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八章 都是些官油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八章 都是些官油子

    作品:《官路弯弯

        古世光显然也怔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看李毅,然后扭头去看邹志军。www.00ksw.org

        显然,他来之前,也并不知道这个宴会李毅也会在场。

        邹志军走过来,呵呵笑道:“李市长,这位是省委组织部的古世光同志……”

        李毅道:“古副部长,我知道。他是你请过来的?”

        邹志军完全不知道李毅和古世光之间的争吵和矛盾,犹自笑容满面的做介绍:“李市长,古部长和我有同乡之谊,我今天请他过来,是想趋这个难得的机会,大家聚一聚,也好拉近和组织的关系嘛。”

        李毅明白邹志军是一片好意,多请一个组织部的副部长来压阵,对今天要办的事情,只有好处。交通厅和扶贫办的同志,也会更加的卖面子。

        可是,邹志军并不知道,李毅和这个古副部长之间,有一段恩怨!

        李毅是个以大局为重的人,既然是邹志军请来助阵的人,不管自己和古世光之间有什么过节,他都会顾全大局,不会在这里跟古世光争吵。

        “古副部长,欢迎你参加绵州政府举办的这次宴会。”李毅表情平静的说道。

        古世光抽了抽嘴角,嗯了一声,架子端得十足。仿佛他能来,就是给了绵州官员们高鸿业是这里最高级别的官员,自然成了众人围绕的中心点。

        大家都是西川官面上的人物,彼此之间相熟,就算没有见过,也听说过,今天因为绵州而相聚,也算是一种缘分。

        高鸿业是省委副书记,官架子其实蛮大的,在这种公开场合,自然要端起架子,他一一和众人握手,然后在上席的主位上落座。

        副省长宋友林,自然坐在高鸿业的左边。

        组织部的古世光,和省交通厅长吴汉章以及扶贫办主任余仁轩,都是正厅级别的领导,但组织部是党委机构,又是干部的娘家,因此,古世光就坐在高鸿业的右侧。吴汉章和余仁轩恭陪左右,其它同志则分别入座。

        李毅是主,坐在主位。

        其它同志则在副席上落座,司机和秘书等人就在方桌上入席。

        众人一看今天这个架式,就知道这是一个工作宴会。

        这个宴会的级别还是挺高的,省委的副职,省政府的副职,组织部的副职,再加上交通厅和扶贫办的正职,还有绵州市政府的正副职,可谓济济一堂。

        这样的阵营,放在西川省里,也算得上一股强大的势力。

        高鸿业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来的这些人,便知道李毅今天请自己来的用意。

        其它同志看到这阵势,自然也明白,今天既然来到这个宴席上,那人家肯定会向自己要钱要项目,至于给不给,给多少,那就要看接下来的酒宴情况了。

        虽然来了这么多的省领导,但这些领导人,跟绵州市这些官员的关系如何?好到什么程度,这个还有待观察。

        毕竟只是一场工作宴会,不管是什么人的宴请,这些领导大都会出席,但出席归出席,能给予多大的支持力度,那就不一定了。

        李毅代表绵州市政府,对诸位领导的到来,表示了诚挚的感谢,向大家敬了一杯酒。

        酒过三巡,大家的话题慢慢的聊了开来。

        李毅给手下人都交待了任务,因此一边喝酒,一边就谈到了资金上面去。

        交通厅的吴汉章和扶贫办的余仁轩,自然是绵州市众同志争相奉承的对象,今天主要就是想从他们那里套些资金出来!

        李毅先和高鸿业和宋友林两个大佬表示了谢意,感谢他们百忙之中,拨冗参加这个宴会。

        “吴厅长,余厅长,今天请你们来,主要是感谢一直以来对绵州的关照。”李毅道:“绵州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离不开两位厅长的帮忙。我是新来的市长,希望两位在今后一如既往的支持咱们绵州。”

        吴汉章眯着小眼睛,呵呵笑道:“这个好说,该给的,咱们一定会给。”

        余仁轩道:“李市长,你们的人今天也来找过我,我实在是惭愧啊,这临近年底了,办里的资金都被人瓜分完了,现在空空如也。我是很想帮忙的,但没有钱啊,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李毅心想,你们一个个都是在推辞啊!你们不松口,那我这个宴会不就白瞎了?心想这得个个击破才行,便先对吴汉章道:“吴厅长,你们交通厅不可能没有钱吧?中央给的那笔资金,我们可都听说了。”

        吴汉章道:“中央给是给了一点钱,但僧多粥少啊,完全不够花。下面那么多的市区,每个人都来问我们要钱啊!这交通工作,不比其它,修路搭桥,都是大工程,动不动就得上百万的款子,你要是给少了吧,一条桥只能建个桥礅。所以我们的资金,不可能摊分,总不能说,大家今年先修几公里路,先建两个桥礅,明年资金下来了,咱们再摊分一点钱,再修几里路,再建几个桥礅。”

        众人都笑了。没想到这个吴汉章说话还挺幽默的。

        吴汉章见众人都笑,他也就来劲了,说道:“所以嘛,咱们这资金,得划算着来,修路得有指标,今年哪个市修路建桥,那这笔资金就得向他们倾斜,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总得让人家把路桥修完吧?可是资金只有这么多,只能修那么几条路和桥,这资金给了别人,那其它市就没有了。”

        李毅道:“吴厅长说得在理,我们了解交通厅的难处,所以也没有那么贪心,非得要多大一笔资金不可。诸位领导,绵州穷啊!相信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可是,你们并不知道,绵州到底有多穷。”

        “北羌县,那可是少数民族聚集的大县!那个地方山高林密,行路难,难于上青天!我前不久去了一趟那边,两座悬崖之间,就用一根铁索搭着,用一个竹筐吊着,这来来往往的村民们,就靠这个当交通工具!就连那些刚刚上学的娃娃,也是乘坐这个去上学。”

        “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宴请诸位领导,并没有怀着多大的梦想,我只是想,请交通厅的领导们,替山区里孩子们想想,拨点资金,在北羌县的山区里,多修几座桥!让孩子们往返学校之时,不必冒着生命危险!”

        “说老实话,我很惭愧啊,我身为绵州市长,看着下面的百姓如此受苦遭罪,我心里难受啊。我们绵州财政,实在是一穷二白,拿不出修桥的这笔资金。就连今天宴请诸位领导的钱,还是我们绵州这几个同志拿自己的工资垫付的!”

        李毅说得慷慨激昂,说得苦哈哈。

        邹志军摸了一把脸,心想咱们绵州虽然穷,但也没有穷到这个地步吧?李市长说得这么凄惨啊!

        吴汉章呵呵一笑,说道:“李市长,你太过谦了。绵州的情况,我知道一点,虽然穷,但也没有这么穷。你说的北羌县的情况,我也知道,那边都是山区,是正级的蜀道难行之地。想在那里修路建桥,难度不小,这所需资金,也不菲啊!现在我们省厅的资金有限,好几个市等着修路,锦城市还要修建高速公路,这笔钱实在是匀不出来了。要不这样吧,下一次,等下一笔款子到账后,我肯定头一个支持你们绵州!”

        李毅心想,还等下一次?岂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宋省长,”李毅对宋友林道:“你是分管交通的省领导,你松个口吧!你不松口,吴厅长不会给我们批钱呢!”

        宋友林打了个哈哈,说道:“这个事情,我就是一个签批字的权力,主导权还是在省厅里,他们要是打了报告上来,那我就批字。”

        李毅心想,这个宋友林,也是个官油子,什么叫你只有签字权?你可是分管交通的副省长,省里哪里修路,哪里建桥,权力都在你的手里,只要你开了口,下面这些同志,哪个敢不听你的?

        邹志军和秋紫菡等人,也都鼓动三寸舌头,策各位官员。

        管志雄那一桌,也是一边喝酒,一边谈事。

        宴会的气氛很是热闹。

        但谈了半天,还是没有一个人松口。

        李毅心想,再这样下去,这次省城之行,就要白费工夫和金钱了。便对高鸿业道:“高书记,你是省委领导,你给我们做个主吧,绵州人民还指望着这笔钱回去修桥铺路呢!”

        高鸿业今天肯来,就是抱着支持李毅的想法,因此,便微微一笑,说道:“友林同志,你看,李毅同志是十分有诚意的,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还是肯花钱请我们吃这餐饭,并且带着这么多的同志,亲自前来跑资金,你们交通部门,是不是多少给他们一点?”

        宋友林道:“高书记都开了口,那自然好说话,我这边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只要他们省厅报上来,我就一定签字!”

        高鸿业看向吴汉章,问道:“汉章同志,你的意见呢?”

        吴汉章瞄了秋紫菡一眼,打了个假呵呵,笑道:“这个好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