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四章 美女夜谈,迷魂阵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四章 美女夜谈,迷魂阵

    作品:《官路弯弯

        跟在李毅身边日久,钱多的神态语言,都有被李毅同化之势。www.00ksw.org

        不得不说,这话很管用,钱多老稳的神态,加上这暖心的话语,让桑家姐妹俩彷徨的心得到了安抚。

        王海躺在病床上,看着钱多,只是流泪,说不出一句话来。

        钱多走过去,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会替你主持公道的!”

        转过身对桑榆道:“事情我会对李市长汇报的。相信他会主持公道的。”

        桑榆道:“谢谢你,钱多,始终还是觉得你最好。我是无颜再见李市长了,只能麻烦你帮我去说。”

        钱多道:“李市长是个公正明理的人,不管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论你以前怎么样对待我过,只要是绵州市民的事情,他都会管。”

        桑榆道:“谢谢。”

        钱多道:“你是不是两天没睡了?今天晚上我来照顾他们吧,你回去好生睡一觉。”

        桑榆道:“桑晴家不安全,怕那些坏人回来算账。算了,我就在这里对付一晚就行了。”

        钱多道:“你不会去酒店开个房间啊?”

        桑榆道:“酒店不卫生。”

        钱多道:“这医院更不卫生呢!什么病毒都有!算了,这是我家的钥匙,你云我那睡一晚吧。”

        桑榆道:“你送我去,然后再回来,行吗?”

        钱多轻叹一声,说道:“我就是前世欠你的!”

        桑晴在旁边趁机说:“姐夫,姐姐,你们这么般配,要不就复婚算了吧!”

        桑榆偷偷去看钱多的脸色。

        钱多佯装没有听见,说道:“走吧。”

        桑晴道:“姐夫,我没有什么大碍,我来照顾王海就行了,你在家里陪姐姐吧。”

        钱多瞪了她一眼。

        桑晴乖巧的笑笑。

        送桑榆回家的路上,钱多一言不发。

        桑榆问道:“多多好吗?”

        钱多道:“好着呢!”

        桑榆又问:“你过得还好吗?”

        钱多道:“好着呢!”

        桑榆道:“你现在还是一个人吗?没有找一个伴?”

        钱多道:“找了。”

        桑榆脸色顿时一暗,问道:“她是做什么的?”

        钱多道:“她在京城部委上班。是毅少介绍给我的。”

        桑榆咬着嘴唇,说道:“那她一定长得很美吧?”

        钱多道:“你问这些还有什么用?不管她长成什么样子,都与你无关了。”

        桑榆幽幽的道:“你跟我离婚,是不是跟她有关?”

        钱多冷冷的道:“你要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我钱多是什么人,岂会做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情!”

        桑榆双手掩面,又哭了开来。

        钱多这次是真的铁了心肠,不管她怎么哭泣,都无动于衷。

        且说李毅来到蓝诗语的住处。

        蓝天集天在绵州有自己的酒店和产业,蓝诗语下榻之处,就在万程大酒店的套房里。

        但今天晚上,蓝诗语并没有带李毅回酒店的住处,而是带到了自己在绵州的别院里。

        这是一幢幽静的小楼,在绵州城的一个别墅群里,这里的别墅,楼房与楼房之间相隔很远,楼房不大,但花园很宽广,显得很有私密空间。

        李毅微微一笑:“想不到绵州还有这么幽静的地方。这个别墅群的设计理念很不错,城市里生活的富人,就是想拥有自己独立的幽僻空间。”

        蓝诗语笑道:“过奖了。李市长要是觉得好,不如号召政府把这里买下来,当你们的常委家属院,如何?”

        李毅道:“这是你们的产业?”

        蓝诗语道:“这是我们蓝天集团开发的别墅群,是我的设计理念。可惜了,到现在为止,还只卖掉三分之一呢!事实证明,理想跟现实是有差距的,我们觉得很理想很不错的东西,做出来后,别人未必会认可。”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话是不错,但你们这里的环境实在是一流啊,这绿化面积,加上这边的空气异常新鲜,理应成为抢手货才对。怎么会没有人买呢?我要是是个有钱人,一定在这里置办一套房产。”

        蓝诗语笑道:“我送你一套吧!”

        李毅呵呵一笑:“那我可不敢要。我要是收了这套别墅,马上就得进监狱。”

        蓝诗语道:“那我租一套给你住呢?”

        李毅摆手道:“我在常委家属大院有房子。”

        进入房里,蓝诗语请李毅坐下,然后拿来一瓶红酒,笑道:“这是我珍藏了好几年的酒,还是我成人礼时,我父亲送给我的,说古时候人家都会埋一些酒在地底下,当作嫁妆,我就送你一些红酒,放在酒窖里收藏,到时也当成你的嫁妆吧!”

        李毅笑道:“女儿红啊?”

        蓝诗语道:“我一直都舍不得喝,这是我开的第一瓶。”

        李毅道:“荣幸之至。不过,你不是要请我喝南岳云雾茶吗?怎么喝起酒来了?”

        蓝诗语道:“先喝点小酒,再品茶。”打开瓶塞,倒了两小杯。

        晶莹剔透的玻璃杯,盛着柔和醇香红酒,两个人举杯相碰,房间里顿时弥漫一种别样的气息。

        迷人的色彩,神秘的情思。

        红酒是情人间幽会的传情信物。

        “好酒。”李毅品了一口,赞道:“这酒仿佛是活的,能感知到一种丰富的活力。”

        蓝诗语道:“好马需要伯乐,好酒也得遇到会品酒的人。”

        李毅道:“蓝总,你们蓝天集团,是真的打算在绵州进行投资吗?”

        蓝诗语道:“这还能有假?国家现行的政策,是要进行西部大开发。我觉得绵州这个地方,交通便利,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在西部城市里,算是条件一流的。”

        李毅道:“那锦城等地方,不是更好吗?”

        蓝诗语道:“锦城虽然好,但那个地方升值的空间有限。我们做生意的,自然要追求利润最大化,把资金投在这里,比投在别的地方,预期收益要高得多。”

        李毅道:“那你们投资的大方向是在哪里?”

        蓝诗语道:“主要还是在房地产方面。这是我们的老本行。像江州那样的产业,在绵州这个地方,只怕做不起来。”

        李毅道:“江州那边的千亩杂果林,现在开始盈利了没有?”

        蓝诗语道:“还可以吧。主要是当地政府方面伸手的太多了,不给他们吧,政策和优惠都卡在他们手里,给他们吧,他们又都贪得无厌,让我们烦不胜烦。”

        李毅道:“企业和政府的关系,这是一门大学问,得由你们自己把握好。江州那边敢于伸手的,是些什么人?”

        蓝诗语道:“镇政府的人居多,县里的也有,市里的部门反倒少。”

        李毅道:“官越大,就越爱惜羽毛。”

        蓝诗语道:“那你也是因为爱惜自己的羽毛,所以不敢接受我送的别墅吗?”

        李毅道:“你我之间,真的没有必要搞这些东西,你就算不给我行贿,该给你们的优惠,我照样会给。”

        蓝诗语道:“我听人说,伸手的虽然是下面的人,但上面的官吏,照样分到了红。”

        李毅缓缓摇动酒杯,说道:“那你看中了绵州哪片地方?”

        蓝诗语道:“绵州南城区有一片土地,我比较中意。那地主现在是厂房。”

        李毅道:“厂房?那人家肯卖吗?”

        蓝诗语道:“这就要请李市长帮忙了。李市长,你要是帮我拿到这块地,那我们之间的友谊就更深厚了。”

        李毅怵然一惊,心想这蓝诗语只怕没有外表上看上去这么单纯!

        能掌控蓝天集团的业务,并能独自到外省来开拓新的市场,没有一点手段是不行的。

        女人的手段,跟男人不同,她们拿手的是以柔克刚。

        有句话说得好,男人征服了世界,女人却征服了男人。

        李毅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坠入她的**阵,说道:“蓝总,你具体要哪块地,回头我叫人调查一下,从中帮你们协商,如果能够谈得拢,那我就当这个中间人。”

        蓝诗语嫣然一笑:“没有那么复杂,这块地,就是你们政府的产业。现在的那个厂,也是你们市里的国营企业。李市长,你可是绵州政府的一号人物,只要你批个条子,这厂子还不是说卖就给卖了?”

        李毅心想,蓝诗语今天如此殷勤,穿得这么诱人,又陪吃陪喝的,原本其志在此啊!

        “国营厂子,那我得好好调查一番。如果这个厂子经营不下去了,或许会考虑改制。蓝总,绵州这么大,别的地方你也可以考虑。将来绵州会得到长足发展,周边地方也会发达起来,你现在去买地皮,很便宜,却可以得到最大的实惠。”

        蓝诗语道:“这个,我再考察考察吧。我来绵州的时间还短。来,我们喝酒吧。”

        李毅心怀警惕,也就不敢久留,小喝了一杯酒,就以记起有事情要处理为由,起身告辞。

        蓝诗语拉住他的手,说道:“这酒还没有喝完呢,怎么就走啊?”

        李毅微微一笑,把话说开了:“蓝总,这氛围实在太过暧昧了,我怕自己把持不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那就不好收场了。”

        蓝诗语眨着妙眸,向李毅抛了个媚眼:“你我都是一个人住,有什么不好收场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