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八章 也要学会歪门邪道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八章 也要学会歪门邪道

    作品:《官路弯弯

        高天真没有想到,李毅会把司法和监察大权交给自己,略微有些惊讶,但也有些小小的得意。www.00ksw.org

        这是李市分配下来的,高天真受之无愧,当即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微微一笑。

        彭剑用阴冷的眼神看了高天真一眼。

        今天这个会,自己是最大的受害者,而这个高天真却是最大的受益者。

        李毅暗自一笑。这也算是他的一计,可以成功的拉拢高天真,同时疏间高天真和彭剑之间的关系,让高天真靠自己越来越近。至于彭剑这个人,李毅对他已经不抱幻想了。

        拉拢一批人,打击一批人,这是政治争斗的必要手段。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向着你,你只需要尽量拉拢能够拉拢的人就行了。

        李毅看了看众人的反应,注意到宗德超完全没有任何悲哀或是愤怒的表情,心想这个人不得了,被我夺了权,还能保持这么冷静的神情!

        管志雄有些忐忑不安,刚才闹得最凶的,就数自己和彭剑,彭剑已经被李毅狠狠削了一顿,宗德超只不过打了一下冷枪,也被李毅削了大权。自己只怕是要在劫难逃了。

        李毅的目光真的投望过来,落在管志雄的身上。

        管志雄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也盯着李毅看。

        李毅微微点了点头,移开了目光,说道:“十二点过一刻了,今天耽误了大家不少时间啊。嗯,就到这里吧,大家都下班吃饭了。散会。”

        管志雄一愕,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啊?就这么完了?不分我的权了?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李毅收拾起桌面上的东西,起身离开。

        这个会议,李毅留给同事们太多的思考。

        有几个人仔细一品味,觉得李毅开这个会,用意深刻!

        先抑后扬,低调开场,后来高调收场。而收场之时,又嘎然而止,有未尽之意。

        就好比一首乐章,舒缓的拉开序幕,渐行渐高,达到精彩的高.潮部分,在听众意犹未尽之时,突然结束,留给人无尽的回味。

        宗德超摸了摸秃顶,不发一语,起身走了。

        其它人也都跟着离开。

        当天下午,李毅照常上班。

        几个市长的办公室,跟李毅都在一层楼。

        办公楼是坐北朝南的格局,李毅的办公室,在最东方,旁边有材料楼梯直达。

        李毅刚刚坐下来办公,田华进来说道:“李市长,管副市长来了,在外面候着呢。”

        “管副市长?请他进来吧。”李毅说道。

        不一会,管志雄便趋身进来,笑道:“李市长,你好。”

        李毅微微一笑,起身跟他握手,说道:“志雄同志,以后来我这里,直接进来就行了,不必通报。”

        他早就算到管志雄一定会来找自己,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刚才在市长办公会上,李毅故意没有调整管志雄的分工,并且对他微微一笑。这一笑,是有深意的,相信管志雄已经明白了。

        管志雄和彭剑一样,都对自己无礼且抵抗过,但李毅却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对彭剑,他是穷追猛打,对管志雄,他却是有意拉拢。

        如果李毅对他们进行体打击,那等于是自掘坟墓,逼着这四个反对过自己的人形成同盟!

        李毅这一打一拉,却能让他们分化,把管志雄拉过来,增强自己的势力。

        管志雄在会后仔细想了想,很快就弄明白了李毅的用意,所以一上班就赶了过来。

        “李市长,今天会议上,我说话有些过分。”管志雄说道:“但是,绝对是对事不对人,并没有故意跟你作对的意思。我个人是很敬重李市长为人的。”

        李毅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说道:“管志雄同志,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开会嘛,就是你一言我一语,难免有些冲突的时候。”

        管志雄道:“李市长,中午我想了想,觉得你在会上批评咱们交通部门工作没有做到位,说得很对。我们工作中的确存在不少缺点,必须认真改正才行。”

        这是做起自我批评来了。

        李毅道:“算不得批评,只是指出工作中存在的不足而已。志雄同志,我这个人说话也很直,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些话要是说得不中听,你不要介怀。”

        管志雄笑道:“李市长,你在会上说的是北羌县哪个乡镇?回头我叫人先把那个乡镇的桥修起来。”

        李毅沉吟道:“志雄同志,我想了想,现在市里财政不富裕,这桥暂时不修吧。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把绵州的经济拉上去。经济不发展,说什么都只能是一句空话。”

        管志雄道:“是啊,李市长,绵州实在是太穷了。不过嘛,如果李市长真的想把北羌县的桥修起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李毅心念一动,说道:“你是说跑部进京?这都到年底了,各部委都是捂紧了钱袋子,准备过年。就算去讨,只怕也要不到多少资金。”

        管志雄道:“京城那太远了,而且我们跟中央部委的人也不熟。不过,我倒是知道,省交通厅有一笔大资金,是用来修路的。咱们市要是能够争取到一部分,那北羌全县境内修桥都不成问题了。”

        李毅双眼一亮,说道:“你的消息准确吗?”

        管志雄道:“千真万确,我有一个同学就在省交通厅里工作,是他告诉我的。”

        李毅道:“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以前怎么没想过要去跑动呢?”

        管志雄笑道:“我知道是知道,可是市里没有一个为首的主持人啊。这事我跟邵书记讲过,但邵书记觉得希望不大,就搁下了。”

        李毅道:“你那个同学在省交通厅是何职位?说话管用吗?”

        管志雄道:“他就是一个小屁科长,连我都不如呢!不过,我们通过他,找到交通厅的领导出来吃个饭,公关一下。也许有机会。”

        李毅道:“那你预算一下,这次公关,得多少资金?”

        管志雄道:“五万块钱是要的吧。”见李毅脸色微变,便笑道:“李市长,这羊毛出在羊身上。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啊。我们五万块钱砸下去,起码能拉回来几百万的资金。算起来,还是划算的。”

        李毅道:“就算孩子舍了,狼却不上套。”

        管志雄道:“这一点,李市长你大可放心,办不成事,这钱他们是不会收的。我们顶多也就损失一些餐费和路费罢了。”

        李毅道:“这等于是公开行贿啊!这个事情……”摸着下巴沉吟。

        管志雄道:“李市长,这笔钱,可是专项资金,稳妥妥的放在交通厅财政账户上。就连省里一般的大佬,都不敢打这笔钱的主意,想用这笔钱,必须得主管交通的省厅领导签字同意。这笔账,就连纪检委都不去查的!我们要想打这笔钱的主意,就只能用这个手段。”

        李毅在下面市县镇都干过,哪里有不明白其中猫腻的?早在南方省水督办工作时,他就知道这些弯弯道道。水利专项款,必须是专项专用的,但一到下面,还不是被瓜分殆尽?这个交通厅的专项款,又怎么能独善其身?

        但在其位,谋其政。李毅现在不是纪检委干部,也不是交通厅的监察组成员,管他这笔钱是怎么用的呢?

        他现在是绵州市长,他只在乎自己市里有没有钱花!

        想到这里,李毅不由得一阵苦笑,心想自己以前最鄙视的人,就是下面这些用不正当手段获取利益的同志,现在呢?当自己处于这样的职位时,也一样也操这样的心,打这样的主意!

        国情如此,李毅一个人,是清不了的。

        “行,那这个事情,就由你牵头组织一下,带人前往省城,跟交通厅的领导谈谈。”李毅缓缓说道。

        管志雄道:“李市长,这个事情,人去多了,没有用。我看,顶多去五个人吧!但有一条,你必须得去,你要是不去,那咱们肯定没戏。交通厅那些人,个个眼高于顶,不是正厅级别的,他们都懒得出来一起吃饭呢!”

        李毅道:“我要亲自去吗?”心里有些踟蹰,做这种事情,多少有些不太光彩啊!

        管志雄道:“最好是一起去,市长亲自出马,省交通厅的同志肯定要卖面子给你啊。另外,还得请两个女同志一起去。再叫一个酒量大的同志,就齐全了。”

        李毅蹙额道:“要酒量大的同志,我理解。但这个女同志?”

        管志雄连忙解释道:“李市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们带女同志同去,并不是说要使什么美人计,而是女同志善于调节气氛。有美女在场,这交通厅的领导也比较来兴趣,你说是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李毅心里涌上一股难受的滋味。管志雄虽然说只是带女同志去调节气氛,但何尝没有使用美人计的嫌疑?

        何者最迷人?

        酒、色、权、财也!

        自古以来,多少英雄都过不了美人关啊!

        管志雄见李毅沉吟不语,知道他是同意了,便说道:“我们局里有一个美女,另外,我觉得市府办的秋紫菡同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