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五章 要查就查个彻底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五章 要查就查个彻底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只是说句笑话,拿话堵她的嘴,没想到她居然说出这么大胆露骨的话来,不由得一怔,说道:“蓝总,我真的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能耽搁了!”

        蓝诗语媚眼如丝,粘上李毅,说道:“怎么了?难道是我不够迷人吗?”

        李毅道:“不,你风情万千,颠倒众生。www.00ksw.org”

        蓝诗语道:“那你为什么不留下来?”

        李毅微笑摇头:“你明白的。”然后潇洒的离开。

        蓝诗语看着李毅的背影,嘴角翘起,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浮现一抹动人的笑容,喊道:“喂,我送你回去。”关上门,和李毅一起往外走。

        “李市长,刚才我只是试试你。”蓝诗语笑道:“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是个正人君子。”

        李毅道:“这还用得着试吗?那刚才万一我真的留下来了呢?你是不是打算以身相许?”

        蓝诗语抿嘴笑道:“你要是真的留下来,我会找个借口离开的。李市长,你别生气啊。我这么做也是想看看,你还是不是以前的你,我才好决定是不是在绵州投资,投多大的资。因为我们做生意的,最怕就是政府部门的主管。他们若是索求无度,那我们企业就会难以为继。”

        李毅轻声苦笑,任由蓝诗语送回去。

        第二天,李毅下楼,看到钱多和田华站在车边等候自己。

        田华学会了一些基本的秘书礼仪,主动帮李毅拉开车门,一手护在车顶,请李毅上车。

        李毅坐进小车,忽然问道:“钱多,你怎么了?一脸的憔悴,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吗?”

        钱多坐进小车,心想毅少观察力惊人,也证明他时刻关心着自己。

        “毅少,有件事情要向你汇报。”钱多把桑榆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李毅轻声应了一声,暗自寻思,这个事情跟那几个批发市场的垄断有没有关系呢?

        批发市场的批发价格居高不下,是不是跟这些黑恶势力收取保护费有关系?

        “钱多,转道,先去看看桑榆的妹妹和妹夫。”李毅说道。

        钱多知道,以李毅之尊,根本不可能特意去看望桑晴和王海,就算他们是桑榆的亲人也不可能。李毅此去肯定是去了解相关的情况。他应了一声,转向往市人民医院开过去。

        桑榆昨天晚上在钱多的住处休息了一个晚上,又经过一番梳洗,模样俊俏了不少。一大清早的,看到李毅到来,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桑榆,怎么了?不认识我了?”李毅问。

        “李市长!你好。”桑榆反应过来,说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亲自前来。”

        李毅道:“令妹和令妹夫的伤势可好些了?”

        桑榆道:“有劳李市长过问,好多了。”

        桑晴还是头一次见到李毅,惊讶的道:“姐,这个男人就是你们常说的李市长?这么年轻啊?比我老公还年轻呢!就当市长了?真了不起!”

        李毅道:“你们在绵州这边做批发有多久了?”

        桑晴道:“回李市长的话,我们在这边做生意有两年多了。”

        李毅道:“那以前有没有遇到过收保护费的情况?”

        桑晴道:“我们以前是在外面做门店,最近才转行做批发,本以为可以大展鸿图呢,谁知道遇上这码子事情。”

        李毅道:“那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批发市场里,其它铺面的老板,也被人收了保护费吗?”

        桑晴道:“收过,早几年就开始收了。我们也是在出事之后才知道这个信息的。唉,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我们还不如出那笔钱算了。交钱出去,虽然有些心痛,总好过受伤挨打。”

        李毅道:“他们是怎么收保护费的?”

        桑晴道:“他们不是按月收,也不是按人头收,而是抽成。我们每卖一万块钱货物出去,他们要抽成五百块。这一万块还是连本带利在里面的。”

        李毅道:“这么算的话,等于是你们一万块的货,就要多五百块的成本。”

        桑晴道:“是这么算的。”

        李毅缓缓点头,温声安慰了他们夫妻几句,就走了。

        桑榆送他出来,低声道:“李市长,我对不起你。”

        李毅淡淡的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伤害的是钱多的心。桑榆啊,钱多是个好男人,你已经害过他一次,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伤害他了。”

        桑榆道:“我们都离婚了,我还怎么伤害他啊!”

        李毅道:“你要是真心想为他好,就离他远点吧!他是个太重情义的人,你老是牵绊着他,他怎么放手去寻找新的生活?”

        桑榆红着脸道:“李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可没有再纠缠他。”

        李毅道:“那样最好。钱多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待他比自己的堂表兄弟还要好。谁要是敢伤害他,我李毅是不会答应的!言尽如此,你自己揣度吧!”

        桑榆怔怔的看着李毅他们离去,心头百般不是滋味。

        上了车,钱多问李毅:“你刚才跟她谈什么了?”

        李毅道:“我叫她离你远点,不要再纠缠你。”

        钱多嗯了一声,没有言语。

        整个上午,李毅都忙碌着接待各路前来汇报工作的处级干部们。

        中午快要下班时,李毅想起桑晴之事还没有了结,这一忙起来,就把这事情给忘记了,便抽空打电话给副市长高天真,和主管工商和食品监管工作的副市长吴定坤同志,要他们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高天真和吴定坤很快就过来了。

        李毅道:“喊两位过来,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主管的部门展开一次联合执法行动!”

        高天真问道:“李市长,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李毅道:“我市几个农贸批发市场,价格紊乱,存在非法营利活动,你们集中整治,重点打击,把我市菜篮子的物价压下去!一个内地市,物价快要赶上一线大城市了!这不是乱弹琴吗?物价不降,百姓兜里的钱就不上去!”

        吴定坤道:“李市长,那我们准备准备,一个星期后开展行动。”

        李毅道:“不必等了,兵贵神速,马上组织人手,从每个相关部门抽调五到十人,组成一支百人大军,分成几路,分赴市内数个批发市场,进行突击检查!”

        吴定坤道:“李市长,是不是太唐突了?商户们没有心理准备。”

        李毅犀利的眼神盯了他一眼,说道:“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怎么,你还想通知他们,说我们要来检查了,你们快做好准备工作?是准备迎接工作呢?还是准备弄虚作假?”

        吴定坤摸了一把下巴,不言语了。

        高天真道:“李市长,这物价高涨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我们得区别对待,有些瓜果蔬菜和速冻食物,只能从外地进口,这个价格也是随着外地市场的行情进行波动的。”

        李毅道:“这个你比我在行,你看着统计和核查吧!”

        高天真道:“行,那我们这就开始行动。”

        李毅道:“叫同志们先展开行动,辛苦一下。行动完后再吃中饭。”

        高天真心想李市长这是要开展突击检查啊,而且是大规模的清查,这在绵州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呢!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物价这几年也没见怎么长啊,怎么李市长要拿这个问题大做文章呢?

        李毅的打算是,先摸底,看看绵州市场上的物价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桑晴被勒索保护费的事情,是个别案例,还是整体案情?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在摸清底细之前,李毅暂时还不想对那些打伤桑晴的坏人进行抓捕。如果这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那么,他们绝对不只这几个人,所犯的罪案,也绝对不只这一起!

        要查就查个彻底,要端,就连根拔起!

        高天真和吴定坤离开后,副市长管志雄踱了过来,一进门就笑:“李市长,在忙呢?”

        李毅道:“志雄同志,有什么喜事啊?笑呵呵的。”

        管志雄道:“也算得上是一件喜事吧。我昨天跟你谈的事情,成了!秋紫菡同志同意出这趟差。另外几个同志,我也都谈妥了。更妙的是,我还找关系,联系到了省交通厅的几个领导,他们都答应出来吃饭。”

        李毅道:“志雄同志办事得力啊!昨天才商定的事情,今天就办妥了。有效率啊!”

        管志雄道:“我过来请示一下,我们哪天出发?我跟省交通厅的同志约好是这个星期内。”

        李毅想了想,说道:“那就明天吧!赶早不赶迟。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管志雄道:“好,那我就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出发。李市长,我刚才看到吴市长和高市长商商量量的,是不是有什么行动啊?”

        李毅道:“嗯。查一下物价。”

        管志雄轻轻一笑:“这物价还得着查吗?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李毅道:“你知道?”

        管志雄左右看看,压低嗓子说道:“有两拨人在后面控制,一拨是缠头帮的混混,一帮就是超市联盟!这两者不除,这物价就绝对降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