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六章 摆下鸿门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六章 摆下鸿门宴

    作品:《官路弯弯

        “古部长,我另外去拿一个水杯。www.00ksw.org”秘书小张小声说,然后默默的收拾地上的残局。

        李毅冷笑道:“古副部长好大的官威啊!你这是砸给我看的吗?”

        古世光冷哼一声:“李毅同志,我管教我的秘书,你也要插嘴吗?有些人就是不识好歹,给他三分颜色,他就开起染坊来了!”

        李毅道:“古副部长,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你这面前说了什么挑拨离间的话,让你对我产生如此巨大的误会。”

        古世光道:“李毅,这不叫误会!你是在犯错误,而且是十分严重的错误,我现在纠正你的错误,你还如此顶嘴!”

        李毅道:“古副部长,你正在气头上,我不想跟你争论,我改日再来找你谈话。”

        古世光偏偏不想就此罢手,说道:“李毅,你要是拒不承认错误,收回你在市长办公会上说过的话,那我就要考虑向省委反应此事!”

        李毅道:“古副部长,你这是想做什么?”

        古世光道:“你的无稽言论,给本省官场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害。”

        李毅缓缓说道:“那依你之见,要我如何收回说过的话?”

        古世光道:“公开澄清此事!”

        李毅道:“对不起,我没有收回话的习惯,我李毅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说话就要算话!因此,我绝对不会收回我说过的话!包括那句减副的言论!”

        古世光道:“李毅,你会为你说过的话付出代价!”

        李毅沉声说道:“我从来不怕付出任何代价,只看付出得值与不值!古副部长,你要是想威胁我做某些我不愿意的事情,那你就想错了。”

        古世光道:“李毅!你好倔强!”

        李毅俊眉一扬,说道:“是吗?我爷爷也这样欣赏我。”

        古世光道:“行,你等着,我马上就向省委报告,你就等着受罚吧!”

        李毅道:“我等着。古副部长,临走之前,我想奉劝你一句,对你身边的同事友善一点,他们是你的工作伙伴,不是你的奴隶!”

        正在打扫卫生的秘书小张,身子浑身一震,抬头看了李毅一眼。

        古世光气得身子发抖,说道:“用不着你来教我!”

        李毅道:“古世光同志,我觉得,你在仕途上的成就,也就这样了!不会再有寸进了!”言罢,扬长而去。

        古世光真的被气晕了!

        他虽然只是一个副部长,但他却是正厅级别的副部长!因为是在省委组织部门这种要害机构,他自以为自己比一般的厅局级干部要高一等级。

        下面市区的一、二把手们,每次来省城,一般都是有事待办,找到古世光门上,也是求他办事的,因此对他是百般奉承。

        久而久之,古世光就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

        一个人最大的悲哀,就是不能准确的对自己进行定位。

        当李毅跟他顶嘴时,他觉得李毅是在挑战他的权威!是在向他挑战!

        每个强梁的人,其实都有一颗并不强大的心灵。

        李毅的反击,让古世光很受伤。

        看着李毅走出门的高大背影,古世光更是气愤。

        “出去!”古世光沉声对自己的秘书说。

        秘书小张满脸的悲羞,拿着卫生工具走了出来。

        古世光当即打电话给省委冯长健同志,打李毅的小报告。

        他心情激动,说话又快又急,有些语无伦次。

        冯长健听完古世光有些激动的高声诉状,就听明白了两个关键词。沉声道:“减副?李毅?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你慢慢说。”

        古世光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自己面对的,可是省委一号呢!

        “冯书记,我是古世光啊,组织部的古世光。”

        “我知道你是老古。怎么了?这么大的怨气呢!”

        “冯书记,李毅到处在散布谣言,说要减副呢!”

        “李毅?哪个李毅?”

        “就是绵州代市长李毅啊!”

        “哦,咱们省的官场新秀。听说年轻得很啊!”

        “冯书记,他岂止是年轻,简直就是稚嫩!完全不懂人情世故。依我看,他很难胜任这个市长职位。我们是应该重用年轻有力的干部,但也要因人而异吧?不能是个年轻干部就往上拉。他这样的人,顶多也就去团省委任职!”

        “可是我听说,李毅同志以前的政绩挺不错,很有官声。”

        “他公开散布谣言,说政府要减副,现在闹得绵州市里人心不稳。人人自危,都跑到省里来寻求门路,以保住头上的官帽子呢!”

        “哦?减副?”冯长健沉吟着,反问了一句。

        “是啊,这不是谣传是什么?中央和省委,什么时候说过要减副了?他这不是扰乱军心吗?按律当斩啊!”

        冯长健发出一声轻笑,并没有直接回答古世光的话,而是问道:“李毅同志现在在省城吗?”

        “在呢,刚从我这里离开。我刚才找他谈话说了,这人桀骜不驯,很难管!”古世光时刻不忘给李毅上眼药。

        冯长健道:“你能联系上他吗?”

        “这个,能吧!”古世光不知道冯长健想做什么,先答应下来。

        冯长健道:“你叫他到我这里来一趟,我跟他谈谈。喔,今天没有空,明天上午十点钟吧,叫他来我这里一趟。”

        “好,我一定通知到!”古世光大喜过望,心想李毅啊李毅,你小子就等死吧你,冯书记会把你训到死去!

        电话那边嗯了一声就挂断了。

        古世光扔下话筒,抢步出门。

        外面的秘书小张,见到冯长健出来,腾的起身,恭敬的喊了一声:“古部长。”

        “快,去追上李毅!通知他,明天上午十点,去省委冯书记办公室。冯书记找他有话聊!”古世光大声道。

        小张应了一声,说道:“好。”然后小跑着出去了。古世光还在后面喊:“快,快!”

        李毅出来后,田华见李毅脸色不愉,便问他:“李市长,怎么了?”

        “给脸不要脸的家伙!”李毅摆摆手,说:“好没来由的跟人吵了一架!”

        李毅本来还想去别的省委领导处拜访一下,但心情实在很差,怕到时表现在脸上,反倒不妙,便作罢了。

        来到停车场时,后来传来一声喊:“李市长,李市长!”

        李毅回过头,看到是古世光的秘书小张,便顿住脚,问道:“怎么?古副部长还想跟我争论一番不成?”

        小张道:“李市长,古部长叫我来通知你,明天上午十点,省委冯书记在他办公室里召见你。请你务必按时到。”

        李毅俊眉一轩,心想古世光好快的速度啊!我还没有离开呢,他就告到省委冯书记那里去了!

        冯书记难道这么听古世光的话?

        “我知道了。谢谢!”李毅沉声说道:“我会按时去的。”

        小张道:“李市长,不用客气。”还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李毅转身上车,驾车离开。

        一路上,李毅都在思考这个事情。

        他远远没有想到,自己在市长办公会上的一句话,会成为别人攻击自己的借口。

        减副,这是李毅认真思考过的一件事情,现在的绵州官场,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想精兵简政,就得从上面开始动刀!

        但他远远低估了这件事情的难度。

        什么都没有做呢,还只是放出一个风声,就闹得满省风雨了!

        “行易行难啊!”李毅忽然嘣出这么一句话,把田华吓了一跳。

        下午,李毅派出来的人马都回来了。

        李毅问他们的收获如何?

        管志雄是副市长,自然由他来当代表回答李毅的问话。他说:“李市长,我早就说过,没有用的,我们白白费了一趟油费而已,一分钱都没有要到!”

        李毅道:“省扶贫办的同志如此难对付?”

        管志雄道:“那些都是人精。我们该使的的手段都使上了,但他们就是说暂时没钱,等下一笔款项到账后再拨付。”

        孙广信说道:“李市长,是不是应该给他们一点回扣呢?不给回扣,他们不会给款子吧?”

        李毅道:“回扣?这可是扶贫款!”

        孙广信摸了一把脸,说道:“多少要意思一下吧!不然这钱只怕还真难以到手。”

        管志雄道:“不用我们说,他们只怕也会扣!问题是,就算我们肯给他们这笔回扣,他们也未必肯把钱划给我们。”

        李毅道:“下面伸手要钱的单位太多了,他们也是看人给的。”沉吟一会儿,说道:“这样吧,邀请扶贫办的几个主要领导,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我要借别人的势,来收入这笔重大的资金!”

        管志雄道:“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这势要是借得好,事情就能办得成,要是借得不好,只怕适得其反。”

        李毅道:“我一定要办成这件事情!这笔钱,本就是咱们绵州应该得到的!他们一个子儿都休想从我手里抢走!”

        管志雄等人都在想,李市长今天晚上这场宴会,是鸿门宴啊!邀请了诸路大佬人物,要办那么多的事情!

        他真的能成功吗?

        历史上的鸿门宴,成功率可很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