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五章 唇枪舌剑,怕你不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五章 唇枪舌剑,怕你不成?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这话说得很严厉,隐隐之中有责备之意。www.00ksw.org

        既然你古世光目中无人,那我又何必对你假以辞色?

        我和你是平级对话,虽然你是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是省委里的大官,但我也是一方诸侯!你不给我面子,我也就不必给你面子。

        古世光闻言,微微皱起眉头,缓缓抬头,说道:“李毅同志,好大的火气啊!”

        李毅道:“不敢。我的火气,只对那些不懂礼数的人而发。人敬我一尺,我敬一丈。这是我李毅待人处世的信念。”

        古世光阴冷的目光投射在李毅身上,脸上闪过一丝讶异,说道:“李毅同志,你很年轻啊!年轻人都很气盛,我能理解。”

        李毅淡淡的道:“年轻人阳气盛,但也朝气蓬勃,知礼守信。所以国家才要大力提拔年轻干部。”

        古世光老脸一红。他讥笑李毅太过年轻,李毅却笑他过于迂腐老迈!他脸上闪现一种不友好的神情,但一瞬即逝,嘿嘿一声冷笑,说道:“李毅同志,你什么时候到绵州上任的?”

        李毅道:“有一阵子了。我在绵州的工作已经顺利开展了。”

        古世光道:“李毅同志,我看过你的履历,你也算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干部了。”他故意把“老”字咬得很重,以强调这个字的份量,同时也尽量缩短自己和李毅之间的年龄差距。

        李毅嗯了一声:“不错,我从政忽忽也快十载了!”

        古世光道:“那么,你怎么连最基本的组织程序都不懂呢?嗯?你从京城下来后,为什么不先到省委组织部来报道登记?”

        李毅道:“古副部长。”他也把“副”字咬得很重,以突出古世光的身份,说道:“这个事情,我会向沈部长做个说明的。”

        古世光道:“我是分管你们绵州干部的副部长,你先向我做个说明吧!”

        李毅道:“也行。我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到达锦城时,已经是晚上,又心急上任,所以就先跑到绵州去了。”

        古世光阴冷的注视李毅,微含讥笑的说道:“可是,据我所知,你并没有到绵州上任!而是四处游玩去了?”

        李毅道:“如果领导人考察民情,都叫做游玩的话,那我的确是游玩去了。嘿嘿,古副部长,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游玩过呢?”

        古世光暗自咬了咬牙,平复一下心气,说道:“你在绵州半个月时间,整出好大的动静啊!”

        李毅道:“我不懂古副部长说的是哪方面的事情?”

        古世光道:“你懂的!”

        李毅道:“我来绵州后,只进行过副市长的分工调整,还有整顿过绵州市的物价市场。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称得上大动静。”

        古世光道:“就是这两样,怎么?你还觉得动静不够大吗?”

        李毅淡淡的道:“古副部长,这是我李毅分内之事,就不劳你过问了。动静再大,也是我们绵州的内务。”

        古世光微愠道:“李毅同志,我再说一遍,我是分管你们绵州干部工作的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你们绵州干部的人事异动,我是有权知晓的!”

        李毅诧异地说道:“可是,我们绵州并没有人事异动啊!何况,人事都是邵逸先书记在管,我向来不曾插手,又何谈异动之说呢?你要是想询问这方面的信息,那你得去找咱们市委的邵书记。”

        古世光冷笑道:“你进行分工调整时,有没有说过要减副的话?”

        李毅一愕,心想这个古世光,什么都知情啊!

        到底是哪个大嘴巴,把市长办公会上的事情,都给捅到这里来了?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古副部长,你消息还真灵通。不知道是哪个把消息告诉你的?”

        古世光大手一挥:“你不必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自有我的途径!李毅同志,你别以为我远在省城,就什么都不知道。哼,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看着呢!你说吧,到底有没有说过那句话?”

        李毅道:“哪句话?”

        古世光怒道:“减副的话!”

        李毅道:“我的确是说过。”

        古世光右手敲击着桌面,沉声说道:“李毅同志,你是一个市长!你要对你说过的话负责任!”

        李毅道:“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能负起相应的责任。”

        古世光道:“那你知不知道,你一句减副的话,会引起绵州干部的骚乱和恐慌!”

        李毅惊诧道:“这从何说起?”

        古世光道:“现在绵州的干部,已经人心惶惶了!大家都在胡乱猜测,都在四处打探!”

        李毅道:“猜测什么?打探什么?”

        古世光道:“打探中央和省委,是不是要减副了!”

        李毅道:“哦!他们想打听,就由得他们去打听吧!”心想原来如此。

        不知道是哪个副市长坐不住了,跑到古世光这里来打听消息?结果就把市长办公会上的议论全说给古世光听了。

        古世光道:“你知不知道,散布谣言的严重后果?你这是在犯罪!你的一句话,引起了绵州官员的严重不安,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日常工作!你说这个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

        李毅道:“这只是个别同志,沉不住气或是心里有鬼吧?不然,就算国家要减副,他也不必如此恐慌,四处求救吧?”

        古世光道:“李毅同志,你还是不知悔改啊!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有多么严重!”

        李毅淡淡的道:“我本无错,何谈严不严重!古副部长,你言重了!”

        古世光道:“李毅同志,你在干部中散布谣言,扰乱了官心,你不知道吗?”

        李毅道:“这只是我御下的一种手段,古副部长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何况,我说要减副,也没有说错。咱们现在的政府班子,副职就是过剩了,人浮于事,政绩不佳。我觉得是时候减减副了。这既是给政府减负,也是给纳税人减负!”

        古世光沉声道:“你妖言惑众啊!”他激动的指着李毅,说道:“你死不悔改啊!”

        李毅蹙额道:“古副部长,你这是做什么?说话就好好说,不要指手划脚的。泼妇骂街才这个样子!”

        古世光道:“谁说过要减副了?中央还是省委哪个文件说要减副了?”

        李毅道:“暂时还没有,但这是大势所趋,我也只是在说一种可能性!”

        古世光道:“既然是没边没影的事情,你就不应该在市里面散布谣言!你这是要惑乱官心的!”

        李毅道:“古副部长,你不必如此激动。据我所知,市里那几个副市长,都工作得很好,而且,最近一周来,他们的工作积极性比以前更高了。”

        古世光道:“你还好意思说他们工作得很好?你这股妖风,都吹到外市去了!现在外面几个市的官员干部们,都在传减副的事情呢!减副,减副,这副是这么好减的吗?这是一件大事情!不是你李毅可以说了算的!”

        李毅道:“干部们的恐慌,恰恰说明了他们的不自信。减副减的是那些不干实事、尸位素餐的家伙,那些兢兢业业为公为民的好干部,国家是不可能精简他们的。这些异动的人,肯定是些不学无术的。古副部长,你应该把这些来找你的人记下来,好好考察一番。”

        古世光鼓着腮帮子,喘着粗气,他实在是说不过李毅了。

        这一轮激辩,让他耗干了口水,费了不少精气神。他端起杯子,揭开盖子,想喝水,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这下他气不打一处来,大吼一声:“小张,进来!”

        外面的秘书小张快步走进来,一见古世光的表情,便自吓得心惊胆颤。

        古世光将杯盖重重的往桌面上一顿,说道:“倒水!你怎么当秘书的?本职工作都做不好,是不是不想干了?”

        小张低头赔着笑,说道:“古部长,我这就去续水。”伸手来拿桌上的杯子,但他实在是太过紧张了,拿起杯子后,又不小心失手掉落在桌面上!

        李毅摇了摇头,心想难怪这个秘书成天阴沉着脸,原来都是这个古世光害的。近墨者黑啊!什么样的老板,就会带出什么样的秘书。

        反过来,从一个秘书的举止行为上,也可以看出这个老板的性情。

        古世光火道:“你就是个饭桶!连倒杯水都不会!”

        李毅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古副部长,他是你的秘书,不是你的佣人,你有话好好说不行吗?非得这么大动肝火?”

        这话彻底激怒了古世光。

        “我教训我的秘书,关你何事?你算哪根葱?这里轮到你来说话吗?”古世光放炮似的朝李毅开火。

        李毅道:“只有狗才会乱咬人!”

        古世光抓起桌面上那只水杯,奋力往地面上摔去。

        叭嗒一声,那上好的骨瓷水杯,跟水磨地板砖撞在一起,咣当大响,瓷杯碎成了无数小片。

        这下变故突起,把那个秘书小张吓得连退数步。

        李毅冷笑一声,心想你做戏给谁看呢?我会怕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