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二章 李毅,你欺我太甚!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二章 李毅,你欺我太甚!

    作品:《官路弯弯

        那几个民警哪里想得到,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是绵州市的市长大人!

        就连他们的局长大人,在李毅面前,也得低头聆训!

        程登云听完李毅的训示,板着脸,对那几个民警说:“怎么搞的?你们有点专业素质没有?怎么办案的?”

        民警期期艾艾的,都说不出话来。www.00ksw.org

        那个邵胖子吃惊的打量李毅,说道:“就算你是市长,你也不能随便打人!程局长,他打人就是犯法的,不管他是不是市长!程局长,你要是敢包庇他,除非你不想干了!”

        李毅道:“你好大的口气啊,居然敢威胁堂堂的市公安局局长!你凭什么这么嚣张?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程登云低声说道:“李市长,这人是邵书记的侄子,他爸爸是邵书记的亲弟弟。”

        李毅心念一动,说道:“就是本市最大连联超市节节高的少东?”

        程登云道:“原本李市长也知道这个邵武啊!”

        李毅道:“邵书记这个侄子,可够大的啊!”

        程登云道:“邵武读书少,结婚早,两个儿子都比邵书记家的公子要大。李市长,这个事情,你看要怎么处理?”

        李毅沉声问道:“你是公安局长,理应由你解决!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程登云道:“李市长,你看是不是各自相让一步算了?与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嘛!大家都是同朝为官,这要是撕破了脸皮,也不好看。”

        李毅道:“你知道这个邵胖子,为什么敢这么嚣张吗?”

        程登云道:“因为他伯父是市委书记!”

        李毅摇头道:“因为你们都让着他,把他当个人物!所以他才无所顾忌!”

        程登云尴尬的一笑:“我们也是看在邵书记的面子上。”

        李毅道:“可是,你又怎么知道,邵书记愿意包庇这个惹祸生非的侄子呢?如果换成我,这样的亲戚,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程登云脸色一变,说道:“李市长,邵书记这个人跟你不同,他比较护短。”

        李毅道:“邵书记护短?那他就不怕这些家人在外面败坏了他的名声和官声吗?我的看法跟你恰恰相反,这胖子充其量也就是打着邵书记的晃子在外面摆摆谱耍耍威风罢了,邵书记不知道则罢,但凡要是知晓了,非给这小子好看不可!”

        程登云沉吟道:“那李市长你的意思是?”

        李毅道:“既然他是邵书记的侄子,那就告诉邵书记,请他来断夺吧!”

        程登云点了点头,说道:“李市长,这个电话,得由您来打才行。”

        邵胖子见李毅和程登云嘀嘀咕咕的,再次嚷道:“喂,程局长,你到底抓不抓人啊?”

        程登云道:“邵大少,这位是绵州市长,你不要乱说话。”

        邵胖子指手划脚的道:“管他是谁呢?市长又怎么样?他前面好几个市长,都被我伯父赶走了呢!就算他是市长,只怕也干不长久!”

        李毅懒得跟他这种浑蛋一般见识,当即打电话给邵逸先。

        邵逸先在下班时间接到李毅打来的电话,十分惊讶,沉声问道:“李毅同志,有事吗?”

        李毅道:“邵书记,有件事情,想征询一下你啊。”

        邵逸先道:“何事?”

        李毅道:“是这样的,我和蓝天集团的蓝总在珍肴阁吃饭,洽谈投资事宜,碰到了一个登徒浪子,他见蓝总长得漂亮迷人,就间图对人家非礼。公安来了之后,都不敢抓他,没奈何,我就把程登云同志喊了过来。那个登徒浪子居然敢威胁登云同志,说他如果敢多管闲事,就要把他的职务给撤了。”

        邵逸先听到这里,浓黑的双眉紧紧锁了起来。

        李毅道:“邵书记,我就很纳闷了,心想什么人这么牛逼哄哄的啊?据程登云同志跟我说,这个人是你的亲侄子,他借的是你的势力。我不相信啊,心想邵书记是堂堂市委书记,党务工作人员,自律极严,怎么可能纵容家人在外面如此胡来呢?所以特意打电话跟你核对一下。这个很胖的邵大少,是你的侄子吗?”

        邵逸先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个调戏妇女、威胁公安局长的死胖子,多半就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大侄子邵金生!

        让他为难的是,李毅把这个事情捅到了自己这里,而且说得虽然婉转,却言语含刀!

        如果他还敢包庇邵金生,那无疑就授人以口柄,这个事情将成为让人攻讦他的借口。

        邵逸先铁青着脸,沉声道:“是不是邵金生那个畜生?”

        李毅笑道:“我问问看。”把手机移开一点,问那个邵胖子:“喂,胖子,邵书记问,你是不是那个叫邵金生的畜生?”

        “我就是邵金生!”

        李毅对着手机道:“邵书记,你听到没有?他说他就是邵金生,还真是你的侄子啊?哎呀,你看这事闹得。我还以为他是个招摇撞骗的人呢!”

        邵逸先道:“果真是这个小兔崽子!气死我了!”

        李毅道:“邵书记,既然是你的侄子,那我就得看你的面子,把这事息事宁人才行啊?你说是不是?至于蓝总方面,我来跟她沟通吧?就算谈不拢也没什么,不就是损失几千万的投资吗?也没多大个事。”

        这话说的分明就是反话。

        邵逸先岂能不明白这话里的用意?

        李毅欲擒故纵啊!他分明想严惩邵金生,却硬说没事,还主动提出来要包庇邵金生。

        邵逸先又岂会同意李毅的这个要求?如果他答应了,不但要背负一个包庇纵容亲人作恶胡为的罪名,还得欠李毅一个大人情!

        “李毅同志,这个不肖子,我才懒得管他的事情,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邵逸先沉声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李毅道:“邵书记,真是高风亮节啊!只听说古代有大义灭亲的好官,没有想到,在现代社会也真实的见识到了。令我敬佩不已。”

        邵逸先道:“把他交给警察带走吧!”

        李毅心想,交给公安带走?那还不等于没有惩罚?

        绵州城里,哪个公安敢罚邵逸先的亲侄子?

        不行,还得给邵逸先上道眼药,让邵金生这小子切实的遭些罪过。

        脑子一转,李毅主意已定,缓缓说道:“邵书记,我还有一层顾虑。邵金生若是交给公安带走,我怕派出所的同志会开你的面子,不敢治他的罪,只怕刚刚抓进去,马上就会被放出来呢!”

        邵逸先一张脸全变黑了!

        李毅啊李毅,你何其歹毒,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那依你李市长的意思呢?难不成还想开个公判大会不成?”邵逸先的语气也强硬起来,带着明显的情绪。

        李毅嘿嘿一笑:“邵书记言重了。公判大会我看就不必了。不过,蓝总提出了几点要求,还望邵书记能答应。”

        邵逸先道:“什么要求?”

        李毅道:“首先,必须向蓝总道歉。精神损失费就不必了,蓝总很大度,说这个就免了。”

        邵逸先脸一沉:“应该的。”

        李毅道:“还有第二点,他得当着蓝总和程局长的面,向蓝总认罪,并表示以后再也不会骚扰蓝总。”

        邵逸先道:“这个也可以同意。”

        李毅道:“那就行了,至于他到公安局后,会受怎么样的处罚,那就是要看公安局的同志守不守法,遵不遵纪了!”

        邵逸先道:“我知道了!我来跟邵金生说!”

        李毅把手机递给邵金生,说道:“你大伯有话跟你谈。”

        邵金生一把夺过手机,喂了一声:“大伯,这姓李的欺人太甚了!我凭什么怕他啊!我不让步,我不道歉!”

        邵逸先喝道:“混账东西!你还说!老老实实的按照李毅说的做。我警告你,你要是还敢在外面给我惹事,我头一个剥了你的皮!”

        邵金生道:“大伯,是他们欺负了我!他们打了我啊!你怎么还帮着外人说话?你是书记,他是市长,你怕他做什么?”

        邵逸先道:“狗崽子,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要不要我把你老子叫来?”

        邵金生道:“大伯,我就是心有不忿!凭什么啊!”

        邵逸先道:“以你的智商,你理解不了这个为什么!你只需要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

        邵金生心里是很惧怕这个大伯的,家族里头,邵逸先就是老大,他说的话,还没有人敢违拗。委屈的应声道:“好吧,我听您的!”

        李毅和蓝诗语相视一笑。

        程登云在旁边看得真切,心想李市长真是好手段啊!谈笑之间,就叫邵书记把自己的侄子给处理了,还不敢包庇!

        这种说话的手段,何其老到!何其毒辣啊!

        这种话,真是出自这个年不过三十的年轻人口中?能有如此口才,算得上是个人物呢!

        邵逸先挂了电话,胸腔急剧的起伏,一股无名怒气,无处发泄!他握起拳头,狠狠一拳砸在书桌上,震得上面的水杯盖子都跳了下来,摔在红木桌面上……好你个李毅,欺我太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