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二章 反对声起,顿生波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二章 反对声起,顿生波折

    作品:《官路弯弯

        市长办公会一开始,副市长管志雄就表现得很叛逆,处处针对李毅。www.00ksw.org

        但李毅却知道,这样的人并不可怕,从一开始就把一切心思写在脸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坏人”的人,最易容对付。

        起码你知道他对你有敌意,会防范于他。

        像彭剑这种沉默寡言,冷静镇定的人,才是真正需要小心对付的,因为你不知道,他会躲在哪个角落里,忽然之间向你射冷箭。

        这种人跟笑傲江湖里的君子剑岳不群一样,令人防不胜防。

        听到彭剑当面顶撞自己,李毅微微扬眉,沉声问道:“彭剑同志,你刚才说什么?”

        彭剑并不害怕虎着脸的刻意反问,神色如常的说道:“李市长,你刚刚提出来的什么冬雷行动,我不敢苟同。”

        李毅道:“我很欢迎同志们发表不同意见,但请你们说明一下反对的理由。”

        彭剑道:“理由?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李市长没有听见的话,我可以再复述一次。黄金铺乡的富裕,来自于当地百姓的文明经商,收入大都是合法的,不能因为一个偶然的案例,就对一个乡的人进行打击行动。政府机关的职责,是维护广大市民的安稳,保障其安全生活,而不是利用自己的权力和暴力机构,对他们进行调查和打击!”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堆砌了一堆大道理,乍一看,无可指责,但细一想,却错漏百出。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彭剑同志,我想,你有些误解我的意思了。首先,我并没有要打击黄金铺乡民的意思,现在诸多迹象表明,这个乡的财富存在来历不明罪,我市举行冬雷行动的目的,也是为了调查清楚。调查!明白吗?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真金不怕火炼,如果他们的财富来得正当,又何惧调查?”

        彭剑道:“我不赞成。这分明就是一种歧视!我就不懂了,李市长,你口口声声说要发展经济,要带领绵州人民致富,黄金铺乡先富起来了,你怎么反而横挑鼻子竖挑眼呢?”

        李毅道:“富裕和犯罪,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们是要致富,但我们只能通过正当的手段来达到目的!如果财富是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那这样的富裕,是不道德的,是为人不齿的,我们绵州不需要这种富裕!”

        彭剑道:“李市长,刘文夫妇之事,只能说明他们一家人犯罪,并不能证明黄金铺乡所有的村民都在做这种犯罪生意吧?你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有罪啊!贸然展开行动,是会让村民们寒心的!”

        李毅道:“所以才需要先调查清楚嘛!如果犯罪事实确凿的话,那直接可以行动,用不着调查了!”

        彭剑道:“李市长,我还是反对。对一个富裕乡展开调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搞不好,会激起村民们的集体反感,甚至酿出不可控制的事态。”

        李毅道:“能酿出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态来?彭剑同志,你不要危言耸听。如果黄金铺乡的财富,大都来自正途,经过调查之后,很快就可以证明他们的无辜,也还了他们一个清白,村民们有什么好反感的?”

        高天真道:“这个事情,我说一句啊,我觉得吧,只要控制得好,调查手段得当,相信村民们都会配合政府的检查工作。乡民们在外面做什么工作,这个很容易调查嘛,多派一些干部同志出去看看就明白了嘛!乡民们经商的地点,天南地北都会有,不会聚集在一起,分开来调查,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也不会引起他们的集体反应。我觉得吧,既然李市长对这个事情有疑惑,那还是调查一下吧!”

        见到有人如此支持自己,让李毅宽心不少。

        彭剑却十分坚持自己的意见,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李市长,你向市委报告过没有?这么大的行动,得由市委政法委牵头才行吧?我们政府单方面展开行动,党委要是怪罪下来,那这个责任谁来负?”

        他见自己无法说服李毅,就把市委搬了出来。

        李毅心意已决,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别说是市委了,便是省委出来干预,李毅也要把这个冬雷行动进行到底!

        李毅沉声说道:“不就展开一次正常的调查行动吗?能有什么责任?如果真的有责任,我来负!冬雷行动,我会向市委做一个说明,请求市委各部门的全力配合。”

        彭剑道:“李市长,我的意见是十分明确的,我表示坚决反对。只怕在座的副市长们,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的想法吧?你一定要执行这项冬雷行动的话,只怕会不得人心!”

        李毅心里冷笑,这个彭剑,怎么老是反对呢?他是在反对我李某人的命令?还是反对这个冬雷行动?

        彭剑此言,是想多拉一些声援,然后逼得李毅进行投票表决,他相信,以李毅在绵州市的影响力,肯定没有几个人会支持他,只要李毅肯进行表决,那绝大部分副市长,都不会同意这个冬雷行动。

        李毅明白他的小心思,心里有些打鼓,心想自己初来乍到,其它八个副市长,到底会有几人是真心支持自己的?

        要不要投票表决呢?如果其它副市长不支持自己,那这个冬雷行动,岂不是要泡汤?这是自己提出来的第一项行动,如果无疾而终,可想而知,会带给自己莫大的影响,让自己在市里的威信大打折扣。

        人都喜欢跟着强者走,因为跟着强者才会有出路,才会有前途。

        现在的绵州市里,很多人都在观望,看这个新来的市长是不是个强者,是不是很厉害,如果李毅是个厉害角色,不用他说,自然会有人上门拜访,甘当驱使。如果李毅是个软杮子,谁还敢靠拢他?谁知道他能在绵州做多久?说不定头上这个“代”字还没有去掉,人就被调走了呢?

        怀疑一个富裕乡的经济来源,并要对此展开调查和严打行动,这对一个新扎市长来说,无疑是火中取栗!

        新官上任,都是拉拢人心,讨好选民,以期在市人大会议上摘掉自己的“代”字帽,像李毅这种举动,完全就是得罪人的行为,只会引起反感和厌恶,和拉拢人心是背道而弛的。

        梁凤平给李毅的建议,是叫他广结善缘,站稳脚跟,只有自己站得足够稳当了,才不会被人轻易击倒,才能更利索的出拳发招!

        性格决定命运。

        李毅的个性,决定了他的行为。他不是一个可以容忍的人,他在下面看到了那么多的不平事和政府工作中存在的缺点,只想快刀斩乱麻,尽快把这些问题全部解决好,根本就等不到站稳脚跟之后才开展行动。

        管志雄火上浇油,说道:“我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还是大家一起表个态的好,主意虽然是李市长一个人出的,但将来万一出了事情,还得大家一起担责任,毕竟是在市长办公会上通过了的嘛!所以,最好还是投票决定吧,如果过半同志认同李市长的话,那就进行冬雷行动。”

        彭剑得到了声援,自然更加得理不饶人,说道:“我的意思也是如此。李市长,你说呢?”

        李毅双手平放在桌面上,缓缓扫视众人,心想投票就投票,他也想看看,其它八个副市长,有几票会支持自己,就算投票的结果对自己不利,起码也能看明白这些副市长的心。于是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大家就表个态吧。同意对黄金铺乡财富来源进行调查并支持展开冬雷行动的同志,请举手。”

        说着,李毅自己举起了手。

        宗德超是常务副市长,李毅表态之后,就轮到他了。同志们都把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

        宗德超一直以来都比较支持李毅,李毅对他这一票还是挺有信心的。

        如果常务副市长能够支持李毅,那李毅的赢面就要大上不少。

        李毅心里是这么想的:正副市长,一共九个人,自己一票,加上宗德超一票,然后高天真和易丽这两个女同志,刚才的反应那么大,想必对拐卖儿童、利用残疾儿童行乞之事十分反感,估计能够支持自己,这样一来,就有了四票,其它五个人中间,只要再有一票,那自己就能胜出。

        怀着这样的想法,李毅才敢放手一博。

        宗德超坦然面对大家的目光,他沉思片刻,缓缓说道:“利用残疾儿童行乞,这种行为,的确令人发指,应该严惩。可是,”他话锋一转,说道:“一个乡都在从事这种丧尽天良的生意,这样的猜测,令我无法接受。如果此事属实,那对咱们绵州市的声誉,将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我市招商引资,本就没有什么优势,再加上这些负面新闻的话,那就更加艰难了。”

        李毅蹙眉道:“那你的意见呢?”

        宗德超不敢看李毅,低头说道:“我不同意进行冬雷行动。”

        李毅的脸,猛然沉了下来。