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三章 再见桑榆,话凄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三章 再见桑榆,话凄凉

    作品:《官路弯弯

        邵金生绿着脸,瓮声瓮气的向蓝诗语道:“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对。www.00ksw.org”

        蓝诗语右掌放在耳朵后面,做了个倾听状,问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李毅淡淡的道:“邵大少,她没有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吧!你长得这么五大三粗的,不会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吧?那可真是太浪费国家的粮食了。”

        那个瘦瘦高高的损友,靠近邵金生,低声道:“老大,怕他做什么?就算他是市长,要做掉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邵金生满腔愤怒无处发泄呢,抬手啪的一个大耳光扇了过去。这一下用力甚猛,打得那瘦高个子站立不稳,脸上顿显五道红痕。

        “你当我是傻子啊?你当我愿意啊?滚开!”邵金生怒吼道。

        李毅嘿嘿一笑:“原来邵大少的大嗓门,只对自己兄弟使用啊?啧啧,跟着你的人,还真是有福!”

        一股悲愤涌上邵金生心头,他捏紧了拳头,愤怒的看着李毅。半晌,忽然大吼一声,说道:“对不起!我错了!我有罪!我以后再也不冒犯你了!”

        声震屋宇啊!声波功啊!

        “很好,很乖。希望你记住自己今天说过的话,见到蓝总,不要再冒犯她!”李毅摆了摆手,对程登云道:“程局,交给你处理了。这家伙耍流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也是邵书记的意思,他希望你们执法部门按规章办事,千万不要开他的面子,包庇人。”

        程登云点头道:“李市长,我懂怎么做了。请你放心吧!”

        李毅对这个公安局长还真的不放心。

        上次刘文夫妇之事,就被程登云办得一塌糊涂,让李毅心里极度不爽。

        李毅只是沉着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

        程登云吩咐手下,带着邵金生离开。

        “李毅,谢谢你。”走出珍肴阁大门,蓝诗语心情爽快,俏脸带着醉人家的酡红,拂了一下鬓角的秀发,微笑着说道。

        这个动作有着风情万种,李毅看得心里一动,眼神里闪烁出一抹异样的光芒。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还是被敏感的蓝诗语捕捉到了。

        蓝诗语芳心乱乱的,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像洪水一般漫延上来,包裹了她。

        她有一种冲动,想扑进这个男人怀里,或是被这个男人粗鲁的拉过来拥抱!

        这种感觉,让她羞愧不已,但又是如此强烈,令她难以抗拒。

        文艺一点说:她心动了。

        套用一句俗语来说:此刻的蓝诗语,被李毅迷倒了,她发.春了!

        农历十月的绵州,阳历是十一月,外面的天气十分寒冷,蓝诗语穿着清凉的裙装,感到了袭人的寒意。

        李毅笑道:“不冷吗?”

        蓝诗语白了他一眼:“还不是为了取悦你……冷啊!男人在这个时候,不都应该脱件衣服给女人穿吗?”

        李毅指了指缓缓驶过来的车子,笑道:“车子来了。上车就不冷了!”

        蓝诗语娇嗔的道:“不解风情!”

        李毅摸着下巴,嘿嘿一笑。

        蓝诗语道:“去我那里坐坐吧!我那里有上好的南岳云雾茶。”

        李毅笑道:“那可是真正的好茶叶。”

        两个人会意的一笑。蓝诗语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对李毅说道:“叫你司机先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等下我送你回去即可。”

        李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从她眼里读到了一种浓浓的别样情愫,神使鬼差的点了点头。

        钱多看到毅少点头,便一言不发,转身驾车离开。

        谁叫毅少如此风流倜傥呢?走到哪里都是艳遇不断啊!

        想想自己,蹉跎半生岁月,只得一个桑榆,而且还离婚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钱多这边刚刚想桑榆呢,桑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钱多的手机里,早就删除了她的电话号码,但他心里却删除不了,一看到那熟悉的号码,那个曾经让自己感觉到人世间酸甜苦辣咸诸般滋味的号码,他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任由电话响了三遍,钱多平复心绪,接听,也不说话。

        桑榆怯怯的声音传了过来:“钱多,是我。”

        钱多冷冷的道:“知道是你!做什么?”

        桑榆勉强一笑:“你还听得出我的声音,记得住我的电话啊?”

        钱多道:“有事说事,没事我挂了。”

        桑榆道:“别,我找你有事。”

        钱多嗯了一声。

        桑榆道:“我想你了,我想见你。”

        钱多握方向的手都有些轻轻的发颤,他强忍住激动的心潮,说道:“我不想见你,我怕见了你之后,会把你揍得很惨。所以,你最后打消这种疯狂的想法。”

        桑榆道:“你现在是在绵州市吧?”

        钱多冷笑道:“你消息还真是灵通!想必你也知道,我还是当车夫!让你失望了吧?不过,这也与你无关了!我就算当一辈子车夫,我也心甘情愿,但这一切,都与你无关!”

        电话里传来一阵嘤嘤的哭泣声。

        “没事我挂了!”钱多不想听到这曾经让自己心碎的哭声。

        “我想求你办点事,你能帮忙吗?——我们还是朋友吧?”桑榆止住哭,哽咽着说道。

        沉默了一会儿,钱多说道:“我只是一个车夫,请恕我无能为力。”

        桑榆道:“你不是还跟在李毅身边吗?他现在是绵州市长了吧?你可以找他帮我啊!”

        钱多道:“李市长很忙,没有空管闲事。”

        桑榆哀求道:“钱多,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只能求你,一日夫妻百日恩,看在你我曾经的夫妻情份上,看在咱们多多面子上,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钱多心想,这个女人若不是逼到没有办法了,是不会开口来求自己的,他不是一个绝情的人,沉吟一会,说道:“什么事情?你先说来听听,我看看情况。”

        桑榆道:“我妹妹和妹夫在绵州做生意,被人欺负了。我想请李市长出面,帮我们一个忙。”

        钱多道:“桑晴被人欺负了?怎么回事?”他跟这个姨妹子虽然见面甚少,但对她的感觉还不错,桑晴每次见到他,都是笑脸相迎,一口一个姐夫,叫得可甜蜜了。

        “桑晴和王海在绵州一家农贸批发市场做水产品批发生意,有人向他们收取保护费,他们不肯给,就被人给打了。王海的一条胳膊都被打折了!”桑榆哭着说道:“桑晴也被人砍了两刀……”

        钱多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事情可不是小事啊!沉声道:“别哭啊!哭顶个卵用?他们人呢?现在在哪里?”

        桑榆道:“在绵州市人民医院。”

        钱多道:“伤势怎么样了?”

        桑榆道:“经过两天的抢救,王海的胳膊还是没接好,得锯掉。桑晴的伤没什么大碍,两刀都砍在肩膀上。”

        钱多皱眉问道:“都两天了?”

        桑榆道:“嗯。我当天得到消息,就赶了过来,一直陪着他们在医院里。”

        钱多道:“两天了!你怎么才告诉我啊?那凶手抓到了没有?”

        桑榆道:“我们当时就报了警,原想着警察能处理好,就没想要麻烦你。谁知道那些公安根本就不干事情,两天了,连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些打人的坏蛋,就住在农贸批发市场附近,很多批发老板都认识他们,说是这一带的流氓,黑恶势力!”

        钱多道:“你每次都是这样!出了事,就应该第一时间找我帮忙!你一个女人家,你懂得什么!”忽然意识到两个人已经离婚了,便说道:“我们就算离婚了,也是朋友。你毕竟是多多他.妈,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尽力。”

        桑榆道:“你下班了没有?这个事情我只能求你帮忙了。一定要还我妹妹和妹夫一个公道!”

        钱多冷笑道:“敢欺负桑晴!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我已经下班了,我去医院看看他们。”

        桑榆道:“你去求求李市长啊,他是一市之长,只要他开句口,一定可以将凶手绳之以法的!”

        钱多心想,毅少这会儿正和蓝诗语大美人一起喝快活茶呢!鬼知道喝完茶之后,还会不会有别的精彩节目?我要是这个时候去打扰他,那岂不是太不够哥们了?

        “等明天上班再说吧!也不急在这一晚。桑晴他们住哪间病房?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到。”钱多说着,驾车转向,往市人民医院开去。

        来到医院病房,迎面看到一个蓬头垢面、面容憔悴、双眼红肿的妇女,钱多愣住,仔细一看,这才认出来,这就是自己的前妻桑榆。

        桑榆看到钱多到来,大喜过望,跑过来拉着他的手,说道:“钱多,你来了啊!”指着病床上的王海,说道:“你看看,硬生生锯断了一条胳膊。”

        钱多看到美丽的前妻,居然憔悴痛苦到了这个地步,心里紧绷的心弦忽喇一声松弛下来,以往那些仇恨、怨气,瞬间消散无踪。

        “姐夫!”桑晴喊了一声,泪如雨下。她只受了皮肉之伤,并无大碍。

        钱多嗯了一声,温声安慰道:“别怕,一切有我呢!”

        这话他是学李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