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四章 该给点颜色瞧瞧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四章 该给点颜色瞧瞧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问道:“本市的物价,有什么特殊情况吗?”

        高天真道:“本市主要有三个蔬菜批发市场,其中一个被本市的超市联盟给陇断了。www.00ksw.org这个批发市场主货源,只供给超市加入了超市联盟的菜商。另外两个大型蔬菜批发市场,菜商们则出奇的统一,价格都比较贵。”

        李毅道:“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本市的超市业很发达吗?市民们买菜,难道都喜欢上超市采购吗?”

        高天真道:“超市的采购价,要略低于其它两个批发市场的批发价,如此一来,在同等利润之下,超市可以更低廉的价格卖出去。久而久之,市民们就习惯到超市里面去采购了。”

        李毅道:“其它两个大型批发市场,为什么这么贵呢?”

        高天真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去实地考察过,那边的批发价格的确要比另外一家的贵。但那一家又只批发给超市联盟的商家。”

        李毅道:“居然有这种事情?这个超市联盟是什么组织?”

        高天真道:“是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商业性协会。”

        李毅道:“那这个批发市场,为什么只批给他们趣市联盟的商家?这对批发市场的老板来说,也是不合理的啊!”

        高天真道:“我市原本只有两家蔬菜批发市场,后来,超市兴旺起来后,觉得进货渠道太贵,几家大型超市的老总,联合其它供应商,一起商量,成立了这家小型的蔬菜批发市场。为了保证超市菜价的竞争力,这家批发市场设立了准入门槛,一般的商户,无法从里面批到东西。”

        李毅道:“虽然有些霸王嫌疑,但也无可厚非。另外,我还注意到一个情况,超市所在的一定范围之内,不可以再设菜市场吗?我市的菜市场很少啊。这又是什么情况?谁能给我解答一下?”

        高天真道:“这个问题,跟我们市里的领导应该没有直接关系,而是跟下面各个区政府部门有关系。”

        李毅道:“我上次在南城区看到,偌大一个区,菜市场却十分少,反倒是超市遍地开花。这有什么说道吗?”

        高天真道:“这个问题得问问南城区政府相关主管部门才清楚。”

        李毅微微颔首,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把南城区的区长叫过来,我当面问问。”

        田华听到这里,连忙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要起身打电话。

        邹志军在旁边轻声说道:“田秘书,我来打吧。回头我叫人给你配个手提电话。”

        田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南城区区长的电话,田华并不记得,他如果要打这个电话,必须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翻查电话簿。那样一来,就会拖延时间。

        邹志军点点头,起身走到走廊上,拿出手机,翻到南城区区长霍明春的电话,拨打过去。

        霍明春跟邹志军有同窗之谊,这一点,绵州官场很多人都不知情,邹志军听李毅谈到南城区的事情,就加倍留心,听说要喊南城区区长过来,他马上就按住起身的田华,把这个打电话的权利抢在了自己手里。

        既卖了一个好给田华,又把给霍明春卖好的机会抓在手里。

        电话很快就通了。

        “呵呵,老邹,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霍明春笑道。

        邹志军道:“老霍,你还能笑得出来呢!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给你打电话不?”

        霍明春笑道:“在哪里?难不成在你老相好家里?”

        邹志军道:“老霍,你还真是有闲心开玩笑哩!你知不知道,今天市召开市长办公会?”

        霍明春道:“我知道啊。可是又关你什么事情呢?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这市长办公会,还轮不到你去参加吧?”

        邹志军道:“今天召开的是扩大会议,我也有幸参加了。我现在就在会议室外面。李市长叫你马上过来一趟!”

        霍明春也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李市长叫我过去?老邹,可知有何事啊?”

        邹志军道:“你们南城区是不是菜市场很少啊?而超市特别多?李市长刚才在市长办公会上谈到了这个问题。”

        霍明春讶然一惊,说道:“李市长知道我们南城区菜市场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邹志军道:“李市长天天在下面转呢!你就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吗?他在下面考察到了这个情况,刚才在办公会上说了这个情况,你赶紧过来吧!”

        霍明春道:“老邹,你先别挂,我问你个事情,你说李市长叫我去,是个什么意思?”

        邹志军道:“你这么聪明,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霍明春道:“我知道了,谢谢你,老邹。”

        邹志军道:“老霍,你这几天有没有来拜访过李市长?”

        霍明春道:“我没有去过。就那天在欢迎宴会上见过一面。我也是在观望啊,那么多的县委书记、县长,都没有去拜访过他,我一个小小的区长跑过去,这有些不合时宜吧?”

        邹志军道:“老霍,你是越混越回去了!正因为大家都不去,你要是去了的话,李市长马上就记住了你了。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霍明春道:“老邹,这几年,市长一拨一拨的,连着换了好几个,你说我还敢相信哪个市长能在这里当多久?”

        邹志军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他可是市长啊!”

        霍明春道:“上一次,你知道的,我上赶着巴结新来的市长,结果呢?这市长是个短命市长,才当了几个月,就被调走了。害得我被邵书记冷落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啊,我现在只能观望,不敢胡乱下注了。”

        邹志军道:“老霍,我觉得这个李市长挺不错的,你还是早些做打算吧!”

        霍明春道:“李市长年不过三十,这么稚嫩的官场新秀,你说他能斗得过好邵书记吗?只怕脚跟还没有站稳,又要被挤走了。我要是过早巴结,只怕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邹志军道:“你可以不巴结,但你起码的礼貌得懂吧?你找个机会,来向李市长汇报工作,这也不算结党营私吧?邵书记就算知道了,也拿你没有办法。而且,你在邵书记面前,也没得到什么重用,还不如一条道走到底,抱紧李市长的腿算了!”

        霍明春道:“我知道了,我这就赶过来。”

        邹志军道:“你先想好怎么应付李市长的问责吧!这个问题你不处理好,你别说得到李市长的好感,只怕还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霍明春嗯了一声,语气中不无忧虑。

        邹志军道:“怎么了?”

        霍明春道:“老邹,这个问题很严重啊。我一时半会的,跟你说不清楚,总而言之,这事情要是捅出来了,我们南城区估计要掉一地的官帽子!”

        邹志军吃惊道:“有这么严重吗?”

        霍明春道:“哎呀,官商之间那点事情,你还不清楚吗?”

        邹志军左右看看,压低嗓子问道:“那你自己有没有收受贿赂?”

        霍明春道:“我是在政治追求的人,怎么可能干这种自毁前程的蠢事呢?”

        邹志军道:“那就好,顶多也就是一个监察失职之罪。老霍,我给你出个计策,你要是依计而行,或许还可自保。”

        霍明春喜道:“老邹,救我。”

        邹志军低声说出一番话来,听得霍明春连连点头称是。

        挂断电话,邹志军悄悄的走进办公室,等李毅讲话的停顿处,举了举手。

        李毅问:“志军同志,有事吗?”

        邹志军道:“李市长,我刚才联系了南城区长霍明春同志,不巧的很,霍区长到下面视察工作去了,赶回来的话,最迟也要两个多小时。”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那就算了,这个问题,我改天再做详细了解。接下来,我们接着讨论……”

        邹志军暗自吁了一口气,还好李市长没有多问,不然马上就得穿帮。

        在这次办公会上,李毅把自己在下面的所见所闻,发现的问题,一一提了出来,跟各位副市长和局办头头们进行商讨解决。

        这次会议讨论的议题多达十几个,但时间却被压缩到了两个小时之内。

        李毅记录的那些问题都拿出来讨论之后,李毅看看时间,才上午十一点四十分。

        这次会议,总体上来说,李毅还是满意的。

        因为是第一次市长办公会,李毅并没有抱太多的希望,只要不出什么大乱子,就算成功了。

        这次会议,让李毅看清了几个人的真面目。

        彭剑和管志雄,这两个人很明显是在和自己作对,好几次鸡蛋里挑骨头的为难李毅,分明就是欺负李毅新来,人又年轻,脚跟未稳,想趁机抢班抢权!

        让李毅失望的是,对自己奉承有加的常务副市长宗德超,居然是个笑面虎!两面三刀,让人心寒。

        眼珠一转,李毅心想,何不趁此机会,进行一下分工调整?

        他原本没有这个打算,想以稳定为主,但今天的情势,把李毅的心火勾了起来,他想给某些人一点颜色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