,还真没有!你算是头一个啊!”

        政府机关,因为酒宴多,领导们也都很赏识那些能喝酒的同志。

        管志雄笑道:“能喝一两喝三两,这样的干部要表扬!能喝三两喝半斤,这样的干部党放心;能喝半斤喝八两,这样的干部要培养;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干部树典型;能喝一斤喝一箱,这样的干部能力强,能喝一箱喝一桶,明天下文当老总;能喝一箱喝一缸,市委书记让你当!能喝一缸喝一车,这样的干部……还没有听说过!咱们的孙广信同志,就是这样的好同志啊!”

        孙广信是管志雄推荐的人,现在有了机会,自然要为孙广信说上几句好话。

        “今天这酒喝得爽快!”高鸿业道。

        宋友林道:“还有谁想比试一下的?”他看人喝酒看上瘾了,还想看呢!

        孙广信走到李毅身边,低声说道:“李市长,我没事,刚才我是故意装出来的,我装成快不行的样子,对手就会坚持下去,拼命的喝。他越想尽快打败我,我胜的机会就越大。”

        李毅哦了一声,点头道:“有勇有谋啊!孙广信同志,不错!”

        旁边的组织部副部长古世光,忽然冷笑道:“这么就算海量了?”

        李毅道:“哦?看起来,古部长很能喝啊!”

        古世光道:“说不上能喝,但这么十几杯酒,还是不成问题的。”

        李毅笑道:“想不到古部长还是真人不露相!”

        古世光见到孙广信因为能多喝几杯酒,就受到了省委副书记和副省长的大力赞赏,他心有不甘!

        今天晚上,他这个组织部的副部长,基本上是在打酱油呢!

        邹志军邀请他来,他来了,就是冲着高鸿业和宋友林来的,这两个省里的大佬,在西川颇有势力,古世光想进步,自然想巴结这两个大佬,所以就赶过来凑这个势闹。

        谁知道,一进门就碰见李毅!在酒桌上,高鸿业和宋友林对他也是不理不睬,权当没这号人物一样。

        古世光心里不平衡了,心想单靠喝酒就能博得如此关注?

        那我也来试试!

        孙广信道:“古部长,你要是想喝的话,我奉陪到底!”

        古世光摇头道:“你刚才已经喝了这么多酒,我再跟你喝的话,岂不是乘人之危了?这种事情,我可做不出来。”

        高鸿业道:“世光同志,想不到你也挺能喝啊?呵呵,那你想跟谁较量呢?”

        这么快就吸引到了高鸿业的注意力,古世光甚为高兴,他嘿嘿笑道:“要挑就要挑一个生力军。李市长,你可敢跟我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